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似曾相識

歌詞解讀《羅生門》兼談《中女羅生門》

rashomon_rogo

2015年初《念念不忘》甫面世,麥浚龍就公佈了新專輯 《Addendum》的概念就圍繞著《耿耿於懷》故事的男主角展開,就在大家熱幟期待十年女主角登場的結果時,在正傳《念念不忘》與《羅生門》之間,相隔了一道《瑕疵》。莫文蔚飾演的現任,來跟麥浚龍對唱,卻沒有一句能對得上,各有各的旋律與節奏,猶如兩個世界不能交集。到剩下莫文蔚獨守最終,她最後一句形容這段關係為「頹垣敗瓦」,正好打開了《羅生門》讓他生命中另一個女主角,去演繹她的版本。

屬於謝安琪的《羅生門》,名字來自「羅城門」,因皇室衰落而殘破得「頹垣敗瓦」,現在通用為一個故事衍生不同版本,各有觀點手執一詞,反映人性; 套在男女愛情瓜葛上,大家都自私地美化自己,他的痴情,她的灑脫,是真是假,誰可定奪? 有了流行曲的線索追蹤,《羅生門》受惠於歌詞的延續性,讓每個用心去聽的當事人都可將自家愛情的情節搬進去,拼湊出不同的圖畫,一人一個《羅生門》,既是情懷共鳴,也是懸疑推理,有不同的解讀,人人爭相當偵探找真相,才是一石激起千重浪的迴響之因。

最簡單直接的方向,就是照字面理解,黃偉文亦發揮所長,寫得一針見血,像為李蕙敏寫的《你沒有好結果》般「一刀插入你心」那種痛那種絕。林夕寫哲理,周耀輝寫詩意,那黃偉文就是寫故事的人,他似乎終於不再鑽研深度,回歸初出道的直白,因此久違了的感覺在《羅生門》充分重現。先來刺中要害,男主角根本不了解女主角,哈囉吉蒂、少女漫畫原來只是一廂情願的想像; 再來臉書無謂看的回絕,演到奉勸別瘋狂,破碎了一路《耿耿》又《念念》的深情。原以為有緣無份的浪漫感慨,其實從來不是現實云云。

不過換個角度看歌詞,她一邊拒絕,卻其實也有一邊安慰? 謝安琪最初唱得滿不在乎,到副歌卻又有溫婉撫慰之感; 放下吧,讓舊事逝去吧。這種口吻,是傷口灑鹽還是止血呢? 絕情的另一面,或有著療傷作用,多年後再回看 (回聽),也許是另一番感受,可以抽身客觀聽著曾經屬於自己的故事,其實會豁然開懷。

那女主角的態度,到底是有沒有愛過那個他呢? 是仍然愛但寧願埋藏嗎? 歌詞在直白之外,還有空間容讓想像,或者說謊只為不想對方再受傷害再無了期的等待,謝安琪亦處理得相當曖昧,似未絕望又復心死,叫人徘徊之間走不到對岸,可見麥浚龍也一直堅持自己心中所想才是正確,唱到最後一句都毫無動搖。

最有瑕想的一句,也是之前說寫得最淌血的一句:「我愛過哈囉吉蒂嗎? 似乎沒有。」那是有還沒有? 「似乎」可意指愛不愛過都不在意,這表達最傷人心,就是歌者連在她心中留下一角的位置都沒有; 但「似乎」也有另一種可能性,那是掩飾真實情感,不肯直認沒有愛過,為了強行回應他過份激烈的愛,而偽作否認。是他從來不了解她 (所謂一往情深其實只是他愛自己),還是他不了解現在的她 (十年間轉變之劇,暗指關係情感亦早跟十年前不一樣),還是她不想承認最了解自己的是他 (強逼自己來成熟以佯裝瀟灑)? 「似乎」的意境,之後緊接兩個問句,都可視作質疑對方、反問諷刺、自我尋問,實在精妙。

關於男女主角的重逢,一樣各有各精彩演繹。最正路就是他真的遇上了她,想表白心跡遭到婉拒,然後男的愈說愈激動,疑似思憶成狂; 女的就擔當勸導的角色,最後卻也不得要領。不過既然是瀕臨瘋狂的狀態,一切會否只是潛意識作崇? 《念念不忘》暗示過夜夜夢中見的情節,那謝安琪的出現會是夢境嗎? 他思念她到夢中,卻想到她已不再在乎他,於是這實是麥浚龍 2007年《Chapel of Dawn》的 《Poor U》延伸嗎? 自我心靈在對話,一面偏執一面放下嗎? 這也解釋得到 MV 的編排,黑色朦朧的背景嗎?

再鑽研下去,那有可能不是生離而是死別的處境嗎? 尤其近年麥浚龍的歌曲多有禪意的哲學,這會是生者與往者的對話嗎? 歌詞中縱有提及臉書更新、相見如路人,但亦可解釋為過份掛念,所以翻舊臉書重溫又重溫; 至於「縱使相見已是路人茫茫」更可視為蘇軾《江城子》的變奏,與「十年生死兩茫茫」「縱使相逢應不識」一脈相承,麥浚龍的老相造型,不就是「塵滿面,鬢如霜」的形象嗎? 那麼謝安琪一頭濕髮,在黑幕與故人重逢,便是「夜來幽夢忽還鄉」的情節了。

rashomon-midwm

兼談《中女羅生門》。十年前《耿耿於懷》有吳日言的《扯線風箏》路過,十年後化身人妻謝安琪,再過十年呢? 葉蘊儀的代言實在是神來之筆。林日曦續寫故事,難得不是純粹惡搞,搞笑元素當然有,但寫實情況也許真不輸黃偉文的《羅生門》,甚至金句更爆更精準。

再一次呼應哈囉吉蒂,少女時或者未必記得有否喜歡,但現在卻成為夜夜相伴的唯一,怎能不唏噓? 曾經不想再認是少女幼稚,怎料年長後反想回到少女心態。成熟時為證明有思想,就讀狄更斯; 但變肥師奶後就只有看八卦,留意狄波拉了。在舊同學聚會由風騷炫耀裙下之臣,變成身心乾燥; 曾經有得選擇就故作灑脫,到沒有選擇後就直認不諱,《中女羅生門》跟《羅生門》對比今昔的強烈,還超越了《羅生門》/《念念不忘》、《念念不忘》/《耿耿於懷》的對應! 十年後的謝安琪不知會否再選唱這首歌這個版本,再造話題?

《中女羅生門》是《毛記電視》旗下《勁曲金曲》改歌詞作品至今最精彩一首,只是團隊一星期要創作起碼九首半的歌詞,能否長久保持活力與新鮮感,唯有希望節目的創新度流行度至少比亞視來得更永恆就好了。

延伸分享:
《羅生門》久違了的十年情懷

《羅生門》久違了的十年情懷

rashomon

香港樂壇有多久沒有這樣熱鬧過? 網上點撃熱哄哄,討論區爭相談意見,連紙上或電子傳媒都迅速加入宣傳,娛樂版八卦是必然,但連財經足球俱有引用,可見新歌《羅生門》的傳播熱度及速度。歌紅受歡迎,當然是因為多人感共鳴,由此誇大其辭的稱讚排山倒海,逐段逐句分析隨之而來,亦又引來反對者撰文批評一番,從故事意念到歌迷反應,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羅生門》。

回到港樂流行的問題,其實這種程度的哄動話題性,並不像大眾想像那樣稀有,只是若關心社會/政治發展的圈子,近年還算有不少具代表性的作品,最近就可數到謝安琪的《Kontinue》,特別是去年七一前夕推出的《雞蛋與羔羊》,在首數天的Youtube點撃率走勢跟《羅生門》不相伯仲,只是《雞蛋與羔羊》有明確的政治主題,得不到主流廣泛報導自是必然,加上並非談及個人情感因素,不及《羅生門》容易觸動歌迷思緒去分享再分享。至於轟動一時的國教、港視事件,都各有《年少無知》《無盡》代表,不過因應社運主題而流行自有其局限,就是不會達到樂迷聽眾都相當執著要街外人都聽過才算爆紅大熱的標準 (雖然《年少無知》有劇集效應而街知巷聞,然而《天與地》低收視或許反映某層面的受眾不認同)。對上一次,真的是全城年度金曲的橫掃之勢,自是2008年的《囍帖街》,保衛集體回憶的當年,正好是撒下本土抗爭種子的開端。

這就是近年的香港樂壇。少了人聽廣東歌嗎? 也許是的。少了人以廣東歌作手機鈴聲或商場背景嗎? 或許都是的。但以上所提及的歌曲都有一定程度的凝聚力,而且不屬平常走紅的模式,不再是倒模給大家唱卡拉OK的那一種商業歌。事實上在四大唱片公司退出最大K場 (Neway) 的這幾年,還有多少人會去唱K,就算去還會唱新歌?

《耿耿於懷》與《羅生門》相隔的十年,大概正是伍樂城這類曲式不再大行其道的時期,聽廣東歌的朋友們,從獨沽一味慘情到死的狹窄思維,慢慢過渡到習慣並喜愛非情歌或「社會歌」,沒有過渡的就早已選擇離棄。《羅生門》帶回來的,似乎偏偏是這十年缺席了的廣東歌迷,記憶還是活在千禧年早期英皇盛世或 Paco 時代,K歌大行其道的日子。剛看過《Inside Out》(玩轉腦朋友) 就會知道洗了腦的旋律是抹不走的,太易記太上口的歌會縈迴不散,在記憶區裏長久活躍,時不時冷不防就回到大腦中樞日播夜播 – 《羅生門》正是這種產物,愈播愈上癮,只因這種副歌設計,就是曾經每日在收音機旁聽過的,還是伍樂城從前常譜給 Twins 的一類,瓊姐所說的類比不是沒有道理的:「同學愛新鮮 戀愛大過天」與「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實是容易湊成一對的聯想,但聽者不自覺,卻會自然對《羅生門》感到親切,而這亦是今次《羅生門》概念的成功之處,不止歌詞內容上連結,是旋律上都令人想到十年前的「美好」時光。當然,美好與否又是另一個羅生門,有人愛K歌,亦總有人生厭,於是樂評人少有認同《羅生門》出色,反而覺得麥浚龍上一首合唱作品《瑕疵》更有創作誠意。

十年前是2005年,為何是這一年作為港樂分水嶺? 因為陳奕迅加盟新唱片公司的復出? 在其後陳奕迅多了人生大道理要說,減輕了愛情成分,都算是事實,他確是帶領樂壇的頭號人物; 然而更重要的或是出道的新人。我懷疑在2005年之後出道的新晉歌手,根本除了忠實聽眾外,無人能記得他們的名字,認出他們的樣貌,或聽過他們的歌聲。周柏豪? 相信大部分香港人對其認知僅在於廣告代言 (最新還有M巾),潮文再熱鬧都不見得有年輕人以外的關注。C Allstar 算是最入屋,還有一眾電視台歌唱比賽出身的歌手,說到底又是一台獨大之禍吧,《超級巨聲》《星夢傳奇》 主導了香港樂壇新方向,社會歌盛行以外,就只有TVB主題曲。連 G.E.M. 之所以在香港有大量粉絲,好像都是在林欣彤翻唱《A.I.N.Y》後開始,後期上大陸再上太空,就已不關香港人的事了。

2005年最矚目的新星湧現了許多,側田、衛蘭、方大同、王菀之 … 紅過又浮沉過,躍升得最高又最穩的自是謝安琪。她跟周博賢的團隊,一手開創了新的流行風潮,也來到了「我都有十年喇」的關口。周博賢創作過譽為社運大碟的《Kontinue》後,又監製了工運流行專輯《野火》,謝安琪反而在第十年重返主流情歌懷抱,「很感激 喜歡我十年仍不休」就像是屬於謝安琪的十年宣言。黃偉文塑造給《羅生門》女主角的身份形象,近乎是為她度身訂造; 身為B餐人妻的溫柔魅力,不可抗拒又不易親近; 又有哪個女歌手可高呼不再少女不愛哈囉吉蒂,代表不跟風不膚淺的型格? 唱過《最好的時刻》與《你們的幸福》,就更見「狄更斯是漫畫嗎?」話中有話的諷刺 (沉迷個人情感不關懷社會公義)。

謝安琪在《羅生門》的精彩演繹再一次證明她駕馭情歌的能力,起首的氣聲斷句,後段的溫婉不捨,融和了女主角的決絕與撫慰,亦再次印證了「物以罕為貴」的真理。久久未有一首廣東歌去唱情歌故事,才顯得《羅生門》重要,尤其是沒有高調十年紀念的活動,廣東新專輯又還有悠長等待的製作期,《羅生門》單是謝安琪再唱情歌的因素,就能在樂迷間轟動了。當然,謝安琪的支持者也許更期待她唱《中女羅生門》的版本,更符合她「入型入格」一類抵死好玩的形象!

還未數到主導這系列的重心 – 麥浚龍。他也是「物以罕為貴」,相隔近十年沒有再主唱這類作品,轉型暗黑風格或禪學理論,自己開創專屬的音樂路線,已是一個品牌保證,上篇 談《念念不忘》時已提及過,在此不贅。兩位「非情歌」代表合唱大路情歌,還要是草根天后遇上富二代藝術家,十年不聽廣東歌的回流,十年間聽著非情歌的亦關注,話題火花怎能不絕?

人氣真的要累積十年,同樣好感新鮮感也會在十年間揮霍淨盡,麥浚龍與謝安琪是正面例子,那邊廂同期好像也有個《刻不容緩》續集,聲勢卻遠遠不及,都是來自2004年,《刻不容緩》甚至比《耿耿於懷》還要流行吧。但觀乎李克勤這兩年的表現 – 《北京北角》《富士山下》都同樣有話題卻是負評,容祖兒則情歌泛濫得多一首與少一首無分別,就見《羅生門》與《世界真細小》的分野了。

延伸分享:
羅生門角度看麥浚龍「羅生門」

貳零壹柒,一定唔得

政改五部曲來到白熱化階段,宣傳口號都又「有商有量」過渡成「一定要得」,呢個口號認真巴閉,充分顯現其宣傳團隊的真誠,本住一顆赤子之心,將香港政府果種專制蠻橫,我話得就要得,目中無人既精神赤裸裸地比市民睇清楚。之前懶係平等對話諮詢,而家索性擺出一副高高在上既命令姿態,做戲都費事。難怪民調支持「袋住先」既比率急降,有賴落區對話之外,「一定要得」呢個口號認真有效,最難得就係佢既本土連結,兩代人聯想到兩首口語廣東歌,夠晒地道,兩首歌仲要有同一個核心訊息,創作之用心良苦可見一斑。

maria-chicken

我一切決定都似係冇乜意義

「一定要得」呢四個字,最快令大家諗起既廣東歌當然就係肥媽既《要爭取快樂》啦,段歌詞既重點當然在於果句「得既得既得既得既一定得」,但亦應該冇咩樂迷會唔記得接續果句,就係「嘥氣」。班高官落區話「一定要得」,市民齊齊回應「嘥氣」,真係夠晒應景。而《要爭取快樂》首歌原來既出處竟然係 1987年既《龍虎風雲》,英文片名 City on Fire,只係個名已經同今日香港緊扣,但睇埋故事更覺喻意深遠,關於警察既身份認同問題,到底根據上司指令執法係咪就等於遵從良心公義,睇過部戲既人就會明白戲中既掙扎反思,比起而家政府一味灌輸差人維持治安秩序就咩都得既價值觀,《龍虎風雲》無疑係向佢地撥左一盆冷水。

睇怕親建制既肥媽以後登台都係少唱呢首歌為妙,始終唔太好意頭,令人有太多政改聯想就唔多好。今時今日既肥媽唔會想同政府/建制講「嘥氣」,而比較鍾意同電視機前面既家庭觀眾講「慳D」。呀,唔係,係食平D 先啱; 噢,唔好意思,原來已經拍到第三輯,而家個名叫《食平3D》,真係失覺晒。CCTVB 而家節目改名,同政改宣傳口號一樣咁有創意,煮野食都有3D? 不過明明冇3D卻叫自己做3D,同政改冇真普選叫自己做普選都一樣,但難道唔係違反左商品說明條例? 我反而期待下一輯肥媽節目會叫咩名,《食平4D》好定《食平3DD》好呢?

以下《要爭取快樂》現場版本,取自去年紅館演唱會,咁啱就係831演唱,人大落閘當日。

我最想吃雞 我最終變臘鴨

mcdull-chicken

唔知係政府配合潮流,定係政府同創意業界心靈相通,港產片年頭先有兩部以鴨為主題既戲 – 《鴨王》、《12金鴨》,政府又跟住出個咁既口號,「一定要得」,同 duck 諧音,最相關既香港創作,一定係《麥兜故事》主題曲《麥兜與雞》。

新一代未必識《龍虎風雲》,但一定聽過或睇過《麥兜故事》。如果《要爭取快樂》反映緊政府心聲,明明做人樣樣失敗都要死推爛推;《麥兜與雞》擺明就係企係小市民果邊。有趣就係《麥兜與雞》主題同《要爭取快樂》相通,就係故事主人翁都係失敗者,想達到既都做唔到,「一定要得」係《要爭取快樂》只不過係個人強求,係《麥兜與雞》就係社會強加既觀念。而麥兜麥太最近又幫緊百佳賣廣告,同肥媽節目一樣叫人「慳D」呢。

「但現實就似一隻鴨,下下一定要duck(得)」簡直係最準確既預言,香港人硬食「袋住先」,明知假野要當真,明明想食雞,偏偏只有鴨比你。理想就係雞,現實就係鴨,政府取態就係叫泛民同大眾接受政治現實,堅持食雞 (真普選) 並無出路。「唔duck(得),唔duck(得),點算呀? 點樣令隻雞變做鴨?」雞變做鴨,其實就係指鹿為馬既變奏。本來《麥兜故事》除左用duck同得食字互通外,亦暗諷香港教育既填鴨式制度; 而中央政府當然樂見香港人化身「北京填鴨」,咩都聽教聽話啦。查實麥兜同麥太真係好合適做政改宣傳代表,作為「港豬」,比喻具體鮮明,簡直對準目標宣傳對象啦。

《麥兜與雞》

延伸分享:
麥兜三部曲 – 過去 現在 將來

念念

wpid-imag0189_1.jpg

張艾嘉最新的電影作品《念念》,呈現了三個人各自的「念念」,
這大概有三種含意在內,既是一念之間,亦是念念不忘,還有一份思念。

一. 念念不忘

因為王家衛,因為一代宗師,
「念念」二字,第一時間就會連結到「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在華語樂壇中,先有林若寧的《宮若梅》向《一代宗師》取材,
今年年頭則有黃偉文為麥浚龍填寫了《耿耿於懷》十年後的續集《念念不忘》
既回應了他上張專輯《無念》,亦突顯了過去執念的迴響。

至於張艾嘉開拍《念念》時,有沒有想過對王家衛作回應?
這就不得而知,不過張艾嘉同樣選擇了一首自己的舊歌,去詮釋自己對於《念念》的心情,
那是《愛的代價》,以邊唸邊唱的方式,再次演繹一次。
二十三年,比麥浚龍的十年,路更長,浸出的味道更醇,也當然沒有那麼執著;
然而,再灑脫都總不能說忘記了,過去的由它過去,但刻骨銘心的,仍要銘記於心。

《愛的代價》對我們這一代可能太舊太老套了,不是屬於我們的共鳴,
像張艾嘉也不屬我們的年代,但對於林夕,對於古巨基,李宗盛的創作就是念念不忘的經典代表。
於是這份「念念」亦通過《告別我的戀人們》承傳到我們心中,
古巨基在他的「告別我的戀人們」音樂會上,亦重唱了《愛的代價》,
充分展現歌詞所說的感激之意,在陳輝陽刻意煽情的笛子聲中傳揚。
《告別我的戀人們》最後回到《愛的代價》的旋律,
正好是《耿耿於懷》與《念念不忘》湊成一對。

二. 思念

除了念念不忘,《念念》更有思念的意思 –
不止忘不了、放不下,箇中還有著牽掛。

影評人張知行寫《念念》這部電影,就以王菲《我願意》的歌詞作開頭: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行。」
因著片中數段奇幻的時空交錯,以「玄」來表達念念思緒自然不過;
我卻立時想起另一首歌作回應: 齊秦的《思念是一種病》-
「我想我的思念是一種病,久久不能痊癒。」

《思念是一種病》歌詞最後一段所得的覺悟是「別讓遺憾繼續」,
猜想這也是戲中角色阿翔和育美各自從其奇遇中得到的感覺。
育美媽媽是美人魚,阿翔爸爸是水手,
他們都在大海,不知阿方,不是「穿山越嶺」,就是「涉水」的另一邊了,
而我們 (阿翔和育美) 都在孤獨的路上,找不到盡頭,卻找著了彼此。

大概屬於這一對伴侶的《思念是一種病》,不是齊秦的版本,
而是張震嶽與蔡健雅的互唱,讓溫暖填滿了寂寞,沉重的思念就變得雲淡風輕。

電影《念念》一開場就有了流行曲與思念的提示,
少女在吟唱《台北的天空》的畫面,「如今又再回到思念的地方」,
面前就是綠島,育美的出生地,育男成長的家,
跟台北大概有點遙遠,然而若知道填詞人陳克華的原意,
就知道他寫《台北的天空》時所思念的,卻是其故鄉花蓮,
他要表達的正是離鄉遊子的心情,那不就是育男與育美的寫照嗎?
當然,也是他們媽媽的感受,她同樣是離鄉別井的一個。

三. 一念之間

《念念》的思念與念念不忘很明顯,亦反覆貫穿在作品中,
然而因著一個念頭,一種想法帶來的無窮後果,甚至影響了後來的一代,
這遺憾,這自省,同樣是伴隨一生之久,在《念念》中亦不能被輕易忽略。

媽媽若不出走,兒子若不出城工作,爸爸若肯留下跟小孩打一場拳…
一切是否就會不一樣?
一念是天堂,另一念是地獄,
不想著改變過去或回到命定的過去,也許就可以釋放。

盧巧音十年前的《天演論》,留下了《一念天堂》,
主流不受落,傳媒不推介,樂迷間卻稱頌為近代最具代表性的粵語專輯之一。
歌詞中那份懸念是心魔,她愛一個人到恨一個人,其實只因自私,
這當然是走出失戀後遺的故事,但同樣適用於育男被母親遺棄的那份複雜情緒,
一息間的釋放,原來也通用在《念念》三個主角身上。

《Joanna&王若琳》中的《一種念頭》也許更貼近《念念》的意境。
「或許說出去一會,就再也沒回過頭」可以是媽媽,也可以是兒子,
說不出的感受,既有落寞,也有傷心,更有懷舊,
混雜而成正是《念念》醞釀的情感深度,
無法以文字說清,也只能以一首首樂曲模擬,但都不完全完整。

最後,是劉若英的《念念》,電影響起的最後一曲。
張艾嘉透過電影主角口中,說這是一個未完的故事,
流行曲再強調一次,永遠沒有完結,沒有盡頭,就是「念念不忘」,
一如王家衛的《一代宗師》,不完整,也永遠沒有完成的版本,
故事會繼續寫下去,活在畫面與歌聲之外。

小黑與我 我與小白

little-white

還記得那去世了的白貓嗎? 還記得那收養過的小黑嗎?
十個年頭又過去了。得到過,卻同樣失去過,
小黑與小白所代表的,是可愛的寵物,更是生命成長的見證。

《小黑與我》故事描述了歌者生命中一個又一個悲慘的經歷,
直到碰上了小黑,是重新出發的開始,讓歌者對未來有了盼望;
《小白》則回顧了歌者與牠從最初相識到最後告別的轉變,
小白離開的時候,讓歌者思考生命的意義,亦是展望未來的良好意願。

兩首相隔十年的歌曲,背後有不同的創作班底,卻恰巧像鏡子般對照,
《小黑與我》開首段落是白貓的去世,《小白》則是白貓的到來;
反之前者以小黑出現作結,到後者尾段就是牠已完成使命。
《小白》開場的「教我懂得卸下沉重」呼應了《小黑與我》結尾「過去的咒語 我拒絕信」;
《小黑與我》的「懷疑患過抑鬱症」與「別要為我驚恐」,
亦都重現在《小白》中「抑鬱驚恐陪著一起過冬」內。

《小黑與我》的情節描述跟旋律一樣灰暗絕望,卻在最後一節的冷巷中找到曙光;
《小白》反而很溫暖舒服,歌詞也相當樂觀正面,情感暗藏淡淡然的悲傷。
不像十年前有不開心都可以盡情傾訴吐露,現在是有愁自己知,亦會自我照顧,不讓人擔心,
「要令我愛人微笑著 要令朋友痛快一場」是成熟的感悟,
亦是踏入2015,新一年個人的座右銘,謹記著這份情感,莫失莫忘。

周柏豪每每在他創作的流行曲中流露著真誠,
難得的是他的赤子之心能在歌聲中讓樂迷感同身受,
《小白》仍然保留他在歌曲尾段的特色,
以鼓聲烘托呼喊聲的延綿不盡,來寄託無窮的思念與感激,
教人想起他鼓勵患病好友的《只有一事不成全你》,意義在音樂的鋪排內已不需言說。

歌聲中的情感滿瀉,畫面亦配合得天衣無縫。
既是小白為主角,那背景美術亦以白色為主,
裇衫、牆身、座燈、床單,都在在提醒小白在旁時的清純。
從開場看著折紙小白,慢慢看到人形小白,再出現過去的自己 (小孩),
幾段時空交錯,對比孤獨寒冷與同伴溫暖,
最後人形小白與自己淡出,到小孩淡出來到最前方,剩下自己,
以三個層次階段回望過去,感嘆時月流逝不復返。

更有意思的是,卸下面具的小白,原來都是自己,
關係早已密不可分,連成一體。
悼念小白,悼念自我無法復原的純真,悼念童年。

2015年的香港樂壇,延續了很多流行曲留下來的回憶,
2004年的《耿耿於懷》,有著《念念不忘》的迴響,那是執著;
2006年的《最佳損友》,過渡成《最好的債》,那是放下與寬恕,
2005年的《小黑與我》,十年後物非人非,《小白》盛載著時間的重量。

小黑與我

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