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港樂新聲

粵語新歌,不再在街頭巷尾熱播,不再在友朋間相傳,不再在K房內高唱,
這幾年的香港樂壇,能出道並留下的新人,就只餘下在免費電視台高度曝光的一群。
即使他們努力在唱,然而樂迷聽的不是其新歌,而是一首又一首耳熟能詳的經典舊歌,
2014年似乎依然朝向這大勢,
新人的聲音其實都不再新,只是從電視開始擴展到電台;
新歌的旋律其實都不再新,只是換上新款編曲外衣與主唱演繹。

鄭俊弘 – 無名氏

noname

由Eric Kwok 在星夢傳奇的一句「做歌手啦!」的點評作開始,
到現在簽下唱片公司,名正言順高舉歌手的身分,
第一首屬於自己的主打歌,選擇 Eric Kwok 的作品自然不過。

這首從去年年尾等待至今的派台作品,以「無名氏」作為主題,
讓人聯想到鄭俊弘在寂寂無名的小角色間打滾的歲月,
如同自況心聲,放在歌曲中的故事,
與新樂迷打招呼,與已建立的樂迷群再真誠分享一次。

林若寧的歌詞,可視為一首簡單的情歌,
男主角被全世界忽視也好,還有一個「你」重視,
情歌無人聽到也不要緊,一直都為「你」所發表,受「你」所欣賞,心願已足;
放在歌者身上,就可轉化成鄭俊弘對支持者的答謝,對路上鼓勵過他的人一份感激之情,
本來早已想放棄音樂事業,最後踏上比賽台板而成名,
走過的十年旅程間,連自己都不再有信心,卻有人扶持打氣,
這些無形的力量,點點滴滴,或多或少,匯聚成《無名氏》中的綿綿情意。
唯一要挑剔的,「宴會裡也把我歧視」用詞不恰當,
如果是無人理會的普通透明人,應該是「無視」多於「歧視」,
既然面目模糊,看都看不到,又怎會有被「歧視」的特殊待遇?

也許聽慣鄭俊弘參賽表演的,聽過其樂隊創作的,
都會對是次《無名氏》的保守曲風有點失望,是典型的廣東情歌曲式。
只不過這款 Eric Kwok 的旋律,都很久沒有聽過,
從前這類型有陳奕迅代言,如今變為鄭俊弘,
他在歌首低音部分的磁性聲線,正好呼應《無名氏》的小人物,
不張狂不喧嘩,沒有賣弄,只有真誠實在地感動身邊人,聽過歌曲的有緣人。

亦因此,副歌過多和聲的編排,就反成為了聽清楚歌者感情表達的阻礙,
不夠清脆響亮,就如同被浪潮淹沒了的人海之一,
蓋過了主音,突顯了鄭俊弘聲薄的弱點,不能聲嘶力竭,現場的演唱更甚,
最終回歸寧靜一把聲就足夠,正如歌詞主角滿足於只有一個在意的聽眾,甘於當一個小矮人。

音樂錄像將歌曲意義從個人層次提升到群體,
社會上的路人,努力不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奮鬥,
是每一個值得尊重的無名氏,他們都值得有一個「你」去寵愛圍繞。
鄭俊弘在馬路中間高唱我歌,人與車在不斷穿插,
表現了沒有人停下來聆聽他的感慨,同時帶出平凡人重複營役的生活節奏,
這就是現代社會的寫照,除了攝影機可慢下來,捕捉百姓的近鏡特寫外,
也許並沒有人會放下自己手頭事務,去關心不認識的,活在自己圈子之外的「無名氏」。

田蕊妮 – 遊樂場

playground-kristin

一邊化妝一邊清唱《沒那麼簡單》的片段在Youtube錄得高點撃率,
因而換來一紙唱片合約,一張重唱專輯,
2013年底得了雙料視后,出道的昔日歌唱比賽節目又重播,
與炙手可熱的星夢冠軍鄭俊弘合唱劇集主題曲,
田蕊妮這名字,從未如此入屋過,
亦讓人重新發現,她原來還年輕,還有條件與本錢。

話說翻唱已經成為香港樂壇的救命草,
G.E.M 在《我是歌手》重新演繹到大中華,才總算有迴響;
張智霖、泳兒,以至復出的陳慧嫻,再到天后林憶蓮,都各自推出一張重唱概念碟,
田蕊妮《You Are My Man》只選男歌手,已有一定新鮮感的保證,
男歌女唱,常會展現歌曲溫柔輕婉的一面,
田蕊妮本身聲底亦相當清麗,這企劃一直予人高度期待,
只是歌者有的是聲線,欠缺的駕馭歌曲的節奏。

《不傷人》與《你是我心愛的姑娘》等國語歌還好,
句與句之間的串連並不需顯著用力,
但廣東歌一旦換上較慢的起伏,或較密集的樂器部分,
田蕊妮就跟不上,曝露了音樂感的不足。
從她的聲音演繹中,可以聽到其細膩的感情,
這也許是演員同時當歌手的好處,
就像《超級巨聲》發掘的是唱功佳的歌手,
《星夢傳奇》發掘的是全面的表演者,
在此看來,田蕊妮必屬後者。

可是《遊樂場》在視覺上都告失手,
兩首國語主打都有型男助陣,都有讓女主角發揮演技的機會,
有一個場景,烘托一個愛情故事,
在這個MV中,卻淪為如鋼琴有鋼琴彈,歌手有歌手唱的混亂不配搭,
色彩不協調,妝容不合適,鮮艷過度成了庸俗,
不間斷的剪接沒有停下來展現情感的機會。

SiS 樂印姊妹 – 有夢就很好了

sis-dream

相比田蕊妮遲了二十年,鄭俊弘遲了十三年,駱胤鳴的等待自然微不足道,
超級巨聲時期推出的自創曲,在2014年終能正式派台,
《有夢就很好了》已聽過一段時間,但加入姊姊合唱,再拍成音樂錄像,
真有一種「美夢成真」的感覺。

歌詞當然不知所云無大意義,也難得唱片公司容許駱印的詞一字不改,
青春少女的小清新,談的自是不著邊際,尋夢為先,卻連夢是什麼都說不清楚。
記得比賽節目第一季中,她的天真活潑是一大亮點,
將唱歌與創作視作好玩的興趣,而非沉重的事業,
只要抱持這喜樂的自由心態放諸作品中,唱功也可放開不提吧。

隨心、率性、舒服、放鬆,所有標記仍在,還是純淨美好的當初。
聽到兩姊妹的甜蜜,沒有刻意修飾磨合的聲音,
沒有悲情就不用刻意矯情,可愛就是不能偽裝造作,
在Robynn & Kendy 在大公司製作中過度著重技巧而逐漸迷失時,
Super Girls, As One 等繼續走濃妝熱舞快歌的重複路線時,
SiS 樂印姊妹證明她們才是最有活力的年輕女子組。

最後一提,2014年還有一個新晉單位,只是身份尚不明,
以電音作賣點的 C-12,《愈來愈正常》起用藝人細細粒為女主角,一鳴驚人,
引來樂迷競猜誰是女主音的遊戲,
據聞第三首MV就公佈答案,會是誰?
但單看目前坊間指向莊冬昕與鄧智偉的呼聲最高,
姑莫論孰真孰假,也得見電視台對於樂壇,
還是最大的影響力來源,成為新血最大的灌輸來源。

One thought on “遲來的港樂新聲

  1. Pingback: 我的年度十大 2014 – 只怪自己 毫無出生的意義 | 音樂. 人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