2018年 一月份演唱會筆記

楊千嬅《三二一Go!》演唱會 – 從頭細數命運由什麼鑄成

//《321 Go》美名為人生倒數,其實仍在延續兩年前《Let’s Begin》的時光隧道。

《321 Go》《Let’s Begin》都是在講做自己,有相互呼應的痕跡,尾場最後一首《勇》就回到了《Let’s Begin》的開首,完成了循環。《我係我》上回只有背景間奏,今次正式登場,畫面同步拆解着楊千嬅的臉孔,反映人的不同面貌,從而總結每人每一日都在結識自我、了解自我。

主要曲目太短,流行安歌太多,港式演唱會的缺陷依然,幸好楊千嬅還留一首新歌《一二三三二一》作結尾,還用上《狼來了》前奏,貫徹從生命開始到結束的命題。不過《親》到《一二三三二一》亦見林夕千嬅的合作,愈來愈老氣說教,其實亦標誌着歌者自身音樂路的倒數…//

王菀之《HAPPINESS IS》音樂會 – 遊歷快樂矛盾大世界的傳奇一夜

//快樂是如常過的每天,也是存在已久的藍天;快樂是任何售價不買都便宜,也是出盡一生代價來換取的終點。林夕、黃偉文、周耀輝、以及王菀之自己,為她的曲目 (《詩情》、《該死的快樂》、《如一》、《安妮.法蘭克》)寫下四段快樂觀,亦構成了2018年一月份最後一天 ——《HAPPINESS IS…》這晚的主題。Happiness is music. 正如《許願池的希臘少女》之中,少女的快樂,表現於圓舞曲的音樂,王菀之也以音樂串連快樂的感覺與思索。

快樂要先經過不快樂,人生的矛盾應該也莫過於此。//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2017 – 歌手及專輯推介 (三)

2017的香港樂壇沒有大熱金曲,沒有上位新星,沒有年度大碟,但仍有精彩的音樂讓我們一再回味。尤其女歌手在容祖兒半退的狀態下競爭劇烈,從獨立到主流都有突破表現; 組合樂隊方面繼續是獨立天下,大唱片公司的墜落,造就遍地開花; 男歌手即使未算突出,依然有歌手交出自身最佳唱片水準。重溫2017過後,還看2018,港樂能否不再倚靠傳統頒獎禮來重拾公眾注目。

組合/樂隊篇 – Supper Moment, 鐵樹蘭, Fabel, 雞蛋蒸肉餅, RubberBand, C Allstar, ToNick, Nowhere Boys, 達明一派, At17

2010年代港樂曾經是組合與樂隊的天下,由RubberBand與Mr. 打頭陣,到C Allstar與Supper Moment 進襲,近乎每年都有一群單位發光發熱,鍾氏兄弟、小塵埃、觸執毛、Kolor、My Little Airport 等輪流推出年度最佳專輯,甚至Dear Jane 初回歸未主打情歌前,亦有過熱血火氣。來到2017年,樂隊潮有所沉寂,但獨立音樂節有愈做愈旺之勢,期待迎接下一輪樂隊盛世。

Supper Moment 此刻可以宣佈得勝。RubberBand走獨立路線後人氣無起色,C Allstar 暫別等於解散,Dear Jane 倒模旋律到瓶頸。2017年毫無疑問由Supper Moment 獨步天下,紅館夢指日可待,現場的氣氛鼓動、情緒感染愈見到家。既然近年主打現場發揮的曲目,Supper Moment 好應是時候注意自身演唱及樂器演奏的穩定性,要更專業更認真才真正肯定天團地位。另外,流行傳唱度已達到,何時才可離開小確幸式生活小品,重返《世界變了樣》的狠勁呢?

Sunny 擔任主音另一隊重金屬路線更異軍突起,鐵樹蘭借助Supper Moment人氣而上,呼喊得聲嘶力竭,更能掀動人心。從地下逐漸冒上主流,不需妥協都能獲掌聲,就將其視作Supper Moment 的另一面,以其不思進取換來的自由空間。鐵樹蘭不止得高聲轟炸,《忘不了》安靜下來的編曲間奏一樣精彩,烘托爆發的聲音力量。

鐵樹蘭集結多年成品《自白》狂呼一番,Fabel 也是合成創作為《Shout 叫》,邊緣群體就是大聲叫賣都乏人聽見,電子樂的擴音迷離效果與清脆女聲交集,遊走虛擬夢幻與殘酷現實間。雞蛋蒸肉餅主力數字搖滾,不需大呼小叫,仍處處流露尖銳諷刺,跟Fabel 一致的是充滿計算時間的聲效,彷似為我們城市命運去倒數。

十隊組合都能高舉本土旗號,RubberBand 唱《呢度》,然而《山河故人》的高度早已超出地域限制; C Allstar 演唱會也明言《生於斯》,奈何《一刻戀上》為樓盤賣廣告,中了自設的《上車咒》,自拆招牌。ToNick 以港式口語入詞聞名,終歸還是靠無稜角情歌《長相廝守》得到廣泛熟悉。當然《長相廝守》有港片相助,但Nowhere Boys 一樣吸收傳統電影類型元素,轉化為《天外飛仙》《夕陽武士》,就更好玩更有意思。

達明一派音樂會被寄予厚望,可是政治色彩早在2012年跑到高峰,黃之鋒反國教歷歷在目,如今音樂政治結合只會譏為抽水自high功能 – 達明在音樂創作有何新見? 不復從前嘆奈何,《達明一代》由新血傳頌再解讀更見創意。At 17 重組也淪為集體回憶,新歌再無青春,17走到18是殘忍、是回不去了,但學二汶所言,三十過後才是天堂呢。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2017 – 歌手及專輯推介 (二)

2017的香港樂壇沒有大熱金曲,沒有上位新星,沒有年度大碟,但仍有精彩的音樂讓我們一再回味。尤其女歌手在容祖兒半退的狀態下競爭劇烈,從獨立到主流都有突破表現; 組合樂隊方面繼續是獨立天下,大唱片公司的墜落,造就遍地開花; 男歌手即使未算突出,依然有歌手交出自身最佳唱片水準。重溫2017過後,還看2018,港樂能否不再倚靠傳統頒獎禮來重拾公眾注目。

女歌手篇 – 方皓玟、王嘉儀、王菀之、衛蘭、Gin Lee 李幸倪、AGA、鍾舒漫、鄭秀文、Serrini、陳慧敏

流行曲需要回應時代。政治滲進了香港社會每個角落,樂壇若仍停留在情情塔塔是另一種圍爐,通常最具批判力的本應是搖滾,可惜香港新興樂隊都欠缺這種氣魄與火力,卻高舉心靈雞湯大行其道,只是沒有批判社會現象,又怎能撫慰人心深處。意外地,港樂中與人民最接軌的聲音竟來自女歌手 – 2017年見證了沒有一個容祖兒,女聲的熱鬧即為近十年之最。

最具人文關懷的當數方皓玟,《Let’s Say》道盡買樓之哀; 《Common Sense》承接《虛偽》撕破政客媒體謊言; 《UWILC》除了夫子自道獨立歌手路難,還回應當下言論空間遭打壓的時勢,尤其Hidden Agenda 被趕絕的悲歌。《My Spiritual Life》雖然仍是Single Collection,卻是她歷來連貫性最強一回。一輪批判過後,年尾一首《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教我們即使失望,不能絕望。只有從全年歌曲來檢視,才能深刻認受《假》畫面與音樂結合的意義。

方皓玟曲詞包辦,旋律或文字的獨特一致,捨棄大熱慘情曲式 (像小肥的《觸景傷城》),亦與王雙駿、孔奕佳撞撃出火花,整體製作更專業更有可聽性,證明獨立女性也可單挑主流巨人。她「我最喜愛」的加冕,更是成功開創主流的見證,哪懼電台大調位。

另一個全年無休,創作力大爆發的是巨聲幫潛伏已久,猶如深山修煉有所收成的王嘉儀,一出手就傲視同儕,趙增熹的幕後加持功不可沒。不論音樂野心、形象塑造、聲音層次,屢向高難度挑戰又屢征服高山,從《獵》的槍聲震響樂迷耳朵,到《深淵》沉溺情感的歇斯底里,再聽《給男神的面書》原來仍有少女青澀。她也不全脫離主流,為許廷鏗獻聲的《根》就是昇華流行曲的一例。(縱然歌曲本身噱頭高於一切)

下半年王嘉儀視野走得更遠,《Quarter》有離家高飛的象徵,通往《美麗新世界》卻有冰冷失去人性的揭示,巧妙藏身於聲音與編曲中。值得一提Kiri T 也是年度值得注視的新聲音新創作力量,與王嘉儀共譜合編成《In Between》,亦為Kary 吳雨霏奉獻了《奉愛之名》,一月一日在商台與馮翰銘的現場演繹一鳴驚人。

可冷可熱、可偏鋒可說理,唱作不止一個「王」。2017年王菀之先唱出不一樣的《酷愛》《My Way》,與林夕說教看人生有《突然一生人》《忘記有時》,實驗玩味的有《離遊記》,MV視覺呈現上亦有心思,亮點尤為親自首執導筒,以飯桌喻家庭不同階段。可惜王菀之經已錯過了給樂迷驚喜的時刻,再優質的作品都視作必然。

反而同年出道的衛蘭正式歸位,終於擺脫黎明制肘,就讓香港樂壇眼前一亮。年頭《驗傷》的大路、《近在千里》與周柏豪的格格不入,一度將上一年的新鮮感轉換為懷疑。《Love and other things》曲目編排始終欠缺鋪排,突破在於多元嘗試,局限卻在於聲音優勢未盡發揮。到頭來《一格格》的甜蜜溫柔原來最合身;《I Don’t Know I Don’t Care》的爵士最為匹配她的個性與ad-lib自由演繹; 而與妹妹合唱《細細個》才是她最想分享的世界。

環球兩位女歌手2017年大放光芒,Gin Lee 李幸倪始終未回到《Falling》水平,但大碟《Live in the Moment》已相距不遠。忘記《空姐》吧,《曌》《隨風而來,隨風而去》《好風如水》一掃悶氣,唱片公司意圖打造都市女性形象,然而與Gin Lee舞台的造型與風格尚存落差,唯獨《和每天講再見》一曲既展現歌唱實力,又緊扣生活脈搏,慢熱卻耐聽。AGA 走歐美風就更鮮明、易流行,《3AM》《Nights Without You》擴闊她的音樂可能性,亦讓她終能一展所長,駕馭現場更有自信。

英皇2017年都有大躍進的代表,鍾舒漫一早就應該以全舞曲姿態示人,其實根本不必再扮乖,《小碎步》《Be Water My Friend》自我到盡頭就是型格。天后鄭秀文不止在銀行重唱口水歌,國語專輯《祼》依舊緊貼潮流,《祼體早餐》從MV執行到曲詞表演都可成為年度之最。大公司雖有資源打造品牌,不過獨特的腔調、身份當然高於宣傳配套。Serrini 《Don’t Text Him》、陳慧敏《一粒嘢》更具城市觸覺,亦有種清新氣象,帶領聽者走上一段一段風光旅程。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2017 – 歌手及專輯推介 (一)

2017的香港樂壇沒有大熱金曲,沒有上位新星,沒有年度大碟,但仍有精彩的音樂讓我們一再回味。尤其女歌手在容祖兒半退的狀態下競爭劇烈,從獨立到主流都有突破表現; 組合樂隊方面繼續是獨立天下,大唱片公司的墜落,造就遍地開花; 男歌手即使未算突出,依然有歌手交出自身最佳唱片水準。重溫2017過後,還看2018,港樂能否不再倚靠傳統頒獎禮來重拾公眾注目。

男歌手篇 – 林奕匡、陳柏宇、周柏豪、許廷鏗、胡鴻鈞、吳業坤、側田、夏韶聲、陳奕迅、符致逸

先從Sony孖寶講起,林奕匡可稱許為年度最多產、最勤力一位歌手,年頭一張《Songs of Love》唱不同的愛、年尾一張《My Taste of Life》唱享受人生,主題連貫卻不覺重複。他除了保持優美流暢的情歌、勵志歌旋律外,有沉重控訴的《查無此字》,也有輕鬆佻皮的《是日休息絕不工作》,展現他駕馭不同曲風的面貌。

而陳柏宇在頒獎禮上表現的豁達隨和個性,證明他是主流樂迷的最喜愛,當然實至名歸,不過音樂作品沒有早兩年的突破與豐富,值得一提是他跟林奕匡都在2017年拉埋天窗,林奕匡為自己寫了《難得一遇》《第一個早晨》,標誌著求婚的宣言與婚後的甜蜜,同時也為陳柏宇譜出《霸氣情歌》,兩者相比始終是我手寫我歌較真摰動容。

周柏豪同年亦締結美滿婚姻,也創作了《終於我們》來延續2013《我的宣言》公開示愛,並呼應了2011《天光》的歌詞。離開華納前的《One Step Closer》專輯與演唱會都是他一個階段的總結,充滿感激與回望。他決定走入公仔箱拍劇唱主題曲,意味著他未必再以音樂作品為先,然而《天網》至少證明了他原有的編監班底還在,且觀望其自主權可否改變樂迷「星夢出品,必屬罐頭」之見 (目前還不看好)。

與周柏豪命運逆轉的是許廷鏗,從大台出走華納,帶來出道至今最佳出品《神奇之旅》,展現其成長決心,風格變化最劇烈當數兩病症為主的《大雄胖虎綜合症》與《強逼症進行曲》,然而似乎未能完全擺脫昔日陰影,《根》《神奇之旅》就處於這種尷尬狀態,亦見於《藍血人》的演繹中,未能放開去盡。

星夢華納互換歌手計劃中,最大得益者竟是胡鴻鈞,不需跟於許廷鏗身後,主演劇集亦適時跑出,突然集合天時地利人和,本年度既有自選的《朋友身份》,也有電視劇點題兩首大熱,宣傳配套如錄像亦已具備,就差一張大碟應有的完整,仍然是東拼西湊。同樣超級巨聲出身的吳業坤,則始終是包裝高於音樂,合唱歌純粹取話題性,欠缺真誠,幸有自家作品《傷心到變形》當中的拿手自嘲補救。

以大碟的完整度、精彩度而言,男歌手代表非側田莫屬。《The Drug Called Music》是他出道至今的高峰,只是換不到昔日的流行與獎項。「嚐過勾結醜惡的世間 了解到何謂卑鄙」是歷練過有切身感受,才唱得出的有血有肉,而跟肥媽、DoughBoy、MOYAO的合作才見其即興隨性,是有多少年歌唱經驗都修不來的才華,像《Watch Out》的醉酒腔就不是歌唱家敢放進作品的嘗試。當然,懷舊也可以有格調,復古也可以舒服不需震音不需賣弄唱功,聽聽符致逸與Jim Lee,回到八十年代的情懷。

神檯級別又如何? 夏詔聲終於將其外星人傳說置放於音樂作品中,意外地不失對現代時勢的觀察,《2020 Arrival》有如訴說一個步向末日的故事,有神經質之處,同時有過癮的混音效果,有時想像力就是需要一點瘋狂。陳奕迅亦交出了全本土班底製作的國語大碟《C’mon in》,他早已不需要更多認同,可以不理會市場去專心所鍾愛的歌曲路線,唱的舒服,聽的亦自在。

2017年度 我的十大港樂單曲

2017年,對香港人而言,寫下了怎樣的歷史? 做騷選舉、DQ議員、政治檢控、割地兩檢、閹割立會,這一年香港社會的低氣壓,壓到人抬不起頭,彷彿呼吸著的空氣都彌漫著絕望的氣氛。還可以期待怎樣的變改? 有說香港已進入威權管治時代,我們是否已進入了1984,或是1Q84? 或許我們需要的是,更開闊的想像與創造。不要只是逆來順受,而是將負能量轉化為內在的推動力。

本年度的港樂,有多少時代曲可以打進樂迷心? 最大熱的流行曲目,繼續為香港樂壇一向最拿手的情歌,然而亦盡是有關別離的必然,逆轉的不可能。有關「再見」甚至如此起名的歌曲不少,或許要送舊才能迎新,一切崩塌到了盡頭,才有重生的可能。就在此數數十首有視野、有野心的廣東歌,都是忠於並敢於唱出自己的心聲創作。

10.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 方皓玟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仍懷著一顆謙卑 來面對不安的天氣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問道:「我也想哭 你今天知道嗎?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回答:「你有多難過 我都知」。

兩首曲目的名字、詞意、以至背後的社會意義都相互呼應,音樂錄像中出現的法院 (連同那音樂停頓時的黑幕)、郵筒、金鐘,當然還有香港的人群,將前作所述「送給守護這個家的你」中「家」與「你」賦以形象化。

《假使》是方皓玟少有的溫柔演繹,然而情緒並不氾濫,而是冷靜、堅定。製作流暢更勝從前,不像《你是你》的結局只需經歷自己,卻留下了空白,最後一段加上了「我的心中有著你」,作為完整的結束。

簡約精煉的一詞多音,與歌名的累贅剛好相對,像「請你緊記」/「風雨總有限期」/ 「當一切完全不像你預期」/ 「要做最好的你」等運用,回歸舊時粵語流行曲的處理,不將歌詞充斥每一粒音符,就顯現情感的轉折,以及每字每句唱得更清晰、鏗鏘。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 方皓玟
作曲:方皓玟
填詞:方皓玟
編曲:孔奕佳 + 許創基
監製:許創基

9. 傷心到變形 – 吳業坤

其實有時傷心都有用㗎
然後我們傷心不再害怕

音樂可以有很多的面向,有時嚴肅神聖聽古典,有時憤怒熱血聽搖滾,也需要放下偏見聽取不同聲音。只要不是倒模罐頭商品,都有值得細味的地方,《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與《傷心到變形》同樣是今年最安慰人心的廣東歌。

《傷心到變形》是吳業坤繼《陽光點的歌》之後第二首大路勵志的曲目,相當配合歌者陽光大男孩的形象,亦營造到共鳴者大合唱之景,不是團結的氣勢,而僅僅是溫暖的手牽手。

無可置疑,坤哥不是唱將,也不是創作天才,但他絕對是一個有想法的表演者,可以將故事與情感傳遞到有需要的聽眾之處。從尋問「你今天傷心嗎?」到想出各式各樣節目去娛樂「你」 (歌詞以變形作為比喻亦有趣),到「我今天傷心嗎?」,拉近唱歌與聽歌之人的情感距離,原來一起傷心,可以一起同行,變絲打巴打就是將孤獨感掃除,讓聽的人感到有人明白,然後我們一起啦啦啦,驅走負面情緒。

坤哥聰明地利用樂迷對他歌藝的批評,化身失敗者的過來人,以此為歌曲的靈感,撫慰社會上學校上家庭上一樣有挫敗或被邊緣化的朋友。現今的香港社會,既需要想像力,也需要親和力,這首歌正是歌頌創意與結伴的正能量作品。

傷心到變形 – 吳業坤
作曲:吳業坤 + Cousin Fung
填詞:陳詠謙
編曲:Edward Chan
監製:Edward Chan / Cousin Fung @emp

8. 遙不可及 – 胡鴻鈞

數十里漫長路線 盼十分鐘相見
記住了這夜 不想明天

2017年靈異片集的歌曲大放異彩,年初ToNick主唱《救殭清道夫》的《長廂廝守》,相當流行易上口,然而電影畫面與音樂並未有一加一大於二化學作用,曲詞感染力沒有得到影像與故事的烘托,不過年尾卻迎來另一曲目,因著劇中人物情境而得到昇華。

星夢出品一直受人詬病,欠缺原創性與誠意,然而《遙不可及》一起首的樂器編排已見心思,將聽眾帶進荒涼悲劇的情境,胡鴻鈞的聲線向來適合表現這種離別的愁苦之情,上回《化蝶》翻唱如是,今次更因著親自演出角色,讓他更能理解同劇主角當中的感情。

這首歌,記載著一段段故事,是親情、是友情,總之能夠相遇相知,已是一種緣份。

遙不可及 – 胡鴻鈞
作曲: 張家誠
填詞: 張美賢
編曲: 張家誠
監製: 何哲圖/韋景雲

7. Nights Without You – AGA

How Many Lonely Days Without You
一天一天將生活過好
可惜今天早餐失去味道

林海峰曾在《流行曲》道出港式單曲成功方程式,要記住repeat、再上再上、愈唱愈搶,再來三連音,當時是為了諷刺樂壇一成不變地打造空洞金曲。怎料AGA今年就來個實驗,意圖重現昔日光輝,更證明了做好歌不一定要曲高和寡。可惜電子傳媒不熱捧,只因今年已有《3am》作為代表,《Nights Without You》卻才是AGA與港樂碰撞最美麗的火花。’

《Nights Without You》以全真樂器製作,回到八十年代的懷舊氣息,來呈現現代都市人孤獨感。Ted Lo的編曲是歌曲的關鍵,讓轉調在不知不覺間,流暢而不刻意。歌者孤獨詛咒的輪迴意味見於旋律環迴升級,但單身都可以過得精彩,就盡見於樂器編排的豐富、爵士的自由隨性,讓人陶醉於音樂的氛圍之中。

當我們一邊在迷戀從前,一邊又希望埋葬過去,AGA 這種汲取昔日養分再現代更新的方向,實在值得肯定。

Nights Without You – AGA
作曲 : AGA江海迦
填詞 : 林若寧
編曲 : Ted Lo
監製 : 舒文@Zoo Music

6. 說再見了吧 – Supper Moment

告別要瀟瀟灑灑 不必常回頭吧
星空之中 你化作最閃的星懸掛
來約定 在天邊 重遇吧

熱情不再,世界變樣,是時候與過去作別吧。

《說再見了吧》曲詞演唱動人,記載了屬於樂隊本身的真誠個人情感,特別是與其經理人 Gary Chan 的回憶,同時見證Supper Moment告別昔日熱血青春的階段,要步向成熟大將天團的方向。

《說再見了吧》的影像內容豐富,一鏡到底是近年流行的拍攝構思,逆轉時間、留住時間、而時間最後要飛逝,都可以此技巧去表現。

曲風不再直接煽情,亦不宣洩憤怒,反而有種餘韻,在尾奏發酵、低迴。最深情的,最肉麻的,不需宣之於口,就在音樂中、結他聲中,縈繞不散。

說再見了吧 – Supper Moment
作曲:Supper Moment
填詞:Supper Moment
編曲:Supper Moment、Adrian Chan、王雙駿
監製:Adrian Chan、王雙駿

5. 和每天講再見 – Gin Lee 李幸倪

忙到不知幾點 你共我為何遇見
各有終點 去到終點 何曾活好今天

聽不懂這首歌的人是有福的,但願他們從來、以後都不需要投入到這首歌的處境。

然而,會被這首歌所深深觸動的聽眾,偏很可能沒有機會聽到,因為自身已經忙到時間過去都不知道,又如何去聆聽一首廣東流行曲?

即使偶然地聽到了,也可能匆忙地略過,而歌曲又如此慢熱,聽過一次半次沒能留下任何印象,就從生命中消失,莫論反思與感悟。

從六月尾單曲面世,到九月頭專輯推出,剛好是一個夏天的暑期 – 悠閒的時間。直至一個人突然墮進了不停工作不斷緊張的狀態,找不回原來的處事節奏,這首歌亦於反復細聽後,終於累積了一定的情緒,那種無奈、哀愁,剎那間襲上心頭。

Gin Lee (李幸倪) 的演繹與音樂,細膩得需要時間沉澱,才聽得見其美; 與她新碟的主題一樣,要專注細味當下,才別有一番滋味。

《和每天講再見》最後意境相當悲涼,繁忙得與最想說話的人也說不出一句,連天地也再聽不到這個人呼喊一句,生活還有意義嗎?

此曲只應香港有,獻給這樣一個喘不過氣的所謂繁華都市。

和每天講再見 – Gin Lee 李幸倪
作曲 : 馮翰銘 / Gin Lee (李幸倪)
填詞 : 林夕
編曲 : 馮翰銘
監製 : 馮翰銘

如果主流樂壇再不能帶給香港生氣,那就去找尋獨立個性,唱出這個年輕世代的焦躁與反叛。

4. Poor U – 馮穎琪 (feat. 鄧小巧, 王嘉儀)

不必再望 世界每日更好
世界每日在變暗

感謝馮穎琪,讓這首歌又再有一個得到肯定的機會。

《Poor U》首次面世已過十年了,當年由麥浚龍一人分飾兩把聲音的正邪演繹,在《Chapel of Dawn》只是個人精神分裂的體現,然而2008年《烈日當空》電影橫空出世,將歌曲意義轉為個人對體制無力的控訴。

十年又過去,《Poor U》置身的社會/世界,愈來愈灰暗,人也愈來愈絕望,我們活得更痛苦了,正義還可以得到伸張嗎? 邪惡又可以永遠得逞嗎? 一個人不論選擇什麼,最終都是在人世掙扎,無限輪迴。

到底哪個才是真實的自己? 社會上對老闆奉承恭敬的自己? 走上街頭向政權吶喊的自己? 或許, 生活的片段都可反射到每一個我們,於學校、於公司、於家庭,每一個崗位都存在著不同的自我?

公允與殘忍、悲憫與激憤,一定對等嗎? 2007 到 2017 這十年我們經歷了多少? 下一個十年又應如何面對? 《Poor U》再次的出現,像在提醒我們,愈來愈理解那個黑暗面的想法,愈來愈遠離天真,卻又不敢凶狠。這十年同時也提醒了樂迷,那個曾經尖銳挑戰內在自我的黃偉文,已經遠去。

由男變女,一把聲音分裂成三位個體,各有個性,卻融和在一個靈魂內,是正也是邪,時正又時邪,是她也是你和我。

Poor U – 馮穎琪 (feat. 鄧小巧, 王嘉儀)
作曲:馮穎琪
填詞:黃偉文
編曲:Jimmy Fung
監製:Hubert Leung Ah Bert, 馮穎琪

3. Fotan Laiki – 火炭麗琪 ft. YoungQueenz

All all her wants is that 樓同車
All all I have 係腫瘤同病 in my mind
In this city 事與願違係種自然
So it’s ok to be 自憐

本年度最破格之作,不論視聽衝撃都旨在引起你我的感官反應。

誰說香港流行曲只可得一種模式? 誰說香港城市只可得一種港男港女形象? 香港也不只得一種中環價值,或者下一站只有天后,下一站也可以是火炭。

拼貼的景象、歌詞取材,百分百本土養分,流行情歌涵蓋八十年代譚校長愛情陷阱,到千禧年代Twins眼紅紅,不過Fotan Laiki當然旨在顛覆,女孩不需講情人,不再依附男人,只需大聲高呼自己名字; 男人也不應被傳統成功定義局限,有樓有車這種不動資產才算有身份? 這個虛擬世代,就算了罷。

不需純情當乖乖仔女,一開聲就發惡,盡見其邊緣人身份卻又不志在的隨意自由。一直認為流行曲需要配套與包裝,Fotan Laiki 就從人物造型到影像拼貼,都高度一致,連同歌曲的節拍、畫面的剪接、現場的真實感與色彩的豐富,這種聲畫同步的威力,得以擴散並引誘同路人循環又循環播放。

一場由廢青主理的小小反撃,難得有了漣漪,為死氣沉沉的港樂帶來談論的生氣,哪怕是不解的批評,只要有回音,就不枉發聲。

Fotan Laiki – 火炭麗琪 ft. YoungQueenz

2. 剎那的烏托邦 – 岑寧兒

城內越覺得迷茫
沿路越愛捉迷藏
但求剎那的烏托邦

同一個地方是烏托邦,還是迷城,或只因著心境的不同。香港有繁華吵雜的一面,也可以有安穩寧靜的一面。《剎那的烏托邦》意圖以優美的旋律、歌詞、演繹去捕捉那處於作品五分鐘之內的完美境界,是洗滌心靈的天籟之音。

那輕緩的節奏、那溫婉的聲音、那舒暢的意象,像在徐徐引領我們,去找尋一個光之出口,然而不用明說,只需閉眼去感受、去想像,去到遠方的國度,離開繁囂。

只有鋼琴的編曲,只有岑寧兒的女聲,孤清卻溫暖。

一聲聲的歸來,是回家的呼喚,也是未來的期盼。

剎那的烏托邦 – 岑寧兒
作曲:馮穎琪
填詞:周耀輝
編曲:蘇道哲
監製:謝國維、蘇道哲、馮穎琪

1. 美麗新世界 – 王嘉儀

虛構飛鳥不會太假
精緻的臉不會太假
可惜我瘋了我靈魂在喊

烏托邦或永遠只是一個虛擬概念,不可能在現世實現。不過我們的目光逐漸從醜惡的真實轉向繽紛的網絡,我們是否將要迎來理想的「美麗新世界」?

王嘉儀的音樂創作,帶來的反思是,假象逐漸取代真相,螢幕投射蓋過了生活,就如她的人聲與編曲混音的交雜,電子鍵盤的干擾聲中,又有疊聲回音,樂器與歌聲的人工化,還可成就藝術,於是這個世界還看/聽得見實相嗎?

以真誠靈魂抵抗人工建制,在禁忌審查、仇恨言論、詞義亂搬的所謂後真相年代,終於有一首回應當下時局之金曲。

美麗新世界 – 王嘉儀
作曲:王嘉儀
填詞:王樂儀
編曲:黃少雍
監製:王嘉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