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度港樂總結2017 – 歌手及專輯推介 (三)

2017的香港樂壇沒有大熱金曲,沒有上位新星,沒有年度大碟,但仍有精彩的音樂讓我們一再回味。尤其女歌手在容祖兒半退的狀態下競爭劇烈,從獨立到主流都有突破表現; 組合樂隊方面繼續是獨立天下,大唱片公司的墜落,造就遍地開花; 男歌手即使未算突出,依然有歌手交出自身最佳唱片水準。重溫2017過後,還看2018,港樂能否不再倚靠傳統頒獎禮來重拾公眾注目。

組合/樂隊篇 – Supper Moment, 鐵樹蘭, Fabel, 雞蛋蒸肉餅, RubberBand, C Allstar, ToNick, Nowhere Boys, 達明一派, At17

2010年代港樂曾經是組合與樂隊的天下,由RubberBand與Mr. 打頭陣,到C Allstar與Supper Moment 進襲,近乎每年都有一群單位發光發熱,鍾氏兄弟、小塵埃、觸執毛、Kolor、My Little Airport 等輪流推出年度最佳專輯,甚至Dear Jane 初回歸未主打情歌前,亦有過熱血火氣。來到2017年,樂隊潮有所沉寂,但獨立音樂節有愈做愈旺之勢,期待迎接下一輪樂隊盛世。

Supper Moment 此刻可以宣佈得勝。RubberBand走獨立路線後人氣無起色,C Allstar 暫別等於解散,Dear Jane 倒模旋律到瓶頸。2017年毫無疑問由Supper Moment 獨步天下,紅館夢指日可待,現場的氣氛鼓動、情緒感染愈見到家。既然近年主打現場發揮的曲目,Supper Moment 好應是時候注意自身演唱及樂器演奏的穩定性,要更專業更認真才真正肯定天團地位。另外,流行傳唱度已達到,何時才可離開小確幸式生活小品,重返《世界變了樣》的狠勁呢?

Sunny 擔任主音另一隊重金屬路線更異軍突起,鐵樹蘭借助Supper Moment人氣而上,呼喊得聲嘶力竭,更能掀動人心。從地下逐漸冒上主流,不需妥協都能獲掌聲,就將其視作Supper Moment 的另一面,以其不思進取換來的自由空間。鐵樹蘭不止得高聲轟炸,《忘不了》安靜下來的編曲間奏一樣精彩,烘托爆發的聲音力量。

鐵樹蘭集結多年成品《自白》狂呼一番,Fabel 也是合成創作為《Shout 叫》,邊緣群體就是大聲叫賣都乏人聽見,電子樂的擴音迷離效果與清脆女聲交集,遊走虛擬夢幻與殘酷現實間。雞蛋蒸肉餅主力數字搖滾,不需大呼小叫,仍處處流露尖銳諷刺,跟Fabel 一致的是充滿計算時間的聲效,彷似為我們城市命運去倒數。

十隊組合都能高舉本土旗號,RubberBand 唱《呢度》,然而《山河故人》的高度早已超出地域限制; C Allstar 演唱會也明言《生於斯》,奈何《一刻戀上》為樓盤賣廣告,中了自設的《上車咒》,自拆招牌。ToNick 以港式口語入詞聞名,終歸還是靠無稜角情歌《長相廝守》得到廣泛熟悉。當然《長相廝守》有港片相助,但Nowhere Boys 一樣吸收傳統電影類型元素,轉化為《天外飛仙》《夕陽武士》,就更好玩更有意思。

達明一派音樂會被寄予厚望,可是政治色彩早在2012年跑到高峰,黃之鋒反國教歷歷在目,如今音樂政治結合只會譏為抽水自high功能 – 達明在音樂創作有何新見? 不復從前嘆奈何,《達明一代》由新血傳頌再解讀更見創意。At 17 重組也淪為集體回憶,新歌再無青春,17走到18是殘忍、是回不去了,但學二汶所言,三十過後才是天堂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