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 香港樂壇二十大單曲 #17-20

香港樂壇2018年結,由舊世紀風光開始。

小號的繽紛吹奏,一句「好事來」帶領我們走入時光隧道。從前酒色財氣,生活多麼無憂而歡樂,和音加入一同附和,色士風等樂器的熱鬧跟著第一段完結而遠去,電結他伴奏著如今生活的頹靡。但阿發還是要反復回味過去,期待盛世重現,於是嘉年華式編曲又一直伴隨著副歌反復不斷。《阿發好風光》盡情發揮6號的豪邁低音,尾音演繹見市井抵死味道,活現阿發式人物語氣,隨著故事演進,高峰滑落低谷的消沉,又再等待上位的循環變奏,都有著生動的聲音起伏。

然而歌曲不單純追憶從前,在不停來回帶的過程中,歌者逐漸意識到上個世紀是否意味著一切皆好,從「叻到」變成「只有」,珠光寶氣是否人一生中值得推崇吹捧的單一價值? 八九十年代,人人只顧搵食,趁主權移交前覓最後一桶金,沒有在最理想的時機去為香港爭取權益; 當下回望「晚晚去唱K,年年無怨氣」的生活方式,教人反思從前好景是否透支了這個城市的未來。聽說香港的時間是借回來的,正所謂「出得黎行,遲早要還」,因南京條約而意外得來的風光只是一場美夢,如今已成舊夢。

RubberBand《Hours》專輯推出之時,正值大台重播十年前的《珠光寶氣》,劇集中的阿發 (關禮傑飾) 正是經歷過兒時富有,大時貧窮; 後又靠攀附權貴而變身土豪,再重重跌一跤,失去錢財及自由後才醒悟的過程。一個人要到一無所有,才會重新做人; 香港又要墮落到哪個地步,才會有救贖的可能?

往日香港是否一去不返? 上一輩還在啊,有一些生活品味還有保留到現在。Bruce Wong老人家就搶去《My England Ain’t No Good》的鋒芒,頗有「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鎮台風範,在年輕人們在嬉戲般文法不通地自嘲英文差時,只有他一本正經地擲地有聲,表現「My 英文 ain’t no good」這種最地道的混合中英式生活語言,亦直接唱出歌曲致敬本源《Ain’t No Sunshine》。

細看音樂錄像,不難發現其刻意模仿舊時低科技畫面的質感,場景選取亦是老廟宇、特寫舊書、舊海報等、似向九龍皇帝致意的「King of Kowloon City」歌詞,加上老黃的復古色調及字體,視聽都是一趟黃金歲月的重現。當然,有著隨意節奏的《My England Ain’t No Good》充滿玩樂氣氛,團隊拍攝時亦是即興地就地取材,引來一群小朋友來邊玩邊拍,藍調曲風下結他與班卓琴的獨奏相當清爽。

第二十位: 阿發好風光
作曲:RubberBand
填詞:RubberBand
編曲:RubberBand
監製:RubberBand
主唱:RubberBand

第十九位: My England ain’t no good
作曲:Nic Tsui, 黎曉陽
填詞:Nic Tsui, 黎曉陽
編曲:Nic Tsui, Kenneth Angus
監製:Nic Tsui, Kenneth Angus
主唱:黎曉陽 feat. Bruce Wong, DNA@postman lab

從老套懷舊轉向新一代,曲風竟沒有舊時醒神,持續的極權打壓使香港的流行曲都是沉鬱無力,樂迷大概不想投入時事,只望風花雪月。有趣是詞人陳詠謙的定位,這一年受盡嘲諷責罵,偏偏是他寫出了被遺忘一群的感受,他愛玩味諧音,又常在趕時間交功課而堆砌字句,但遇著合適的歌手,又能寫出佳章,《榮辱戰爭》與《求生》雙曲目同一主題可謂其代表作。當然從來港式大熱曲目都習慣失戀,喜歡K歌讓我們下沉,於是這兩首年輕人心聲代表作同被冷待,也切中目前大家不想重視這批聲音的狀態。

看看林奕匡繼續在大氣電波奉上鞏固暖男形象的勵志歌、頌讚曲,底下卻有被抑制的暗黑台詞,《榮辱戰爭》作為《停止繁殖》續篇,已欠缺高調宣揚,想人聽見的吶喊,從地面轉向地下,「從今開始消失殆盡,明日化灰」是焦土最形象化的描繪。今年夏天看過聚焦游蕙禎與梁頌恆的紀錄片《夏日紀事》,重溫他們參選的經歷,多麼意氣風發,轉過頭來已兩年,他們再接受訪問,成熟了、踏實了,現實卻已沒有給他們第二次機會再來過。《停止繁殖》跟《榮辱戰爭》以流行曲記載了他們的轉變,每字每句有血有肉。

關楚耀同樣有著為「我這一代人」代言的野心,六年前689上台之時,他兩首單曲《佔領》與《我這一代人》都在宣洩對社會的不滿,當時亦是他走出醜聞陰影而轉型的頭炮。經過傘運、DQ,關楚耀再次與MastaMic合作,不再是積極鼓動抗爭,又是絕望感的展現,連禱告也不知道求什麼,僅剩下軀殼掙扎為了生存,忘卻高層次的生活尋求。

《求生》作為關楚耀轉會第三首面世作品,賦予《死亡之吻》《飢餓遊戲》情歌以外的新意義,聽眾們對後兩者天淵之別的理想反應亦證明了首段所言,我們不再想接觸沉重的政治題材了,既然真愛已不能再覓尋,倒不如埋首偷歡吧。連唱慣社會歌、沒有了周博賢的謝安琪,都躲在浴室中覓春風去,又怎能怪林奕匡也拿起花灑去、關楚耀去沉迷溫柔鄉呢。

「甚麼都不要再追,別衝擊這個禁區」禁區是什麼呢? 選舉主任會說是要擁護基本法,讓我們也來撫心自問,到底這代表什麼呢? 《我這一代人》、《停止繁殖》到《求生》、《榮辱戰爭》,我們失去了什麼? 當初要追求的又是什麼?

也兼談MastaMic本年度的全新大碟,並沒有承接《流行反撃戰》而上演《獨立復仇》,起名《Mastapiece》沒有宣戰意味而標誌著 “piece” 的信息碎片化現象,沒有對準當權者發炮,卻有著不同社會層面的觀察,解拆肢體/語言/制度暴力的語言偽術、網絡真假難分、追求潮流消費 (在最近現場演出,他提及的喜茶正是他筆下歌曲批判之對象)等。在再次集合群眾能量之前,也許不能免卻的是自省與自我要求進步的推動,正如《Fire》超越《Hate Me》的速度,不為什麼,就單單為了做好自己、超越自己的挑戰。

第十八位: 榮辱戰爭
作曲:林奕匡
填詞:陳詠謙
編曲:Ariel Lai
監製:Edward Chan, Ariel Lai
主唱:林奕匡

第十七位: 求生
作曲:葉澍暉
填詞:陳詠謙
編曲:馮翰銘
監製:馮翰銘
主唱:關楚耀 feat. MastaMic

延伸分享:
我的年度十大 2016 – 連存在都吃力 別再遺傳下去
香港樂壇 年度十大 2012 – 答辯已無用了 下雨聲很尖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