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樂壇專題

2010 年代香港樂壇唱片選

Cool music forum (CM) 年代百大選第二回來到專輯推介。有幸受邀寫的兩篇簡介都與香港的社運抗爭息息相關,一張是2014年9月雨傘運動誕生翌日推出的《Kontinue》,也是CM樂迷是次投選的十年唱片之冠; 另一張為粉紅A的《為藝術犠牲》,則發表於2019年11月正值街頭/議會/國際戰線最激烈之際。

《Kontinue》謝安琪

《Kontinue》通過曲風、唱腔、詞作的多樣化,表達對多元自由的肯定,同時宣示自我風格的堅持。

全碟音樂豐富繽紛,電子合成、搖滾、童稚流行曲風、港式K歌等共冶一爐; 歌者唱法靈活多變,揉合過往專輯的唱法特色,既有粗野不修飾的兼說兼唱,活潑聲調轉換語言,甚至有子喉腔的戲謔,轉頭又見硬朗號召反抗的呼聲,同時又以女神姿態輕柔撫慰人心。

歌曲題材由娛樂八卦到政治表態 (如將茶餐廳選擇所塑造的女神光環分拆成《C餐》、《雞蛋與羔羊》、《十倍奉還》去表現),輕鬆穿梭香港的意識形態光譜 (兩個偉文的隱喻與對話:《家明》的大中華情意結、《獨家村》的本土意識),集極端矛盾、融和包容 (《篋神》游走真心與反諷的曖昧、《勢不兩立》鮮明地鼓吹和諧) 於一身。

本土、地道、草根、抗爭,謝安琪唱社會歌的形象,切合2014年爆發的雨傘運動,於此達至頂峰。

《為藝術犠牲》粉紅A

2019 年 11 月,周同學的離去、癱瘓城市的開端 ; 向內是憤怒與哀傷的情緒,向外是火光與彈雨的悲壯,同時還有人在繼續上班、繼續等下一班車。

粉紅A及時於亂世歸位,闊別香港樂壇13年後的《為藝術犠牲》與時代神奇結合。虛浮的電子、躍動的節奏、慵懶的讀唱,一如昔日的甜美,軟綿綿、輕飄飄。夢幻的樂風與現實的沉重之反差,就如一貫挑逗性的歌詞變身抗爭想像。

歌曲細緻刻劃日復日的生活瑣碎,從中抒發情感與慾望; 隨著曲目演進,無縫過渡到最後覺醒的呼召,正好捕捉了「日常」與「末日」每天同步上演的荒謬。

CM 五十大唱片精選

1. Kontinue – 謝安琪
2. Live a Life – 周國賢
3. Don’t Text Him – Serrini
4. L.O.V.E. – 陳奕迅 (eason and the duo band)
5. 生於斯 – C Allstar

06-50 (排名不分先後)

CANTOPOPSIBILITY – C AllStar
新預言書 – C AllStar
Hours – RubberBand
Easy – RubberBand
Connected – RubberBand
你們的幸福 – 謝安琪
the album part one – 麥浚龍 / 謝安琪
無念 – 麥浚龍
Addendum – 麥浚龍
蓋亞 – 林憶蓮
0 – 林憶蓮
15 – 方大同
JTW 西遊記 – 方大同
Sophrology – 王嘉儀
Quarter – 王嘉儀
[dal segno] – Supper Moment
世界變了樣 – Supper Moment
The Key – 陳奕迅
邪童謠 – Serrini
Joey & Joey – 容祖兒
小日子 – 容祖兒
剎那的烏托邦 – 群星
適婚的年齡 – my little airport
A Tragedy Your Majesty – 觸執毛
23:59 Before Tomorrow – 雞蛋蒸肉餅
為藝術犧牲 – 粉紅A
A Little Louder – 小塵埃
告別我的戀人們 – 古巨基
優與美 – 藍奕邦
拾 – 許廷鏗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 A Start – 黎曉陽
Matt Force – Matt Force
睡前服 – 小肥
Senses Inherited – 張敬軒
Escape – 陳柏宇
本原 – 陳健安
火鳥 – 楊千嬅
404 Not Found – 方皓玟
林二汶 Eman Lam – 林二汶
豔羨 – 吳雨霏
The Strength of Weakness – 鄧小巧
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 盧凱彤
Much Feeling Little Thinking – 王菀之
Love And Other Things – 衛蘭
Live In The Moment – Gin Lee

我看 Cool Music Forum 香港樂壇年代百大選


[圖為 CM 年代百大選]

突然十年便過去,這十年來做過的事,能令你無悔驕傲嗎? 2010年代,香港樂壇已難復昔日影響力,唱片銷量及公眾曝光皆每下愈況,但與社會的連結卻更緊密,從討論香港流行音樂的 Cool Music Forum 論壇 (簡稱CM) 為這十年舉辦的年代百大選結果可見一二。是次活動由CM會員投票選出一百首2010-2019年的單曲,是一個窗口讓我們從流行樂出發,探看十年前後香港的變化。

楊容時代之終結

回到十年前,除卻急速冒起的謝安琪,轉戰國語市場的何韻詩,當時女歌手話題主力仍圍繞著兩個人: 楊千嬅與容祖兒。即便楊千嬅經歷A-music的災難改造,音樂品牌大打折扣,感情路上的開花結果,亦讓歌者遠離以往引起單身女性共鳴的歌路; 而容祖兒銳意減產K歌,卻未全轉型就先跌入低質廣告歌循環,兩者在CM的投票或討論,卻依然有著壓倒性的主導。十年過後的百大選,容祖兒竟然只得兩首歌曲,並未能躋身頭七十名,楊千嬅作品最高位置亦在四十名外,其中曾奪CM最喜愛歌曲的《好不容易遇見愛》竟百大不入,某程度上標誌著兩位昔日天后風光不復再。此次票選過程中,歷經了一場浩浩蕩蕩的大型抗爭運動,當中這兩位歌手的言行皆曾引起關注,會否直接導致此出人意表的最終排名? 從百大排序看,此十年最具代表性的為謝安琪與方皓玟,而她們的作品同樣有強烈的社會元素。值得一記的是,楊千嬅兩首入選曲剛好是將其捧到今日位置的音樂人 – 作曲的陳輝陽與雷頌德、填詞的林夕與黃偉文。

男歌手方面則仍是陳奕迅的天下,與周國賢一樣有五首歌曲入選,排名卻比其為高,但相信十年前有投選的話,其地位將更可能拋離對手。兩首由林夕填詞的高位作品都各有其意義:《六月飛霜》的創作背景可無縫切合反送中運動脈絡;《任我行》作為《獨家村》前身,本身帶有個人與世界角力的矛盾。另一首入選作品《海裡睡人》則以 duo band 名義發表,這份認同不止是對陳奕迅的演繹,相當程度也是因著盧凱彤的曲詞創作。即使陳奕迅近年已刻意減產,甚至投身非個人主導的duo band企劃,後起之秀目前未有足夠代表作及功力威脅到其地位仍是事實。坊間最看好的張敬軒在人氣及叫座力本已開始追上,但在2019年社會運動的氣氛下,其表態及其唱片公司背景同惹非議。當然陳奕迅最近也沾上政治風波,包括與蔡依林合唱的抗疫歌,以及在Lady Gaga籌辦的音樂會上的自彈自唱,若這些發生於投票期內,會否影響其歌曲排名也是一大問號,不過爭議也許不及上述單位般顯著。

新星一曲走天涯

若有上一個十年百大選,鄭融《紅綠燈》、薛凱琪《奇洛李維斯回信》幾可確認必上榜單; 而剛過去的十年才出道的新聲音,同樣有著一首大熱曲目而被樂迷記住。以歐美曲風聞名的唱作人 AGA 算是異數,有兩首流行作品《一》《3am》得到認同,還有譜給薛凱琪的《Better Me》幸運躋身榜末。陳僖儀一曲《忘川》未被樂迷遺忘; 鄭欣宜的《女神》打破歌名一貫聯想,亦是過來人身份作勵志; 黃淑蔓初出道為電影主題曲獻聲,為夢想添想像。另有四首當時得令的歌曲皆出自陳詠謙手筆: 連詩雅《到此為止》以揭紙方式開展 youtube lyrics video 風潮; JW 《矛盾一生》道出港女心聲; Sony 孖寶各以《別來無恙》與《高山低谷》入圍,可證明詞人雖廣受批評,但其作品某些面向切中普遍年輕人所想所感,特別是「當你遲遲未改變,就讓我改變吧」與「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的生活觀察到社會批判,有值得閱讀的空間。

不算入屋但為樂壇帶來新可能的一眾歌唱比賽出身單位: 依次有王嘉儀《美麗新世界》、馮允謙《山旮旯》、陳蕾《Fly Away》、林欣彤《光源》及鄧小巧《可惜你是個人》,許廷鏗投身兩大唱片公司各有代表作品,特別是違背星夢老闆指令而派台的《青春頌》奠定了歌者堅持走己音樂路的基礎。告別 C Allstar 的陳健安憑著近期情歌《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進駐十大雖有「近因偏差」之嫌,也算證明了其個人單飛實力。林二汶與盧凱彤不算新人,但都是2010年開始拋開at17的組合身份,發表個人專輯,其主要作品幾乎全打進頭五十位 (林二汶 3.5首、盧凱彤 3首); 與 at17 兩姊妹皆有合作的岑寧兒,則因著舞台企劃《剎那的烏托邦》衍生主題曲目贏得樂評一致肯定,既是香港樂評選連續兩屆金曲得主 (其中之一為與林二汶合唱),在百大選也只以些微票距與十大擦身而過。

唱作與樂團崛起

唱作人在香港樂壇的地位於這十年間有增無減,百大選統計的作曲人頭十名中,唱作歌手佔據過半,前述有AGA、盧凱彤、方皓玟,男歌手則有好兄弟藍奕邦與周國賢,當中二人為對方而寫的歌曲同入選,可算佳話; 兩人亦同時一碟多曲入圍,《優與美》為首,《風起》緊隨。周國賢的有時/星塵三部曲得到肯定,更甚於麥浚龍精心策劃的愛情長跑系列 the album 及「耿耿念念十年誌」。Serrini 的獨特詞風與演唱配搭亦是近年亮點,專輯壓軸作《Let Us Go then You and I》及成名主打《油尖旺金毛玲》打入前列,致使《Don’t Text Him》上榜歌曲數量僅次於《優與美》與《Kontinue》。馮穎琪也有推出自己翻唱自己創作的專輯及個唱,但樂迷自當更認同其譜寫的旋律,《剎那的烏托邦》系列當然流麗優美,她本人最欣賞的《彳亍》歷經幾重翻唱後亦修成正果,同時確定她跟周耀輝合作的火花。

樂團亦於這十年大放異彩,有不同語言及表現風格,觸執毛、Kolor、雞蛋蒸肉餅及 My Little Airport 等獨立姿態得到注視; Swing告別作也為其留下一席 (反而 Eric Kwok 個人作品包括譜寫給他人歌曲皆全數落空); 最矚目自是2010年首出專輯的 Supper Moment,以及從大公司回歸獨立的 RubberBand。《未來見》成為百大之冠自有其多重意義,從製作質素、個人共鳴、時代重量面向都是實至名歸。跟Supper Moment同期出道的 C Allstar 不常兼顧創作部分,卻以專輯概念突圍而出,兩張大碟《生於斯》與《Cantopopsibility》的點題作在這十年都有其重要性被看見,同時也不能少了同樣一曲成名的代表《天梯》。

電台落後於形勢

從前聽收音機、看電視機追蹤新歌的日子早已逝去,網絡平台取而代之,一人一榜單一歌單自播自歌。縱是時代使然,電子傳媒的保守取態導致其功能失效更快,亦是與人無尤。既是兼顧唱片公司利益之惡,也是其無法跟上香港流行曲回應社會的呼聲。是不敢播、不能播、不想播也好,事實擺在眼前,2019入圍大部分歌曲都因應反送中抗爭而生,民間網絡力量大爆發,促成《願榮光歸香港》與《肥媽有話兒》; 於獨立音樂界有傳奇地位的 LMF 與粉紅A 各自交出《二零一九》與《若世界在明日結束》,全在大氣電波幾乎絕跡。肯發聲的流行歌手中,一路持續叫喊到現在的,就是唯一多於一首入十大的歌手方皓玟。她能成為樂迷的最喜愛,卻不因播放率高企而上台。

百大選頭八位的視野足證香港音樂與時代的緊扣,得見我們怎樣一步一腳印的走過這十年,也記下傳統媒體的脫節,「最受歡迎」、”Song of the year”等虛名只是一時,能流傳下去的才是真正之時代曲。加上反國教時熱播的《年少無知》、港視發牌風波中高唱的《無盡》、標誌2014的《撐著》與《撐起雨傘》、未上演浦銘心情史之前的謝安琪高峰作《雞蛋與羔羊》與《家明》、後雨傘時期的《差一點我們會飛》及《榴槤乜乜乜》、反送中諷警謊的《人話》,就見證著這十年間風雨飄搖的香港社會。

最後附上我受邀為兩首入選作品寫下的簡介,以及年代百大選名單與歌單,當中載有本網誌點評過該首歌曲的文章連結。另外名單順著聽也會有驚喜發現,如《肥媽有話兒》配上metal版本,《留白》接續,效果流暢而震撼; 《任我行》《獨家村》、《銀髮白》《剎那的烏托邦》各配成一對; 《荒原》《Children Song》作抑鬱心情兩種抒發的對照。亦請細看每個延伸聆聽推介,有著配對及反向的趣味與心思。

002 願榮光歸香港 – 香港人 [2019]

伴隨著反送中運動一同寫下了香港歷史的〈願榮光歸香港〉,突破抒情流行曲創作模式,旋律與編曲從國歌與軍樂中取樣,從而更切合抗爭現場的高昂氣勢,更新了社運歌曲的可能。大合唱不再是嘉年華、「今天我」式失敗主義,而是肯定光復香港的期許、爭取自由的信念。從主歌壓抑到副歌爆發,音樂的情感跌宕召喚著港人的集體身份認同,並得以頌傳開去,連結國際。

延伸聆聽:〈絕望是一種福音〉黃衍仁 [2019]、〈無言者〉鍾一諾、泰迪羅賓 (ft. 蘇德華、劉以達、赤道) [2011]

香港命運共同體的構建,有〈願榮光歸香港〉作見證,但激昂過後,我們要怎樣維繫這關係怎樣才算香港人?怎樣才可不割席?怎樣才可互相溝通與理解?是追求一種新的「福音」,如同〈絕望是一種福音〉沉著而哀傷的輕吟在反問著 ; 或是在舊有「福音」作當代更新,像〈無言者〉則在凌厲的結他聲中控訴著。黃衍仁與鍾氏兄弟同是被主流邊緣化的音樂人,但他們的作品都在這十年留下獨特而深刻的印記,其名字不能不被記下。

061 美麗新世界 [2017]

滲入電子音色的廣東話語音,以冰冷乾涸的女聲演繹,是科技混淆真假的奧妙,也是科技侵蝕人性的見證。聲效中貫穿著卡住的斷裂意象,如同音頻不暢順時的停頓與雜訊,配合影像的雪花痕跡、解像度不足的粗糙微粒,成為阻礙著人類全然投入大科技、大數據所打造虛擬「美麗新世界」的關卡,並警醒我們記得揭開虛假的華衣,展示被埋藏的現實、醜惡的真相。

延伸聆聽:〈你是屏幕,我是什麼〉王嘉儀[2019] 、〈Leaving Home〉王嘉儀[2017]
〈美麗新世界〉一曲奠定王嘉儀的音樂風格,與黃少雍的邂逅與碰撞出的創作火花,告別青春、找到方向,同時批判社會日常的線索已在〈Leaving Home〉浮現,為其離家闖台留下伏線。趕年代尾班車的《殘》全碟(包括與黃少雍再度合作的〈你是屏幕,我是什麼〉)建基於〈美麗新世界〉意念並拓展,劍走偏鋒,作一回更大膽實驗的探索。

年代百大選

001 未來見 – RubberBand [2018]
002 願榮光歸香港 – 香港人 [2019]
003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 方皓玟 [2017]
004 青春頌 – 許廷鏗 [2012]
005 任我行 – 陳奕迅 [2013]

006 獨家村 – 謝安琪 [2014]
007 最後的信仰 – 林二汶 [2019]
008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 – 方皓玟 [2015]
009 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 – 陳健安 [2019]
010 Let Us Go Then You and I – Serrini [2017]

011 你們的幸福 – 謝安琪 [2011]
012 剎那的烏托邦 – 岑寧兒 [2017]
013 銀髮白 – 林二汶 / 岑寧兒 [2016]
014 雞蛋與羔羊 – 謝安琪 [2014]
015 無盡 – Supper Moment [2013]

016 彳亍 – 麥浚龍 [2010]
017 高山低谷 – 林奕匡 [2014]
018 二零一九 – LMF [2019]
019 那邊見 – Swing [2011]
020 榴槤乜乜乜 – 雞蛋蒸肉餅 [2015]

021 六月飛霜 – 陳奕迅 [2011]
022 差一點我們會飛 – 黃淑蔓 / 英仁合唱團 [2015]
023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 鄭秀文 [2019]
024 人話 – 方皓玟 [2019]
025 天梯 – C AllStar [2010]

026 囂張 – 盧凱彤 [2013]
027 有時 – 周國賢 [2010]
028 睜開眼 – RubberBand [2012]
029 還不夠遠 – 盧凱彤 [2016]
030 一 – AGA [2014]

031 末日 – 王菀之 [2011]
032 美麗新香港 – My Little Airport [2014]
033 家明 – 謝安琪 [2014]
034 星塵 – 周國賢 [2012]
035 水百合 – 王菀之 [2011]

036 Children Song – 周國賢 [2015]
037 荒原 – 盧凱彤 [2018]
038 瑕疵 – 麥浚龍 / 莫文蔚 [2015]
039 3AM – AGA (ft. Ghost Style) [2017]
040 別來無恙 – 陳柏宇 [2015]

041 若世界在明日結束 – 粉紅A [2019]
042 無忘花 – 林二汶 [2010]
043 最好的債 – 楊千嬅 [2015]
044 年少無知 – 林保怡 / 陳豪 / 黃德斌 [2011]
045 愛情是一種法國甜品 – 林二汶 [2018]

046 羅生門 – 麥浚龍 / 謝安琪 [2015]
047 矛盾一生 – JW [2015]
048 Come With Me – 吳雨霏 (ft. AF) [2017]
049 油尖旺金毛玲 – Serrini [2016]
050 留白 – 王菀之 [2012]

051 肥媽有話兒 – CLS Express [2019]
052 陀飛輪 – 陳奕迅 [2010]
053 到此為止 – 連詩雅 [2012]
054 好不容易 – 方大同 [2011]
055 山林道 – 謝安琪 [2016]

056 春秋 – 張敬軒 [2010]
057 最後晚餐 – Supper Moment [2010]
058 分手總約在雨天 – 方皓玟 [2014]
059 幸福之歌 – Supper Moment [2015]
060 火鳥 – 楊千嬅 [2011]

061 美麗新世界 – 王嘉儀 [2017]
062 為執著乾杯 – 藍奕邦 [2012]
063 山旮旯 – 馮允謙 [2019]
064 壞與更壞 – 林宥嘉 [2016]
065 女神 – 鄭欣宜 [2016]

066 離開拉斯維加斯 – 藍奕邦 [2013]
067 撐著 – 黎曉陽 [2014]
068 枯榮 – 林憶蓮 [2011]
069 薄情歌 – C AllStar [2013]
070 我本人 – 吳雨霏 [2011]

071 忘川 – 陳僖儀 [2012]
072 你倫敦.我紐約 – 藍奕邦 [2013]
073 Good Night – 觸執毛 [2012]
074 海裡睡人 – eason and the duo band [2018]
075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 何韻詩 [2010]

076 天地一沙鷗 – Gin Lee [2018]
077 花千樹 – 容祖兒 [2011]
078 心之科學 – 容祖兒 [2018]
079 今生不回家 – 周國賢 [2016]
080 大吟釀 – KOLOR [2015]

081 生命之花 – 張繼聰 [2012]
082 撐起雨傘 – 群星 [2014]
083 今天終於一人回家 – Gin Lee [2012]
084 Falling – Gin Lee [2012]
085 Run Away – 陳蕾 (ft. Jan Curious) [2018]

086 守口如瓶 – 周國賢 [2018]
087 告別我的戀人們 – 古巨基 [2012]
088 只有一事不成全你 – 周柏豪 [2012]
089 生於斯 – C AllStar [2015]
090 青春常駐 – 張敬軒 [2014]

091 破地獄 – MastaMic [2018]
092 一絲不掛 – 陳奕迅 [2010]
093 勇悍‧17 – 麥浚龍 [2018]
094 光源 – 林欣彤 [2014]
095 人非草木 – 吳雨霏 [2012]

096 可惜你是個人 – 鄧小巧 [2017]
097 很不低調 – 方大同 [2016]
098 SS14 – 鍾舒漫 / 鍾舒祺 [2014]
099 停半分鐘聽一闋歌 – 許廷鏗 [2018]
100 Better Me – 薛凱琪 [2012]

Spotify
KKBOX
MOOV
YouTube

光復香港樂壇 流行音樂革命

2019年反送中運動掀起香港社會前所未有的震盪,同時促使港人重新審視各個生活層面,飲食、傳媒、影視等都可發現本土力量受到中資嚴峻威脅,才衍生「良心經濟圈 」的互助模式,透過坊間自救,務求維繫本地的核心價值。當中香港樂壇如何回應這場波瀾壯闊的運動相當值得記錄。

香港獨立音樂隨著抗爭而遍地開花,比2014年的創作更多元、豐富,還出現「港歌」大合唱都列入香港人日程表的一部分 ; 對照國際或本地的大唱片公司品牌下的歌手立場則大多較保守或自動消音,高調公開地傾倒向政權一方亦有相當數量。TVB星夢歌手周柏豪 IG 呼籲登記選民的帖文遭刪除 、英皇藝人網上當「護旗手」 、環球歌手譚詠麟出席撐警集會等。香港樂評選曾在總結2017時論及「香港樂壇的平行時空 」現象,在當下更見白熱化,延伸到政治範疇。

黃霑2003年以「豪情還剩一襟晚照」形容香港粵語流行曲 ,十年後李純恩再當判官意圖蓋棺 。但也許所謂死去,其實只是重生的前奏? 如新晉詞人T-Rexx為許廷鏗《荒廢之綠洲》所寫: 「揭開亂世,除掉磚瓦」,反而會「再見青翠似畫」,重拾埋藏底下真正的美好。主導樂壇的兩大磚瓦自是主流唱片公司及電子傳媒,當中本地最大電視台TVB更是集兩者於一身。我們必須認清這些阻礙樂迷去發現荒土下水澗的磚瓦,才能重建心中綠洲的優雅。

綠洲的定義

流行樂壇的綠洲應是何模樣,視乎不同樂迷的要求與預期。若從這場運動帶來的衝撃去看,值得推薦的作品就必然需兼顧時代性與本土性,既能掌握最新題材的脈搏,更需有香港的特色 – 歌詞內容較易辨識,但旋律該如何判斷? 要追溯到粵曲成份? 香港音樂在八十年代已高度受東西洋樂風影響,既然我們高舉「香港是國際的香港」 ,或許不必過份潔癖。與其相對的應是具濃厚個人色彩的作品,但當然有些個人感情也可延伸到社會共鳴,不單不應相互排斥,相兼容更見偉大。

跟光顧小店的原理一樣,不論其多有個性,多有良心,首要仍是產品質素,動聽的音符組合是基本,卻最訴諸主觀。飲食業也需以招牌菜作招倈,歌手/創作人亦應在作品中建立不易被取代的獨特形象與風格; 同時餐單要不斷改變才有新鮮感,音樂也需不時尋找新的內容、觀點與表現形式。只是創新之外,飲食業與樂壇有時也會一道食譜/創作公式走天下,不斷重複成功吸引客人的元素,但菜式一樣不代表烹調味道一樣,就考驗廚師的功力。同樣某種歌曲路線大受歡迎,卻要視乎市場競爭者是否可輕易複製,而歌手與創作人重覆製作時又能否注入某些新元素? 此為獨特性與可重複性的拉扯。

於是TVB目前製作的殘害、以及其他大唱片公司出品的缺陷與好處,目前優先支持獨立音樂的正當性,大可循以下面向去檢驗 (當中前三組與後三組之中又有相互矛盾或共存的弔詭):

– 個人性
– 時代性
– 本土性
– 獨特性
– 可重複性
– 創新性

成也TVB,敗也TVB

1974年TVB電視劇主題曲《啼笑因緣》被廣泛視為粵語流行曲的起步點 (雖不無爭議 ),流行曲隨著劇集效應傳遍大城小巷再遠至海外。70年代TVB劇集歌曲的標準,從顧家煇、黎小田、黃霑的恢宏氣派、配搭葉麗儀、關正傑、羅文等唱家班的時代,到90年代末由盛轉衰的歷史過程不在此詳細探討,但港劇地位的變化、歌曲的配合程度實與從TVB衍生的音樂影響力息息相關。

約2004年起TVB硬推自家藝人取代專業歌星去包攬 (正視音樂成立,吳卓羲、廖碧兒等都出歌的時期),再過渡到2013年星夢娛樂到現在,力捧自家歌手壟斷的情況。2011年尾播出的港劇《天與地》高呼 “This city is dying” 的「香港已死」論調,同時標誌著TVB港劇及其劇集歌曲的最後光輝。《年少無知》就是一首從個人經歷拓展到社會感懷的佳作,林保怡、陳豪、黃德斌親自唱出角色心聲,劇集內外渾然一體。

2013年後何哲圖主事,TVB 正式成為倒模音樂工廠,大量可互換旋律的曲式出現,與劇集連結薄弱 (《心有不甘》與《飛蛾撲火》會否輕易勾起情節與人物聯想?。不須出動《家變》等經典,單單對照2007關菊英《講不出聲》、2008關淑怡《鑽禧》已見分別,即使一系列罐頭曲中最突出的《越難越愛》也是靠劇中不斷重播而非本身曲風詞意去切合故事) ,當中又以非自家製外購劇情況最嚴重 (外購在此等同於從中國購入)。曲目完全不需切合該歷史時期,互換主題曲演唱也幾乎全無違和 (為古裝劇而譜的《眼淚的秘密》、《想勇敢一次》可以配搭時裝劇)。

在作曲人張家誠高度量產的狀態下,以同化、消弭稜角的旋律設計及編曲換來效率; 或舊經典翻唱的操作 (《但願人長久》算有新角度,有別於原唱的滄桑,亦能結合劇集所需; 但不停重用《陪著你走》、近期的《似水流年》就見人歌不匹配的災難)。即使偶有例外的靈光 (多發生於胡鴻鈞身上,如與《師父明白了》《降魔的》相關曲目,其劇集也是近年較優秀示範,但只限於個人情感共鳴一項) ,也無法擺脫TVB整體創作方向的罐頭模式。

「一輩子 一套書 不介意」

刻而為之採用/要求近似的聲音及唱法,只求易上口、高度傳唱,導致歌曲作法以至歌手演繹欠缺獨特性; 流水作業欠缺創新精神; 歌手與歌曲欠缺情感連結,也就沒有個人色彩; 在TVB可以播放的歌曲題材欠缺社會反思、現代更新、本土問題的聲音,反而會洗腦著「罪犯就是罪犯」(《造反》),意識形態極度保守,只會鼓吹「愛回家」。不是說此等訊息不重要,但長期TVB歌曲只有單一的灌輸,情歌、親情歌內容並無創見。

吳若希、譚嘉儀此等面目模糊的形象由此而來; 星夢歌唱比賽出身的鄭俊弘本為唱作人,卻也被塞一堆刻版的歌曲 (《火線下》、《揚帆》等),盡磨蝕其比賽時期選曲演繹的光芒; 同以唱作人身份出道的HANA 也被羅致來作歌唱機器,創作潛力還未浮現 (初出道作仍稚嫩但起碼還有一點個人故事的色彩) 便已消逝。從華納加盟TVB的周柏豪雖可沿用固定創作班底,曲風、題材卻比前狹窄,原來「本体分裂」的取態僅剩下較單一平庸的一面,他這歌唱路的選擇簡而略之就是在昔日「《相安無事》與《天下大亂》」兩種矛盾下選前捨後,也是失卻其音樂靈魂根「本」,加上其先天有所局限的聲線,新作可供欣賞的地方所剩無幾。

偏偏這堆同類型TVB歌曲總在各大串流平台榜單,佔據著前列位置,其歌手專輯亦有一定銷量。以KKBOX為例,去年炮轟警謊的《人話》推出時,其單日榜上可相匹敵的就是兩首TVB劇集《多功能老婆》相關歌曲。這大抵就是可重複性所發揮的效用,受惠於大台的反複重播,大眾無法分辨其新舊作品的分別,反而聽起來覺得親切。

「國民教育」的意識形態強行灌輸、傳媒常具引導思想的報導手法已在公共領域上廣泛給予公眾警剔,但流行文化中也有另一種洗腦方式,不在歌功頌德主旋律 (特區政府宣傳曲一類),而在高度廣播一式一樣的保守樣式,某程度塑造了聽眾的聆聽習慣,阻礙其吸收其他音樂類型的養分,然後成為惡性循環。(這也解釋了港劇的不思進取,因為在八十年代找到了收視高企方程式,於是重複公式,重複過程中又造成忠實觀眾的單一口味,於是雙方再無創新,作品不止不更新還因流失舊創作人而倒退。)

在TVB的新聞道德與劇集水平已廣受質疑的當下,其對於本地流行音樂的傷害同樣不能忽視。對於TVB的批評,不只是政治,也在美學上。

「沒說出口 亦同途寄望」

TVB本來對於音樂的推廣並不止於劇集或自家藝人出品,不過隨著2009年TVB與香港音像聯盟旗下唱片公司 (包括環球、華納、Sony Music、EMI,簡稱四大) 的版稅風度,從當時旗下歌手一度完全無法在TVB獻唱、露面及接受訪問 ,到現在亦只有極少數在TVB重新亮相。這場風波的後遺致使歌迷近十年在TVB聽到「TVB式」歌曲以外的選擇大幅減少。年尾頒獎逐漸向星夢傾斜,也導致四大以外的本地唱片公司參與度一路下降。這亦是TVB自家製複製品的傳播,絕非自由市場的表現,而是在自家平台已達至近乎壟斷的佐證。

聽得慣TVB就繼續偏聽,摒除其他種類; 不聽的就索性離棄香港往外覓尋。樂迷口味當然不能全怪責供應者,九十年代到千禧年後的香港樂壇一度充斥著高度重複的K歌,不過近年本地唱作人、樂隊冒起,各有個人風格; 2005年起主打「社會歌」的謝安琪/周博賢團隊亦引起後來者仿效,促使主流題材有所轉向。若說這十年香港樂壇仍是K歌主導絕非事實,即使局部K歌仍是較易流行,像華納就一路延續俗稱「MK情歌」路線,由從前周柏豪、連詩雅,到現在的洪嘉豪、曾若華 (Jude),他們卻不只得一種歌路,這類亦不算佔多數。

從來情歌就是樂壇主流,關鍵在於不同的表達方式,就可擴闊閱讀空間。Dear Jane的三部曲從MV包裝到歌詞故事的配套都有完整的概念,不是TVB模式可相比; 何況近期大熱的《銀河修理員》不止是利用了可重複性的優勢 (與《哪裡只得我共你》可相通的旋律、MV設計),其歌詞與香港處境的連結就不是任何TVB作品能提供的元素。

在香港目前高度政治化的氛圍,強調個人表態,但夾縫中存活的主流歌手們未必能完全無視制肘。對比TVB再不會誕生《年少無知》此等插曲、周柏豪再不會創作《自由意志》此種題材,國際/本地唱片公司下的音樂人縱未能直面回應社會所需,卻總能鑽到一點空隙憑歌寄意,誠如林奕匡《孤獨的對岸》歌詞所言「不須半句,就這一眼讓靈魂碰撞」,誠摯的音樂不用說出口,也可傳遞心聲給同路人。

對這城市的失落與期許,可借黎曉陽《阿茲與海默》 、馮允謙《山旮旯》寄託、個人的勉勵打氣則有林二汶《最後的信仰》、林海峰《努力奮鬥加油》、陳健安《重生》等。《荒廢之綠洲》與《十》在許廷鏗專輯《拾》一首一尾的編排,更是兩者的結合。不論有心無意,這些主流佳作都在依然提醒著我們,流行曲的作用,正是其靈活、曖昧,可以安全地刺激聯想的自由。

「我輩就是異人」

最難得的,自當是暢所欲言的獨立單位,沒有公司包袱,不單是言論表達上的自由,也是實驗原創音樂的自由。同樣有深潛水中的意象,呈現沉鬱瀕死的狀態,Mirror 成員柳應廷《水刑物語》的編曲與絕望感自當不如莊正《Will (not) see you soon》與謝雅兒《不能回家》般徹底,皆因後兩者皆直接表明創作背景來自抗爭中恐懼與受傷的靈魂,當中《Will (not) see you soon》更直接引用陳彥霖的聲帶。被控暴動的莊正與Sony Music解約 ,其歌路徹底不同於《開放世界》的稚嫩形象,正是脫離大公司後展現銳氣的例證,也是社會運動改變個人歷練的印記。

以前述標準 (創新、獨特、本土等) 去判斷,2010年後的新聲音最突出的是 Serrini 與黃衍仁,獨樹一幟的演繹,既在於聲音演繹的腔調,也在於歌詞用字取材,以及歌曲編曲營造的氣氛特色。他們同樣有與反送中抗爭的連繫,Serrini曾於台灣勇奪金音獎時發聲 ; 黃衍仁更親身到荔枝角羈留所外現場彈唱《天蠶變》 。不過表達立場以外,最重要還是作品持續的高水平,兩位歌手都是質量兼具的代表。最近Serrini以可愛清新的《Diamond Mine》撫慰下沉深海的信眾; 黃衍仁則發表了舞台劇《聽搖滾的北京猿人2021》主題曲《麵包與玫瑰》,其劇目正是緊扣抗爭主題。

本地獨立樂隊固然有較大路的RubberBand 與 Kolor 以《漫長》與《進退》鼓勵大家繼續同行,同時也有逆流的聲嘶力喊 (《異人》)、The Hertz 的輕飄迷離 (《末日快車》)。以地道市井開展音樂生涯的 ToNick 一度走向主流情歌製作,新歌《衰喺個掣度》也回歸本色,表面拿疫症戲謔,實則控訴極權制度; 雖與抗爭無關 (卻非常貼地),剛推出首張同名大碟的南洋派對則更將此類作法推到極致,似唱非唱的粗糙又抵死。

在此再一次重申「香港就是國際」的立場,不論語言與表現風格,優質製作也可跳出本土視野,但不是刀郎/韓紅式北方文化。看西洋說唱,撒野作風與 Greytone獨立廠牌就在為本地個性定調,像JB既可「西遊」亦可「屌狗」、貫穿昔日港片台詞的GrymeMan 專輯等。跳出廣東歌範圍,王嘉儀《殘》就見其電音世界的豐富,以及反抗主流的決心; 誰又可批評江逸天的《City of Strange》所唱的與香港社會無關?

要扭轉「香港樂壇已死」的局面,需要新一批不一樣的流行曲,不止是回應現在社會的作品,也要強調獨特、創新、具個性的聲音。《願榮光歸香港》、《人話》能掀起全城話題,當然證明香港人聽的歌已改變、可改變。會唱「人話」的歌手重要,本地音樂圈的遍地開花更需得到港人響應。聽開TVB的又能鼓起勇氣離開舒適圈,早已不聽本地歌的又能重拾熱情嗎?

就從更新聆聽的方向與類型開始吧,最後附上2020年首季推介歌單,列出作品只是起點,旨在說明本地音樂的可能性,肯去開放耳朵就會發現,香港地出色的樂曲豈止於此?

同時推薦以下有售實體唱片的小店:
White Noise Records (深水埗大南街 199號 G/F)
喜利唱片 (元朗喜利大廈 喜利商場地下 60號舖)
老友記天地唱片專門店 (旺角西洋菜街南1A百寶利商業大廈1903室)
agnès b. Rue de Marseille (尖沙咀河內道18號 K11購物藝術館)
Zoo Records (旺角彌敦道608號總統商業大廈3樓 325室)

推介歌單
Will (not) see you soon – 莊正
不能回家 – 謝雅兒
水刑物語 – 柳應廷
City of Strange – 江逸天 (專輯線上聽)
月光族 – 王嘉儀 (數碼專輯《殘》訂購)
不散 – 甯浩基
麵包與玫瑰 – 黃衍仁 (《聽搖滾的北京猿人2021》Part 1 網上廣播)
Diamond Mine – Serrini
我想行開下 – Luna Is A Bep
末日快車 – The Hertz
衰喺個掣度 – ToNick
異人 – 逆流
銀河修理員 – Dear Jane
漫長 – RubberBand
進退 – Kolor
在尋找什麼 – 李拾壹
阿茲與海默 – 黎曉陽 (實體專輯《Before I Forget》已有售)
孤獨的對岸 – 林奕匡 (實體專輯《Finding Charlie》即將推出)
荒廢之綠洲 – 許廷鏗 (實體專輯《拾》已有售)
最後的信仰 – 林二汶、衛蘭 (原版收錄於已推出實體專輯《初音》)

文中尚有提及單位之相關專輯,皆為強烈推薦:
南洋派對《同名專輯》
馮允謙《Detour》
陳健安《本原》

我看叱咤 2016

9032016

始終是從小就看的情意結,始終還自問愛港樂愛廣東歌,每年伊始都是習慣性地聽商業電台頒獎禮,特別在今年重現久違的電視直播,還要標榜足本直落,難得。TVB大台從來沒有的空間,Viu TV提供了。亦不得不讚Viu TV在開台至今一直都有不少的音樂節目與現場表演的轉播,還是晚上的黃金時間。這一次連從前新聞大過天的黃金守則都可以打破,堅持播到全場完畢,而押後新聞到深宵。

這一次本應是天時、地利、人和,讓香港樂壇與商台再一次給港人看到希望與改變,而且2016年確實有不少的作品值得有更多的推廣。然而,一直傲視四台(其他傳媒頒獎禮) 的叱咤,還是守不住,過往真誠的感動都敗給了刻意的計算,淪為純粹娛樂。或者只是個人期望落差,商台從來都要商業掛帥,但至少香港樂迷們還會有一份信念,這個電台還有提拔獨立新聲的勇氣,而就算沒有,也應呈現得大方得體。

其實Supper Moment 說得好,能在電視機旁、收音機旁、網上或現場以一個晚上的時間去聽頒獎禮,是對港樂的一個支持,但這個頒獎禮是否值得這樣去支持? 騰出時間給得獎感受、有一首歌曲的演繹時間當然是比其他本地頒獎禮更好的處理,但這本來就是最低要求,精彩的叱咤理應能給予更多,可惜現在所謂的忘我不忘本,卻盡是煽情之能事。

我最喜愛的歌曲投票,網上選出五強,現場選出得主,是原有的傳統,今年突然有新意思,要選出兩首再加入一輪投票,並在中途加插表演,用意何在? 似是強行加插「催淚位」,要擠出表演者與樂迷的眼淚來消費,然後就來截票。情緒的操縱,用來操作投票意向,然後當「兩強」上台,一眼就能看出所謂拉票的班底是徹底傾向某一方。

鄭欣宜與方皓玟都是值得欣賞的歌手,亦不需要作如此對立,偏偏這一夜叱咤為了話題性而如此編排,一邊本來已有明星光環,又有著名填詞人、音樂人一同加持,另一邊就盡是寂寂無名、默默耕耘的幕後製作人,一比之下就見走獨立路線的有多單薄,卻沒有將其辛酸故事一一如數家珍,否則可能要再超時也講不完。

我最喜愛系列,是以票數來決定的,所以也沒有值得批判的理由,只證明了投票受眾的品味。從結果來看,叱咤似乎已成為了另一個TVB,在大台出身的都走到這個舞台得到加冕。大概是TVB音樂頒獎禮已經墮落到一個地步,連基本娛樂功能都失去,就被叱咤取而代之,但原來熟悉的叱咤則悄悄離我們而去了。

TVB特色,當然是守舊保守,叱咤如今也失去了將後起之秀提拔的能力與機會,至尊歌又是陳奕迅,女金又是容祖兒,連組合三甲都開始沒有了流動性。都這麼多年了,如果仍在看,都應該懂得忍受,連至尊大碟的份量都愈來愈不濟,大公司大品牌、天王天后質素再平庸,也可勝過製作更精良、概念更完整、音樂性更豐富的單曲或專輯。像《四季》若是周國賢自己去唱,別說至尊或十大,單周冠軍歌都可能勉強。又難怪張敬軒不知道周國賢其實今年已經回歸了,商台頒獎台上難以看得見。

也罷,始終是分獎遊戲,不過我真的為商台的惡意玩弄而感到憤怒。2016年理應是肯定方皓玟音樂的一年,並顯示在播放率上的佳績、投票單上的走勢。那為何只因著製造懸念的緣故,所謂娛樂性的名目,去禠奪她應得的肯定? 按照非官方統計,方皓玟本可得唱作人金獎、女歌手銅獎,卻都被逆轉位置,期望更大,落空更大。

當然有人認為數字只作參考,女歌手三甲尚且可體諒,畢竟JW 與方皓玟到最後一周的播放率還相當接近,而以JW在2016年的音樂表現,得獎也是實至名歸。但唱作人的次序為何要這樣顛倒? 論播放次數,統計上林海峰還要落後於周國賢; 從捧人角度看,林海峰也不需要一個金獎去證明,他奪金的意義遠遠低於方皓玟,還要給人指摘為偏幫自己人,那用意到底何在?

及後,原來連男歌手的金銀銅次序都可以調換來頒發,是頒發單位的自嘲嗎? 知道金獎得主的實力及重要性不及銀獎嗎? 對今時今日的叱咤而言,獎項含金量及不上製造話題的娛樂性,TVB式頒獎禮,正是只求效果,可以犧牲獎座的份量與價值,今日的叱咤距離還遠嗎?

獎頒得不稱身,但歌手也要有責任去承擔其份量。既然明知港樂流行度已大不如前,聽港樂、看這頒獎禮的樂迷可能跟鄭欣宜的歌迷一樣,要甘冒被外間恥笑的聲音來支持,那就更需要有說服力的表演,不讓人家看不起。但不知是緊張還是音響耳機之誤,得獎歌手們的現場水平皆不如平常,像小塵埃、方皓玟這些一向難登主流的單位,難得一次上台機會卻失準,怎讓樂迷放心推介給友好呢? 《終於好天氣》與《卜卜卜》是好歌,也需要有精彩的發揮。且念這兩首確有難度,但林奕匡唱《愛情小品》就沒有藉口,已經不是《停止繁殖》般高低跌宕,卻唱得如走鋼線。

至於感言說話,更是災難區。動人,不在乎長度,只在乎深度,是否有內涵、有鼓舞作用。如果沒有準備好,那不如專心唱歌,總比言不及義好。真性情當然值得讚賞,但若一個歌手的真性情是討人厭煩的話,那不如少言少錯,尤其是已奪金無限次的單位,怎樣也不可跟第一次上台的興奮與激動相比,那就不如藏拙,將自己最好的一面表露就好。

歌手始終是唱歌而非發表長篇大論,像鄧小巧的言簡意賅,以音樂征服人心; 鄭欣宜也一樣,很多情感可以在心中,《女神有問題演唱會》中的組曲《問題天天都多》、《夏日飛舞》、《星星傳說》已勝千言萬語,不要讓值得喜愛的原因化為憎厭。

2016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 完全得獎名單

叱咤樂壇填詞人大獎  黃偉文
叱咤樂壇作曲人大獎  Howie@Dear Jane
叱咤樂壇編曲人大獎  馮翰銘
叱咤樂壇監製大獎   Edward Chan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十位  林奕匡〈愛情小品〉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九位  小塵埃〈卜卜卜〉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八位  容祖兒〈無人知道雙子座〉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七位  方皓玟、RubberBand〈終於好天氣〉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六位  許志安〈非安全地帶〉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五位  吳業坤〈百姓〉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四位  C AllStar〈聲音騷了〉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三位  鄭欣宜〈女神〉
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二位  張敬軒〈羅賓〉
叱咤樂壇至尊歌曲大獎  陳奕迅〈四季〉

叱咤樂壇至尊唱片大獎  容祖兒《JPOP》

叱咤樂壇唱作人銅獎  周國賢
叱咤樂壇唱作人銀獎  方皓玟
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  林海峰

叱咤樂壇生力軍銅獎  陳明憙
叱咤樂壇生力軍銀獎  張美儀
叱咤樂壇生力軍金獎  鄧小巧

叱咤樂壇組合銅獎  Dear Jane
叱咤樂壇組合銀獎  Supper Moment
叱咤樂壇組合金獎  C AllStar

叱咤樂壇女歌手銅獎  JW
叱咤樂壇女歌手銀獎  李幸倪
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  容祖兒

叱咤樂壇男歌手銅獎  許廷鏗
叱咤樂壇男歌手銀獎  陳柏宇
叱咤樂壇男歌手金獎  張敬軒

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組合  Supper Moment
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男歌手  吳業坤
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  鄭欣宜
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  鄭欣宜〈女神〉

關於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我想說的是…

tvmost1

雖然不知道毛記電視的熱潮在善忘的香港可以維持多久,但歷史性的一晚,第一個以本地二次創作為主的金曲頒獎禮,始終是寫下香港樂壇新一頁,而且還得到不少明星支持 {徐小鳳現場現身已夠喜氣洋洋!),網民洗版,已成功製造議題,為無聊荒謬的我城打破了悶局,起碼有一次吧。

作為一個聽廣東歌的歌迷,我總算聽過每個星期的十首上榜歌曲。雖然不是每次都有十首全新作品 (至少起碼有一個席位預留了給那首永恆的至尊歌),但要就每星期的社會時事娛樂話題去改編大量歌詞,少一點創意與毅力都難成,當然這亦說明了香港一年五十二周,所發生的鬧劇,可供惡搞的膠事何其多。講鉛水東江水的《污水三千》、唱食人國產電梯的《電梯散》、等埋發叔的《立會任我行》、炒賣成風的《發達號》等等皆是一時流行的諷刺與抽水。

來到頒獎 (誤: 分獎) 典禮,聽說有超過三千個獎項分發,以為是新城大派對,首首唱一點,怎料開了場,才知是叱吒再世,這也並非無迹可尋,畢竟腦細林日曦、陳強、阿Bu等本就來自商台,從舞台編排,分獎次序,主持台詞,都有 903 的影子。十大基本上有五首較具政治色彩,當中《羞家baby》相當精警,原版因粗製濫造而成名,惡搞版以此來挖苦這個無能特首,實在相當配合,不論騎呢舞步與歌詞都一樣到肉,既有話題性又言之為物; 《亞視永恆》最傳奇,因為大家都對這個不死循環輪迴的電視台感到相當厭倦,成就了這首不死金曲,還成為了講亞洲電視歷史故事的書名; 《想搭很難》最後一句「強客先於港燦」已盡顯對水貨客的反感; 《明張目膽》以鍾樹根的失言為恥笑重點; 《胸追人》是手無寸鐵示威者受到濫權濫捕的記錄,在現今社會盡是語言偽術與怨氣之下,以搞笑形式重現各種反智現象,確相當有娛樂價值,亦見藝人的膽識; 繁忙兒童合唱團的組曲更有心思地講述了一班學生哥的辛酸,從上堂、測驗、見學校到放暑假,補充練習興趣班毫無間斷。

只是改詞帶來的新鮮感可以維持多久? 其實成立不足一年的勁曲金榜,近期交出的貨色水平已有所下滑,最好的都在上回優秀選中出現了,《明張目膽》作為第一首毛記冠軍歌,這次改由何韻詩親自演繹,反而覺得不太合適,她太認真唱這首歌了,像與這個晚上格格不入; 之後得獎感言及歌曲較動人與勵志,效果較好,不過與其聽二次創作的《廢鐵是怎樣煉成的》,還不如聽同類主題,同是林日曦填詞,但是來自新晉的黎曉陽,原創的《香港傑出廢青》? 不過看毛記的又有幾多人聽過黎曉陽? (如果真是熱愛香港熱愛廣東歌,我真心推薦他的音樂。)《越癌越愛》這首歌又到底有什麼意思? 這不是對分獎給親生女有意見 [真.認真mode: 其實盤菜瑩子不論聲色藝都比吳若希好太多],只是這首歌單論改詞與其他十大作品不能相比 – 這類作品就像TVB《歡樂今宵》《福祿壽》一類節目都可輕易複製; 當然不一定全部歌曲要講政治串政府,像《中女羅生門》將原版故事再延續十年,逆轉兩性心態亦具創意心思,又呼應現實的剩女話題,是次現場還由 Dickson 補完了男版,毒男配中女註定夠爆。

上半段仿效叱吒頒獎禮的流程完畢後,就來到最像 TVB 亦最有爭議性的環節。本來多謝Shell這個hashtag夠潮,不過當整個環節的篇幅 (並不限於兩三分鐘) 都在瘋狂感謝廣告商,實在有違勁曲金曲原來的作用,若然改歌是宣傳品牌之用,那毛記就失去了獨特之處。當然知道在這世代,毛記要找商業贊助有難度,Shell 敢去掛名亦具風險,市場策劃的代表是需要勇氣與智慧去打這一仗; 觀乎全晚氣氛,其實雙方都已贏得相當漂亮,那一大段感謝話語與鵬哥的咪嘴表演又是否做多了呢? 我相信若然沒有廣告歌曲那段,Shell 與毛記仍會得盡歡呼掌聲,但多謝到盡會否反有另一種聲音呢? 至少 Shell 本來的形象就不是良心企業,是怎樣神化都改變不了的事實。當然 Gatsby 的硬銷更不見效,成為是晚最冷場的一部分。

輪到俞琤感言,其實是她一向的風格,若然同一段說話放回商台,相信反應不會像在毛記般熱烈? 這又是為何呢? 因為俞琤難得的賞面? 但又是誰讓商台從前不能像毛記般隨心頒 DJ 們最喜愛的獎項呢? 俞琤一手捧起叱吒,但叱吒風光不再,她是否可毫無責任全身而退? 看毛記本是想看新血,想看年輕活力怎樣有新的諗頭,卻竟是看到過去的叱吒,對於一個一直追著樂壇頒獎禮發展的歌迷來說,其實是有失望的。河國榮與方健儀絕對的實至名歸,但他們的受歡迎,有多少是源於觀眾對TVB的情意結? 我們這一代本就是看TVB長大的,自然習慣TVB早就灌輸給我們的惡搞文化,就在當下毛記重現昔日光輝。

《香港地》作為最後一曲,對於這個標榜本土的媒體至關重要,2004年這首歌面世,歌詞中的 “I rap the police, I rap the government” 只是隨口唸唸,或包括對董建華的不滿; 不過來到 2016 年的時空就有了全新的解讀,河國榮的演繹中亦比陳冠希更有說服力與認受性。一句「要有訂企 首先要企硬自己」就唱出了心聲,沒錯,環境再惡劣,香港人都要企硬做自己,唔駛同人地比,那就是毛記電視應有的定位,可以走出叱吒、TVB的影子,當一個真正獨當一面的新媒體。我仍有期待,下一年可以更好,沒錯,我們會有下一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