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opher Chak X 林夕 – 小宇宙與大世界

cclam

隨著時代的變化,
港式流行曲的字數變得愈來愈多,段落的重覆愈來愈少,
篇幅愈來愈長,詩意的空間愈來愈局限,
以前詩篇式意境化的情懷,
現在已要寫成起承轉合的故事,或深遠的人生哲學道理,
從留白聯想過渡至具體描寫鉅細無遺,
本就是大勢所趨,逃不掉,亦回不去。

翻查精選碟或致敬音樂會,
上一輩(六七十年代)聽歌的人心中的黃金曲詞組合,
必然是「輝黃配」,顧嘉輝加上黃霑,
副歌的重點字詞是簡而精,「浪奔 浪流」才得以流傳至今;
千禧年代的樂迷則應該會找「夕陽配」來作代表,
陳輝陽的標記是引用古典,已有的旋律經過新的編曲,就有既定的親切感,
所以歌詞就算多了密了,仍是易於聆聽者入耳並記於心。

只是近幾年沒有了陳輝陽,
沒有了「借鑑/致敬」流行曲的雷頌德,
沒有了千篇一律的伍樂城,
三人同時減產,讓盛行一時的K歌失去了下一把交椅。
取而代之,最大路最流行的那一位,名字叫澤日生,Christopher Chak。
他的曲,總是鋼琴底,弦樂編,音符一個緊接著一個,
綿密得透不過氣,沒有喘息的空間,
好處是一氣呵成,壞處是難在一瞬找到重點。

對於歌者及詞人,如此飽滿的旋律都是一大考驗。
唱的人駕馭得到自然得到外界對唱功的肯定,反之就曝露自身弱點,
填詞亦一樣,愈多字數,就愈能見其思考的深度與闊度,但亦愈容易出現沙石及文法不通。
2006年一曲《富士山下》打響了澤日生的名堂,
除了讓好歌手知道,又有一位可以打造年度金曲的人才,
(本篇要寫的作品,就是來自目前香港樂壇最紅的四位歌手)
亦讓填詞界的三朝(1980s-2000s)元老林夕,得到在歌中暢所欲言(寫)的好機會。
因為歌詞多,所以能寫出更宏觀的主題,
林夕在 Christopher Chak 曲中所寫下的,都離不開個人微觀與社會宏觀之爭,
先有張敬軒的《披星戴月》與容祖兒的《搜神記》,
後有謝安琪的《你們的幸福》與陳奕迅的《任我行》,
如同一組系列的一脈相承,卻又相互補充與衝擊。

披星戴月 (2009)

從個人出發,當然是主角的感情生活,
從世界角度,就是新聞看到每日社會所發生的事。
理想宏大亦遙遠,身邊人微小卻親近,
何者應放於首位? 這就是歌曲的命題。

第一句已經有「世界太大,自己太小」的感慨,
接著拋出了第一個問題。
「若有天,這副賣相腐化於塵土,可有一分半秒值得我去自豪?」
單純地愛自己所愛,過好每一天的生活,是否就對得起自己?
若沒有關心外間之事,不聞不問不參與,是否就沒有值得驕傲的地方?

詞人本身有沒有答案?
大概是我們凡夫俗子根本沒能力沒時間去關心地上發生的一切,
能做到的或只有好好對待最愛的人,這已是一生最崇高的情操了,
那是珍惜眼前人的訊息,還是對自身軟弱無力的指控?

進入副歌,就不是二元對立的簡化了,
就算有選擇追求理想,關懷社會,
那又是否只為虛榮心得到讚賞?
沒有堅持到理想,只為上位,又是否對不起其初衷?
然後談到情人間的吵架,以小見大去傳達「沒有包容才有仇恨」,
兩個問題作為副歌的完結,
都似是指主角選了為世界而放棄了愛人,
質詢的是,一定要二選一嗎? 世界就比自己重要嗎?

故事第二段的發展變得明朗,
如何為社會付出,都看不到實質回報;
眼前擁有的才是具體能屬於自己的,偏卻沒有去爭取,
「問心只妄想跟你快樂牧羊,
憑這成就到老去亦安詳」
道盡心之所向,卻又後悔太遲。

一句句的問號,在張敬軒的演繹下盡是反問式的諷刺。
《披星戴月》作為林夕對於個人/世界矛盾探討的起步點,
似是選了自私的位置,
總結詞是「不枉這生需按照誰方向」,
與最後一個「才是正常?」反問句,
要達到不枉此生的境界,是每人需要自我追尋的,
不是每個人都要為世界放棄自己的偉大。

只是同一年,林夕從女性的觀點切入,卻有著相反的回應。

搜神記 (2009)

同樣是分手後的回顧,
男的 (披星戴月) 追悔反思,女的卻豁然開朗,
從前愛人是整個世界,現在可以將往日放大的縮小,才可放眼世界。

同樣在首兩句就有微觀與宏觀的對比,
情人是上帝是一切,南極快沒冰山卻從未在意。
《搜神記》以盲目信仰比喻「戀愛大過天」的價值觀,
在熱戀時只有愛情,忘卻了外面的社會,
被自己的信仰設下框框而蒙蔽了視野,
明明有更多值得關心的事物,都拋卻忘記。

將自己的價值建基於別人,到失去時就覺一無所有,
但關注社會造福人群,卻能肯定自己的價值與存在感。
基督教義中常說的,除耶和華外別無其他的神,
就是不要以個人為偶像,世界中心圍繞單一個體而轉。

「想快樂不靠神跡才懂創世紀」
當然可視為反宗教,自己站起來振作,不需他人的愛不需外來信念去倚賴,
只是填到了「神是我自己」的地步,
就不是放大別人而是放大自己了。
就此可見,《搜神記》與《披星戴月》兩首歌的訊息放在一起,才算完整。

你們的幸福 (2011)

比前作更進一步,不止尋求「快樂」之道,還希望探索「幸福」的真諦,
內容繼續談及個人生活與社會時事的矛盾,
這一次是人間瘡疤對瘦班點狗,沒有提及戰火或環境污染,
但不斷具體描述平常生活細節去質詢,這是否就是幸福?
就算生活得幸福,人卻麻木了,又意味著這個人生多麼空虛。

是次歌詞提供了兩個觀點,並客觀呈現看法的不同,
謝安琪亦唱得恰到好處,不會予人偏頗任何一方的感覺,
給聽眾最終選擇權,你可以節目延續節目,可以拒絕思索,
也可以選擇接受心痛,再細想還有什麼感想可以痛哭,
都是自由,都是自己的人生,
但林夕為主流貫輸的「正能量」思想提供了反思的空間,
就是輕輕鬆鬆很快樂,但幸福人生是否只為了自己的輕鬆快樂?

從沒遇到不安的醒來,是因為真的心安理得,還是自我欺騙的幻象?
又或是根本從來不願在美夢中甦醒過來?
砂進了眼內,都不再在意,以為是常態;
虛幻華麗的煙花圍住了恩愛王國,最後成硬殼,
就是個人困在小宇宙,損失對大世界好奇的變奏。

「填密這一生一秒 還自覺有幸繁忙是一種祝福
抵抗孤獨 不能停下甚麼都不敢去結束」
這一段很適合香港人,因為每個人的日曆上,都填滿了行程表,
工作之外還是工作,工餘時間亦總有活動,
無暇消化外間資訊,唯有將所有事項一概娛樂化,
看著偶像台劇,或是婆媽港劇,
接受低智,只因為平常已用腦太多,
然後再自以為還有飯開,繼續勞碌,就是幸福。
即使本身關心政治時事,那份熱心在年月積累的上班下班間都早已消退。
 
林夕的詞,配合謝安琪關心社會的形象,
Christopher Chak 的旋律優勢得以發揮,
愈多字數,才可寫得更具體,論述才有說服力,
期望聽眾群能接收到,能有所感悟。

任我行 (2013)

《你們的幸福》既然都以含蓄客觀的寫法,將兩個面向的衝突選擇都描繪過了,
那《任我行》還可如何對照?
林夕既然尋問過迎合主流的「幸福」方式,
現在自然也要看看,選擇了另一種道路的,自主又是否快樂幸福?

初聽《任我行》,就感覺是2003年 (剛好十年) 《猜情尋》的延續。
玩輸都可勝過別人,因為自我就有一套遊戲規則,
世界說我輸,我卻自詡贏了教訓 (是有覺好訓嗎? 林夕留了個具雙重意思的詞組)。
來到十年後回望,發現曾經的堅持,最後都遁入了主流,
與樂迷對陳奕迅歌路的想像同出一轍,
曾經反叛好玩過,如今葡萄成熟了只有保守與食老本,等於跟大隊不再創新走前。

原來沒有跟隨人家麻木地幸福,沒錯是贏了獨立,但也要付出離群的代價,
神仙魚在狹小的缸中尚可生存,游出了大海就斷了魂,
蝴蝶困於桃源還是要飛多遠,於人自身又有何干呢?
伴隨著自由是孤獨,
你若不想將恩怨情慾變娛樂,自然就要接受自己想法跟人家有落差,
若要堅持去當自己,每事問每事想,就不可預期有大眾的支持;
若不去談論不去觸碰,與人(羊)群一起柴娃娃說言不及義的話題,
雨傘內有人一起遮風擋雨,外邊只有獨自承受風吹雨打,
活在大世界當然比困在小宇宙殘酷得多,
就連詞人都坦言,頑童大了才沒那麼笨呢!

有了成長這一個時間因素,就可將從前大世界與現在小宇宙比較,
闖遍路燈變成了等遍綠燈,是被社會制度同化;
逛遍睡房變成了走入教堂,是成家立室後多了承擔的責任;
繽紛樂園變成了戲院商店,是大自然到文明約束的演變。
跟《你們的幸福》一樣,有著正反兩面的鋪展,
就讓聽眾決定前路,達致真正的「任我行」,
但走進人群還是離群獨行,最重要還是要自己為自己的抉擇負責。

林夕道出了現實,綜合四首歌的觀點,
醒覺之旅向來不是易走的,但值得一試嗎?
闖一闖去看看世界是風險大還是得著大呢?
每人都有不同遭遇及體會,這就是人生的精彩之處。

最後,選圖用上了《一絲不掛》(同是Christopher Chak X 林夕的作品)其中一幕片段,
因為海潮這個沙畫定格,
捕捉到個人對社會,小宇宙對大世界的互相牽引排斥,實為最好的影像描繪。

4 thoughts on “Christopher Chak X 林夕 – 小宇宙與大世界

  1. Pingback: 許志安《流淚行勝利道》-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 音樂. 人生

  2. Steven Ma

    I love Christopher Chak. He is just amazing! I like the way how you analyze and ‘dismantle’ his songs! It’s a pleasure reading your blog posts!

    Reply
  3. noeulogies Post author

    Thanks Steven. Christopher Chak 作曲已有其招牌記認,很容易認得,但其實樂迷對於他這種密密麻麻的旋律,反應很兩極。喜歡的當然不怕他繼續重覆,有所保留的會懷念從前簡單直接的流行曲,如許冠傑、顧嘉輝那一種。

    Reply
  4. Pingback: 《羅生門》久違了的十年情懷 | 音樂. 人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