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度十大 2013 – 大地上 望見的飛過候鳥

香港樂壇 年度十大 2013 – 候鳥

2013-02

Law of 14 最後一首主打歌,
7月14日《候鳥》的MV 標誌著為期四年的計劃結束,
這是完美的句號,是Kolor出道來的代表作,
結合了早期抒情慢歌的音樂風格,與後期貼近時事的筆觸,
境界擴展得更廣闊,不限於香港社會的寫照,
而是所有在外工作而不在家鄉的人民心聲,
為內地農工出城的故事寫下的這一首歌。

春節與聖誕,都是人群擠擁回家鄉團聚的高峰期,
前者是中國的工人,後者則有外國的留學生等,
代表著不能經常與家庭相聚的一群人,可能每年只有那一次的小聚機會,
就踏上歸途,鳥倦知巢,天冷需要休息之際,就返回家人溫暖的被窩中。
我們其實都是一樣,勞碌奔波都只是為了一個家,
微小的每一個我們,在其中掙扎求存,並沒有誰比誰高尚。

除了內地有工人出賣勞動體力去建路搭橋,
香港也有菲傭印傭到來每個家庭作託兒與家務。
富裕的社會,中產父母為了工作而常不在家,請外傭照顧親兒;
貧困的國家,基層父母為了養家而離鄉別井,親兒孤獨留在家,
多麼現實,又多麼諷刺。

我們習慣只看到自己人的需要,
我們都自私,都要先去保障自己,
有排外的民族心態,就會瞎了人的心眼,收起了同理心,
忘記了對方都有血肉感情,忘記了對方都有一個家在等待其歸來。

種族優越的自我感覺良好,造成不自覺的標籤與歧視,
然而,製造矛盾的,不在人本身,而在高高在上的冰冷制度。
難以撃倒的高牆,是仇恨的開端,但不應轉移發洩在人身上。

為何同身為人,他得不到基本需要,他卻物質豐盛滿足?
為何同身為人,他連為人的尊嚴都沒有,還要給另一個他或她指點看輕?
為何在上位的,可以無視不公平,並容讓慘劇有繼續蔓延的空間?
真正需要鄙視與聲討的,是漠視別人訴求的,是獨攬權力欺壓他人的。

眼目注視被逼迫的,憐憫那些躲在角落看不見的,
這是真正的人文關懷。
《候鳥》最後一段樂器編排,具有宏大的氣勢,
聯想到《南荒的童話》主題配樂的弦樂,在地球彼端原來有同樣的呼喊,
身體雖貧窮,心靈卻有能量抵抗命運的逆境,
同樣地努力追尋一個住所,一個家庭。

無聲的經過歲月變遷
春風秋雨哪日變天 跟生活去交戰
埋怨命中的注定 如呼出那口煙

煩囂的都市裏 從不分早晚幹活每一天
如建造路和橋 掠過聲色犬馬卻獨個寂寥
離家的風雨裏 惟有牽掛夢裏又渡過一年
遙遠的春節 昂貴的高鐵 合照

作曲:羅灝斌
填詞:劉卓輝
編曲:Kolor
監製:Kolor / Candy Lo (盧巧音) / Ben Lam
主唱:Kolo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