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作品展回顧 : 耀眼煙花 隨著記憶落下

舞台徐徐升起, 熟悉的音符, 親切的臉孔, 全場觀眾的歡呼吶喊聲,
為的只是在數十載香港樂壇的長久歲月, 有過短暫閃爍光芒的兩個小伙子

《燕尾蝶》一曲的現場表演, 註定是整個音樂會, 個人最難忘, 最感觸的一幕
集體回憶的情感, 一路走來的青春, 伴隨歌詞中慨嘆無奈的社會變遷
《燕尾蝶》成為了廣東歌曲近十年的一大標記
Shine 亦是鄰家男孩, 你與我最普通不過的祖與占, 相送走了青蔥十八的校園歲月

那些胭脂色的 香檳色的 伸手可折的
段段艷遇 處處有染 都放在眼前
害怕採花天黑路遠
情願對路邊燈色眷戀

那些玻璃鑲的 水晶雕的 一觸即碎的
逐步逐步 進佔世界 通向沒有完
地厚天高如寂寞難免
誰家有後園 修補破損

那些山中開的 天邊飛的 不知所措的
漸漸熟習 世界會變 不再受驚怕
為免犧牲 情願被同化
移徙到鬧市找一個家

森林與大廈的對比, 是時代的改變, 也是人向前成長的階段
不再單純欣賞大自然, 不再因漂亮鮮花而滿足
追求更多屬世的物質, 自以為尋索到財寶, 誰料卻是更脆弱的一觸即碎;
本來愛好簡樸的, 也因為同伴價值觀的遷移, 環境的逼迫,
轉而盲目跟隨主流, 不再獨立思考, 只求一棲身之所


摘去鮮花 然後種出大廈
文明是種進化 儘管適應別制止它
力竭聲沙 情懷承受不起風化
叢林不割下 如何建造繁華

別問怎麼不愛它?
蝴蝶夢裡醒來 記不起對花蕊 有過牽掛

結局是可悲的意境
一場追逐過後, 已忘記了最初喜歡的, 本能的與生俱來的喜好 (理想)
這場進化是不可逆轉不能壓制的過程
然而, 最為心酸是力竭聲沙, 盡全力都無法改變時代巨輪的軌跡
已經嘶喊過, 偏卻是徒勞無功

Shine 原來是黃偉文為新一代發聲的代言人
不止是年少輕狂的發洩, 更多是對世界的不解及疑惑
記下了以當時少年人的角度, 對社會的細膩觀察
《曼谷瑪利亞》是「同樣都叫瑪莉亞」卻命運迴異而引申出貧富不均的大議題
《俗》延續《祖與占》討論個人風格與跟風潮流的抉擇, 說的其實是個人自信
不知不覺出道了十周年. 從一開首的《電影男孩》立刻引起個人共鳴
到現在, 我也仍然希望高呼自己只是 “半成年”, 仍未能完全適應成人的世界

感人的《鼎鼎大名》預告了 Shine 燦爛過一剎煙火後的心聲
紅不起也要高興, 燕尾蝶已蛻變成熟的樂天知命了

一隊 Shine 一首歌已足以回想過去, 反思未來
可想而知, 黃偉文這一次橫跨二十年的音樂總結工程有多浩大重要
對於廣東歌近代發展的標誌性有多高

標題所說的, 隨著記憶落下的星火不止一顆
曾經入屋流行, 卻不再為人牽掛的,
九十年代有李蕙敏, 二千年後有盧巧音, 近五年火速冒起又火速退位的, 是側田
每一位, 都僅與天王天后之位失諸交臂, 下回再詳談, 繼續細數黃偉文作品展的亮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