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巨聲的突破與困境 (二) – 林欣彤

TVB-The_Voice

2009年-2011年,TVB大型音樂比賽節目《超級巨聲》進行了三季,橫跨了三年。
從最初不被外間看好,僅為台灣同類型的《超級星光大道》翻版,
到後來縱然節目製作質素不算相當理想 (評審、淘汰制度等都有批評聲音),
卻真的能吸引樂迷追看,亦因此讓第一季成為許廷鏗入屋的關鍵,
成為第一位簽下唱片公司的巨聲新人。
第二季接續播放,節奏更緊湊,亦在尾段終於掀起了話題,
同時成為目前三季中最多參賽者成功得到唱片公司賞識,有推出個人專輯的機會,
連帶踢館的李幸倪,都得以推出廣東大碟,留港發展。
可惜第三季未能延續口碑收視,播放以來最高收視只有20點,
加上有實力有條件的而又報名的可能已都遴選過,就讓《超級巨聲》暫時告一段落。

三年過去了,超級巨聲出身的歌手們 (慣稱為巨聲幫) 在香港樂壇的地位如何?
港樂能唱能表演的生力軍歌手們確實不多,
能有巨聲幫加入,著實更熱鬧更有競爭力,但是否在可見未來進軍天王天后級?
已經出道,經歷過新人階段的,就有四位,許廷鏗、林欣彤、胡鴻鈞、馮允謙。
他們有再進一步的潛力嗎? 會成為支撐起港樂市場的核心嗎?
就先逐一從他們的新專輯新歌曲,
就其音樂路線、形象宣傳、演繹水平去看他們的實力與飛躍空間。

剩下的又如何? 隨著時間,巨聲熱逐步散去,電視機前觀眾的記憶漸模糊,
還能有新的流行歌手從巨聲幫走到香港樂壇前線嗎?
2013年度先後有陳慧敏與何雁詩,有單曲正式派台,
時隔巨聲畢業已一段日子,她們真的還可站得住腳,不當一碟一歌的單位嗎?
其他的參賽者,又是否還有未被發掘的新星?

林欣彤

mag1

《超級巨聲》三季來中最矚目的大戰,莫過於林欣彤與李幸倪的對決,
一曲《A.I.N.Y》,換來了高分紀錄、點撃率、冠軍名銜,還有天價的合約。
之後的星途,卻未如預期般一鳴驚人,不是順遂平坦,
反而有了壓力,有了失聲,與一堆不高不低、半紅不黑的流行曲。

她的聲音當然有感染力,亦有個人特色,不然單憑嗌歌又如何得到樂迷喜愛?
但她的鼻音至今仍是偏重,有時會聽得很辛苦,亦會予人唱得不清不楚之感。
而其現場演出可能受到聲帶曾受損的影響,不再如當初有暸亮的辨識度,
但願給點時間,全面康復之後,台上表演會更揮灑自如。

除了身體狀況,也許心理狀態亦是另一因素,
雖然她的歌曲中經常談及自信心與勵志訊息,
但在咪高峰前聽眾群前,現在的她正正欠缺了從前的一鼓作氣向前衝,
就如在《星夢傳奇》所唱,林憶蓮的《沒有你還是愛你》,
沒有從容地投入,只聽到緊繃,亦充滿著不自然的計算,
先天的聲音再漂亮,還需在後天的修飾,有境界與層次的提升。

一年的一張大碟,似乎反映林欣彤尚在摸索合適的歌路,
既不想只得《A.I.N.Y》式咆哮歌,卻又沒有另一種曲式能深入民心,
《The Vocalist》第一張還可以多點玩味,多元化地去拓展聲音的可能性,
第二張第三張還是如此,就會淪為欠缺特色,猶如歌唱機器。
這是每每對唱得之人的警號,沒有了靈魂,只是例行公事,任由市場主導商業化去。

但林欣彤理應不甘於此,至少她有參與創作,
不過《番梘》的宣言不痛也不癢,畢竟其出道歷程順風順水,
沿途亦沒有太多緋聞或受抨擊的負面新聞,她亦不是謝安琪吳雨霏,
唱《番梘》沒有太大說服力,亦未見其作曲的亮點,風頭給編曲徹底蓋過。
也許不應作過份挑剔,始終能同時譜曲填詞而通樂理與修辭的歌手,香港並不多,
只是林欣彤的起跳點實在太高,背負著比其他新人更高的期望,那就是非戰之罪,
另外還有 G.E.M. 與李幸倪作直接比較,更顯她的音樂有局限有重擔。
G.E.M 的《Exposed》已達到曲風與詞意統一完整的水平,
李幸倪的《Gin Lee》亦在故事性上有連貫,
反觀林欣彤三年來仍在原地踏步,就未免要為其焦急。

新作《District 23》仍是沒有焦點,
一首又一首風格割裂的主打曲面世,始終沒有好好利用歌者的聲線,
還是兩年前第一派《洗澡》感覺最合身,
那受虐的頹廢感,正是她應好好把握的風格,
此質感同樣可見於《樹藤》的氣聲中,她本人聽不見嗎?
音樂監製聽不見,還是英皇不容許她向這形象路線進發?

話說到此,點題作再一次交到林若寧手中,卻是水準每下愈況。
不用計較《一千零一次人生》的數量詞是否誇張,
本來在年輕氣息的歌者身上,
交出這份老套而陳腔濫調的詞,就已完全不過電。
不押韻不通順也都算,
這種《Shall We Talk》式老氣說教,在港式K歌中已響遍一千次,
沒有新的觀點角度,亦註定在一片道理歌的洪流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最後要說,林欣彤這幾年在英皇的日子,最對的決定就是找到了麥曦茵。
作為其御用MV導演,麥曦茵的心思創意,使最平凡的歌曲,都有了格調的提升,
《番梘》的造型固然耳目一新,《樹藤》亦色彩鮮明,影像凌厲,
在沒有資本的情況下,將街頭演唱剪輯成《一千零一次人生》更是神來之筆,
只是其開場白仍不免如同歌詞般流於俗套,
「有冇人你想見但未見,甚至你愛既人」!? 真的嗎? 最愛卻很久不見?
「有冇戲你好想睇但你未睇」!? 這樣的句子放到最後不反高潮嗎?
《一千零一次人生》的創作意圖正在於真實反映歌者與聽眾的交流,
奈何正如畫面忠實的呈現,林欣彤所表現出的,只是一種表面而膚淺的空泛情感。

延伸分享:
香港樂壇這一代 – 華麗之前 自虐墮落
林欣彤的洗澡告白, 李幸倪的愛情潛水
華麗之後的空洞 低俗喜劇的悲哀

4 thoughts on “超級巨聲的突破與困境 (二) – 林欣彤

  1. Jacob

    博主為何要將阿Mag講得那麽差? 我覺得她的新碟很清新很突破, 特別是「一千零一次人生」係難得打動人心之作。她絕不是你講到好像一無是處。Mag的風格就是她的超凡感染力, 不一定要特定哪類歌曲。

    Reply
    1. noeulogies Post author

      Jacob, 可以講解一下清新突破的地方? 雖然沒有情歌內容,但曲式大致都是港式流行曲的倒模,未見編曲及演繹上有何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尤其是「一千零一次人生」式道理歌。
      她當然不是一無是處,向來就因為對她予以厚望,才一直有所期待,亦認同她的感染力,不過仍需解決鼻音問題。不是要特定哪類歌曲,但想她有前進的方向,並不需要同一種曲風,但至少有一致的概念。

      Reply
  2. Jacob

    《District 23》清新突破的地方就多。 先講突破, 「番梘」已先聲奪人, 無論曲、詞都是大有別於一般港式流行曲,主題不是一般情情愛愛無病呻吟而是有力地控祈社會不平事,為被欺凌者發聲,咁都叫倒模? 「自主型」有點搞笑玩味, 亦很突破吧。 其他「你以為」、 「我是歌手」亦不太大路吧? 哪有你講的「曲式大致都是港式流行曲的倒模」?

    論清新, 要數「怪獸大學」,驚喜耐聽的melody,加上用一隻怪獸嘅角度者描寫歌者本人內心爭扎, 有創意亦相當感人, 第一次聽已被打動。 阿Mag真假音轉換好聽之極。 如果此佳作都不能令你留下深刻印象, 我諗阿Mag is not your cup of tea, 不如你轉聽另一個女歌手吧。 另一清新之作係《Little Something》曲同詞都優美極了, 不只是描寫愛情浪漫亦引申到緣份的奇妙, 早在電視劇播出之時已愛上。 「一千零一次人生」不覺是道理歌, 裹面沒有硬說道理, 歌者是自己反思自己的人生的憾事, 平實亦容易引起共嗚。 特別欣賞bridge同最後一段chorus, 就是Mag才可唱出嗰種感染力。 這種平凡中見不平凡,可以給她發揮感染力嘅歌就是最適合她。

    Reply
  3. 飛天爺爺

    我對她沒有太多好與壞的評價,她有觀眾緣,唯一希望她好好改善咬字,包括唱歌和平日說話,這方面完全接受不來。

    Repl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