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歌手專題

香港樂評選 2018 – 歌手演繹類

單曲及唱片評選後,壓軸推介歌手演繹。2018年度香港樂評的結果,反映天王天后天團的強勢回勇,不過更值得細味是五強的多元,讓我們看到香港樂壇未來的可能。

香港樂評年度男歌手
MastaMic【MASTAPIECE】
張敬軒【Dahlia II】【Senses Inherited】
許廷鏗【許廷鏗】
陳奕迅【L.O.V.E】
黃衍仁【飛蛾光顧】

張敬軒從年頭到年尾無間斷推出作品,翻唱歌、演唱會再到壓軸大碟向林憶蓮《感覺完美》致敬,在講求流行傳唱的大眾市場當然大有斬獲,對比他一向低產量的效率,亦自是其豐收一年,從而奠定其天王地位。只是這種九十年代懷舊款式自然欠缺歌路變化,曲風亦持續保守,跟《Felix》一脈相承。這幾年來張敬軒音樂中最亮眼的發現該是新詞人陳耀森,在《缺》運用雙關手法表現殘缺與決心,亦利用個人的精神病題材帶出社會的病疾,同時具備歌者經歷與時代意識。《百年樹木》承接十年前《櫻花樹下》故事,得力於影像烘托情感、吳肇軒及廖子妤投入演出,成就全年最大熱曲目。

許廷鏗同為流行歌手標籤,專輯卻有別以往,有了更開放的演繹、更大膽的選曲、更連貫的專輯概念意識。轉會華納的自主自由終見效果,同名大碟展現重新讓樂迷認識自己的起步,當中仍有調適空間,《體操》還是尷尬多於自信、《恐怖情人》《白紙》擺脫不了沉悶,中段與巨聲 (陳慧敏、王嘉儀) 的合作卻見火花,首尾《一句話》呼應亦動人,可見其聲音可塑性。踏紅館台板在即,見證其音樂路成長,反失卻一群從前的歌迷。猶幸初心不忘,智慧卻能隨年漸增,但願商業與個人言志有朝能得平衡。

MastaMic (馬米) 全速前進說唱粵語的節奏只此一家,因此一向在這園地都得到高度肯定,而《MastaPiece》集結近五年歌者對社會人心的觀察,以及自我跌宕的寫照,作品中仍見其深沉思考,同時有情緒的釋放,在現場更掀感染力。只是《Hate Me》到《Fire》的速度提升未有轉化到內涵,同樣《破地獄》音樂結合宗教儀式有創意有笑點,卻沒有創見,批判對象略嫌小兒科; 而經歷過雨傘、魚蛋後的香港,沉重的氣氛再不是一年一度Rap Up回顧可以盛載,而新碟亦沒有如斯宏大的格局去總結社會現象,只停留在小細節上狙擊、點評,可說有表現其小聰明之處,卻欠缺大智慧。於是《思想流浪》這種簡單直接的自我流放,反成全碟清泉,成為意想不到的反高潮。

陳奕迅作為主流標竿,曾在《U87》《Listen to Eason Chan》高舉自我、《H3M》《The Key》遷就市場的陳奕迅,在《L.O.V.E》終可真正放下身份包袱,融入DUO band團隊,不需顧及流行性,從容唱著愛唱的歌。又經歷過《Taste the Atmosphere》的另類、《準備中》的古板,陳奕迅是次游走在玩味與懷舊的演繹間,《敬菸》展示他傳承之意、《可一可再》融入群體之間,再見其既展現青春火氣 (《破壞王》),兼具備成熟穿透力 (《漸漸》),其情感投入深度與多變幅度可謂近十年之最,可謂達成 D (Devotion), U (Unity), O (Originality) 之境界。

黃衍仁可算近年香港樂壇之奇葩,《飛蛾光顧》應是他向著世界發光發熱之作,其唱腔與廣東話的配搭,樂器人聲混合的效果,營造出獨一無二專屬他世界的氣氛,卻又能通往你我觸得及的那片天。看到胡波遺作《大象席地而坐》的灰濛淺焦畫面,就會想到黃衍仁的音樂,相當有電影感的曲詞;《行路難》如一顆跟著絕望之人走啊走著的長鏡頭、《無頭的回聲》就在長長隧道下取景,他在盡頭向著裏邊的她呼喊,卻始終只聽到他自己的聲音。每一首作品都引發著聯想,連結當下活著卻難以呼吸的靈魂,《飛蛾光顧》有著引人入勝的章節過渡,跨越時空的文學詩篇相和應,合成本年度最優秀、最地道的一張個人大碟。

香港樂評年度女歌手
岑寧兒【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林憶蓮【0】
謝安琪【the album part one】
鄧小巧【Inner Voice】
陳 蕾《娛樂人生》《Run Away》《慌》《Tracey》

2017年女歌手競爭激烈,這一年則變回陽盛陰衰,出新碟的亦不在多數,林憶蓮趕尾班車已成超班馬。早前宣佈入圍名單有過爭議,林憶蓮還是香港歌手嗎? 她的目標不早是大中華市場嗎? 這種論調同應用於合拍片的一眾,周星馳這招牌就又見分化的討論。不講地域,林憶蓮的《0》大抵是衝撃台灣金曲獎的水平,放在香港市場競爭或是種委屈吧,其音樂性在五張唱片 (如陳蕾四首歌當作專輯) 中最突出,歌者演唱的駕馭能力亦最輕盈從容。

不過今年本地卻可算有位女歌手同有著面向更廣闊音樂版圖的野心,那是岑寧兒,國粵英三語齊下,從不只限香港,這幾年卻似已累積一定樂迷,個唱也能迅速爆滿。《剎那的烏托邦》贏盡口碑,亦令岑寧兒連續三年於樂評選俱獲大獎,只是她的單曲厲害,卻不代表專輯有著同樣強勁的後座力,同一種漂亮清脆的聲音在過渡三首歌後就會變得重覆,欠缺持續的力量。

然而《Nothing is Under Control》仍與《0》有一定競爭力,在於她的年輕與入世,歌曲貼近生活氣息,開場白之後五首都像早上,後五首則是夜晚,炒蛋咖啡的早餐到早機、然後入夜做夢看月亮面臨死亡。相對《0》則豁達出世,企圖進入空靈之境,有循環不息的意味,但局部歌詞卻又帶回現實,有種矛盾未消解。

謝安琪本也有力與林憶蓮、岑寧兒一較高下,這年她憑與麥浚龍的合輯橫掃主流傳媒頒獎禮,終得到她兜兜轉中本應早奪的女歌手獎,《The Album part one》具話題性,在於歌曲背後有相應文本,麥浚龍成功包裝音樂專輯為說故事的載體,卻在最後關頭宣佈年末只有第一部分,來年再續剩下劇情發展。於是只剩下3.5首歌的謝安琪縱然唱出浦銘心的不安於室,在每首作品都注入細膩情緒起伏,鑑於成品尚未完整,其表現還有待觀望,而這企劃是否值得開拓,亦需留待全套推出方可檢驗。

陳蕾只有單曲、沒有發行專輯,是先天不足,不過《娛樂人生》的醒覺、《慌》的沉淪,到《Run Away》奔向自由、《Tracey》宣告全然蛻變,已見一個階段的演進,跟歌者同步有著質變的突破。鄧小巧年頭《Inner Voice》為精緻小品卻過於短促,籌劃中的新碟與黃偉文合作則見唱得更有感情和技巧,但已面世歌曲水準卻見有所滑落。兩位女歌手同在歌唱比賽出身,亦經歷過高低之感悟才抵達目前位置,仿似已走了很遠,然而既是長途障礙賽,也在此寄望她們能留下,並持續在路上成長。

香港樂壇的傑出廢青乜乜乜

由幾時開始,廢青成為一種主流慣常引用的標籤? 「廢」的標準是什麼? 對社會沒有貢獻? 但貢獻是否只限金錢上? 當強權為發展犠牲環境,保護環境的一群就是「廢」? 當大企業、商業集團剝削弱勢,企圖挑戰制度反抗就是「廢」? 不跟既定遊戲規則走,就是阻住個地球轉,就是「廢」?

賺錢多、社會地位高,就代表成功不廢嗎? 看大學教授為了攀附權貴,連自己年年月月教學的理論都不惜扭曲,倒果為因地批評,大學生欠缺生產力是導致畢業起薪點低的原因? 身為醫學界人士卻詐病,前言不對後語來掩飾,就為了抹黑學生?

所謂世代矛盾,就在於不肯設身處地,站在對方處境設想,卻時時處處搬出「食鹽多過食米」的論調來顯示自己權威,卻不知道在上位者死攬權勢不肯放,才是堵塞著社會上流發展。

香港樂壇的現象何妨不是如此? 天王天后的巨星光環在閃耀,地底下的獨立「廢青」則默默製作單曲無人聽,電子傳媒、唱片公司作為主導音樂工業的權力機關,自然無心推動新血,久而久之連本來僅剩的公信力都流失; 年輕的一輩有繼續留在制度內等待,也有不跟隨主流,開創獨立清新的天空。不屑上位,不需討好,也就沒有制肘,忠於自己,發聲響亮。以下的名字未必為人熟悉,卻代表著港樂還有希望活力的一面。

michaellai

《撐起雨傘》在大台廣播有大合唱有氣勢,不過台下的金曲因應佔領運動催生的還有很多,22歲的黎曉陽就創作了《撐著》去記錄這段時期,亦是這一首歌,讓我聽到了黎曉陽的歌聲。他從街頭賣唱開始,到現在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都充滿著青澀真誠的氣息。

《香港傑出廢青》的演繹感覺很像 Shine,不論定位或聲音都是大男孩的形象,只是從前偶像組合不需以廢青自居,亦沒有沉重的社會責任或負擔。歌詞直白心聲,淺白易明,不需多作解說,卻字宇鏗鏘有力量。很喜歡他以小蟻自居,卻在唱「強大志氣能開啟」時可感到他內裏那份「強大志氣」,我歌唱我心的自在自信,就見於此。

廢物可以再改造,在歌曲的製作中就找來垃圾來改造成環保樂器,進一步突出歌曲的訊息,被人看不起的一群,只要換個方式與角度,也有其獨特的價值。

在後雨傘運動的樂壇,我們需要黎曉陽,敢以年輕的身份發聲,敢於活出另一種生存方式,未必受到認同,但至少不是「零」不是「廢」。《香港傑出廢青》是傑出就是廢,就看聽者心中目標,一心為錢向上流,自然感受不到留低的共鳴。既然當不成巨人,當小蟻都不是任人踩的。

album-wildfire1

《香港傑出廢青》的宣言其實似曾相識,無力上位亦不想委屈自己,畢竟不止於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年輕世代。曾經為大公司當暑期工的符家浚,出道第一首《人生不是一份工》,歌名已道盡一切。抗拒辦公室打卡的重複工作模式,要趁年輕去冒險的故事,就像老人口中「廢青」的所為。雖則「廢青」無人識,但原來離開太陽娛樂的最後一首歌 (《自動棄權 – 放手版》)都有破百萬點撃率。

本以為他也如歌名自動棄權,樂壇生命就此完結,怎料之後他竟當上樂隊主音。Speechless,樂隊名字也是一種姿態,對社會的不公無話可說,而既說不出,就將怒火唱出來。符家浚搖身一變為工人發聲,在勞動節站台演唱,實踐了《人生不是一份工》的宣言,以音樂人的身份參與了社會運動。

《這世界決不割賣》由符家浚親自改編創作,成為周博賢監製工運唱片《野火》的重點宣傳曲。他包辦了曲詞編唱,音樂風格不再走從前的清新路線,而是步向搖滾。號召表態,鼓勵抗爭,處處流露他的堅定決心,告別從前肥仔歌手唱情歌的感覺,實在是刮目相看。

durian-wt

黎曉陽與符家浚,都是手抱結他的年輕男孩,創作歌手的姿態,只是女生的聲音原來更響亮,社會批判更辛辣。樂團以食物命名,雞蛋蒸肉餅的數字搖滾,早已引起獨立音樂界的注視,2015年終於等到了她們聲稱的第半首廣東歌,只有真正香港人才理解的歌曲《榴槤乜乜乜》。

《這世界決不割賣》是工人的聲音,《榴槤乜乜乜》則只有一句帶過「貧者愈貧」的感慨。這首歌曲的訊息,全在於沒有歌詞的部分,那沒有說出的「乜乜乜」,包括了一切謬論,毫無理據卻總又聲大夾惡,以「乜乜乜」去指控他人。當有人認真地講道理時,對方隨意講「乜乜乜」已蓋過其聲音。

「榴槤乜乜乜」,在佔領運動曾經紅極一時的金句,好像已被大眾遺忘。這是今日的香港,每天總有大事發生,蓋過了昨日的話題,還一天比一天荒謬。《榴槤乜乜乜》這個題目,不是第一次製作成歌曲,JFung 早就有過好玩的 Remix,雞蛋蒸肉餅此時重現,看似是熱潮已過時,卻實是再三的提醒,雨傘運動的重要性,讓各派妖孽的醜態浮上水面,同時亦讓政治打壓的氣氛呈現在公眾眼前。

MV 的黃色與藍色、狼頭與政治人物的面具、塗黑面貌的黑警,將赤裸裸的暴力,從制度上伸延到輿論,再到真正身體上,鮮明地呈現眼前,無法不去正視。雞蛋蒸肉餅的第一道廣東菜已經如此津津有味,有骨落地,教人更期待這群「廢青乜乜乜」的音樂發展。

延伸分享: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4 – 填詞人 周耀輝 《撐著》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3 – 新人單曲篇 《人生不是一份工》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二)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似乎在2013年,成為一種主旋律,
名曲有翻唱,
從前出道過又消失了的歌手,其歌聲在這一年又再得到如影子般的延續。

正如上一回說過,
新聲的來臨,往往讓人有所比較,
一把熟悉而親切的聲音,
有時是優勢,使人記起前人的美好,從而對新星留下印象與期待;
有時是缺陷,有著高度模仿的痕跡,難以走出影子而缺個人風格。
之前是新晉女歌手 (麥家瑜、AGA、J.Arie),今次則是新組合的介紹。

Fabel

fabel

有 Alvin Leong 的賞識加持,馮慶聰加上盧祝君,
第一個感覺,就是Ping Pung 回來了,
還比後期 Kary 找來 Hardpack 的 K&H 組合,
更有當初 2004年時的狠勁。

《盬花》好比《殺她死》的轟烈直白,
盧祝君比 Kary 的聲線更女性化,但那種呼喊更有力道,
每次聽到「他」「嗎」那尾句的唱法,
那過渡音樂的走向,兩首歌的意境與風格是可轉換共通的。

第一首先聲奪人的氣勢,然後就來盪氣迴腸式生死宣言。
同樣充滿故事與畫面,演繹的激烈跌宕同出一轍,
《愛是最大權利》用盡氣力去叫喚徹底的勇氣,
那是拋開一切,大無畏盡情愛的態度;
《風吹草動》同樣有史詩式的氣魄,
但那主音的溫柔,卻在宣告著愛戀的結束,灑脫的離別。

Ping Pung 在樂壇的短暫居留,終於有了新的承接,
Fabel 這品牌,縱不是 Pop Rock 的路線,
卻有港樂欠缺的女聲主音,唱著慘情初戀以外的轟轟烈烈。

新青年理髮廳

new_youth_hair

年輕的學生在彈著結他唱著生活瑣碎事,
搞搞笑走走音說說唱,不就是後期在講人生道理的農夫嗎?

當然,這兩個後生仔之中,還有人手中可以拿著一支結他。
他們前路有更多可能性,玩法不會只剩下rap,方向亦更陽光樂觀,
風格並沒有初出道的農夫,那麼多冤屈怨氣,
內容亦沒有那麼到肉的社會議題批判,
所以更有走紅了之後的影子,
純粹沒有負擔的戲謔,配上易入口又易上口的流行曲式。

新青年理髮廳也有唱出打工仔心聲 [《放假總要在雨天》],
唱出學生哥想法 [《再見我的poly》]
歌頌勇敢活出不同人生 [《敢動》],
從選材到演繹手法,都是親民,平易近人,
就是未迷失的陸永與C君,當個自我感覺良好的音樂大亨時期。

Trekkerz

trekkerz

最後來個反高潮。
在明知 at17 重組無期的狀況下,
怎麼會有人拿 Trekkerz 跟早期的 at17 相比?
一比才見落差,才驚覺2002年的那二人女子組合,如何無法替代。

《原地出發》確有意圖複製《始終一天》的清新感覺,
但主音始終帶著一份俗氣,有種扮青春的味道,
那個 MV 也是想可愛卻只覺刻意賣弄手繪技巧。

從《原汁源味》的Jingle設計,到平原習作的計劃包裝,
Trekkerz 始終都是模糊難辨。
致命傷是唱片公司的宣傳定位,完全欠缺方向,
三個音樂人的問題,是歌曲中聽不到跳脫的生命力,
明明有夾雜不同音樂元素的實驗空間,
明明有融合的實戰經驗,明明有創新的知識基礎,
沒有運用而甘於平庸,沒有稜角自然面目不明。

延伸分享: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回顧鄭俊弘的星夢傳奇

fred-cheng

三個月的時間。
從無人可叫喚其名字的小藝員,到現在全民票選的金咪得主,
鄭俊弘 (Fred) 的可貴,不止在於聲音與唱功,一手好結他,
還有他的品性,其正面形象不是唱片公司包裝過就可塑造得到。

真誠、清純、友善、謙遜,
作為聽話的乖乖仔,奪冠軍時也有母親在旁分享,
有違一向聽慣熱血抗爭,玩搖滾的樂手的想像,
但鄭俊弘就是難得的,以這姿態在公仔箱中出現。

時代曲

早在第一集的時候,
原來崔建邦已經以「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來介紹鄭俊弘,
鄭俊弘這三個字,亦在第一晚,已在電視機前的聽眾留了座,
現今再細聽,更能感受到《時代曲》對鄭俊弘的意義。

這首歌所表現內心一直積累的鬱悶,到後來的爆發,
就是等待多年堅持良久而終於到來的一場發揮機會,
鄭俊弘寄託其心情於歌內,並演繹得淋漓盡致,
這種投入度,這種對曲式對流行曲意義的透徹了解,已經留下深刻印象。

特別在於《時代曲》提到別人的看法,一直動搖歌者的信心,
遲極了,光景早已不多,如同形容著公仔箱無人問津的十年,
但他卻以堅定的歌聲回答,響亮透徹,說服每一位懷疑者,
他說自己不擅辭令,人前人後對答總是謙恭有禮,
但當進入歌中故事的狀態,面對他人對其堅持的質疑及勸退,
那時,就聽得到看得出,他的激情,他的吶喊。

身邊人不論是冷嘲熱諷、或是真心關懷,
也許都沒有想過,十年過後,
這位過氣新秀再拾咪高峰,會感染到這麼多的評審與觀眾,
即使是家人,都未必可徹底相信,唱歌能走紅的單純想法,
他自己亦未必想過一個比賽可帶來的改變,
就在這晚唱好這一首歌,拋開日後會如何的重擔,
盡情地,全神地,貫注情感於《時代曲》中。

不止是面對冷水的回應,歌詞中還帶有成名後的期盼。
雖說未知前景,但上台總會想像有掌聲,
至少鄭俊弘都希望,有人可記住他的名字,與他在街頭打招呼。
但是,跟歌中所寫對象一樣,
他最怕的是,有人來逼他轉唱另一些歌。
除了字面意思,即使受歡迎,卻不能再唱出自我心聲而是服務主流的歌路,
最重要還是借歌喻品格,就是紅了也不要變質,
總要記著當初為何而來,為何而唱。

一首歌,其實已盡現其為人個性,
黃偉文果真懂寫一個歌手一首流行曲的預言
(如《節外生枝》寫於謝安琪懷孕時、《隆重登場》的「幾百萬」闕歌上榜)
但也要有識歌之士,懂得在云云流行曲中選唱的人,
鄭俊弘有態度,亦有音樂品味,
《時代曲》在他的聲音下,猶如度身訂造。

Angels

第二首歌,繼續帶領聽眾從歌曲中走進個人的情感世界,
上一趟是自身宣言,今次更深沉,是對外公的情懷。

“Angels”,著名的喪禮曲目,既為悼念,亦是治療。
悼念是為了逝者,希望他在遠方看到當下的自己,都感喜悅安慰,
從前地上,現在天上,他都是守護天使;
治療是對於歌者,盡情釋放未能於當時流露的悲痛,
亦是渴望彌補最後一面的遺憾,
身在現場的,很難感受不到他是唱給最親最愛的人,那真摯的誠意。

鄭俊弘的歌聲中,百感交集,但每一個字都是鏗鏘堅定的,
既是悲痛,卻又有感恩,
知道無時無刻都有人愛護的一份珍惜,並有一定會努力做好自己的承諾,
不需一言一語,演繹中的跌宕表明一切。
於是,”Angels” 在副歌一下子的暴瀉後,慢慢平復,
到最後沒有哭聲,只需好好活下去,那是鄭俊弘走出低谷的見證。

顯然沒有 Robbie Williams 的影子,
因為鄭俊弘的每一個咬字,都是鏗鏘堅定,有血有肉的親身經歷,
因此原唱的感覺是置身於舒服與空曠的空間,
這一回翻唱卻是很用力、很強烈的圍困感,到唱完後逐步放輕才鬆開。

重視家人間的關係,銘記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生活點滴,為人教誨,都在心頭。
喜歡鄭俊弘,好像從歌曲中直接通達他的心靈,
從而認識他,了解他,
尤其 “Angels”,在心情波動之際去聽其起伏,
就能在之後平復過來,歸回寧靜,這不就是好音樂的力量嗎?

愛的根源

從來不明白為何會有批評,指鄭俊弘不諳廣東歌,只有英文母語才得心應手?
若搜尋過其現場表演,就會找到《為你鍾情》《幸福摩天輪》等演繹,同樣駕馭自如,
而在第三集選唱左麟右李時的《愛的根源》,
再一次肯定他翻新八十年代粵語歌的感染力。

不是生於譚詠麟當紅的時期,不太能評論他的唱腔,
但鄭俊弘的版本,既保留了尾音處理,亦增添了轉音及斷句的變化,
在短短的兩分半鐘內,
《愛的根源》字數不多,卻正好輔予歌者在字與字之間可豐富細節的空間,
如突出了「天際」、「為你生」為歌詞的重點,突顯其對歌曲訊息的了解。

之前《時代曲》《Angels》都很肉緊地表現故事中人的心聲,
《愛的根源》則放輕了,拉音都是輕輕帶過,很舒服柔和,
賦予了原曲沒有的意境,在遼闊的天際尋覓愛的根源,那浪漫窩心。
到了副歌的層次,就似是找到了並要抓住的熱愛奔流。

既富故事性亦具現代感,
這也許是鄭俊弘能使人停下來聽歌的魅力,
熟悉舊歌,在昨日流行曲中長大的一群,
會有親切感,亦喜於找到懂得怎樣細膩表現音色的年輕人;
而聽新歌的一代,亦樂見經典有再生的面目,不同於譚詠麟的風格,
讓本認為《愛的根源》老套的樂迷,有了喜歡這優美旋律的理由。

If I fell

單立文與他一起拿起結他的深情獻唱,
既是前者選曲,難免就先入為主,認定少了一份投入的共鳴,
只是鄭俊弘的心境看似與歌曲中的主角距離很遠,
但他能掌握到,這小伙子失戀後要重投另一段感情,那細碎的情緒。

評審認為音樂的呈現太緩慢,不像年輕活力,
只是再聽卻不覺得二人是想呈現熱戀深愛那種溫度,
反而是進退失據的掙扎,不知應否向前衝的抉擇。

跟鄭俊弘前三集的演出,明顯這場回歸含蓄低調,
用來比賽的剎那間是輸蝕,
但作為欣賞的音樂作品就有一種從忐忑到豁然的舒暢格調。
都說鄭俊弘的聲音很懂說故事,及表現歌曲中的心態,
通過樂曲,一開首第一句有點不確定,漸漸過渡到後來的輕緩放開。

當然Beatles這首歌並不單向,可有不同的解讀及演繹方式,
正如單立文在開唱前的解釋,
男孩對於心儀女孩,還有一層情路上的陰影要克服,
但為何要選這首歌?
也許亦因為鄭俊弘曾經在新秀中得過肯定,卻始終鬱鬱不得志,
那十年間放棄了推出唱片的理想,如今再因音樂得到注目,
重新再與失落的音樂夢,談一場美好的戀愛,
那心態的調整,正是《If I fell》的寫照。

Give Me One Reason

如果《愛的根源》能吸納八九十年代,黃金時期粵語歌的樂迷,
那《Give Me One Reason》就是獻給同一年代喜愛聽西洋樂曲,喜愛搖滾藍調的一群。
亦是到了這一集,才發現鄭俊弘的結他造詣,
以及他成長的音樂養分,是如斯廣泛。‧

既然要唱十二小節藍調,那當然要有準確的拍子感以外,還要有自然的律動,
而他有結他在旁時的自信,那種忘我,
亦是香港樂手歌手中不常見,亦全不是黑人音樂的影子,
從之前在與聽眾坦露自我,到這次音樂人的身分去表演,
可見鄭俊弘靈活游走在多元的曲風的能力,
難得的是,加拿大的成長背景,
使其廣東歌可字正腔圓,英文歌同樣沒有港式口音,
唱起來是無拘束的自在灑脫。

跟隨《星夢傳奇》的熱播,愈為人所知,也就愈開朗奔放。
鄭俊弘首次以積極樂觀的形象示人,演唱
這個節目的鄭俊弘效應,來到這時是一個小高峰,
多了現場表演的邀請,多了訪問,亦到了巫啟賢的演唱會作嘉賓,
《Give Me One Reason》讓樂迷有一個理由跟歌者一同分享成功的喜悅,
手上亦有了其視為好友的結他,就逗留在這個舞台上享受,
這首歌可說是聽著聽著就不自覺一起拍手,又不自覺就想再重溫來記著那份感覺。

青春頌

跟許廷鏗的合唱贏到讚譽,亦讓藍奕邦的好歌再一次得到傳頌,
本來就覺得《青春頌》所寫的內容,鄭俊弘定能挖掘內裏的情感,
不過當晚卻有點「雷聲大、雨點小」之感,
可能歌曲太新,亦未有太多練習機會,
以致音準有出錯,如「賣力亡命」的尾音就跑掉了。
只是對於評審或現場聽眾,也許未曾聽過這首歌而覺得動容,才給予高分。
值得一讚反而是許廷鏗的和音,
輔助鄭俊弘的副歌更突出,又能修補不完美的位置,
更難得是二人很有默契,時間掌控一致,很完整的表演。

歌紅了,唱熟了,之後反而更理想,更唱出感情,
防火節目一次現場,才真正聽得出兩者表現的異同,
有人提到過,許廷鏗的激昂唱出了回望過往青春的後悔,
鄭俊弘則有青澀的感恩,對走過青春歲月的珍惜之意。
兩人的和聲,以及一人拉音一人繼續唱的合拍,
都能成為近期廣東曲式的合唱範例,
充分表現兩者優點之餘,聲線亦能融和。

亦借這合唱,談一談鄭俊弘在台上的歌唱表現,亦受其性格影響。
每每有其他人一起合唱,他都慣性走到較低調的地方,
疊聲時亦有所遷就,不止是《青春頌》,還有保良騷、昨晚星夢等,
收起自己造就他人是美德,但若過份壓低自己的聲音,
聽不到他在其中的參與,就欠了同台合作的意義了。

信任

《青春頌》的小失準仍有高分,是幸得許廷鏗的幫忙,應了「團結」的命題;
到了王力宏的《信任》,第一首選的國語歌,表現就真的走下坡。
鄭俊弘開始了他的迷失期,在於多了修飾技巧,少了自然鋪陳,
在唱流行情歌時,亦常見音未校準,
雖然整體都是穩定,但仍有破壞聽全首歌的感覺。

很喜歡他某些字句的詮釋,有一種透徹的質感,
好像「相愛兩個人」中的「相愛」,很乾涸,有種想愛但無力的意味,
不過國語咬字的準確性都局限了情感上的發揮,
在副歌「信任」的吐字好像有點猶疑,
但已算很清晰有力,至少不需追著歌詞本亦能明白其意思。

歲月如歌

這首是參賽來最水過鴨背的歌曲,唯一沒有重覆再聽的意欲。
首先,可能源於主題限制,選這首實很無誠意,
尤其現在《歲月如歌》的演唱已經相當氾濫,
除了討好現場觀眾外,沒感受到他唱的理由;
其次,已經在不同場合唱過許多許多次,竟都有嚴重的歌詞出錯。
是因為上回低分後遺而失卻原來自然的一面?

這不會是最難聽的《歲月如歌》,
但必然不會有人因這次演唱而留意鄭俊弘。
幸好,谷底過後,剩下最後直路,
鄭俊弘還能重拾佳態,不被分數、壓力及工作量推著走。

Come Together

短短十數集,鄭俊弘的選曲闊度冠絕星夢外,還比集數更多的巨聲幫還要高。
他的英語單曲都不是一般簡單的情歌類,而每次都伴隨著結他的演繹,
沒有《Give Me One Reason》般熱情奔放,
但至少選回熟悉並喜愛的歌,唱得投入得多。

來到這一站,其實鄭俊弘已有一定的支持者基礎,
但既然知名,就會惹來反對之聲,
特別是鄭俊弘的拜師舉動,偏私不公的抨擊就不絕於耳。
若單看本集,沒有了巫啟賢的評分,
他的「高分王」就沒有輿論的壓力。
《Come Together》某程度上已肯定了鄭俊弘的奪冠姿態,
之後的,都是傳媒炒作,製造娛樂效果的例行公事了。

不過既然遲早都要稱巫啟賢為師父,比賽中段或是尾段都不打緊,
因為比賽是一時,師父卻是一世。
TVB仍要找巫啟賢,繼續坐評審席到最後,
在節目製作上實失卻專業性,亦間接使鄭俊弘之後的勝利,有了被攻擊的藉口。

我應該

來到《我應該》,再次演繹港式流行曲,來自鄭俊弘的偶像張學友。
以歌論歌,不覺技巧有了瑕疵,反而是感情相當豐富,
不知是否往事掀動,但肯定回到了初參賽那份全情投入的心境,
那些震音、或聽似不穩的高音位,沒有刻意加工下,反而更有畫面。

以第四名出線,總感覺是純粹為了話題,
借這首歌去營造瀕臨出局的假象。
當然,造馬二字於TVB節目中早已深入民心,
難怪常見陰謀論,有些說打壓,有些就說夾硬谷,
但歌者的實力,到底是基於高層的內定,還是實至名歸?

值得留意的是,因為八號風球,
本集只有專業評審的分數,而不像之前有現場觀眾計算在內,
那名次的排列,就更耐人尋味,
是評審都不喜歡鄭俊弘去選唱這一類歌嗎?
尤其巫啟賢似在寬人律己,打分上確有了雙重標準之嫌。

這一集的低分,
又再讓人覺得鄭俊弘唱不到廣東歌,
但這是否只是錯覺?
撇除外圍因素,好應親自以耳朵下定論。

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

一開始鄭俊弘的聲音狀態未算最好,但愈唱愈從容,
後來舉手跟全場一起唱跳之時,節奏感與壓台感俱備。

鄭俊弘是有忘記歌詞,在首兩句 “Called love” 亦唱得太低沉,
後來才漸入佳境,炒熱氣氛,聲音收放自如,
“Ready” 的野性,”Hub” 的隨意,
既見”Freddie”狂呼,亦有 “take a back seat” 的放輕,
在幾次 “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 就可見運用聲音力道的靈活。

原曲是Queen獻給貓王的,
表演的流暢,正在於他的腳步步調,和他彈結他的姿態,視聽上都能陶醉,
也許生於舊年代會更深入體會與欣賞,
沒有電腦效果,純粹人聲結他聲而有個人風格的原始喜悅。

其實決賽前夕,評審們都不像是緊張分數,反而與眾同樂打成一片,
沒有再認真點評,有點可惜,
只是興奮到起立起舞,放諸外國音樂比賽皆可見,不需大驚小怪,
過早的放下耳機,會否導致不公的評分?

過份的讚賞,亦會換來過譽的評價,
鄭俊弘唱得再好,在這飄忽的比賽機制下,或都會無所適從,
一時分數奇低,一時又捧上天,
這並非歌者問題,而是歌唱節目的水平。
過份的褒貶,都會引來反彈,
當然明白很多人愛才惜才,但希望TVB不要將鄭俊弘定位為另一個林峰。


最後全民投票,既是下午已有九萬多票 (賽後引述鄭裕玲所言),
選什麼歌唱成怎樣,都已不再重要。
又一個製作上的敗筆,造成實至名歸的,都可招人話柄。

鄭俊弘竟然在全個比賽,都沒有選上鄭中基的歌,已是驚訝,
唱了張國榮的《追》,仍有不穩,亦覺其與歌曲有陌生感,
到最後奪冠哭著再唱,才更有感覺,然而整體都不在頂尖水平。
沒有評審的意見,又少了比賽的意義,就是在評論中尋求進步空間。

至於票數的拋離,著實不算意外。
鄭俊弘若有後台,早就不用當二打六浮浮沉沉,
如今有十多集的時間建立人氣,十多萬票數才不算多。
每一個支持,都是每一場演唱,每一次交流去建立,
作為起步的基石,祈求能趁尚年輕的時候,走得更遠,成為港樂的生力軍。

綜觀全個歷程,首三集的鄭俊弘使樂迷聽到最真誠的一面,
《時代曲》一鳴驚人,《Angels》感人並使人喜愛,《愛的根源》則確定沒有聽錯愛錯,
之後《Give Me One Reason》以另一風格贏盡好評,
讓《青春頌》不致埋沒在2013年成為遺珠,
最後《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Come Together》最有王者之風。
鄭俊弘可算是比賽競爭對手當中,最全面而又面面俱全的歌手。

奪過冠軍,星夢的下一站是什麼?
相信以鄭俊弘認真不半途而廢的個性,他還會拍劇集,只是會有當主角的機會嗎?
盛傳無線會成立唱片部,鄭俊弘會是第一個旗下出碟的藝人嗎?
他的謙厚,讓其贏盡身邊人的疼錫,同時亦是他離巢的障礙。
若是感恩要圖報,TVB到底是埋沒他十年,還是發掘他才能的機構?
只希望怎樣發展都好,鄭俊弘仍會唱好他的歌,不會轉唱另一些不合適的作品。

另外亦要推介,鄭俊弘亦是樂隊 Home 的主音,
但願都有多點人認識,他所擁抱所成立的音樂品牌。

延伸分享:
兩個時代 同一闕歌 見證日子怎過
我撐鄭俊弘

從《情人甲》看安歌合唱史

Andy_Hui_Janice_Official

許志安的歌唱生涯轉捩點,似乎總離不開他身旁的女歌手。
從出道到勇奪男歌手,每一次的高峰都有一首合唱的代表作,
趁著今年《情人甲》的面世,就來重溫許志安的大熱合唱歌。

將冰山劈開 (1986)

若論到樂壇中對他最重要的女歌手,梅艷芳都必然是頭三位。
許志安第一首為樂迷認識的成名作,正是梅艷芳的金曲。
得到天后的賞識,並能在副歌中featuring獻聲,造就他出道並在88年正式推出唱片。
梅姐逝世前最後一張大碟,亦邀請了許志安參與一曲《先謊夜談》,
但更廣受傳唱的,應是同一年收錄在許志安專輯的《女人之苦》。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 (1993)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這兩首情歌,應是這對情侶的歌迷,多年來的心水之選。
見證過相愛、分離再復合,這兩首都是他倆愛情的主題曲,
電視機前的廚房宣言,到現在仍是勁歌男歌手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得獎感言,
鄭秀文在許志安的事業及個人上,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其實二人還有一首活力澎湃的《火熱動感la la la》,
跟郭富城、梁漢文一起,四位當時尚待上位的新星,大唱跳躍活力,
到現在仍是夏日必備的廣東曲目。

會過去的 (2001)

車婉婉如今已淡出了,留下唯一一首知名的,就是《會過去的》。
就是這一年的樂壇成績,造就許志安登上了TVB的最受歡迎男歌星寶座,
亦讓這首K場大熱歌,定調了當時許志安的音樂路線,最商業化的時期。
Paco 旗下的他,紅得快消退亦快,
壓縮了走紅的時間,換來是支持者後來迅速的流失,
只是不再承擔男歌手金獎的名銜,反而能唱更多不同於主流的歌曲,
而當年街知巷聞的,現在又剩下多少首還會再聽?
大抵也就只有《會過去的》,能長居樂迷心中。

美中不足 (2004)

與葉德嫻早已在1999年合作過《教我如何不愛他》,同樣情感激昂,
當時的流行只是錦上添花,但時空來到五年後,
許志安的人氣大不如前,李克勤古巨基才是領軍者,
梁漢文亦在上揚,反而自己的事業停滯,
還記得他在電視台受訪時表示面對銷量下滑的低潮,
這一次的合唱,正是雪中送炭。
美中不足的是,年尾叱吒至尊歌,贏得不光采,
之後許志安正式離開一線行列。

醜得漂亮 (2006)

其實許志安的劇集主題曲受歡迎都不是第一次
前例有陳慧珊的《苦口良藥》,亦屬K歌合唱類。
只是這一年因著胡杏兒的增肥演出,劇集未推出時就很有話題性,
雖然到真正播出,反應未如理想,
然而也不阻主題曲日播夜播而受注目的程度。
《In the name of…》大碟走得偏鋒,
但因有了豬先生,再有了TVB效應,
又讓許志安憑藉胡杏兒的新聞價值,得到了反彈的銷量與傳唱度。

情人甲 (2013)

最後數到伍樂城與黃偉文的新出品。
已很久沒有聽過伍樂城這種熟悉的曲式,
整個製作,從一成不變的編曲,到感謝過去的詞意,都是回到那個年代的感覺。

K歌還在主導的千禧年初,還是樂迷喜愛的情歌王子,
《情人甲》徹底的大路,反而愈聽愈有懷念,
既屬伍樂城的曾經,也是許志安的曾經,
但兩者都不再有當年的產量,從前的流行度。
衛蘭的加入,與許志安是互惠互利的雙贏,
許志安享受到高企的網上點撃率 (之前三個MV瀏覽總數加起來都不及合唱版),
衛蘭則得以借助許志安的愛將地位,與商台破冰。

不過,一直希望的終極版都沒有落實,
曾經親自給黃偉文撰寫訊息,謝謝他給安仔一首好歌的那位,
充滿著愛的那一個她,若能一起出現再合唱,就圓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