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家駒的不同形式

kakui

告別家駒後的第二十個年頭,又見樂迷傳媒對Beyond的關注。
Beyond 始終沒有實現家駒當年的宣言,如同所有的樂隊,總要解散,
但縱有再多對罵的言語,抱持再不一樣的理念,選擇再不一同聚首的紀念方式,
從歌聲中,從創作中,我相信,至少他們同樣都對家駒有情,對音樂有情。
撥開是是非非,讓家駒的精神,依然活在樂迷與三子的心中。

不需要一定有復合重組的演唱會才算是圓滿,
畢竟每個人路途的軌跡並不一定要朝著同一方向,像《天與地》的結局,
台上夾對了拍子,是當年的默契,但下了台,不再合拍,只要是忠於自我的信念方向就好。
以下各自的唱作,三首歌,三份詞,就表現了他們各自的特色與情懷。

故事 – 黃貫中

這首歌不是今年才面世,而是2006年就在大氣電波播放過,
不過當時沒有收錄在任何專輯,
卻悄悄地於2011年推出的《A小調協奏曲》放在最後作隱藏曲。

Hidden,低調,安靜,滲透淡淡的唏噓愁緒。
黃貫中所選擇的記念,並不看時機,不用趁周年的「名目」與「熱鬧」。
也許不希望借好友的大名去作商業宣傳,亦是宣示從來憑的是自己的才華與實力。
只是不掛在口中,不代表沒有懷念,不代表沒有記憶。
《故事》沒有派過台,甚至印象中連一次公開演唱也沒有,
但單看歌詞以三十四首家駒作品的名字串連,已知道是黃貫中寫給家駒的。

「故」事,就是遠去的,歌詞中也是一份對消逝的無奈,
同時卻對曾經有過的「你」而感恩,並盼望。
不可修補的那道「缺口」,就是指家駒,
因為其地位的無可替代,讓 Beyond 失去了靈魂,
但黃貫中仍補充一句「曾是擁有」,作聊解安慰。

黃貫中將失去家駒後的心境,寫得很悲涼,
很多的「無盡」與「無聲」,還有兩次「灰色」;
有過光輝卻不代表沒有遺憾,
家駒當日沒有留下一句就走的「無聲告別」,
帶來了Beyond及其樂迷的「無聲空虛」。
《海闊天空》是很多人的夢想勵志之歌,黃貫中的兩個「不」字放在中間,就顯得更絕望。

只是他同樣亦提及了三次「留下」,去表明家駒死去了,但我們不是什麼都沒有的,
家駒所代表的是勇氣,是突破,也是開創;
他活著時的天真與理想,在悲劇創傷後就留下「赤紅熱血」與「衝開一切」的腳印,
讓仍在生者及後來的人,去追隨及承繼。

好好 – 黃家強

2013年6月4日,黃家強在九展的《It’s Alright Live 演唱會》中唱起了這首歌,
選曲中當然還有四個人的 Beyond,三個人的 Beyond時期的歌,
每一個階段,都是他的歷練,也成為他的回憶,
少了一塊,就不是今日的黃家強。

在歲月的流逝中,點點滴滴,建立了一個人的價值觀,與身份象徵,
當年他在兄蔭下奏著低音結他,現在他既是丈夫,亦為父親,也獨當一面的創作與演繹。
《好好》其實是很個人的,代表著對血濃於水的哥哥的話,
跟他說一句: 「我而家好好,你唔駛擔心。」
這樣的中心訊息,已讓樂迷感到,當年家駒對家強必定是每事照顧,每事擔心,
如今弟弟長大了,生性了,還有了家室,
哥哥你可以安心了,你以前所對我付出的心意,我收到了,
並以一生的時間活出來,去答謝從前你的關懷。

因此《好好》的出發點,是親人的角度,
不是家駒平常給樂迷的形象,也沒有家駒歌曲的風格或精神上的意義,
但又如何? 只要這是真誠,由心出發的,旁人又怎能批判其悼念形式?
關於因財失義的花邊新聞,不知孰真孰假,
但聽從家駒的話,單單從音樂去認識黃家強,
至少,他作《好好》的那一段時間,可以肯定兄弟間的連結。
黃家強走出了 Beyond 搖滾的影子,其作品不帶有模仿痕跡,是屬於他自家的作品,
而且,Beyond之中,黃家強可能是家駒之後,寫詞最好,歌聲最佳的一人。

很喜歡他唱「學會珍惜 我衷心感激」兩句的短促肯定,
後接上「好好… 活到老」的尾音的延綿不絕,
前者是已經得到了的宣言,後者是承諾的繼續,不會止息。
MV中的最後,家強拖著兒子,背後是「It’s Alright」的和聲,
彷彿是這個家庭已經預備好,向未來的新一頁走。

薪火相傳 – 葉世榮

最有 Beyond 曲風的輪廓,最有家駒聲音的特色,最有樂隊熱血的精神,
想不到,是來自葉世榮的《薪火相傳》。
黃貫中的歌詞,只是以過去歌曲名字入詞,而沒有往日曲目內容上的連繫;
黃家強就更離開了搖滾路線,所訴說的是兄弟之情,而不是 Beyond 標榜的反省反思,
對比黃貫中與黃家強的用情至深,前者悲痛,後者感恩,都是個人情懷,
葉世榮選擇記念的方式,是歌頌家駒所提倡的理念,並要傳下去一代又一代。
因此,葉世榮找來了現在香港的獨立樂隊,帶領一起合奏這首曲,
於是,作品的意義,就遠超了只是目前的思念,
而是延續舊日的革命,通過與新世代的溝通交流,再去燃燒改變社會及世界的盼望。

也許培育更多人起來,去搖滾,去控訴,
去將這份堅持,身體力行去呈現給身邊人看,才沒有愧對家駒所說所唱,
黃家強提拔了 Kolor,葉世榮則組成了一隊 Ever,
將這不死的精神及勇氣一路傳遞到當下的樂迷。
世榮的創作力及唱功確實不及家駒,
但再微弱的輸出,都可以是轉變的契機,
《薪火相傳》承載著 Beyond 在香港搖滾歷史路上開拓,
正在等待不同有心有才的人去接下火棒。
世榮也許只是當中的一道橋樑,他不是獨自可閃亮的巨星,也不是樂壇中有影響力的單位
但他明白到火光流傳的重要性。

歸隱組織幸福家庭是一個選擇,堅持搖滾發掘後浪也是一條血路。
在《薪火相傳》中那種豁出去的火氣,那結他中的宏大感動,很黃家駒,
可惜的是,MV 將其他獨立樂隊的貢獻消了聲,
只剩下世榮的聲線,就失去了《薪火相傳》的意味了
畢竟,要傳承,不是單向的教導,而是兩代間的心聲共鳴

四個人,曾經結緣打造經典,擔當起熱潮開端,
世榮期許 1983年的 Beyond 只是一個開端,
往後還有無數的 Beyond ,繼續並超越,沒有終端。

延伸分享:
關於黃貫中的故事

2 thoughts on “懷念家駒的不同形式

  1. Pingback: 搖滾的抗爭 – 《睜開眼》後的《機械人》 | 音樂. 人生

  2. Pingback: Beyond三子懷念家駒的不同形式 | 沐木 尋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