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the World

香港樂壇今年大吹末日風
2012 彷彿就是地球大限將至的警號
歌手的創作與選材, 都是勸世及警世的主題, 都具諷刺或勉勵的意味
如何看待這個世代, 是敗壞到底, 還是尚有一絲亮光?
該將所有推倒重來, 還是積極改進現有困局?

最終幕 – 周國賢

遍地也裂開, 地球像洪海
壯觀的末後景象, 卻有最堅定不朽的愛, 一同挽手迎接深海漩渦
在最壞的時刻邂逅, 在最好的天國重逢
只要有信心相愛到底, 至死也一起, 世界再多災難也不能分開

共你一起的宣言過後, Bridging 的結他聲與 Ad-lib 混合, 是浪漫永恆的承諾
輕柔的歌聲, 硬朗的弦音, 是對愛人, 對信念的態度

末日 – 王菀之

轉到撫慰人心的鋼琴, 清亮溫婉的女聲
黃偉文交出的歌詞, 是老生常談的大道理
面對的每一天, 都可能是末日前最後一天
經過的每一夜, 不一定是世界最可怕時刻
禍福難料, 難保算式計錯
抱最壞的打算, 同時持有最樂觀的盼望
平淡而大氣的旋律, 就像生活中的每一段時間,
只看你如何的對待, 可以說過就過, 也可以盪氣迴腸

十二月二十 – 謝安琪

是寓言? 是鬧劇? 也可能道出社會現實
老百姓不一定冏樣吃香腸,
周博賢是太看得起草根階層可以樂天知命, 還是太看不起他們掙扎求存的能力?
富貴 “精英” 就當然 Lafite 少不免
開口埋口仍是官腔式 “建設力量” 的台詞

貧富兩極化, 以公海方舟和日常家居作對比
歌曲名字本身就有 Symmetry 十二對二十, 歌曲內容亦呈對立間奏
曲式不斷重覆, 細聽卻有漸進層次, 輕鬆民謠又帶點 R&B 不經意的打拍子
編曲愈來愈豐富, 就帶出劇情起承轉合的推進

開場先作介紹, 人物背景及起始狀態
第一段的 “方舟匆匆去了太平洋” 唱得懶洋洋, 還是事不關己, 災難未到
“草根的小百姓太平常” 就已經很無奈, 吉者得天相的隨命運而行

中段過渡慢慢營造氣氛
第二段 “方舟匆匆去了太平洋” 還是以為得救的淡定
開始點出故事轉捩點, 確立了舊日是這樣的場景, 現在迎來了 “日後是怎樣” 的突破

高潮來了, 是驚喜位的轉折
首句變成 “方舟終於去了太平洋” , 不如預期般的急轉直下
“草根的小百姓卻如常” 顯示形勢逆轉, 角色心態過渡的強烈比較
副歌每兩句就描述一方情況, 在各自發展下, 旋律仍是一樣, 節奏卻更緊湊
一步一步帶上終章, 最後一段再加上和音, 讓結構更完整, 真相展露的快感加強
最後是開放式結局, 留下想像空間, 離開歌曲意境後繼續思考未來方向

舊日是這樣, 日後又怎樣…

新預言書 – C Allstar

罕見的英倫流行曲式, 出現在港樂之上
Ain’t Demo 的旋律已讓人驚艷, 開場盡現末世的荒廢感
副歌激昂的剖白, 對大時代的相信, 對理想的熱幟追尋

林若寧 以 “書” 字命名的歌曲, 特別能寫出具感染力的歌詞
笑忘與預言之後, 又書寫了對生命的固執給這一隊新晉組合
每段訊息都憾動人心, 反思與感慨, 失望後憧憬, 都在曲中找得到

旋律與歌詞, 先哀怨後勵志
全球每個角落都在黑暗籠罩之中
金錢權力的腐化, 見於燃油抽乾
信仰童真的崩潰, 見於教堂拆毀
處處疾病饑荒, 充斥哭聲怨曲
仍不能放棄, 仍然要相信, 重覆唱上多一次相信, 是更大的肯定

高音位的聲嘶力竭, 感受到歌者澎湃的生命力
一切看為上帝的感動, 把主題層次提升到犠牲救贖的層面
無限隻白蟻, 都可改變大人物的精神, 足以一代一代的流傳歌頌下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