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5 – 組合篇

grp-c-allstar

C Allstar

是他們變了質,不再是在街頭唱歌的小子們,還是傳說裏聽者薄情的說法不錯? 組合的壽命或者向來不及樂隊,因為他們的創作理念要找不同音樂人去磨合,當新鮮感走到盡頭,就要嘗新求變,又怕原來的樂迷沒有了熱愛的感覺。在坊間 C Allstar 或者就只有《天梯》為人熟悉,但其專輯內一直有相當精彩豐富的音樂元素,又能統一格調,證明他們對自己的作品有方向有態度,其參與每首單曲的想法,並不下於親自彈奏樂器的團隊。

2015年先有《Collab Star》,四個人各自找不同的單位合作,亦見其涉獵不同樂迷年齡層的意圖; 前輩級有鍾鎮濤與鄭秀文,年輕的有 Super Girls 與顏卓靈,不少得 Jase 與唱作人 Jerald 雙J 唱自己名字的《Pair J》,相當玩味而具創意。若說後雨傘之年,最能與雨傘運動對話的本地音樂,必定是 C Allstar。《Super Star》《戰場上的最後探戈》已有隱昧的鼓勵,《后會無期》的告別昔日英殖、迎來簡體字之意就呼之欲出。《生於斯》大碟唱盡香港標誌,電車、紅館、,天星、《逾越生死》內一切事物、還有將政府象徵反過來的《門常關》,真正以本土姿態作出反省與發聲。

grp-dearjane

Dear Jane

這十年內做過的事,能令你無悔驕傲嗎? 聽 Dear Jane,到底是樂與怒一分子,還是 MK 潮流? 曾經以為他們可以是港版的五月天,在情歌與勵志反思之間取一個平衡 (當然五月天的音樂路線亦曾廣受詬病),只是香港要走流行路線,似乎更狹窄難走。

2005年初出道的《男兒齊打交》、2008年的《戰狼三國》,是年少氣盛的熱血。在脫離獨立音樂圈子後,差點走上一去不返的不歸路,但 2015年推出了三首不同搖滾風格的歌曲,《咖啡因眼淚》《遠征》《七百萬種樂與怒》也許是他們走出深淵的證明。在九展獻出第一次大型音樂會,是十年的小收成 – 是謂理想也講生存,但如今靠情歌站穩樂壇一席後,可以不需再兜多圈,迷失太遠後做回本身擅長又喜愛的曲風嗎? 三首歌都在講現實與夢的距離與掙扎,亦能體現他們的血汗與心力。希望這樂隊可以堅持承諾,不再跟隨市場風向,搖滾入血的自主,實現「人何須跟風打轉」的宣言。

grp-sm

Supper Moment

樂隊一手一腳打造自己的音樂,自有他們的寄語心意在內,不過《世界變了樣》之後,雨傘運動過後,Supper Moment 沒有任何與社會對應的作品,反而重回生活點滴出發,只是當生活已無法不談政治之時,只有個人情緒抒發,就像突然在與時代接軌,然後又與其刻意割裂。《幸福之歌》作為《無盡》的感動延續,其實了無新意,只重覆2011年謝安琪《你們的幸福》的論調; 《孤獨先生》列出了都市人外向孤獨症的特徵,各自孤獨,共享孤獨,或者就沒有那樣孤獨。偏偏在小巴聽這首歌之後,脫下HEADPHONE的我,發現旁人的談論不是計劃來年,而是在說港大拒絕任命陳文敏當副校長,我不禁想說一句「天意」,作為今日的香港人,真的離不開政治,想離地透氣,都會立刻有事殺個措手不及。

去批評,只因依然熱愛,只因對這樂隊有期望。2015的下半年,Supper Moment 似更努力去創作,《討厭的我》《晚餐》《風箏》一首接一首,最驚喜還數譜給欣宜的《分手是常識吧》,最有火氣與決心; 只是一年已經過去,說好的《The Moment》專輯仍未見影,我仍在期待新作在專輯之內,會否有重新細賞的第二生命。

One thought on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5 – 組合篇

  1. Pingback: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5 | 音樂. 人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