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度十大 2016 – 這個亂世 如何上路

top10-endy-freeze-illusion

你能聽懂這首歌的弦外之音嗎? 畫面的閃爍,編曲的力量,表達了歌者的不滿現狀。中段從凌厲激昂轉向模糊迷幻,然後再上副歌高潮,配合醒覺要宣戰的歌詞,可會有所聯想? 眾多符號象徵的視覺衝擊,都及不上從耳朵感受這段控訴旅程。周國賢式搖滾,一直都有熱血的精神,卻從未這樣共鳴過,是前所未見的精彩。

歌曲總有其命數,從2007年創作最初對樂隊的感情,演化到現在對香港的感情。這是又一愛情故事包裝外衣,底蘊卻是對社會咆哮的作品。「消化不良」為何是香港的病症? 因為本來文明的制度,受到外來的挑戰,兩制被一國不斷蠶蝕。消化不來的,還有文化、語言、教育與人口,如同被殖民一般強行灌輸進香港的身體,有所反應是必然預期; 怎料為了壓抑正常的抵抗,香港的社會竟然被強行灌苦藥,企圖加速同化,不理會香港能否承受得來。

歌詞問及兩個問題,「最後飲恨是我嗎?」慨嘆原來居住的卻無法繼續生存於此,被逼離開,但這應否是答案? 就此認輸投降會甘心嗎? 「這樣歹毒是你嗎?」港人或曾經抱有虛假的希望,但經歷過承諾的背棄,會否終認清對手的真面目?

《消化不良》也有多次疊詞以作強調,從「倒數」開始暗示香港大限,因為原地風景逐漸被改變,距離完全失去原來樣貌,只是假以時日; 到「過早」去提醒現在還為時未晚,目前還未敗訴; 最後得出「也好」的結論,就一於留下,抗爭到底到天荒地老。整個故事如同《十年》的寓言/預言,都在勉勵有心港人重燃鬥志。

這個病態 繁殖憤怒
感冒 如不足決定命數
何妨留下 天荒鬥地老
也好 也好 也好 也好

消化不良 – 周國賢
作曲:周國賢
作詞:林寶
編曲:Edward Chiu
監製:周國賢、Goro Wong、Edward Chiu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