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 香港樂壇二十大單曲 #01-04

「飄來飄去,就這麼飄來飄去,飄來飄去,就這麼飄來飄去…」

來自1983年羅大佑《未來的主人翁》,被預言為古老的歌聲,如今確在我們心中飄來飄去 – 對我們身分的不確認,對我們未來的不肯定。我們是誰? 又將往何處走? 如果要說回來,我們的家還在嗎? 在地球轉過一圈,會發現何處才是吾鄉? 經歷過雨傘運動,民主政制改革不知等到何時; 香港置身於威權時代,社會各方面的空間都在收窄,從選舉權到言論自由,若上街再無用,是否只剩下出走之途? 出走又可走到哪? 怎樣走?

香港樂壇這一年的歌曲,常有機場的廣播聲,岑寧兒有 “Boarding Soon”; 林一峰慣常的旅行主題今年都帶來命名 “Escape” 的第四輯,當然亦繼續他的「離開是為了回來」宗旨。名字有著機場的My Little Airport 這回有更多的外遊蹤跡,《你說之後會找我》碟名已見控訴的憤怒,或無奈的失望,對應四年前金鐘佔領區清場前「We will be back」橫額的承諾,然後一開首《阿姆斯特丹夜機》宣稱香港已不關事,然後流浪過沖繩、搭過巴士去瑞典,又想起以前的裕民和機鋪、彌敦道的巴士遊,在異國的寂寞、我城的變化之間穿梭,層層矛盾的鋪墊後來到了《你叫我譯一首德國歌詞》,將兩種情緒交匯於此。

Unter Fremden Sternen
Es kommt der Tag, da will man in die Fremde
Dort wo man lebt, scheint alles viel zu klein
Es kommt der Tag, da zieht man in die Fremde,
Und fragt nicht lang, wie wird die Zukunft sein
Fährt ein weißes Schiff nach Hongkong,
Hab ich Sehnsucht nach der Ferne
Aber dann in weiter Ferne,
Hab ich Sehnsucht nach zu Haus
Und ich sag zu Wind und Wolken:

“Nehmt mich mit. Ich tausche gerne,
All die vielen fremden Länder
Gegen eine Heimfahrt aus!”

在異鄉的星空下
這一天,人們要去異鄉
生活在那裡,一切都顯得渺小

這一天,人們去到異鄉
沒過多久,就問起未來會怎麼樣
坐一艘白色的船去香港

我迷戀遠方
但是當我身在遠方
我又渴望回到家鄉

我對天上的風和雲彩講:
“帶上我吧,我願用所有異鄉的土地
換一次回家的旅程”

他寫著要離開這裡,她唱著要世界結束,早已不是第一次,1959年德國的詩,香港是異鄉; 來到2018年,香港的屋邨才是家鄉。故事的翻譯到此本就完成,但林阿p加上了一重轉折,一返來又想再次出走,歌詞沒有補充原因,但本地樂迷一聽就會感受到那是怎樣一回事,我的屋邨可早已不是我的屋邨。離開是為了回來,但回來卻不得不離開。

在My Little Airport的歌詞,「你」這對象一直被模糊,可隨意對號入座。有時是情愛,有時是政治,常常是混為一體。當中有甜蜜、有分離,或介乎兩者之間,箇中穿插著香港人的日常生活、香港地的城市風貌,於是親切得像在訴說著我們所共鳴的故事。《你說之後會找我》專輯延續著一貫風格,旋律簡單易記易入口,常帶有平淡的哀傷,持續著香港樂壇的這片獨立風景; 然而不知不覺地,他們已走了很遠,是次專輯在演繹上可算徹底脫離了嬉笑怒罵與憤慨張狂的狀態,每一首都有著反復細味沉澱的成熟、完整。下一張的My Little Airport,是否預備迎來更不一樣的轉變?

小機場思遷之際,「海島小輪」就於今年啟航,他們也有一首《半空飛行》載有傘運示威被警察暴力施壓的回憶,但作為海上交通,當然更著重路營造海路的氣氛。《Crossings》以三段雙魚曲貫穿,可以串連成一首獨立組曲,在專輯內卻散落為不同曲目作引旨。這張純音樂專輯沒有可讀的歌詞,反以影像補充主題內容,《浮生變調》(Adrift) 作為海島小輪第一首原創曲,音樂的想像來自難民飄浮海浪中,其室樂揉合中西樂器而成的和諧之聲; 影像的實現則是多元種族朋友來港組成足球隊的聚合,箇中也有香港人的參與,一隊人無分彼此。

世事運轉,往往奇妙。足球、大海、音樂的共通,在於凝聚群體,超越身份的限制。RubberBand 早以《細街盃》小巷少數對抗世界盃的主流名利場,是次主音6號轉當導演,為《浮生變調》MV掌鏡,再一次以綠茵場表達難民的故事,不單是海上的求生存,而是提升到有尊嚴去生活的追求。

純音樂的力量也一樣。無歌詞,註定很難傳達內容,卻又賦予聆聽者莫大的自由,有廣闊的想像。獨立音樂、少數族裔的聲音總不為人聽見,在這裏得到了連結。閉上眼隨著旋律流動,睜開眼看著活力揮灑,非一般的感動,來自All Black FC Hong Kong、6號、海島小輪的精彩結合。

第四位: 你叫我譯一首德國歌詞

作曲:林阿p
填詞:林阿p
編曲:林阿p, 夏日浪漫, 銘銘, 阿賢, 阿科
主唱:My Little Airport

第三位: 浮生變調
作曲:Arnold Fang
編曲:海島小輪 (鋼琴、洞簫、大提琴、色士風)

最後兩首歌,一首是我與大眾一同分享的喜愛,一首是獨個兒的靜靜欣賞,都各有深受掀動的個人因素。

郭達年在發佈全新專輯的音樂會上,介紹了一個小伙子演唱過場一曲。《抱靈賦》滿滿悲天憫人的人文怒吼下,突然有一把青澀的聲音,彈著清新的結他,抒發著少年情懷,對比著旁邊歷經滄桑歷練的傳奇,成為全晚最與所不同的聲音。已忘了他唱了什麼歌,會否就是接下來介紹的這首? 但我就此記住了,他叫 Tomii Chan. 大概很久沒有從現場隨意遇上的歌聲去認識一個創作人,大多數時間是已經聽過專輯、已經在不同平台看過表演,然後才萌生更深入探究某個音樂世界的衝動,這種久違的興奮,由自身出發的過程,是以為早已消散於從前更簡單,不需網絡互動的世界,卻在此處重拾。

後來知道了,他是《油尖旺金毛玲》的編曲人,有一隊樂隊 Stranded Whale,與Jabin Law 作為雙主音。也承諾了為這新專輯《Not A Good Day To Die》寫一點感受,一路到年結,大概就在此一併寫下。十四首英語單曲,都是掃著結他娓娓道來,圍繞著人生的問號,沒有解脫,只有沉鬱的藍調寄託。年輕人好奇也躁動,以音樂去真誠表現情緒,就是專輯的動人。沒有大道理,不解就由它如此吧,誰能說他能徹底了解並掌握這世界?

《Daisy》尤其讓我一再循環播放。哪個才是心之所向? 哪個可引領我到正確的道路? 媽媽? 爸爸? 上帝? Sally? Daisy? 歌者唱著愛呀愛,但也許都不知道愛的是 Sally 抑或 Daisy? 《Jack》第一句就唱著 My love got to be true,我們想相信愛是事實,但卻時刻在猶疑,時刻要去尋問。Tomii 在《Daisy》的哼唱跟隨著結他節奏,理應是輕快自由,但演唱的慵懶不經意,又似在與其熱情的追求有所矛盾,《Not A Good Day To Die》就是在這舒服的彈唱下,完成一首首自我求問的迴圈。

《未來見》是年度廣東歌之選,應是毫無疑問,不需解釋吧。這可以是對情人的心意,對樂迷的答謝,對友情的頌歌,對故人的回望,更重要是對未來的期昐。兄弟情永在,從小長大不會改變,即使日後人生軌跡大不同,所追求的夢想與生活不再交集,但那份支持,穿越時間,穿越距離,只要有需要,我定必在旁。

旋律的宏大格局,從起首輕緩的女和音起,到首段副歌的假音,經過主歌乾涸的「感觸」與「回音」,逐步提升上激昂的真聲呼喊,編曲層次亦隨之昇華,後段加入弦樂及鼓聲變奏,再到完成歌唱部分後的不斷重複遞進,到一聲Come On 後的尾奏火力全開,最後餘韻無窮的迴響,之為蕩氣迴腸的境界。

多想最後永不中止,沒有告一段落。但我們總可在不遠的未來相見。此為2018香港樂壇年度回顧的終篇,未來見。

第二位: Daisy

作曲:Tomii Chan
填詞:Tomii Chan
編曲:Tomii Chan
監製:Tomii Chan
主唱:Tomii Chan

第一位: 未來見

作曲:RubberBand
填詞:Tim Lui
編曲:RubberBand
監製:正@RubberBand
主唱:RubberBan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