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Me? 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

whyme

悲劇發生時,我們總在抱怨其降臨
但有一些事情發生了,命中註定在我們身邊出現的,
可能是要我們深刻的感受,這樣才會刻骨銘心,才能努力地避免可悲的事繼續發生
既然有上天的計劃與安排,也許就不需要畏懼,而可以感恩目前所擁有的

1992年10月5日,為香港一隊女子組合 Face to Face 的星途劃上了句號
一場車禍,保母車與貨櫃車相撞,經理人逝世,Face to Face 成員吳少芳下肢癱瘓,終生要坐輪椅
曾經想過一死就一了百了,但在家人的支持與鼓勵下,吳少芳一直堅持,樂觀的活過每一天
今年復出慈善表演,再次幕前台上亮相,看到其堅毅與感恩

《Why Me》不是質問與抱怨,不是問為何有噩耗在自己身上,不是問生命為何被摧殘折磨
反而是在問,上帝給予了懂得愛的能力,反而是感謝有一個機會去欣賞世界的美
人生往往有不完美,但平凡人眼中的缺陷,在偉大的創造中可能成就另一種機遇
只活一次的機會,能夠有家人好友在身邊,已不簡單
不去計較失去的,可能可以重新發現得著的,原來更多
以自己的經歷身體力行去作見證的一首勵志歌曲,自有其感染力與說服力

親身行過去下一區,每人都有個別的困難與挑戰
只要有勇氣去面對,暴雨後或會見彩虹曙光,這正是「不要問 只要信」的為人哲學
不是盲目的追隨,而是有了起伏後的一份隨遇而安的感悟

然後,Tizzy Bac 的新作,仿似在回應《Why Me》的另一個答案
《Why Me》是歷盡艱辛後回望的一種平和心態,因此簡單清脆,直入心坎
《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一奏起,編曲已帶聽眾進入當下疼痛的感受
仍然烙於心中沒有磨滅,就記著傷痛吧,然後化悲憤為一種力量
同一段旋律,隨著樂器的變化,主音歌聲的跌宕,慢慢蛻變,慢慢療傷
一步一步去撫平傷痕,從編曲處理中找到最後出口,然後學會了堅強,堅定抓住它,然後停止
過程中有不同的變奏,正是考驗自身信念的堅持
只要明瞭心中的方向,一路跟著音樂走,唱到最後一粒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