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年度總結

2010 年代香港樂壇唱片選

Cool music forum (CM) 年代百大選第二回來到專輯推介。有幸受邀寫的兩篇簡介都與香港的社運抗爭息息相關,一張是2014年9月雨傘運動誕生翌日推出的《Kontinue》,也是CM樂迷是次投選的十年唱片之冠; 另一張為粉紅A的《為藝術犠牲》,則發表於2019年11月正值街頭/議會/國際戰線最激烈之際。

《Kontinue》謝安琪

《Kontinue》通過曲風、唱腔、詞作的多樣化,表達對多元自由的肯定,同時宣示自我風格的堅持。

全碟音樂豐富繽紛,電子合成、搖滾、童稚流行曲風、港式K歌等共冶一爐; 歌者唱法靈活多變,揉合過往專輯的唱法特色,既有粗野不修飾的兼說兼唱,活潑聲調轉換語言,甚至有子喉腔的戲謔,轉頭又見硬朗號召反抗的呼聲,同時又以女神姿態輕柔撫慰人心。

歌曲題材由娛樂八卦到政治表態 (如將茶餐廳選擇所塑造的女神光環分拆成《C餐》、《雞蛋與羔羊》、《十倍奉還》去表現),輕鬆穿梭香港的意識形態光譜 (兩個偉文的隱喻與對話:《家明》的大中華情意結、《獨家村》的本土意識),集極端矛盾、融和包容 (《篋神》游走真心與反諷的曖昧、《勢不兩立》鮮明地鼓吹和諧) 於一身。

本土、地道、草根、抗爭,謝安琪唱社會歌的形象,切合2014年爆發的雨傘運動,於此達至頂峰。

《為藝術犠牲》粉紅A

2019 年 11 月,周同學的離去、癱瘓城市的開端 ; 向內是憤怒與哀傷的情緒,向外是火光與彈雨的悲壯,同時還有人在繼續上班、繼續等下一班車。

粉紅A及時於亂世歸位,闊別香港樂壇13年後的《為藝術犠牲》與時代神奇結合。虛浮的電子、躍動的節奏、慵懶的讀唱,一如昔日的甜美,軟綿綿、輕飄飄。夢幻的樂風與現實的沉重之反差,就如一貫挑逗性的歌詞變身抗爭想像。

歌曲細緻刻劃日復日的生活瑣碎,從中抒發情感與慾望; 隨著曲目演進,無縫過渡到最後覺醒的呼召,正好捕捉了「日常」與「末日」每天同步上演的荒謬。

CM 五十大唱片精選

1. Kontinue – 謝安琪
2. Live a Life – 周國賢
3. Don’t Text Him – Serrini
4. L.O.V.E. – 陳奕迅 (eason and the duo band)
5. 生於斯 – C Allstar

06-50 (排名不分先後)

CANTOPOPSIBILITY – C AllStar
新預言書 – C AllStar
Hours – RubberBand
Easy – RubberBand
Connected – RubberBand
你們的幸福 – 謝安琪
the album part one – 麥浚龍 / 謝安琪
無念 – 麥浚龍
Addendum – 麥浚龍
蓋亞 – 林憶蓮
0 – 林憶蓮
15 – 方大同
JTW 西遊記 – 方大同
Sophrology – 王嘉儀
Quarter – 王嘉儀
[dal segno] – Supper Moment
世界變了樣 – Supper Moment
The Key – 陳奕迅
邪童謠 – Serrini
Joey & Joey – 容祖兒
小日子 – 容祖兒
剎那的烏托邦 – 群星
適婚的年齡 – my little airport
A Tragedy Your Majesty – 觸執毛
23:59 Before Tomorrow – 雞蛋蒸肉餅
為藝術犧牲 – 粉紅A
A Little Louder – 小塵埃
告別我的戀人們 – 古巨基
優與美 – 藍奕邦
拾 – 許廷鏗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 A Start – 黎曉陽
Matt Force – Matt Force
睡前服 – 小肥
Senses Inherited – 張敬軒
Escape – 陳柏宇
本原 – 陳健安
火鳥 – 楊千嬅
404 Not Found – 方皓玟
林二汶 Eman Lam – 林二汶
豔羨 – 吳雨霏
The Strength of Weakness – 鄧小巧
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 盧凱彤
Much Feeling Little Thinking – 王菀之
Love And Other Things – 衛蘭
Live In The Moment – Gin Lee

我的 2019 年度香港單曲選

我心中交錯著痛楚與榮光的年度香港單曲。

此年度10 (11) 大的順序就是一個香港故事,洋紫荊狂想的熱情與惡夢的抑鬱交錯,成為青年被壓逼而走上前線的鋪墊,對抗著眼前的警暴,及幕後的暴政。肥媽聲音經過處理後所過濾的人話,交錯著從前英屬香港的真話。在這艱難的時勢,有人選擇為求一時生活享受,而麻木地放棄一整代人; 有人選擇冷漠地機械化執行職務,不再帶有基本的同理心; 但亦慶幸有人願意牽著義士的手,齊上齊落; 或有人的身影再也在地上看不見,仍期盼著可在終點重遇。最後的結局尚未來臨,但堅守信念,綠洲會優雅重生,榮光終歸於香港。

#10 Bauhinia Rhapsody – The Hong Kong People & Riley and Her Nightmares – MAEL x CHANKA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9 人話 – 方皓玟
獨立調查,還我真相

#8 肥媽有話兒 – Maria Cordero
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7 今宵多珍重 – My Little Airport
香港民族,命運自決

#6 Full Moon Party – 馮允謙
結束一黨專政,人民不會忘記

#5 773312 – 謝安琪
721 唔見人,831 打死人? 101 槍殺人

#4 今夜雪糕 – My Little Airport
多你一個好多,一個都不能少

#3 若世界在明日結束 – 粉紅A
兄弟爬山,齊上齊落

#2 荒廢之綠洲 – 許廷鏗
寧化飛灰,不作浮塵

#1 願榮光歸香港 – 香港人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舊夢舊事漸湮滅 勇氣智慧永不滅
若世界在明日結束,今夜我可以吃更多雪糕
不休的悼念 vs 永久性失憶
當年肥彭,今日肥媽
真相早已失了蹤,留下狂想與惡夢

我的 2019 年度金曲之選 – 舊夢舊事漸湮滅 勇氣智慧永不滅

世界末日可怕嗎? 曾經也心有恐懼,但他與她都已犠牲一切,以身體與性命作為代價,我還要怯懦什麼? 至親的人問 : 「妳不怕之前建立的都化為烏有麼?」我回應: 「若要是如此,那就罷了。我已有這樣的心理預備。」口雖這樣說,要我親自主動拋卻所有,將現實的顧慮放下,還是不可能。但最後真的這樣發生,我也不會懊悔吧。

一個城市的滅亡,在於文明制度的崩壞,甚於任何物理的破壞。只要人還有一口氣,地方就有重生的可能。電影《G殺》最後的台詞指出: 「其實好的時候是一種假象,所謂變差,只是回復本來面貌而已。」香港警察是變回最初數十年前的爛仔本質嗎? 浮華的中共變回原來殺人極權的猙獰面目吧? 但我更相信《荒廢之綠洲》的理念,也是攬炒巴在這場運動一直灌輸的價值,香港確是一顆珍珠,她內裏有美好的核心價值,她是屬於國際的,只是在主權移交後被蒙蔽。

揭開繁華都市的偽裝,我們才可能重新發現香港的本質,該是頹廢的荒漠,還是優雅的綠洲? 即使外在一片頹垣敗瓦,人們團結起來,所有規則及道德都可重新訂立,步向更公平、更自由、更理想。工聯會不為工人發聲,就推倒重來屬於香港人的工會; 中資滲透各行業,染滿一片紅,就推倒重來屬於同路人的經濟循環; 警隊欠缺監管、身份不明,就推倒重來作根本的警政改革; 選舉小圈子,功能組別被既得利益集團主導,就推倒重來民主一人一票的真普選; 中共鐵腕統治香港,不容異見聲音,就推倒重來一個屬於國際、平衡勢力的香港。

誠然,《荒廢之綠洲》詞作修辭用字未臻完美,但作品帶來港人當下所需的願景想像。除去建築的磚頭,我們才發現牆後給埋葬的鮮花; 水澗要在破開外在的穩定才復見,亂世就是撥亂反正的時機; 手足不幸的犠牲,才喚醒港人反抗的勇氣。

《拾》的誕生,正是周梓樂離世前不久之時; 那是自己連呼吸都感到困難,每步路走來都快要窒息的時期,唯有《荒廢之綠洲》的柔和結他、遼闊音景、歌者放輕的聲線,帶來短暫的「撥開雲霧見青天」豁然開朗; 「再見青翠似畫」之後一段間奏如身處大自然的開揚、舒暢,陪伴渡過每場悼念、每滴眼淚。

面對著抗爭者與政府走向兩極 (焦土與假對話、真打壓) 的無退路狀態,《荒廢之綠洲》將攬炒重生的論述,化作一種看破紅塵、處之泰然的瀟灑。而破碎一切後再建新香港,也就是《願榮光歸香港》的應許。此作品的格局從創作意圖就是要突破以往街頭社運抗爭創作的流行曲抒情模式,靈感更是來自國歌曲式的編排,樂器製作的考慮都有著軍樂演奏的野心,於是甫推出就以其不落俗的超然氣勢席捲全港,再通過街頭、商場等各個公共空間的反復頌唱,香港人因著此曲的共鳴而確定共同身份,從而宣示香港主體的形成。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寫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曾為習近平所宣講; 然而香港在2019的下半年所真正感受到的命運共同體,並不與中國人民共享,而是屬於真香港同路人。流亡海外的梁繼平在「英美港盟 主權在民」集會提出這概念,彷彿作為中國官方說法的反面對應。「只要我們一日堅守這份想像他人痛苦、甘願彼此的心,『香港人』這個共同體就不受地域或歷史時間的束縛。」《願榮光歸香港》隨後的出現,以及不同國家語言 (英、德、日等)、不同群體組織 (大戲、管弦、無伴奏合唱等) 的版本,正是其實踐。

儘管國歌為《願榮光歸香港》的主要參考對象,作品的曲詞卻更帶有基督信仰的色彩; 英國的《天佑女皇》本來除頌國外,就有敬畏上帝的意味,而香港之歌的移植更是減弱對「國」之推崇,全歌的「願」、「盼」、「祈求」都加強祈禱與相信的力量。香港人唱歌時高舉五大訴求的手勢,亦與教會崇拜上帝的五指向天共通。這大抵亦反映《願榮光歸香港》共同創作時的狀態,香港人的訴求未竟,要主動去爭取,也要積極去期望; 同時冥冥中呼應了六月初在前線無間斷頌唱的聖詩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整場運動中,上帝皆與香港子民同在,真理與正道在香港人一方。

香港人所求為何,亦在歌曲清晰展示,每段皆有的「自由」最受高舉,「免於恐懼的自由」亦正是反送中源起; 萬世不朽的還有「民主」,亦是五大訴求中,對建設香港未來最重要的政制改革基礎,落實無政治篩選、資格審查的雙普選。副歌最後填上的八大字就是叫得最響亮的口號: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這是見證香港歷史的金曲,日後或有更新的、更光明的曲詞去展現下個階段的政治處境,在此之前,為我們身處最黑暗的黎明譜寫之樂章,將要一直傳頌。

#2
荒廢之綠洲
作曲: 陳考威
填詞: T-Rexx
編曲: 黃兆銘
監製: 陳考威
主唱: 許廷鏗

#1
願榮光歸香港
作曲: thomas dgx yhl (湯瑪士)
填詞: t, 眾連登仔
編曲: t, bp, clk
主唱: 香港人

我的年度十大 2019 – 若世界在明日結束,今夜我可以吃更多雪糕

612、71、721、812、1112、1118 … 原來末世是如斯的景象,原來末世離一個人這般接近,又原來末世在半年之內可以反復的降臨。

那一個下午,電報傳來的訊息在轟炸、畫面直播如屠場的瘋狂、通話另一邊的故作冷靜… 眼前的盡是惶恐,內心不住的禱告… 這是最後一次嗎? 香港的下一代命運到此麼? 可以怎樣做才好? 到了夜晚,平靜的四周,埋藏著不知哪時會再來的危機,等待、戒備 … 有人唱著詩、有人數算著物資。立會、機場、大學… 每一次的豁出去,都如同再無明天的絕望; 正正因著看不見出路,唯有拼盡所有,去為著同路手足爭取,要一起保重,期盼下一個明天到來時,或會有奇蹟的轉機。

My Little Airport 的一夜系列往往有感而發,不論是早期九龍塘過一晚、五年前去干諾道中瞓果一晚,還是重訪《今宵多珍重》,以及《今夜雪糕》的今夜。這夜不止是一夜,是所有發夢的堆疊,是每一個聆聽的受眾認為 “should go” – 應該參與的夜晚。

兩極矛盾的情緒在搖擺、忐忑,貫穿無數個今夜。時而悲傷絕望,擔心明日大搜捕,一切會結束; 時而積極盼望,自信明日開始特赦,訴求得到實現。

《今夜雪糕》一開首是各種語言的「我冇野講」,如同《今宵多珍重》不想說出口的各種了結生命方式,到最後明天中午會如何? 我可以怎樣? 是詩人的留白,還是說話的已被消失,又或是台下的人群召喚了靜靜雞神獸,不欲主角再談下去? 口講沒有要說的,心中卻埋藏千言萬語。

歌在唸著「最後一班列車嘅車門」,腦海閃現的,正是車廂不斷的廣播,人們此時站在車門中間,期望可以延遲列車的開出,讓更多人可以走進去。這彷彿就是十年前《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之答案: 上一代上了車就不再行入,是因為自私; 如今同路人不行入去,就為著更多人可以上最後的這一趟車,能平安歸去。

My Little Airport在音樂會演唱這歌之時,讀出魯迅《這也是生活》的名句: 「外面進行著的夜,無窮的遠方,無盡的人們,都和我有關。」曾經有著距離的文字,成為如今置身的現場感悟。

在這血色炎夏到寒夜期間,寫歌與香港人共鳴的第一樂團大概非 My Little Airport 莫屬; 但如同命運註定一般,闊別樂壇十數年的粉紅A,竟也選擇了這風雨飄搖的一年重出江湖,推出了《為藝術犠牲》專輯。原來不是因應運動而生的曲目,竟與抗爭無縫連結,大抵都是天意。

六月四日《香港香港》唱著「你我要抵抗」之後,就開始了壯闊波瀾的大遊行; 全碟壓軸的《若世界在明日結束》十月一日前夕發表,大碟則在十一月中一連串黎明晨曦曙光行動之間橫空降世。「為前線罷一日工」的聲音響徹全城,粉紅A彷彿以副歌「終於一次 放棄上班」和應。

罷工的口號、兄弟爬山的理念、endgame 的警號、煲底見的應許,都在粉紅A的歡唱下輕描淡寫地重現。爽朗、瀟灑的曲風,甜美、以生活日常入題的歌詞,因著外圍政治形勢而成就了宏大的佈局、壯烈的氣氛。世界在明日結束,不止關乎你我,而是一個城市、一個時代、所有捲入風暴之內的人,都將因著這一次而犠牲。

在最需要勇氣之時,「可否今次」的連番尋問遞進,一句一步般鼓勵著大家,踏出一步又一步從未意料的突破; 而當越過一座座高山,一趟又一趟「終於一次」的得意後,突然又有一刻想後退,身心靈都應付不來這悲慘的氛圍,歌曲就預備了「若你突然就要哭」的窗口,給聽眾知道,歌者了解你的處境,歌者正在與你同行。於是再出發吧,最後一次的一連串「可否今次」,我們又再一起上路,然後沒有下次了,但你我知道抗爭路上不再孤單。

#4
今夜雪糕
主唱: My Little Airport
作曲/ 填詞/ 編曲: 林阿p / My Little Airport (未fc)

#3
若世界在明日結束
作曲: 劉岳靈 Rodney
填詞: 許日元 Hayden, 劉岳靈 Rodney, 黃淳業 Tim
編曲: 粉紅A Fan Hung A
主唱: 粉紅A Fan Hung A

我的年度十大 2019 – 不休的悼念 vs 永久性失憶

香港人的抗爭註定不止於一天、一個月、一年,在可見的未來,或要繼續與極權這頭怪獸周旋。不是超人片集半小時內就可消滅的嘍囉、不是電視劇二十集長度就可迎來燒烤大團圓,民主自由再不是寫在時間表上,靠等待就可以換來。在我們眼前的外敵,是肥媽唱的黑警、是中共掌舵的暴政; 而內在的對手,就是個體或集體的冷漠與遺忘。

“Full Moon Party” 滿月派對原為泰國每月的月圓晚上所舉行,沙灘旁邊,播著電音、搖擺身體、喝著烈酒、徹夜不眠。陳詠謙以此為題,寫進馮允謙的《愛情四部曲》,呼應劇情的回憶,男主角失落愛情後的放任玩樂; 馮允謙突破自我歌路,以乖乖仔形象去唱活一個花花公子煉成的傷心史,註定是個自我欺騙的故事。置放於2019的處境,歌曲的演繹反差卻點出了香港人面對著無止境的苦難,是否忘記一切才可生活下去的矛盾。

愈來愈多的犠牲、不明不白的失蹤、每日每夜墮入「警察都市」的脅迫與打壓,我們要繼續上街,就必須面對現實的悲劇; 當悲劇大得個體心理不能負荷,人們就會啟動逃避機制,寧願沉醉於個人喜好。這豈不是內地人在六四之後的集體後遺嗎? 因此香港年年才要在維園集會,教人民不要忘記,刺激著傷口不能癒合,妄想挑動同胞沉睡已久的神經。

《Full Moon Party》以舞曲重現香港主權移交的「舞照跳」謊言,卻是為了揭穿這幻象,晚上再風光,聽朝前途早已破爛。《Full Moon Party》接續《山旯旮》情節的政治暗喻更突出,黃偉文在寫人別等失去風景才珍惜,鼓勵大家要出來; 陳詠謙回應師傅得精妙而殘酷,當我勇敢出來後,卻得不到山峰同情、港灣珍惜,受了重傷,想忘卻一切,卻其實只是自我欺騙。

《Full Moon Party》再一次證明陳詠謙是當今最貼近社會脈搏的詞人之一,從只懂玩樂什麼都不記得,到記起痛楚卻寧願失憶,這是真正的「忘記和記」兩難。寫給今日仍不肯醒,寧願當個混蛋,註定餘生慨嘆的人。(註: 在第一個義士墮下的2019年6月15日,石澳灘正上演著一場平行時空般的Full Moon Party.)

拋卻現實,留在「幻覺」的代表符號,當然少不得蒲銘心/謝安琪。歌者在《The Album》單曲表現再精彩多變,都只是被老闆/董折/麥浚龍操弄的表演者,那些翡翠劇場倒模變奏而來的幾角戀情,一如《你們的幸福》早已諷刺過的「將恩怨情慾變娛樂」。於是《Kay … isn’t me》演唱會中,群眾為著撕碎了《The Album》劇情而唱著《你們的幸福》的謝安琪歸位而歡呼,緊接《獨家村》宣示立場的才是樂迷預期並喜愛的她。

只是唱著社會關懷、運動抗爭的「謝安琪」其實也只是屬於過去周博賢打造的品牌,謝安琪早表明直白式批判不需再由她代言,因為已覺醒的人不會再睡著 (除非他/她裝睡,如黃衍仁名曲所指)。《773312》作為演唱會主題曲,亦為壓軸曲目宣示新企劃的降生,Kiri T 的曲風、蔡德才神奇切入中樂與電子樂結合,擺脫《The Album》的單調婆媽。謝安琪再次展現她聲音變化的可塑性,亦進一步確認她的多元面向。

周耀輝的歌詞往往詩意曖昧,帶來想像空間,只是身處亂世,關鍵詞句不難勾起運動聯想。《773312》像機械人看人類情慾恩仇的角度,它只有冰冷數系,零與一的世界觀簡易二分; 人卻會流淚、會天真 (陳健民佔中案就曾如此形容雨傘理念),快樂與鬥爭、美麗與犠牲不能切割。然而有一班活著的人明明有血有肉,卻活得像機械般,對人世情感不聞不問,對眼前慘事無動於衷; 比《Full Moon Party》有感受但決定放棄更可怕,正是《773312》日復日跟隨重複的工序,只懂聽主人話語,欠缺思考與感情的冷漠,甚至將人當作數字處理,處理人命如同檔案一樣。

數理方程式的客觀,在人的眼內可化作詩篇美學; 隨機的數字排列,在我們的世界卻記載著殘酷又浪漫的歷史,612 721 831 101 1112,會勾起怎樣的畫面? 對於機器是不測靜電,對於港人是不休悼念,這或就是《773312》潛意識埋藏的密碼。

#6
Full Moon Party
作曲: 馮允謙 / T-Ma 馬敬恆/ GJ 蔣卓嘉/ Adrian Fu 符致逸
填詞: 陳詠謙
編曲: T-Ma 馬敬恆/ GJ 蔣卓嘉
監製: 周錫漢
主唱: 馮允謙

#5
773312
作曲: Kiri T
填詞: 周耀輝
編曲: 蔡德才@人山人海
監製: 麥浚龍 / 蔡德才@人山人海
主唱: 謝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