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樂壇專題

我看叱咤 2016

9032016

始終是從小就看的情意結,始終還自問愛港樂愛廣東歌,每年伊始都是習慣性地聽商業電台頒獎禮,特別在今年重現久違的電視直播,還要標榜足本直落,難得。TVB大台從來沒有的空間,Viu TV提供了。亦不得不讚Viu TV在開台至今一直都有不少的音樂節目與現場表演的轉播,還是晚上的黃金時間。這一次連從前新聞大過天的黃金守則都可以打破,堅持播到全場完畢,而押後新聞到深宵。

這一次本應是天時、地利、人和,讓香港樂壇與商台再一次給港人看到希望與改變,而且2016年確實有不少的作品值得有更多的推廣。然而,一直傲視四台(其他傳媒頒獎禮) 的叱咤,還是守不住,過往真誠的感動都敗給了刻意的計算,淪為純粹娛樂。或者只是個人期望落差,商台從來都要商業掛帥,但至少香港樂迷們還會有一份信念,這個電台還有提拔獨立新聲的勇氣,而就算沒有,也應呈現得大方得體。

其實Supper Moment 說得好,能在電視機旁、收音機旁、網上或現場以一個晚上的時間去聽頒獎禮,是對港樂的一個支持,但這個頒獎禮是否值得這樣去支持? 騰出時間給得獎感受、有一首歌曲的演繹時間當然是比其他本地頒獎禮更好的處理,但這本來就是最低要求,精彩的叱咤理應能給予更多,可惜現在所謂的忘我不忘本,卻盡是煽情之能事。

我最喜愛的歌曲投票,網上選出五強,現場選出得主,是原有的傳統,今年突然有新意思,要選出兩首再加入一輪投票,並在中途加插表演,用意何在? 似是強行加插「催淚位」,要擠出表演者與樂迷的眼淚來消費,然後就來截票。情緒的操縱,用來操作投票意向,然後當「兩強」上台,一眼就能看出所謂拉票的班底是徹底傾向某一方。

鄭欣宜與方皓玟都是值得欣賞的歌手,亦不需要作如此對立,偏偏這一夜叱咤為了話題性而如此編排,一邊本來已有明星光環,又有著名填詞人、音樂人一同加持,另一邊就盡是寂寂無名、默默耕耘的幕後製作人,一比之下就見走獨立路線的有多單薄,卻沒有將其辛酸故事一一如數家珍,否則可能要再超時也講不完。

我最喜愛系列,是以票數來決定的,所以也沒有值得批判的理由,只證明了投票受眾的品味。從結果來看,叱咤似乎已成為了另一個TVB,在大台出身的都走到這個舞台得到加冕。大概是TVB音樂頒獎禮已經墮落到一個地步,連基本娛樂功能都失去,就被叱咤取而代之,但原來熟悉的叱咤則悄悄離我們而去了。

TVB特色,當然是守舊保守,叱咤如今也失去了將後起之秀提拔的能力與機會,至尊歌又是陳奕迅,女金又是容祖兒,連組合三甲都開始沒有了流動性。都這麼多年了,如果仍在看,都應該懂得忍受,連至尊大碟的份量都愈來愈不濟,大公司大品牌、天王天后質素再平庸,也可勝過製作更精良、概念更完整、音樂性更豐富的單曲或專輯。像《四季》若是周國賢自己去唱,別說至尊或十大,單周冠軍歌都可能勉強。又難怪張敬軒不知道周國賢其實今年已經回歸了,商台頒獎台上難以看得見。

也罷,始終是分獎遊戲,不過我真的為商台的惡意玩弄而感到憤怒。2016年理應是肯定方皓玟音樂的一年,並顯示在播放率上的佳績、投票單上的走勢。那為何只因著製造懸念的緣故,所謂娛樂性的名目,去禠奪她應得的肯定? 按照非官方統計,方皓玟本可得唱作人金獎、女歌手銅獎,卻都被逆轉位置,期望更大,落空更大。

當然有人認為數字只作參考,女歌手三甲尚且可體諒,畢竟JW 與方皓玟到最後一周的播放率還相當接近,而以JW在2016年的音樂表現,得獎也是實至名歸。但唱作人的次序為何要這樣顛倒? 論播放次數,統計上林海峰還要落後於周國賢; 從捧人角度看,林海峰也不需要一個金獎去證明,他奪金的意義遠遠低於方皓玟,還要給人指摘為偏幫自己人,那用意到底何在?

及後,原來連男歌手的金銀銅次序都可以調換來頒發,是頒發單位的自嘲嗎? 知道金獎得主的實力及重要性不及銀獎嗎? 對今時今日的叱咤而言,獎項含金量及不上製造話題的娛樂性,TVB式頒獎禮,正是只求效果,可以犧牲獎座的份量與價值,今日的叱咤距離還遠嗎?

獎頒得不稱身,但歌手也要有責任去承擔其份量。既然明知港樂流行度已大不如前,聽港樂、看這頒獎禮的樂迷可能跟鄭欣宜的歌迷一樣,要甘冒被外間恥笑的聲音來支持,那就更需要有說服力的表演,不讓人家看不起。但不知是緊張還是音響耳機之誤,得獎歌手們的現場水平皆不如平常,像小塵埃、方皓玟這些一向難登主流的單位,難得一次上台機會卻失準,怎讓樂迷放心推介給友好呢? 《終於好天氣》與《卜卜卜》是好歌,也需要有精彩的發揮。且念這兩首確有難度,但林奕匡唱《愛情小品》就沒有藉口,已經不是《停止繁殖》般高低跌宕,卻唱得如走鋼線。

至於感言說話,更是災難區。動人,不在乎長度,只在乎深度,是否有內涵、有鼓舞作用。如果沒有準備好,那不如專心唱歌,總比言不及義好。真性情當然值得讚賞,但若一個歌手的真性情是討人厭煩的話,那不如少言少錯,尤其是已奪金無限次的單位,怎樣也不可跟第一次上台的興奮與激動相比,那就不如藏拙,將自己最好的一面表露就好。

歌手始終是唱歌而非發表長篇大論,像鄧小巧的言簡意賅,以音樂征服人心; 鄭欣宜也一樣,很多情感可以在心中,《女神有問題演唱會》中的組曲《問題天天都多》、《夏日飛舞》、《星星傳說》已勝千言萬語,不要讓值得喜愛的原因化為憎厭。

2016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 完全得獎名單

叱咤樂壇填詞人大獎  黃偉文
叱咤樂壇作曲人大獎  Howie@Dear Jane
叱咤樂壇編曲人大獎  馮翰銘
叱咤樂壇監製大獎   Edward Chan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十位  林奕匡〈愛情小品〉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九位  小塵埃〈卜卜卜〉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八位  容祖兒〈無人知道雙子座〉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七位  方皓玟、RubberBand〈終於好天氣〉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六位  許志安〈非安全地帶〉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五位  吳業坤〈百姓〉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四位  C AllStar〈聲音騷了〉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三位  鄭欣宜〈女神〉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二位  張敬軒〈羅賓〉
叱咤樂壇至尊歌曲大獎  陳奕迅〈四季〉

叱咤樂壇至尊唱片大獎  容祖兒《JPOP》

叱咤樂壇唱作人銅獎  周國賢
叱咤樂壇唱作人銀獎  方皓玟
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  林海峰

叱咤樂壇生力軍銅獎  陳明憙
叱咤樂壇生力軍銀獎  張美儀
叱咤樂壇生力軍金獎  鄧小巧

叱咤樂壇組合銅獎  Dear Jane
叱咤樂壇組合銀獎  Supper Moment
叱咤樂壇組合金獎  C AllStar

叱咤樂壇女歌手銅獎  JW
叱咤樂壇女歌手銀獎  李幸倪
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  容祖兒

叱咤樂壇男歌手銅獎  許廷鏗
叱咤樂壇男歌手銀獎  陳柏宇
叱咤樂壇男歌手金獎  張敬軒

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組合  Supper Moment
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男歌手  吳業坤
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  鄭欣宜
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  鄭欣宜〈女神〉

關於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我想說的是…

tvmost1

雖然不知道毛記電視的熱潮在善忘的香港可以維持多久,但歷史性的一晚,第一個以本地二次創作為主的金曲頒獎禮,始終是寫下香港樂壇新一頁,而且還得到不少明星支持 {徐小鳳現場現身已夠喜氣洋洋!),網民洗版,已成功製造議題,為無聊荒謬的我城打破了悶局,起碼有一次吧。

作為一個聽廣東歌的歌迷,我總算聽過每個星期的十首上榜歌曲。雖然不是每次都有十首全新作品 (至少起碼有一個席位預留了給那首永恆的至尊歌),但要就每星期的社會時事娛樂話題去改編大量歌詞,少一點創意與毅力都難成,當然這亦說明了香港一年五十二周,所發生的鬧劇,可供惡搞的膠事何其多。講鉛水東江水的《污水三千》、唱食人國產電梯的《電梯散》、等埋發叔的《立會任我行》、炒賣成風的《發達號》等等皆是一時流行的諷刺與抽水。

來到頒獎 (誤: 分獎) 典禮,聽說有超過三千個獎項分發,以為是新城大派對,首首唱一點,怎料開了場,才知是叱吒再世,這也並非無迹可尋,畢竟腦細林日曦、陳強、阿Bu等本就來自商台,從舞台編排,分獎次序,主持台詞,都有 903 的影子。十大基本上有五首較具政治色彩,當中《羞家baby》相當精警,原版因粗製濫造而成名,惡搞版以此來挖苦這個無能特首,實在相當配合,不論騎呢舞步與歌詞都一樣到肉,既有話題性又言之為物; 《亞視永恆》最傳奇,因為大家都對這個不死循環輪迴的電視台感到相當厭倦,成就了這首不死金曲,還成為了講亞洲電視歷史故事的書名; 《想搭很難》最後一句「強客先於港燦」已盡顯對水貨客的反感; 《明張目膽》以鍾樹根的失言為恥笑重點; 《胸追人》是手無寸鐵示威者受到濫權濫捕的記錄,在現今社會盡是語言偽術與怨氣之下,以搞笑形式重現各種反智現象,確相當有娛樂價值,亦見藝人的膽識; 繁忙兒童合唱團的組曲更有心思地講述了一班學生哥的辛酸,從上堂、測驗、見學校到放暑假,補充練習興趣班毫無間斷。

只是改詞帶來的新鮮感可以維持多久? 其實成立不足一年的勁曲金榜,近期交出的貨色水平已有所下滑,最好的都在上回優秀選中出現了,《明張目膽》作為第一首毛記冠軍歌,這次改由何韻詩親自演繹,反而覺得不太合適,她太認真唱這首歌了,像與這個晚上格格不入; 之後得獎感言及歌曲較動人與勵志,效果較好,不過與其聽二次創作的《廢鐵是怎樣煉成的》,還不如聽同類主題,同是林日曦填詞,但是來自新晉的黎曉陽,原創的《香港傑出廢青》? 不過看毛記的又有幾多人聽過黎曉陽? (如果真是熱愛香港熱愛廣東歌,我真心推薦他的音樂。)《越癌越愛》這首歌又到底有什麼意思? 這不是對分獎給親生女有意見 [真.認真mode: 其實盤菜瑩子不論聲色藝都比吳若希好太多],只是這首歌單論改詞與其他十大作品不能相比 – 這類作品就像TVB《歡樂今宵》《福祿壽》一類節目都可輕易複製; 當然不一定全部歌曲要講政治串政府,像《中女羅生門》將原版故事再延續十年,逆轉兩性心態亦具創意心思,又呼應現實的剩女話題,是次現場還由 Dickson 補完了男版,毒男配中女註定夠爆。

上半段仿效叱吒頒獎禮的流程完畢後,就來到最像 TVB 亦最有爭議性的環節。本來多謝Shell這個hashtag夠潮,不過當整個環節的篇幅 (並不限於兩三分鐘) 都在瘋狂感謝廣告商,實在有違勁曲金曲原來的作用,若然改歌是宣傳品牌之用,那毛記就失去了獨特之處。當然知道在這世代,毛記要找商業贊助有難度,Shell 敢去掛名亦具風險,市場策劃的代表是需要勇氣與智慧去打這一仗; 觀乎全晚氣氛,其實雙方都已贏得相當漂亮,那一大段感謝話語與鵬哥的咪嘴表演又是否做多了呢? 我相信若然沒有廣告歌曲那段,Shell 與毛記仍會得盡歡呼掌聲,但多謝到盡會否反有另一種聲音呢? 至少 Shell 本來的形象就不是良心企業,是怎樣神化都改變不了的事實。當然 Gatsby 的硬銷更不見效,成為是晚最冷場的一部分。

輪到俞琤感言,其實是她一向的風格,若然同一段說話放回商台,相信反應不會像在毛記般熱烈? 這又是為何呢? 因為俞琤難得的賞面? 但又是誰讓商台從前不能像毛記般隨心頒 DJ 們最喜愛的獎項呢? 俞琤一手捧起叱吒,但叱吒風光不再,她是否可毫無責任全身而退? 看毛記本是想看新血,想看年輕活力怎樣有新的諗頭,卻竟是看到過去的叱吒,對於一個一直追著樂壇頒獎禮發展的歌迷來說,其實是有失望的。河國榮與方健儀絕對的實至名歸,但他們的受歡迎,有多少是源於觀眾對TVB的情意結? 我們這一代本就是看TVB長大的,自然習慣TVB早就灌輸給我們的惡搞文化,就在當下毛記重現昔日光輝。

《香港地》作為最後一曲,對於這個標榜本土的媒體至關重要,2004年這首歌面世,歌詞中的 “I rap the police, I rap the government” 只是隨口唸唸,或包括對董建華的不滿; 不過來到 2016 年的時空就有了全新的解讀,河國榮的演繹中亦比陳冠希更有說服力與認受性。一句「要有訂企 首先要企硬自己」就唱出了心聲,沒錯,環境再惡劣,香港人都要企硬做自己,唔駛同人地比,那就是毛記電視應有的定位,可以走出叱吒、TVB的影子,當一個真正獨當一面的新媒體。我仍有期待,下一年可以更好,沒錯,我們會有下一年的。

我看叱吒 2015

kwangor-903

每年的一月一日都是香港樂壇較矚目的一天,因為有商業電台的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至少在電子傳媒界別直至現在,還是最有公信力、代表性或話題性的一個頒獎禮。商台本來就以大膽作風聞名,敢於提拔後起之秀,古巨基、陳奕迅、楊千嬅等都是由這個電台力捧至天王天后的地位,近年也有方大同、謝安琪與 RubberBand 等,只是愈來愈有向大公司靠攏之勢,開始分豬肉,即根據唱片公司配額分獎,又隨著舊人淡出,新人未有能力或流行度接捧,舊樂迷對於頒獎禮的熱情漸減 (往年每一年我都參與投票我最喜愛歌手獎項,今年竟然忘記了),適逢俞琤退位,2016 續牌在即,一切一切都在造就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以下歸納了幾點觀察與所感:

一. 全晚最驚喜,亦是最驚嚇的,當然是坤哥成為大贏家,除大熱的生力軍金獎,還橫掃了歌手們夢寐以求的「我最喜愛」系列,在網上投票壓過陳奕迅、張敬軒與周柏豪得到男歌手獎,又在現場投票力壓全年傳唱度最高的《羅生門》,憑《原來她不夠愛我》奪最後歌曲大獎。對上一次有新人能奪投票獎項,應已是1990年的《相逢何必曾相識》,所以傳奇並非沒有發生過,只是為時已久,大家樂於再締造一個奇蹟而已。

坤哥奪大獎其實是有跡可尋,坊間看到的「TVB奪獎而眼鏡霧化」並非起因,而是將本來已入屋受歡迎的他再推上一層樓。我最喜愛的男歌手投票其實早在TVB頒獎前已完結,若903真的跟從「你敢投,我敢頒」的原則,那坤哥一早在網上已是最高票數。健吾、瓊姐等網上紅人幫忙拉票是一大關鍵,坤哥要多謝他們是必然,但更重要是坤哥懂得怎樣在網上推銷自己的形象,而這就是新時代的趨勢 – 不靠傳統唱片公司與傳媒宣傳,網上平台可打出另一片天。當然,坤哥還有電視台優勢,自參賽《超級巨聲2》後一直保持高度但不過份的曝光,甚至因為他不是TVB最力捧的對象,而令觀眾增加了同情。種種因素造就他突圍而上,第一年有自己的歌就可以備受最高的肯定。

坤哥本身亦有頗佳的人緣,且看歌手與幕後對他都不抗拒,甚至不介意為他推廣可知一二,他固然幸運地代表了一眾默默耕耘未得賞識的音樂人們,上台接受光環,但他自身不怕出醜,予人真誠的印象亦是致勝之道 ╴這一點,他其實有點像從前的楊千嬅,大情大性又笑又哭。楊千嬅在00年首奪叱吒女歌手金獎的哭相,是叱吒一直為人津津樂道的時刻,然而她撃敗一眾當時得令的天后 (王菲、鄭秀文、陳慧琳皆在席上) 絕對惹來大量非議,這些批評亦一直緊隨楊千嬅,如她樣貌不漂亮、唱功不濟、扮喊等,跟今時今日的坤哥一模一樣。不過00年的楊千嬅其實不只得一首金曲《少女的祈禱》,還有優秀的專輯,及之前幾張叫好叫座的概念大碟; 坤哥《原來她不夠愛我》與《陽光點的歌》都算為人熟悉,但只有一張EP,與之前在youtube頻道累積下來的口水歌,在製作好音樂的路上還很遙遠。

楊千嬅現已走過去並成為天后,很可能不再參與叱吒這些樂壇競賽,既有坤哥傳承,就看他有何造化就看他能否維持其謙遜率真的態度,不因幾個獎項就自滿,反面例子就是容祖兒,拎左獎唔知做咩好,一臉囂張,一直至今都未能重返叱吒的我最喜愛。這個獎其實一直都有鋤強扶弱的意味,大台俾我就唔俾,大台唔俾我偏要俾,《年少無知》、《撐起雨傘》都是好例子。

二. 《羅生門》全城大熱,但在主要樂壇頒獎禮暫時都一無所獲,還可說是因為細公司分不到豬肉; 來到叱吒本是吐氣揚眉的時機,卻在專業推介僅得第六位,投票亦輸給《原來她不夠愛我》,就令不少樂迷大跌眼鏡。歸根究底,《羅生門》在年中推出,年尾已滑落不少,還有麥浚龍看似對獎項不稀罕的態度,將游離票轉送給渴望得到認同的坤哥,因為他能明確地傳達給大家一個訊息,他很需要這份肯定,這就是TVB得獎所推的最後一把。

說句實話,無論麥浚龍怎樣以高品味自居,《羅生門》與《原來她不夠愛我》都是典型港式情歌,質素不能說相差很遠,所以《Addendum》奪至尊碟對他應該更有意義,這是專輯企劃概念的勝利,《羅生門》的走紅並不止歌曲本身,實是背後十年的故事,要連同《耿耿於懷》《念念不忘》來聽才有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羅生門》所販賣的是一種情意結,對舊日廣東K歌的懷念,跟《原來她不夠愛我》代表年輕人,就是另一個世代之爭。畢竟麥浚龍都已是舊人,《雌雄同體》首奪十大的激動已是十年前,他再沒有這種激昂的喜悅,就決定了《羅生門》的命運。不過專輯內沒有《耿耿於懷》,卻在台上唱這首歌是有點突兀,較理想的處理應是《耿耿於懷》與《念念不忘》合成一曲演繹,不過聽麥浚龍吃力的現場表演,還不如不聽 – 這又是另一致命傷,麥浚龍從不是實力派,在外界眼中,麥浚龍不懂唱歌,吳業坤也不太懂,為何不選一個年輕的,有潛力進步的人呢? 至少吳業坤還更有誠意在樂迷面前表演呢。這一點其實也是2015年區議會的啟示。

三. 變天的不只得坤哥,Supper Moment 也在這個晚上正式上位。首奪十大、組合金獎與我最喜愛的組合,三個大獎成為大贏家。這個肯定其實遲來了,13年的《無盡》本就應該帶領他們登頂,然而兩年過後,樂隊沒有新突破,沒有推出任何專輯,《幸福之歌》流行度甚至不復《無盡》《小伙子》的高度,對手 C Allstar 推出了一張精彩的本土大碟,加一張有創意與不同單位合作的細碟,一個演唱會,為何形勢會忽然逆轉? 在非官方的播放率統計中,C Allstar 還是第一位,與 Supper Moment 有三十多次的距離,換言之商台是刻意調位讓 Supper Moment 封金,在沒有公司與外界壓力下何以有這樣的調動?

這大概是商台銳意換血的決心使然。陳奕迅與楊千嬅的缺席,代表他們的時代已經結束,既然是晚主題是送舊迎新,就順水推舟為Supper Moment 正名。Supper Moment 亦無愧於其寵愛,《幸福之歌》現場版是全晚的亮點,是 Supper Moment 最精彩的演出之一。可惜的是 C Allstar 沒有唱歌的機會,連十大都被換走了,他們在商台的待遇其實跟 Twins 有點相像,不是樂隊所以總不是最喜歡的愛將,從前的獎項多是因為流行度高,不能不給。C Allstar 永遠是一個後補,如果 RubberBand 那年活躍,C Allstar 就要退位讓賢; 然而 C Allstar 的現場表演或專輯水平都比 Twins 出色得多,他們亦敢於嘗試不同曲風並能駕馭有餘,《生於斯》無容置疑是2015年香港樂壇一張重要的廣東專輯。《逾越生死》這樣接近十大都不得要領,不知這隊組合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四. 風光的新世代還有林欣彤的第一首十大,是除橫掃的坤哥之外,另一位巨聲幫。亦有林奕匡,繼去年《高山低谷》勇奪十大,今年再有上台演唱的機會,亦不負眾望地有出色的演出。唱作人金獎是一個好的踏腳石,讓他向樂壇更高位置進發,也可是一個滯留點,就以後在唱作區內徘徊。林奕匡有創作力,有親和力,也有好歌聲,難得 DJ 與樂迷都賞識,希望 Sony 好好栽培,好好推廣他的音樂。Dear Jane 出道十年亦奪組合銅獎,也是得來不易。加盟華納後的 Dear Jane 情歌比例多了,亦吸引了新粉絲去聽他們唱失戀心聲,要討好群眾無可厚非,不過不能忘卻初衷,2015年連續三首《咖啡因眼淚》《遠征》《七百萬種樂與怒》都有點他們昔日的影子,有熱血回歸之感,想繼續上台就要繼續像這一年般取個巧妙的平衡了。

五. 縱使舊人在逐步退位,歌曲三甲其實仍是天王天后包辦。陳奕迅缺席都有至尊歌,就請李克勤與容祖兒放棄奪至尊的念頭吧。來年叱吒是年輕人的天下,還看到這兩位在爭獎,不知他們有何感想,或是希望代表團隊得個肯定吧。楊千嬅從未得過至尊歌,《小城大事》被換走的一次是最接近,現在似乎沒有機會了,不過她也早早放開,在家享天倫樂還更好,去年的金獎可能是最後在樂壇頒獎看到她的身影吧,也算是完美落幕。繼2004年的金牌,2015年的英皇誕生了男女金獎的得主 – 張敬軒與容祖兒。剛好陳奕迅淡出,周柏豪去年封王要衛冕又未夠認受性,坤哥奪我最喜愛而沒有雙料問題,張敬軒今年的金獎其實來得相當僥倖,他的歌沒有去年《青春常駐》的矚目,派台出碟沒有2009年的勤力,幸好有人氣又有實力,沒有人會懷疑他不實至名歸的。容祖兒已有第十個女金獎座了,無需多說,含金量有多少,大家都心中有數。

六. 幕後人大獎宣佈時,圍繞的話題是網絡23條。再多的質疑都不及創作人台上一句話,黃偉文說出「政府可以告我自己改我自己既歌」,現場與聽電台的人都收到了,意思清晰明確,比不知所云、繁複難解的懶人包更有力,更一針見血。我們要保護自己的創作自由,就要多發聲,多關心,不能不了了之任由惡法通過,不能一句事不關己就置身事外。政治離我們的生活很近,當法律不能保障自身權利或人命財產時,當人身安全都開始受威脅時,一切就已太遲。

2016年1月1日見證港樂的改朝換代,且看新的一年,香港的樂壇及社會會否有新的衝撃與希望。

2015年度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 完全得獎名單

專業推介.叱吒十大
至尊歌: 無條件 – 陳奕迅
第二位: 世界真細小 – 容祖兒, 李克勤
第三位: 最好的債 – 楊千嬅
第四位: 找對的人 – 張敬軒
第五位: 所有下雨天 – 薛凱琪
第六位: 羅生門 – 麥浚龍, 謝安琪
第七位: 挾持 – RubberBand
第八位: 黃昏點唱機 – 容祖兒 (Feat. 林海峰)
第九位: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 林欣彤
第十位: 幸福之歌 – Supper Moment

叱吒樂壇生力軍
金獎: 吳業坤
銀獎: Jude
銅獎: 黃淑蔓

叱吒樂壇唱作人
金獎: 林奕匡
銀獎: 王菀之
銅獎: 周柏豪

叱吒樂壇男歌手
金獎: 張敬軒
銀獎: 陳奕迅
銅獎: 周柏豪

叱吒樂壇女歌手
金獎: 容祖兒
銀獎: 王菀之
銅獎: 謝安琪

叱吒樂壇組合
金獎: Supper Moment
銀獎: C Allstar
銅獎: Dear Jane

幕後大獎
叱吒樂壇作曲人大獎: 伍樂城
叱吒樂壇填詞人大獎: 黃偉文
叱吒樂壇編曲人大獎: 馮翰銘
叱吒樂壇監製大獎: 舒文

叱吒樂壇至尊唱片大獎: Addendum – 麥浚龍
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男歌手: 吳業坤
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 謝安琪
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組合: Supper Moment
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 原來她不夠愛我 – 吳業坤

《羅生門》久違了的十年情懷

rashomon

香港樂壇有多久沒有這樣熱鬧過? 網上點撃熱哄哄,討論區爭相談意見,連紙上或電子傳媒都迅速加入宣傳,娛樂版八卦是必然,但連財經足球俱有引用,可見新歌《羅生門》的傳播熱度及速度。歌紅受歡迎,當然是因為多人感共鳴,由此誇大其辭的稱讚排山倒海,逐段逐句分析隨之而來,亦又引來反對者撰文批評一番,從故事意念到歌迷反應,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羅生門》。

回到港樂流行的問題,其實這種程度的哄動話題性,並不像大眾想像那樣稀有,只是若關心社會/政治發展的圈子,近年還算有不少具代表性的作品,最近就可數到謝安琪的《Kontinue》,特別是去年七一前夕推出的《雞蛋與羔羊》,在首數天的Youtube點撃率走勢跟《羅生門》不相伯仲,只是《雞蛋與羔羊》有明確的政治主題,得不到主流廣泛報導自是必然,加上並非談及個人情感因素,不及《羅生門》容易觸動歌迷思緒去分享再分享。至於轟動一時的國教、港視事件,都各有《年少無知》《無盡》代表,不過因應社運主題而流行自有其局限,就是不會達到樂迷聽眾都相當執著要街外人都聽過才算爆紅大熱的標準 (雖然《年少無知》有劇集效應而街知巷聞,然而《天與地》低收視或許反映某層面的受眾不認同)。對上一次,真的是全城年度金曲的橫掃之勢,自是2008年的《囍帖街》,保衛集體回憶的當年,正好是撒下本土抗爭種子的開端。

這就是近年的香港樂壇。少了人聽廣東歌嗎? 也許是的。少了人以廣東歌作手機鈴聲或商場背景嗎? 或許都是的。但以上所提及的歌曲都有一定程度的凝聚力,而且不屬平常走紅的模式,不再是倒模給大家唱卡拉OK的那一種商業歌。事實上在四大唱片公司退出最大K場 (Neway) 的這幾年,還有多少人會去唱K,就算去還會唱新歌?

《耿耿於懷》與《羅生門》相隔的十年,大概正是伍樂城這類曲式不再大行其道的時期,聽廣東歌的朋友們,從獨沽一味慘情到死的狹窄思維,慢慢過渡到習慣並喜愛非情歌或「社會歌」,沒有過渡的就早已選擇離棄。《羅生門》帶回來的,似乎偏偏是這十年缺席了的廣東歌迷,記憶還是活在千禧年早期英皇盛世或 Paco 時代,K歌大行其道的日子。剛看過《Inside Out》(玩轉腦朋友) 就會知道洗了腦的旋律是抹不走的,太易記太上口的歌會縈迴不散,在記憶區裏長久活躍,時不時冷不防就回到大腦中樞日播夜播 – 《羅生門》正是這種產物,愈播愈上癮,只因這種副歌設計,就是曾經每日在收音機旁聽過的,還是伍樂城從前常譜給 Twins 的一類,瓊姐所說的類比不是沒有道理的:「同學愛新鮮 戀愛大過天」與「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實是容易湊成一對的聯想,但聽者不自覺,卻會自然對《羅生門》感到親切,而這亦是今次《羅生門》概念的成功之處,不止歌詞內容上連結,是旋律上都令人想到十年前的「美好」時光。當然,美好與否又是另一個羅生門,有人愛K歌,亦總有人生厭,於是樂評人少有認同《羅生門》出色,反而覺得麥浚龍上一首合唱作品《瑕疵》更有創作誠意。

十年前是2005年,為何是這一年作為港樂分水嶺? 因為陳奕迅加盟新唱片公司的復出? 在其後陳奕迅多了人生大道理要說,減輕了愛情成分,都算是事實,他確是帶領樂壇的頭號人物; 然而更重要的或是出道的新人。我懷疑在2005年之後出道的新晉歌手,根本除了忠實聽眾外,無人能記得他們的名字,認出他們的樣貌,或聽過他們的歌聲。周柏豪? 相信大部分香港人對其認知僅在於廣告代言 (最新還有M巾),潮文再熱鬧都不見得有年輕人以外的關注。C Allstar 算是最入屋,還有一眾電視台歌唱比賽出身的歌手,說到底又是一台獨大之禍吧,《超級巨聲》《星夢傳奇》 主導了香港樂壇新方向,社會歌盛行以外,就只有TVB主題曲。連 G.E.M. 之所以在香港有大量粉絲,好像都是在林欣彤翻唱《A.I.N.Y》後開始,後期上大陸再上太空,就已不關香港人的事了。

2005年最矚目的新星湧現了許多,側田、衛蘭、方大同、王菀之 … 紅過又浮沉過,躍升得最高又最穩的自是謝安琪。她跟周博賢的團隊,一手開創了新的流行風潮,也來到了「我都有十年喇」的關口。周博賢創作過譽為社運大碟的《Kontinue》後,又監製了工運流行專輯《野火》,謝安琪反而在第十年重返主流情歌懷抱,「很感激 喜歡我十年仍不休」就像是屬於謝安琪的十年宣言。黃偉文塑造給《羅生門》女主角的身份形象,近乎是為她度身訂造; 身為B餐人妻的溫柔魅力,不可抗拒又不易親近; 又有哪個女歌手可高呼不再少女不愛哈囉吉蒂,代表不跟風不膚淺的型格? 唱過《最好的時刻》與《你們的幸福》,就更見「狄更斯是漫畫嗎?」話中有話的諷刺 (沉迷個人情感不關懷社會公義)。

謝安琪在《羅生門》的精彩演繹再一次證明她駕馭情歌的能力,起首的氣聲斷句,後段的溫婉不捨,融和了女主角的決絕與撫慰,亦再次印證了「物以罕為貴」的真理。久久未有一首廣東歌去唱情歌故事,才顯得《羅生門》重要,尤其是沒有高調十年紀念的活動,廣東新專輯又還有悠長等待的製作期,《羅生門》單是謝安琪再唱情歌的因素,就能在樂迷間轟動了。當然,謝安琪的支持者也許更期待她唱《中女羅生門》的版本,更符合她「入型入格」一類抵死好玩的形象!

還未數到主導這系列的重心 – 麥浚龍。他也是「物以罕為貴」,相隔近十年沒有再主唱這類作品,轉型暗黑風格或禪學理論,自己開創專屬的音樂路線,已是一個品牌保證,上篇 談《念念不忘》時已提及過,在此不贅。兩位「非情歌」代表合唱大路情歌,還要是草根天后遇上富二代藝術家,十年不聽廣東歌的回流,十年間聽著非情歌的亦關注,話題火花怎能不絕?

人氣真的要累積十年,同樣好感新鮮感也會在十年間揮霍淨盡,麥浚龍與謝安琪是正面例子,那邊廂同期好像也有個《刻不容緩》續集,聲勢卻遠遠不及,都是來自2004年,《刻不容緩》甚至比《耿耿於懷》還要流行吧。但觀乎李克勤這兩年的表現 – 《北京北角》《富士山下》都同樣有話題卻是負評,容祖兒則情歌泛濫得多一首與少一首無分別,就見《羅生門》與《世界真細小》的分野了。

延伸分享:
羅生門角度看麥浚龍「羅生門」

「我討厭政治」與「我讀得書少」

本來也不想在音樂園地談歌手的政治取向,
但有時政治就在生活中,沒有逃避的空間,就唯有正視面對。
香港樂壇近年多了一種新題材,是寫社會現象的歌曲,
不再一味談情說愛,就擴闊視野展現人文關懷,
從周博賢與謝安琪的企劃開始,直到現在廣及不同的流行歌手,
只是唱得出要做得到,才是言行一致,否則就讓人懷疑歌者有多真誠。

沒錯,歌手不必一定與政治掛鈎,沒有要求每位都是張懸或黃耀明,
當好歌手的本份是灌錄每張好的專輯,準備每個好的現場表演。
聽歌不必背上重擔,唱歌亦不是神聖任務,特別是流行曲。
只是有時言論確會影響一個藝人自身的形象,
也許現在不再有公關包裝,潮流是「想說就說,想做就做」,
在應對緋聞或人身攻擊時,或可一兩句花言巧語含糊帶過,
當面臨大是大非之事時,沒有清晰的定位,就會容易被界定為無知、沒有獨立思考。

早於兩年前,王菀之已是前車可鑑。
「我討厭政治」作為免除一切衝突的工具,就是擺出一副不感興趣的姿態,
拒絕去認識,關上大門甘願並樂於並自豪於自己不懂的事。
在此之前,王菀之的唱作實力早被肯定,水百合演唱會有口碑有話題,
在此之後,王菀之進一步入屋拍戲拍劇,但真正聽她歌曲的樂迷已然失望,
不純因歌曲變得不濟,而是自覺或懷疑當初聽到的那個有氣質有格調的她,只是一場美好的投射。

當然,歌曲好壞不在乎於歌者品格或立場,
但所唱歌曲內容與訊息的傳達,會受到歌手的一言一行所影響。
王菀之一事可能只是公關工程的災難。,
RubberBand 參演去年七一維穩騷,才是與其一向歌路抵觸的重災區,
樂迷突然驚覺其變質,而代表覺醒的《睜開眼》只是一年之前推出的作品,
這樣自相矛盾的行為,讓RubberBand面臨重點聽眾的流失,
在檢討整頓後,今年的《Frank》似乎就是誠實的回應,
也許經此一役,RubberBand 在選擇工作時 (廣告/音樂會等),都會份外謹慎,
亦一如意料,他們推辭了今年澳門五一音樂會,證明他們依然如一,態度不變。

自從梁振英上台後,在各行各業滲透維穩的工作不遺餘力,流行樂壇自亦不例外,
「家是香港」標記隨處可見,自亦需要一首有份量的主題曲,
於是就誕生了兩代歌王的合唱 – 張學友與陳奕迅的《同舟之情》,
在電台電視台日夜轟炸,作為名副其實的洗腦歌,
當中一句「人間的恩怨幾許已淡忘」竟然在英文字幕譯作 “Forget what is right and wrong”,
在主流媒體宣揚只要有中央,不需再記得對錯的訊息。
同一年內,陳奕迅找了MastaMic合唱《主旋律》,林夕亦為他填寫了《斯德哥爾摩情人》,
是隱諱的對抗嗎? 這並沒有答案,但再次證明政治找上流行音樂,並不是一朝一夕。

G.E.M. 曾高聲呼喊《What have you done?》關心受邊緣化的基層,
又炮轟903黑箱作業,其敢言作風卻在政治上成了為特首護航的「加油論」,
對商業機構嚴厲斥責,對政府管治卻是雙重標準,
這亦難怪她,要鋪路到內地參選《我是歌手》,都要有迎合內地的一套。
國內十三億人的市場,與香港逐漸萎縮到荼靡的一小塊相比,
若有野心開展事業,著實該向前者進發,
但就別再責怪後者再沒有容下其發展的空間。

到2014年,維穩之手伸向了規模重新擴大的華納(香港)。
先有官恩娜要包容中國人,後有周柏豪自認讀書少不懂政治,
Ella還可說是情有可原,畢竟她並未全然了解「蝗蟲」所指,
而且確實並非所有內地遊客都有同等行為,
但周柏豪的態度實在難以令人想像,這是曾經唱過周博賢《傑出青年》的周柏豪。

林夕都曾在歌詞中填過,讀得書少,不代表常識少,亦不代表不懂道理天條,
寫過無數個人感性文章的「大文豪」,一提到政治就變無言,
正正就是「必要的沉默」最佳例子。
而既然周柏豪在出席維穩上依然抱持「必要的沉默」,
那恕本人在聽音樂的路途上,不能再當周柏豪的同行者。
就放長兩眼看,到底真理在誰。

pakho-rememb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