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樂評選 2018 – 歌手演繹類

單曲及唱片評選後,壓軸推介歌手演繹。2018年度香港樂評的結果,反映天王天后天團的強勢回勇,不過更值得細味是五強的多元,讓我們看到香港樂壇未來的可能。

香港樂評年度男歌手
MastaMic【MASTAPIECE】
張敬軒【Dahlia II】【Senses Inherited】
許廷鏗【許廷鏗】
陳奕迅【L.O.V.E】
黃衍仁【飛蛾光顧】

張敬軒從年頭到年尾無間斷推出作品,翻唱歌、演唱會再到壓軸大碟向林憶蓮《感覺完美》致敬,在講求流行傳唱的大眾市場當然大有斬獲,對比他一向低產量的效率,亦自是其豐收一年,從而奠定其天王地位。只是這種九十年代懷舊款式自然欠缺歌路變化,曲風亦持續保守,跟《Felix》一脈相承。這幾年來張敬軒音樂中最亮眼的發現該是新詞人陳耀森,在《缺》運用雙關手法表現殘缺與決心,亦利用個人的精神病題材帶出社會的病疾,同時具備歌者經歷與時代意識。《百年樹木》承接十年前《櫻花樹下》故事,得力於影像烘托情感、吳肇軒及廖子妤投入演出,成就全年最大熱曲目。

許廷鏗同為流行歌手標籤,專輯卻有別以往,有了更開放的演繹、更大膽的選曲、更連貫的專輯概念意識。轉會華納的自主自由終見效果,同名大碟展現重新讓樂迷認識自己的起步,當中仍有調適空間,《體操》還是尷尬多於自信、《恐怖情人》《白紙》擺脫不了沉悶,中段與巨聲 (陳慧敏、王嘉儀) 的合作卻見火花,首尾《一句話》呼應亦動人,可見其聲音可塑性。踏紅館台板在即,見證其音樂路成長,反失卻一群從前的歌迷。猶幸初心不忘,智慧卻能隨年漸增,但願商業與個人言志有朝能得平衡。

MastaMic (馬米) 全速前進說唱粵語的節奏只此一家,因此一向在這園地都得到高度肯定,而《MastaPiece》集結近五年歌者對社會人心的觀察,以及自我跌宕的寫照,作品中仍見其深沉思考,同時有情緒的釋放,在現場更掀感染力。只是《Hate Me》到《Fire》的速度提升未有轉化到內涵,同樣《破地獄》音樂結合宗教儀式有創意有笑點,卻沒有創見,批判對象略嫌小兒科; 而經歷過雨傘、魚蛋後的香港,沉重的氣氛再不是一年一度Rap Up回顧可以盛載,而新碟亦沒有如斯宏大的格局去總結社會現象,只停留在小細節上狙擊、點評,可說有表現其小聰明之處,卻欠缺大智慧。於是《思想流浪》這種簡單直接的自我流放,反成全碟清泉,成為意想不到的反高潮。

陳奕迅作為主流標竿,曾在《U87》《Listen to Eason Chan》高舉自我、《H3M》《The Key》遷就市場的陳奕迅,在《L.O.V.E》終可真正放下身份包袱,融入DUO band團隊,不需顧及流行性,從容唱著愛唱的歌。又經歷過《Taste the Atmosphere》的另類、《準備中》的古板,陳奕迅是次游走在玩味與懷舊的演繹間,《敬菸》展示他傳承之意、《可一可再》融入群體之間,再見其既展現青春火氣 (《破壞王》),兼具備成熟穿透力 (《漸漸》),其情感投入深度與多變幅度可謂近十年之最,可謂達成 D (Devotion), U (Unity), O (Originality) 之境界。

黃衍仁可算近年香港樂壇之奇葩,《飛蛾光顧》應是他向著世界發光發熱之作,其唱腔與廣東話的配搭,樂器人聲混合的效果,營造出獨一無二專屬他世界的氣氛,卻又能通往你我觸得及的那片天。看到胡波遺作《大象席地而坐》的灰濛淺焦畫面,就會想到黃衍仁的音樂,相當有電影感的曲詞;《行路難》如一顆跟著絕望之人走啊走著的長鏡頭、《無頭的回聲》就在長長隧道下取景,他在盡頭向著裏邊的她呼喊,卻始終只聽到他自己的聲音。每一首作品都引發著聯想,連結當下活著卻難以呼吸的靈魂,《飛蛾光顧》有著引人入勝的章節過渡,跨越時空的文學詩篇相和應,合成本年度最優秀、最地道的一張個人大碟。

香港樂評年度女歌手
岑寧兒【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林憶蓮【0】
謝安琪【the album part one】
鄧小巧【Inner Voice】
陳 蕾《娛樂人生》《Run Away》《慌》《Tracey》

2017年女歌手競爭激烈,這一年則變回陽盛陰衰,出新碟的亦不在多數,林憶蓮趕尾班車已成超班馬。早前宣佈入圍名單有過爭議,林憶蓮還是香港歌手嗎? 她的目標不早是大中華市場嗎? 這種論調同應用於合拍片的一眾,周星馳這招牌就又見分化的討論。不講地域,林憶蓮的《0》大抵是衝撃台灣金曲獎的水平,放在香港市場競爭或是種委屈吧,其音樂性在五張唱片 (如陳蕾四首歌當作專輯) 中最突出,歌者演唱的駕馭能力亦最輕盈從容。

不過今年本地卻可算有位女歌手同有著面向更廣闊音樂版圖的野心,那是岑寧兒,國粵英三語齊下,從不只限香港,這幾年卻似已累積一定樂迷,個唱也能迅速爆滿。《剎那的烏托邦》贏盡口碑,亦令岑寧兒連續三年於樂評選俱獲大獎,只是她的單曲厲害,卻不代表專輯有著同樣強勁的後座力,同一種漂亮清脆的聲音在過渡三首歌後就會變得重覆,欠缺持續的力量。

然而《Nothing is Under Control》仍與《0》有一定競爭力,在於她的年輕與入世,歌曲貼近生活氣息,開場白之後五首都像早上,後五首則是夜晚,炒蛋咖啡的早餐到早機、然後入夜做夢看月亮面臨死亡。相對《0》則豁達出世,企圖進入空靈之境,有循環不息的意味,但局部歌詞卻又帶回現實,有種矛盾未消解。

謝安琪本也有力與林憶蓮、岑寧兒一較高下,這年她憑與麥浚龍的合輯橫掃主流傳媒頒獎禮,終得到她兜兜轉中本應早奪的女歌手獎,《The Album part one》具話題性,在於歌曲背後有相應文本,麥浚龍成功包裝音樂專輯為說故事的載體,卻在最後關頭宣佈年末只有第一部分,來年再續剩下劇情發展。於是只剩下3.5首歌的謝安琪縱然唱出浦銘心的不安於室,在每首作品都注入細膩情緒起伏,鑑於成品尚未完整,其表現還有待觀望,而這企劃是否值得開拓,亦需留待全套推出方可檢驗。

陳蕾只有單曲、沒有發行專輯,是先天不足,不過《娛樂人生》的醒覺、《慌》的沉淪,到《Run Away》奔向自由、《Tracey》宣告全然蛻變,已見一個階段的演進,跟歌者同步有著質變的突破。鄧小巧年頭《Inner Voice》為精緻小品卻過於短促,籌劃中的新碟與黃偉文合作則見唱得更有感情和技巧,但已面世歌曲水準卻見有所滑落。兩位女歌手同在歌唱比賽出身,亦經歷過高低之感悟才抵達目前位置,仿似已走了很遠,然而既是長途障礙賽,也在此寄望她們能留下,並持續在路上成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