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時光倒流

歌詞解讀《羅生門》兼談《中女羅生門》

rashomon_rogo

2015年初《念念不忘》甫面世,麥浚龍就公佈了新專輯 《Addendum》的概念就圍繞著《耿耿於懷》故事的男主角展開,就在大家熱幟期待十年女主角登場的結果時,在正傳《念念不忘》與《羅生門》之間,相隔了一道《瑕疵》。莫文蔚飾演的現任,來跟麥浚龍對唱,卻沒有一句能對得上,各有各的旋律與節奏,猶如兩個世界不能交集。到剩下莫文蔚獨守最終,她最後一句形容這段關係為「頹垣敗瓦」,正好打開了《羅生門》讓他生命中另一個女主角,去演繹她的版本。

屬於謝安琪的《羅生門》,名字來自「羅城門」,因皇室衰落而殘破得「頹垣敗瓦」,現在通用為一個故事衍生不同版本,各有觀點手執一詞,反映人性; 套在男女愛情瓜葛上,大家都自私地美化自己,他的痴情,她的灑脫,是真是假,誰可定奪? 有了流行曲的線索追蹤,《羅生門》受惠於歌詞的延續性,讓每個用心去聽的當事人都可將自家愛情的情節搬進去,拼湊出不同的圖畫,一人一個《羅生門》,既是情懷共鳴,也是懸疑推理,有不同的解讀,人人爭相當偵探找真相,才是一石激起千重浪的迴響之因。

最簡單直接的方向,就是照字面理解,黃偉文亦發揮所長,寫得一針見血,像為李蕙敏寫的《你沒有好結果》般「一刀插入你心」那種痛那種絕。林夕寫哲理,周耀輝寫詩意,那黃偉文就是寫故事的人,他似乎終於不再鑽研深度,回歸初出道的直白,因此久違了的感覺在《羅生門》充分重現。先來刺中要害,男主角根本不了解女主角,哈囉吉蒂、少女漫畫原來只是一廂情願的想像; 再來臉書無謂看的回絕,演到奉勸別瘋狂,破碎了一路《耿耿》又《念念》的深情。原以為有緣無份的浪漫感慨,其實從來不是現實云云。

不過換個角度看歌詞,她一邊拒絕,卻其實也有一邊安慰? 謝安琪最初唱得滿不在乎,到副歌卻又有溫婉撫慰之感; 放下吧,讓舊事逝去吧。這種口吻,是傷口灑鹽還是止血呢? 絕情的另一面,或有著療傷作用,多年後再回看 (回聽),也許是另一番感受,可以抽身客觀聽著曾經屬於自己的故事,其實會豁然開懷。

那女主角的態度,到底是有沒有愛過那個他呢? 是仍然愛但寧願埋藏嗎? 歌詞在直白之外,還有空間容讓想像,或者說謊只為不想對方再受傷害再無了期的等待,謝安琪亦處理得相當曖昧,似未絕望又復心死,叫人徘徊之間走不到對岸,可見麥浚龍也一直堅持自己心中所想才是正確,唱到最後一句都毫無動搖。

最有瑕想的一句,也是之前說寫得最淌血的一句:「我愛過哈囉吉蒂嗎? 似乎沒有。」那是有還沒有? 「似乎」可意指愛不愛過都不在意,這表達最傷人心,就是歌者連在她心中留下一角的位置都沒有; 但「似乎」也有另一種可能性,那是掩飾真實情感,不肯直認沒有愛過,為了強行回應他過份激烈的愛,而偽作否認。是他從來不了解她 (所謂一往情深其實只是他愛自己),還是他不了解現在的她 (十年間轉變之劇,暗指關係情感亦早跟十年前不一樣),還是她不想承認最了解自己的是他 (強逼自己來成熟以佯裝瀟灑)? 「似乎」的意境,之後緊接兩個問句,都可視作質疑對方、反問諷刺、自我尋問,實在精妙。

關於男女主角的重逢,一樣各有各精彩演繹。最正路就是他真的遇上了她,想表白心跡遭到婉拒,然後男的愈說愈激動,疑似思憶成狂; 女的就擔當勸導的角色,最後卻也不得要領。不過既然是瀕臨瘋狂的狀態,一切會否只是潛意識作崇? 《念念不忘》暗示過夜夜夢中見的情節,那謝安琪的出現會是夢境嗎? 他思念她到夢中,卻想到她已不再在乎他,於是這實是麥浚龍 2007年《Chapel of Dawn》的 《Poor U》延伸嗎? 自我心靈在對話,一面偏執一面放下嗎? 這也解釋得到 MV 的編排,黑色朦朧的背景嗎?

再鑽研下去,那有可能不是生離而是死別的處境嗎? 尤其近年麥浚龍的歌曲多有禪意的哲學,這會是生者與往者的對話嗎? 歌詞中縱有提及臉書更新、相見如路人,但亦可解釋為過份掛念,所以翻舊臉書重溫又重溫; 至於「縱使相見已是路人茫茫」更可視為蘇軾《江城子》的變奏,與「十年生死兩茫茫」「縱使相逢應不識」一脈相承,麥浚龍的老相造型,不就是「塵滿面,鬢如霜」的形象嗎? 那麼謝安琪一頭濕髮,在黑幕與故人重逢,便是「夜來幽夢忽還鄉」的情節了。

rashomon-midwm

兼談《中女羅生門》。十年前《耿耿於懷》有吳日言的《扯線風箏》路過,十年後化身人妻謝安琪,再過十年呢? 葉蘊儀的代言實在是神來之筆。林日曦續寫故事,難得不是純粹惡搞,搞笑元素當然有,但寫實情況也許真不輸黃偉文的《羅生門》,甚至金句更爆更精準。

再一次呼應哈囉吉蒂,少女時或者未必記得有否喜歡,但現在卻成為夜夜相伴的唯一,怎能不唏噓? 曾經不想再認是少女幼稚,怎料年長後反想回到少女心態。成熟時為證明有思想,就讀狄更斯; 但變肥師奶後就只有看八卦,留意狄波拉了。在舊同學聚會由風騷炫耀裙下之臣,變成身心乾燥; 曾經有得選擇就故作灑脫,到沒有選擇後就直認不諱,《中女羅生門》跟《羅生門》對比今昔的強烈,還超越了《羅生門》/《念念不忘》、《念念不忘》/《耿耿於懷》的對應! 十年後的謝安琪不知會否再選唱這首歌這個版本,再造話題?

《中女羅生門》是《毛記電視》旗下《勁曲金曲》改歌詞作品至今最精彩一首,只是團隊一星期要創作起碼九首半的歌詞,能否長久保持活力與新鮮感,唯有希望節目的創新度流行度至少比亞視來得更永恆就好了。

延伸分享:
《羅生門》久違了的十年情懷

《羅生門》久違了的十年情懷

rashomon

香港樂壇有多久沒有這樣熱鬧過? 網上點撃熱哄哄,討論區爭相談意見,連紙上或電子傳媒都迅速加入宣傳,娛樂版八卦是必然,但連財經足球俱有引用,可見新歌《羅生門》的傳播熱度及速度。歌紅受歡迎,當然是因為多人感共鳴,由此誇大其辭的稱讚排山倒海,逐段逐句分析隨之而來,亦又引來反對者撰文批評一番,從故事意念到歌迷反應,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羅生門》。

回到港樂流行的問題,其實這種程度的哄動話題性,並不像大眾想像那樣稀有,只是若關心社會/政治發展的圈子,近年還算有不少具代表性的作品,最近就可數到謝安琪的《Kontinue》,特別是去年七一前夕推出的《雞蛋與羔羊》,在首數天的Youtube點撃率走勢跟《羅生門》不相伯仲,只是《雞蛋與羔羊》有明確的政治主題,得不到主流廣泛報導自是必然,加上並非談及個人情感因素,不及《羅生門》容易觸動歌迷思緒去分享再分享。至於轟動一時的國教、港視事件,都各有《年少無知》《無盡》代表,不過因應社運主題而流行自有其局限,就是不會達到樂迷聽眾都相當執著要街外人都聽過才算爆紅大熱的標準 (雖然《年少無知》有劇集效應而街知巷聞,然而《天與地》低收視或許反映某層面的受眾不認同)。對上一次,真的是全城年度金曲的橫掃之勢,自是2008年的《囍帖街》,保衛集體回憶的當年,正好是撒下本土抗爭種子的開端。

這就是近年的香港樂壇。少了人聽廣東歌嗎? 也許是的。少了人以廣東歌作手機鈴聲或商場背景嗎? 或許都是的。但以上所提及的歌曲都有一定程度的凝聚力,而且不屬平常走紅的模式,不再是倒模給大家唱卡拉OK的那一種商業歌。事實上在四大唱片公司退出最大K場 (Neway) 的這幾年,還有多少人會去唱K,就算去還會唱新歌?

《耿耿於懷》與《羅生門》相隔的十年,大概正是伍樂城這類曲式不再大行其道的時期,聽廣東歌的朋友們,從獨沽一味慘情到死的狹窄思維,慢慢過渡到習慣並喜愛非情歌或「社會歌」,沒有過渡的就早已選擇離棄。《羅生門》帶回來的,似乎偏偏是這十年缺席了的廣東歌迷,記憶還是活在千禧年早期英皇盛世或 Paco 時代,K歌大行其道的日子。剛看過《Inside Out》(玩轉腦朋友) 就會知道洗了腦的旋律是抹不走的,太易記太上口的歌會縈迴不散,在記憶區裏長久活躍,時不時冷不防就回到大腦中樞日播夜播 – 《羅生門》正是這種產物,愈播愈上癮,只因這種副歌設計,就是曾經每日在收音機旁聽過的,還是伍樂城從前常譜給 Twins 的一類,瓊姐所說的類比不是沒有道理的:「同學愛新鮮 戀愛大過天」與「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實是容易湊成一對的聯想,但聽者不自覺,卻會自然對《羅生門》感到親切,而這亦是今次《羅生門》概念的成功之處,不止歌詞內容上連結,是旋律上都令人想到十年前的「美好」時光。當然,美好與否又是另一個羅生門,有人愛K歌,亦總有人生厭,於是樂評人少有認同《羅生門》出色,反而覺得麥浚龍上一首合唱作品《瑕疵》更有創作誠意。

十年前是2005年,為何是這一年作為港樂分水嶺? 因為陳奕迅加盟新唱片公司的復出? 在其後陳奕迅多了人生大道理要說,減輕了愛情成分,都算是事實,他確是帶領樂壇的頭號人物; 然而更重要的或是出道的新人。我懷疑在2005年之後出道的新晉歌手,根本除了忠實聽眾外,無人能記得他們的名字,認出他們的樣貌,或聽過他們的歌聲。周柏豪? 相信大部分香港人對其認知僅在於廣告代言 (最新還有M巾),潮文再熱鬧都不見得有年輕人以外的關注。C Allstar 算是最入屋,還有一眾電視台歌唱比賽出身的歌手,說到底又是一台獨大之禍吧,《超級巨聲》《星夢傳奇》 主導了香港樂壇新方向,社會歌盛行以外,就只有TVB主題曲。連 G.E.M. 之所以在香港有大量粉絲,好像都是在林欣彤翻唱《A.I.N.Y》後開始,後期上大陸再上太空,就已不關香港人的事了。

2005年最矚目的新星湧現了許多,側田、衛蘭、方大同、王菀之 … 紅過又浮沉過,躍升得最高又最穩的自是謝安琪。她跟周博賢的團隊,一手開創了新的流行風潮,也來到了「我都有十年喇」的關口。周博賢創作過譽為社運大碟的《Kontinue》後,又監製了工運流行專輯《野火》,謝安琪反而在第十年重返主流情歌懷抱,「很感激 喜歡我十年仍不休」就像是屬於謝安琪的十年宣言。黃偉文塑造給《羅生門》女主角的身份形象,近乎是為她度身訂造; 身為B餐人妻的溫柔魅力,不可抗拒又不易親近; 又有哪個女歌手可高呼不再少女不愛哈囉吉蒂,代表不跟風不膚淺的型格? 唱過《最好的時刻》與《你們的幸福》,就更見「狄更斯是漫畫嗎?」話中有話的諷刺 (沉迷個人情感不關懷社會公義)。

謝安琪在《羅生門》的精彩演繹再一次證明她駕馭情歌的能力,起首的氣聲斷句,後段的溫婉不捨,融和了女主角的決絕與撫慰,亦再次印證了「物以罕為貴」的真理。久久未有一首廣東歌去唱情歌故事,才顯得《羅生門》重要,尤其是沒有高調十年紀念的活動,廣東新專輯又還有悠長等待的製作期,《羅生門》單是謝安琪再唱情歌的因素,就能在樂迷間轟動了。當然,謝安琪的支持者也許更期待她唱《中女羅生門》的版本,更符合她「入型入格」一類抵死好玩的形象!

還未數到主導這系列的重心 – 麥浚龍。他也是「物以罕為貴」,相隔近十年沒有再主唱這類作品,轉型暗黑風格或禪學理論,自己開創專屬的音樂路線,已是一個品牌保證,上篇 談《念念不忘》時已提及過,在此不贅。兩位「非情歌」代表合唱大路情歌,還要是草根天后遇上富二代藝術家,十年不聽廣東歌的回流,十年間聽著非情歌的亦關注,話題火花怎能不絕?

人氣真的要累積十年,同樣好感新鮮感也會在十年間揮霍淨盡,麥浚龍與謝安琪是正面例子,那邊廂同期好像也有個《刻不容緩》續集,聲勢卻遠遠不及,都是來自2004年,《刻不容緩》甚至比《耿耿於懷》還要流行吧。但觀乎李克勤這兩年的表現 – 《北京北角》《富士山下》都同樣有話題卻是負評,容祖兒則情歌泛濫得多一首與少一首無分別,就見《羅生門》與《世界真細小》的分野了。

延伸分享:
羅生門角度看麥浚龍「羅生門」

念念

wpid-imag0189_1.jpg

張艾嘉最新的電影作品《念念》,呈現了三個人各自的「念念」,
這大概有三種含意在內,既是一念之間,亦是念念不忘,還有一份思念。

一. 念念不忘

因為王家衛,因為一代宗師,
「念念」二字,第一時間就會連結到「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在華語樂壇中,先有林若寧的《宮若梅》向《一代宗師》取材,
今年年頭則有黃偉文為麥浚龍填寫了《耿耿於懷》十年後的續集《念念不忘》
既回應了他上張專輯《無念》,亦突顯了過去執念的迴響。

至於張艾嘉開拍《念念》時,有沒有想過對王家衛作回應?
這就不得而知,不過張艾嘉同樣選擇了一首自己的舊歌,去詮釋自己對於《念念》的心情,
那是《愛的代價》,以邊唸邊唱的方式,再次演繹一次。
二十三年,比麥浚龍的十年,路更長,浸出的味道更醇,也當然沒有那麼執著;
然而,再灑脫都總不能說忘記了,過去的由它過去,但刻骨銘心的,仍要銘記於心。

《愛的代價》對我們這一代可能太舊太老套了,不是屬於我們的共鳴,
像張艾嘉也不屬我們的年代,但對於林夕,對於古巨基,李宗盛的創作就是念念不忘的經典代表。
於是這份「念念」亦通過《告別我的戀人們》承傳到我們心中,
古巨基在他的「告別我的戀人們」音樂會上,亦重唱了《愛的代價》,
充分展現歌詞所說的感激之意,在陳輝陽刻意煽情的笛子聲中傳揚。
《告別我的戀人們》最後回到《愛的代價》的旋律,
正好是《耿耿於懷》與《念念不忘》湊成一對。

二. 思念

除了念念不忘,《念念》更有思念的意思 –
不止忘不了、放不下,箇中還有著牽掛。

影評人張知行寫《念念》這部電影,就以王菲《我願意》的歌詞作開頭: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行。」
因著片中數段奇幻的時空交錯,以「玄」來表達念念思緒自然不過;
我卻立時想起另一首歌作回應: 齊秦的《思念是一種病》-
「我想我的思念是一種病,久久不能痊癒。」

《思念是一種病》歌詞最後一段所得的覺悟是「別讓遺憾繼續」,
猜想這也是戲中角色阿翔和育美各自從其奇遇中得到的感覺。
育美媽媽是美人魚,阿翔爸爸是水手,
他們都在大海,不知阿方,不是「穿山越嶺」,就是「涉水」的另一邊了,
而我們 (阿翔和育美) 都在孤獨的路上,找不到盡頭,卻找著了彼此。

大概屬於這一對伴侶的《思念是一種病》,不是齊秦的版本,
而是張震嶽與蔡健雅的互唱,讓溫暖填滿了寂寞,沉重的思念就變得雲淡風輕。

電影《念念》一開場就有了流行曲與思念的提示,
少女在吟唱《台北的天空》的畫面,「如今又再回到思念的地方」,
面前就是綠島,育美的出生地,育男成長的家,
跟台北大概有點遙遠,然而若知道填詞人陳克華的原意,
就知道他寫《台北的天空》時所思念的,卻是其故鄉花蓮,
他要表達的正是離鄉遊子的心情,那不就是育男與育美的寫照嗎?
當然,也是他們媽媽的感受,她同樣是離鄉別井的一個。

三. 一念之間

《念念》的思念與念念不忘很明顯,亦反覆貫穿在作品中,
然而因著一個念頭,一種想法帶來的無窮後果,甚至影響了後來的一代,
這遺憾,這自省,同樣是伴隨一生之久,在《念念》中亦不能被輕易忽略。

媽媽若不出走,兒子若不出城工作,爸爸若肯留下跟小孩打一場拳…
一切是否就會不一樣?
一念是天堂,另一念是地獄,
不想著改變過去或回到命定的過去,也許就可以釋放。

盧巧音十年前的《天演論》,留下了《一念天堂》,
主流不受落,傳媒不推介,樂迷間卻稱頌為近代最具代表性的粵語專輯之一。
歌詞中那份懸念是心魔,她愛一個人到恨一個人,其實只因自私,
這當然是走出失戀後遺的故事,但同樣適用於育男被母親遺棄的那份複雜情緒,
一息間的釋放,原來也通用在《念念》三個主角身上。

《Joanna&王若琳》中的《一種念頭》也許更貼近《念念》的意境。
「或許說出去一會,就再也沒回過頭」可以是媽媽,也可以是兒子,
說不出的感受,既有落寞,也有傷心,更有懷舊,
混雜而成正是《念念》醞釀的情感深度,
無法以文字說清,也只能以一首首樂曲模擬,但都不完全完整。

最後,是劉若英的《念念》,電影響起的最後一曲。
張艾嘉透過電影主角口中,說這是一個未完的故事,
流行曲再強調一次,永遠沒有完結,沒有盡頭,就是「念念不忘」,
一如王家衛的《一代宗師》,不完整,也永遠沒有完成的版本,
故事會繼續寫下去,活在畫面與歌聲之外。

Christopher Chak X 林夕 – 小宇宙與大世界

cclam

隨著時代的變化,
港式流行曲的字數變得愈來愈多,段落的重覆愈來愈少,
篇幅愈來愈長,詩意的空間愈來愈局限,
以前詩篇式意境化的情懷,
現在已要寫成起承轉合的故事,或深遠的人生哲學道理,
從留白聯想過渡至具體描寫鉅細無遺,
本就是大勢所趨,逃不掉,亦回不去。

翻查精選碟或致敬音樂會,
上一輩(六七十年代)聽歌的人心中的黃金曲詞組合,
必然是「輝黃配」,顧嘉輝加上黃霑,
副歌的重點字詞是簡而精,「浪奔 浪流」才得以流傳至今;
千禧年代的樂迷則應該會找「夕陽配」來作代表,
陳輝陽的標記是引用古典,已有的旋律經過新的編曲,就有既定的親切感,
所以歌詞就算多了密了,仍是易於聆聽者入耳並記於心。

只是近幾年沒有了陳輝陽,
沒有了「借鑑/致敬」流行曲的雷頌德,
沒有了千篇一律的伍樂城,
三人同時減產,讓盛行一時的K歌失去了下一把交椅。
取而代之,最大路最流行的那一位,名字叫澤日生,Christopher Chak。
他的曲,總是鋼琴底,弦樂編,音符一個緊接著一個,
綿密得透不過氣,沒有喘息的空間,
好處是一氣呵成,壞處是難在一瞬找到重點。

對於歌者及詞人,如此飽滿的旋律都是一大考驗。
唱的人駕馭得到自然得到外界對唱功的肯定,反之就曝露自身弱點,
填詞亦一樣,愈多字數,就愈能見其思考的深度與闊度,但亦愈容易出現沙石及文法不通。
2006年一曲《富士山下》打響了澤日生的名堂,
除了讓好歌手知道,又有一位可以打造年度金曲的人才,
(本篇要寫的作品,就是來自目前香港樂壇最紅的四位歌手)
亦讓填詞界的三朝(1980s-2000s)元老林夕,得到在歌中暢所欲言(寫)的好機會。
因為歌詞多,所以能寫出更宏觀的主題,
林夕在 Christopher Chak 曲中所寫下的,都離不開個人微觀與社會宏觀之爭,
先有張敬軒的《披星戴月》與容祖兒的《搜神記》,
後有謝安琪的《你們的幸福》與陳奕迅的《任我行》,
如同一組系列的一脈相承,卻又相互補充與衝擊。

披星戴月 (2009)

從個人出發,當然是主角的感情生活,
從世界角度,就是新聞看到每日社會所發生的事。
理想宏大亦遙遠,身邊人微小卻親近,
何者應放於首位? 這就是歌曲的命題。

第一句已經有「世界太大,自己太小」的感慨,
接著拋出了第一個問題。
「若有天,這副賣相腐化於塵土,可有一分半秒值得我去自豪?」
單純地愛自己所愛,過好每一天的生活,是否就對得起自己?
若沒有關心外間之事,不聞不問不參與,是否就沒有值得驕傲的地方?

詞人本身有沒有答案?
大概是我們凡夫俗子根本沒能力沒時間去關心地上發生的一切,
能做到的或只有好好對待最愛的人,這已是一生最崇高的情操了,
那是珍惜眼前人的訊息,還是對自身軟弱無力的指控?

進入副歌,就不是二元對立的簡化了,
就算有選擇追求理想,關懷社會,
那又是否只為虛榮心得到讚賞?
沒有堅持到理想,只為上位,又是否對不起其初衷?
然後談到情人間的吵架,以小見大去傳達「沒有包容才有仇恨」,
兩個問題作為副歌的完結,
都似是指主角選了為世界而放棄了愛人,
質詢的是,一定要二選一嗎? 世界就比自己重要嗎?

故事第二段的發展變得明朗,
如何為社會付出,都看不到實質回報;
眼前擁有的才是具體能屬於自己的,偏卻沒有去爭取,
「問心只妄想跟你快樂牧羊,
憑這成就到老去亦安詳」
道盡心之所向,卻又後悔太遲。

一句句的問號,在張敬軒的演繹下盡是反問式的諷刺。
《披星戴月》作為林夕對於個人/世界矛盾探討的起步點,
似是選了自私的位置,
總結詞是「不枉這生需按照誰方向」,
與最後一個「才是正常?」反問句,
要達到不枉此生的境界,是每人需要自我追尋的,
不是每個人都要為世界放棄自己的偉大。

只是同一年,林夕從女性的觀點切入,卻有著相反的回應。

搜神記 (2009)

同樣是分手後的回顧,
男的 (披星戴月) 追悔反思,女的卻豁然開朗,
從前愛人是整個世界,現在可以將往日放大的縮小,才可放眼世界。

同樣在首兩句就有微觀與宏觀的對比,
情人是上帝是一切,南極快沒冰山卻從未在意。
《搜神記》以盲目信仰比喻「戀愛大過天」的價值觀,
在熱戀時只有愛情,忘卻了外面的社會,
被自己的信仰設下框框而蒙蔽了視野,
明明有更多值得關心的事物,都拋卻忘記。

將自己的價值建基於別人,到失去時就覺一無所有,
但關注社會造福人群,卻能肯定自己的價值與存在感。
基督教義中常說的,除耶和華外別無其他的神,
就是不要以個人為偶像,世界中心圍繞單一個體而轉。

「想快樂不靠神跡才懂創世紀」
當然可視為反宗教,自己站起來振作,不需他人的愛不需外來信念去倚賴,
只是填到了「神是我自己」的地步,
就不是放大別人而是放大自己了。
就此可見,《搜神記》與《披星戴月》兩首歌的訊息放在一起,才算完整。

你們的幸福 (2011)

比前作更進一步,不止尋求「快樂」之道,還希望探索「幸福」的真諦,
內容繼續談及個人生活與社會時事的矛盾,
這一次是人間瘡疤對瘦班點狗,沒有提及戰火或環境污染,
但不斷具體描述平常生活細節去質詢,這是否就是幸福?
就算生活得幸福,人卻麻木了,又意味著這個人生多麼空虛。

是次歌詞提供了兩個觀點,並客觀呈現看法的不同,
謝安琪亦唱得恰到好處,不會予人偏頗任何一方的感覺,
給聽眾最終選擇權,你可以節目延續節目,可以拒絕思索,
也可以選擇接受心痛,再細想還有什麼感想可以痛哭,
都是自由,都是自己的人生,
但林夕為主流貫輸的「正能量」思想提供了反思的空間,
就是輕輕鬆鬆很快樂,但幸福人生是否只為了自己的輕鬆快樂?

從沒遇到不安的醒來,是因為真的心安理得,還是自我欺騙的幻象?
又或是根本從來不願在美夢中甦醒過來?
砂進了眼內,都不再在意,以為是常態;
虛幻華麗的煙花圍住了恩愛王國,最後成硬殼,
就是個人困在小宇宙,損失對大世界好奇的變奏。

「填密這一生一秒 還自覺有幸繁忙是一種祝福
抵抗孤獨 不能停下甚麼都不敢去結束」
這一段很適合香港人,因為每個人的日曆上,都填滿了行程表,
工作之外還是工作,工餘時間亦總有活動,
無暇消化外間資訊,唯有將所有事項一概娛樂化,
看著偶像台劇,或是婆媽港劇,
接受低智,只因為平常已用腦太多,
然後再自以為還有飯開,繼續勞碌,就是幸福。
即使本身關心政治時事,那份熱心在年月積累的上班下班間都早已消退。
 
林夕的詞,配合謝安琪關心社會的形象,
Christopher Chak 的旋律優勢得以發揮,
愈多字數,才可寫得更具體,論述才有說服力,
期望聽眾群能接收到,能有所感悟。

任我行 (2013)

《你們的幸福》既然都以含蓄客觀的寫法,將兩個面向的衝突選擇都描繪過了,
那《任我行》還可如何對照?
林夕既然尋問過迎合主流的「幸福」方式,
現在自然也要看看,選擇了另一種道路的,自主又是否快樂幸福?

初聽《任我行》,就感覺是2003年 (剛好十年) 《猜情尋》的延續。
玩輸都可勝過別人,因為自我就有一套遊戲規則,
世界說我輸,我卻自詡贏了教訓 (是有覺好訓嗎? 林夕留了個具雙重意思的詞組)。
來到十年後回望,發現曾經的堅持,最後都遁入了主流,
與樂迷對陳奕迅歌路的想像同出一轍,
曾經反叛好玩過,如今葡萄成熟了只有保守與食老本,等於跟大隊不再創新走前。

原來沒有跟隨人家麻木地幸福,沒錯是贏了獨立,但也要付出離群的代價,
神仙魚在狹小的缸中尚可生存,游出了大海就斷了魂,
蝴蝶困於桃源還是要飛多遠,於人自身又有何干呢?
伴隨著自由是孤獨,
你若不想將恩怨情慾變娛樂,自然就要接受自己想法跟人家有落差,
若要堅持去當自己,每事問每事想,就不可預期有大眾的支持;
若不去談論不去觸碰,與人(羊)群一起柴娃娃說言不及義的話題,
雨傘內有人一起遮風擋雨,外邊只有獨自承受風吹雨打,
活在大世界當然比困在小宇宙殘酷得多,
就連詞人都坦言,頑童大了才沒那麼笨呢!

有了成長這一個時間因素,就可將從前大世界與現在小宇宙比較,
闖遍路燈變成了等遍綠燈,是被社會制度同化;
逛遍睡房變成了走入教堂,是成家立室後多了承擔的責任;
繽紛樂園變成了戲院商店,是大自然到文明約束的演變。
跟《你們的幸福》一樣,有著正反兩面的鋪展,
就讓聽眾決定前路,達致真正的「任我行」,
但走進人群還是離群獨行,最重要還是要自己為自己的抉擇負責。

林夕道出了現實,綜合四首歌的觀點,
醒覺之旅向來不是易走的,但值得一試嗎?
闖一闖去看看世界是風險大還是得著大呢?
每人都有不同遭遇及體會,這就是人生的精彩之處。

最後,選圖用上了《一絲不掛》(同是Christopher Chak X 林夕的作品)其中一幕片段,
因為海潮這個沙畫定格,
捕捉到個人對社會,小宇宙對大世界的互相牽引排斥,實為最好的影像描繪。

從《情人甲》看安歌合唱史

Andy_Hui_Janice_Official

許志安的歌唱生涯轉捩點,似乎總離不開他身旁的女歌手。
從出道到勇奪男歌手,每一次的高峰都有一首合唱的代表作,
趁著今年《情人甲》的面世,就來重溫許志安的大熱合唱歌。

將冰山劈開 (1986)

若論到樂壇中對他最重要的女歌手,梅艷芳都必然是頭三位。
許志安第一首為樂迷認識的成名作,正是梅艷芳的金曲。
得到天后的賞識,並能在副歌中featuring獻聲,造就他出道並在88年正式推出唱片。
梅姐逝世前最後一張大碟,亦邀請了許志安參與一曲《先謊夜談》,
但更廣受傳唱的,應是同一年收錄在許志安專輯的《女人之苦》。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 (1993)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這兩首情歌,應是這對情侶的歌迷,多年來的心水之選。
見證過相愛、分離再復合,這兩首都是他倆愛情的主題曲,
電視機前的廚房宣言,到現在仍是勁歌男歌手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得獎感言,
鄭秀文在許志安的事業及個人上,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其實二人還有一首活力澎湃的《火熱動感la la la》,
跟郭富城、梁漢文一起,四位當時尚待上位的新星,大唱跳躍活力,
到現在仍是夏日必備的廣東曲目。

會過去的 (2001)

車婉婉如今已淡出了,留下唯一一首知名的,就是《會過去的》。
就是這一年的樂壇成績,造就許志安登上了TVB的最受歡迎男歌星寶座,
亦讓這首K場大熱歌,定調了當時許志安的音樂路線,最商業化的時期。
Paco 旗下的他,紅得快消退亦快,
壓縮了走紅的時間,換來是支持者後來迅速的流失,
只是不再承擔男歌手金獎的名銜,反而能唱更多不同於主流的歌曲,
而當年街知巷聞的,現在又剩下多少首還會再聽?
大抵也就只有《會過去的》,能長居樂迷心中。

美中不足 (2004)

與葉德嫻早已在1999年合作過《教我如何不愛他》,同樣情感激昂,
當時的流行只是錦上添花,但時空來到五年後,
許志安的人氣大不如前,李克勤古巨基才是領軍者,
梁漢文亦在上揚,反而自己的事業停滯,
還記得他在電視台受訪時表示面對銷量下滑的低潮,
這一次的合唱,正是雪中送炭。
美中不足的是,年尾叱吒至尊歌,贏得不光采,
之後許志安正式離開一線行列。

醜得漂亮 (2006)

其實許志安的劇集主題曲受歡迎都不是第一次
前例有陳慧珊的《苦口良藥》,亦屬K歌合唱類。
只是這一年因著胡杏兒的增肥演出,劇集未推出時就很有話題性,
雖然到真正播出,反應未如理想,
然而也不阻主題曲日播夜播而受注目的程度。
《In the name of…》大碟走得偏鋒,
但因有了豬先生,再有了TVB效應,
又讓許志安憑藉胡杏兒的新聞價值,得到了反彈的銷量與傳唱度。

情人甲 (2013)

最後數到伍樂城與黃偉文的新出品。
已很久沒有聽過伍樂城這種熟悉的曲式,
整個製作,從一成不變的編曲,到感謝過去的詞意,都是回到那個年代的感覺。

K歌還在主導的千禧年初,還是樂迷喜愛的情歌王子,
《情人甲》徹底的大路,反而愈聽愈有懷念,
既屬伍樂城的曾經,也是許志安的曾經,
但兩者都不再有當年的產量,從前的流行度。
衛蘭的加入,與許志安是互惠互利的雙贏,
許志安享受到高企的網上點撃率 (之前三個MV瀏覽總數加起來都不及合唱版),
衛蘭則得以借助許志安的愛將地位,與商台破冰。

不過,一直希望的終極版都沒有落實,
曾經親自給黃偉文撰寫訊息,謝謝他給安仔一首好歌的那位,
充滿著愛的那一個她,若能一起出現再合唱,就圓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