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y 吳雨霏《Across》- 尚未完成的逆轉

kary-across

去年的創作大碟《State of Mind》推出不足半年,Kary 吳雨霏又有新專輯,
預計還會在年尾再來一張壓軸,看來環球確一心要將她打造成新一代的天后,
歌曲產量可媲美從前容祖兒楊千嬅走紅時期,
亦是一反近年廣東歌壇追隨其他地方,放慢腳步的大方向。
《State of Mind》充分展示她的真誠與才華,
《Across》則回歸唱將身份,在閉關多時後的聲音狀態持續大熟大勇。

製作快速有效率,不代表專輯的完成度不足,
有了上一張大碟的經驗,大半年躲在錄音室反覆試音,
如今Kary 在灌錄CD時都能掌握自己的聲音與情感,
自由游走在溫婉與硬朗的兩種姿態,
率先派台的兩首《逆轉》及《留不低》就是兩種極端演繹的示範,
亦預示了Eric Kwok在《Across》的主導地位。

Eric Kwok 的創作近年多了重覆,亦似到了瓶頸位,
他開始嘗試 Swing 時期就想參與多一點的電音 Dubstep,
而 Kary 就成為其實驗對象之一。
相比《The Present》《就有就有》只得節奏沒有音樂的起伏,
想販賣型格反成為無聊洗腦的快歌代表,
《逆轉》在旋律設計與演繹層次上都是一次大逆轉。

香港市場似乎一直欠缺這類快歌,本身跳舞歌手也貧乏了多年,
這一種還不是傳統樂迷習慣的郭富城或鄭秀文類別,
Kary 竟然一再衝撃這道在本地樂壇算是冷門的範疇,
並一次比一次成熟,這次還有了一系列的宣傳配合,
如專輯封套的設計及MV的拍攝,都在宣示《逆轉》的主題。

這份單調的旋律與亂入感重的歌詞,也許很難一下子讓主流樂迷接受,
但兩者合成後又相當協調一致,成為了一種標誌與風格。
在密集鼓聲的編曲逼迫下,Kary的聲音一直在左右兩旁自言自語的掙扎,
在一向擅寫慢板情歌而在快歌則隨意合音塞字的陳詠謙執筆下,
這一次卻有了絕境求生的主題,與《生我的命》賦予的女性自強自由形象不謀而合,
《逆轉》進一步證明 Kary 音樂路線的可能性,
只是要討好市場,《留不低》等情歌始終是更厲害的武器。

Eric Kwok 在訪問中稱《留不低》為他最滿意的作品之一,還拿其跟《囍帖街》相提並論,
事實上這首歌的前奏跟副歌的感覺不連貫,未能預示那種揪心的無奈傷愁;
而「身份證留不低」的一段確是突出,但總予人似曾相識的感覺,
有一種將幾首大熱旋律拼合而成的印象,並不單單是讓人想起周杰倫《最長的電影》,
還有更多其他作品的影子或靈感在內。

也許 Eric Kwok 最讓樂迷擔心的不是其作曲水平,反而是監製能力。
在他指導下,常出現歌手讀歌詞而非演唱的情況,
當中以蔡卓妍最為嚴重,關楚耀的《手刃情人》亦有逐個字去宣讀之感。
來到《逆轉》,顯然有很多尾音較倔的位置,亦著重低音,讓Kary去呼喊宣言,
在如此緊密連珠炮發的歌詞設計中,讀歌也許是傳達訊息最直接有力的選擇。
到了《留不低》就是另一片天空,將 Kary 女性的脆弱與柔媚充分發揮,
自從加入環球後,她逐漸懂得放輕聲音而不在每一句都用力,
唱腔也轉變了,情感的投入亦像到了新的境界,可能都要感謝成長一路帶來的歷練。

Eric Kwok之外,另一大碟主力是 Alvin Leong,是環球的常見班底,
亦一早為Kary帶來過《我本人》《人非草木》的傳唱流行,
今次再一次企圖延續這路線的代表是《沒有花收的日子》,
這一次情懷不再濃烈,可讚是沒有純粹遵循公式去加鹽加醋,
但卻使作品少了可認記的位置,淪為順口順耳的普通情歌。
《忍》的聲音反而更有辨認度,聲音輕/重及沙/清的變化賦予歌曲的個性,
這種堅強特質但又不是《逆轉》中的強硬,是Kary從金牌時代開始就很吸引的。

《麗人行》是專輯內另一首節奏較輕快的作品,由Fabel的Jimmy Fung編曲,
早前提及過 Fabel 的歌曲使人憶起 Ping Pung (Kary 當時為主音),
如今馬上聽到他們的合作,更證實此想法,
前奏一響已有一種久違的氣勢,不像《逆轉》般偏門重節奏輕旋律,
樂器只是豐富背景而不會遮擋聲音,主題亦再度強調獨立自主,有稜角有態度。

之後一連三首《弄潮兒》到《苦苦》都是動聽悅耳的,但又不算有過多的聲音特色,
Kary 團隊在選曲上算懂得揀選易上口的旋律,就忽略了「特色」,
概念過於空泛,就流於重複,加上沿用 Eric Kwok 與 Alvin Leong 梅花間竹的監製,
新意就欠奉,沒有再拓展 Kary 聲線潛質的空間。

從前在香港樂壇要獨當一面當天后,常要求百變,不論哪一種曲風都可駕馭,
只是現在形勢不同,過份多元化反而換來失卻個人風格的批評。
Kary 面對轉型與否及如何轉型的問題已不是一朝一夕,
能殺出《逆轉》一條血路當然理想,可證明其壓台感,
但她的舞台表現,其實早在《Lady K》已備受肯定,
也許 Kary 是時候要想一想,製作曲風集中統一的大碟,
或索性以EP形式推出一快一慢,一張全實驗一張全主流,
就像2000年楊千嬅不就以此形式,同步俘虜聽情歌與另類歌的樂迷嗎?

另一最大問題,在於 Kary 在錄音室中的演繹修飾的進步,完全不能反映在現場。
《留不低》的感動只限在電腦格式的聲音中,而不是 Kary 在台前可表現的感染力,
改變唱法需要時間適應,但總有期限,
若能改善不穩定的演出,Kary 有條件讓樂迷改觀,成為帶領樂壇的一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