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War is over if you want it.

2014mv4

全身穿上黑色衣服的一個小朋友,面對著無盡白色的世界。
在《同行》的音樂畫面中,我們看到容納不下一點黑色的社會,
白色畫板、白紙、透明的玻璃杯,偏偏突顯主角的黑色,更亮眼。

所謂的「不抹黑」,並不是強制不讓人填上黑色,反而是讓黑色傳揚,這是多麼動人的反差;
又看歌曲畫面中有著「好人」旗幟的白衣人,並沒有表露樣貌,
小孩在他們身上看到的,沒有關懷,就只有否定的指令與破壞。

強行要小孩追隨大人的遊戲規則,
主角的本性被輕視甚至被強逼打壓,如畫紙被撕碎,
只為滿足既定的黑白二分,黑色是污穢,白色是純潔,卻不知道這實是專制獨裁。
小孩打破了玻璃杯,就象徵著挑戰權威為黑白寫下的定義,於是此時黑色抬頭了;
長大的周柏豪同樣一身黑服現身,代表對小孩的認同,
當兩人四目交投報以微笑時,這個世界就展開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而這份視聽的震撼,原就只在於踏出一步,為白色增添原來自我的色彩。

曾經一人的孤單,如今有了同伴,陸陸續續的加入,黑色擴散了,聲音豐富了,
大愛同行,原來不需要色彩繽紛,但也不要單一的純白,因那只是粉飾的和諧,
世界上只要多一種顏色,就會不一樣。
大特寫下,上一幕是塗黑自己的小孩,下一幕是展現真我的周柏豪,這個剪接就說明了黑白共融;
當周柏豪張開雙臂的坦然,好友同伴就從兩邊加入一同演唱,那種和平美妙已不需言傳。

Heison Ng 的構思,除了在表達宏大的烏托邦上,
有了扭轉顏色的創意外,也配合歌者的形象作設計,
玻璃杯的碎片,成為從無人理解的無助困境,過渡到熱鬧和應的轉捩點,再一次成為周柏豪的標記;
而連詩雅口中唱著的正是「衷心多謝攻擊我的」,是一趟對網民批評的漂亮回應。
至於巧合地在這首歌曲 MV 亮相之時,有了官恩娜「包容論」的爭拗,就是意料之外的貼題了。

文字記載不盡音樂與影像結合的心思,只要親身去看親身去聽才有最美好的感受 –
周柏豪的《同行》以弦樂大合唱歌頌寬恕,為2014年難得浩大而溫暖的港樂製作。

One thought on “《同行》War is over if you want it.

  1. Pingback: 周柏豪2017十周年演唱會 – One Step Closer | 音樂. 人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