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新聲的來臨,往往讓人有所比較,
一把熟悉而親切的聲音,
有時是優勢,使人記起前人的美好,從而對新星留下印象與期待;
有時是缺陷,有著高度模仿的痕跡,難以走出影子而缺個人風格
劉浩龍正因為與陳奕迅相似而為人認識,卻正因歌路與演繹也有如陳奕迅的倒模,
但又欠缺其多元性及現場表演的魅力,以致出道多年來始終無法正名,有自己的招牌
J.W. 同樣一開聲已是衛蘭的複製人般,與她同一唱片公司同一種做歌模式,更與她合唱如獨唱
其名字註定要與師姐相提並論,兩者亦至今未見突破,復沉淪在黎明大老闆的保守選歌策略上

來到 2013年,香港樂壇的後浪,突然熱鬧起來,
唱得作得的新人都紛紛得到注目,而她們彷彿都有著前人的特質,
聲線未必一定相像,但演繹方式卻令人有所聯想
特別在於未見其人,未聽其名之時,偶然聽到她們的新歌,幾可以假亂真的以為是另一位歌手的作品
她們是現在需要被認識的,潛在的好聲音,有待發現、發掘、提拔並發展的女聲。

vgdkeeva

她其實已不是新人,奈何即使身在環球的大公司品牌
認識她的,還只是很少數的樂迷
與 Mr. 、歐陽靖、陳詩慧同期出道,曾被封為環球2008年新人中力捧的「神奇四俠」
前兩者紅了,陳詩慧為TVB作了幾首主題曲後就消失,只剩下這一位
麥家瑜,Keeva,唱得不差,歌亦主流,也許欠缺了一點要人記住的特色
《好得很》的班底是香港流行曲的一等一,Christopher Chak 作曲,林夕填詞
這組合曾經帶來了《富士山下》、《鍾無艷》、《搜神記》等天王天后的大熱作品
他們亦不是第一次與 Keeva 合作,2009年就曾出現過《不方便的真相》

那這首《好得很》又有何特別呢?
答案是,梁詠琪。
四年過後,同樣是綿密頻繁的連字入詞,《好得很》不再展現溫婉脆弱的聲音
高音位很虛很尖,低音位很沉很實
尾音的處理倔強了,很乾脆,尤其是「改命途」、「維持開朗」等唱起來多麼響亮與肯定。

這一種堅強女生的形象,從歌曲演繹聽出久違了的梁詠琪
那一種硬朗,也許今時今日不適合再用「好勝」來形容
但目前香港樂壇,已再沒有流行這種唱法的情歌,
現在的多是賣弄失戀後的沉淪、慘情、又或是念念不忘的苦苦糾纏,
因此《好得很》的出現,還是令人懷念《嫌棄》《灰姑娘》的那個女生情傷中自強的時代

不過,像梁詠琪,也許並不代表就會得到注視
這種唱歌方式並不算大路,算是風格卻不是最能顯露唱功的保證。
另外,部分樂迷或會很喜愛這種演繹的感覺,但畢竟樂壇是否還需要梁詠琪式情歌?

aga

《哈囉》打過招呼,有人說這位唱作人像衛蘭;
不過第二主打開播,馬上就知,AGA 原來可以如此「鄭融」!
鄭融在香港樂壇的位置,其實令人很可惜
不是沒有條件,但總因為各樣問題而無法再進一步
明明應該利用其跳舞因子,推出更多輕快單曲; 明明應該善演其情感,唱出更多動人情歌
有過《紅綠燈》《一事無成》,兩款歌路都曾上高峰,卻又自己不爭氣,公司也不爭氣…

來到2013年,聽到鄭融聲音的再生,不禁重燃希望
寄望香港樂壇百花齊放,就要有擅舞的型格快歌,豐富的編曲元素
AGA作給鄭融的《第五類》風格,如今放在自己身上一樣稱身
梁栢堅的入聲字韻,唱來因短促而像一種肯定的宣言,
爽朗撇脫,背後亦帶出一種社會需要的價值觀。
在紀念六四前夕聽,在風雨飄搖的香港社會中,聽到這種態度,這份精神,值得反思。
作為建立新人鮮明的形象,AGA 江海迦的《能說不的秘密》才是真章。

1stchoiejarie

最近會考狀元當巴士司機的故事竟然登上了頭條,也好,總算是一個勵志的好人好事。
小學作文時總要談到我的志願,
又有多少個在兒時許下的願望會實現? 又有多少個真的曾經認真看待過許願這回事?
閉上眼那刻感覺很良好,但蠟燭熄滅後就回到現實,隨著生活流。
到了大學選科,那個所謂的「第一志願」,又有多少個真的填上自己想學的那一項科目?

但香港的社會再商業掛帥,再功利再標榜金融等於成功
我還是慶幸,能見證到身邊有朋友的堅持,我所愛的母校,確實能孕育出追夢的勇者,
我目前還只有庸俗下去,但至少有過來人的勉勵,有可借鏡學習的榜樣,還是感到欣慰。

J.Arie 的《第一志願》,在收音機聽到的第一感覺就是,這才是衛蘭應該走的方向,終於走對了!
奇怪,A-music 與 903破冰了麼? 因收音不清楚,聽到介紹其名字時仍然誤會是 Janice 或是 JW
原來都不是。原來她叫雷琛瑜。
事實上2005年衛蘭第一張專輯《Day & Night》,就是這種輕鬆隨意的調子,當時該碟乃側田監製。
此後兩位新人王就愈走愈遠,不再回復一開始時的驚艷。
如今 J.Arie 又再燃點未完的可能性,既然她亦是創作人,更使樂迷希望聽到更自然真摯的她。

《第一志願》除了徹底地 Janice,副歌還是王菲《多得他》與林憶蓮《多謝》的混合
第一主打就引起對三位唱得的女歌手之想像,不知是帶來好的推動力還是負面的壓力?
只聽其聲,真的很舒服自在; 但看到錄像,在外國團隊伴奏下,總覺得這位新人還是過於拘謹
那種打拍子,有點刻意,或許她最擅長的一面,還未在第一支曲中發揮出來?
無論如何,希望將《第一志願》送給師兄,也送給所有努力朝向夢想進發的人。

5 thoughts on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1. Jaffe Ling

    我頭幾次聽"好得很",係在麥當勞,麥記已經勁推左呢首歌好多個月,今日去,竟然仲播緊。我一直都以為係梁詠琪唱既,直至有日聽商台介紹先恍然大悟。首歌好聽,可惜好多人都誤會左係gigi唱,令到麥家愉失去唔少被人認識既機會。

    Reply
  2. singsing

    “好得很”係梁詠琪式既情歌……
    麥家瑜係live既表現告訴我們,這首歌還是適合”梁詠琪”!
    (真想聽到由佢演唱的好得很版本呢!)

    Reply
  3. noeulogies Post author

    尚未聽過 “好得很” 現場版本,不過要聽梁詠琪唱真係好難,佢而家已經無再係香港樂壇發展,亦應該唔會留意到呢首咁似佢風格既歌。

    Reply
  4. Pingback: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二) | 音樂. 人生

  5. Pingback: 《一》到《一加一》- 孤苦的單數成就一起的雙數 | 音樂. 人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