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碟言碟語

黃衍仁《飛蛾光顧》- 黑暗中得著生命的光芒

從雨傘運動前的積極運動抗爭精神,到傘後的無力停滯又徘徊狀態; 從外延的控訴憤怒到內在的深沉省思; 從擴散不同社會題材到集中單一主題探索; 從喚醒裝睡的人到覺醒過後的迷失方向; 從較多延綿密集的歌聲,到著重純音樂獨奏的停頓與沉澱 – 這是黃衍仁從《逆風吐痰》過渡到《飛蛾光顧》的轉變,在專輯名字亦清晰可見。

《逆風吐痰》反映一種對抗的意志,以微不足道卻有蔑視的動作,向整個大氣候宣示; 然而《飛蛾光顧》縱依然自比為微小個體 (飛蛾),卻有更積極的目標去尋找,即使不惜犠牲的代價,就如飛蛾撲向火光,尋找光之出口,光或就是愛與真理的代名詞 – 然而光存在嗎? 如果在,又會在哪裡?

視《泊泊,瘋子的鏡》為前言,《飛蛾光顧》作點題作,然後《片尾曲》跟歌名相反而作為故事的起首,到《無頭的回聲》作結,可得出一個人從夢中清醒過來,卻不知在人生路怎樣走下去、墮進內心意識的掙扎過程,游走與醒與不醒又或裝醒之間。《飛蛾光顧》留下了跨文化、跨時代、跨地域的密碼,遠至古詩,近至本地文學,上世紀的西洋女聲名字與思想家的哲學匯聚同一曲內,還有電影的指涉,以黃衍仁的歌聲去唱出其連結。

《片尾曲》網絡首度發表時,附上電影《The Matrix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的片段,配合劇情裏Neo離開虛構Matrix回到現實,歌曲所描寫的亦是離開了夢幻的電影空間而回到如同監獄的真實世界。接續《片尾曲》的《行路難》就取用《The Matrix》紅藍藥丸的兩難情節,紅為真相,藍為幻境,清醒抑或宿醉,派對任君選擇。

《行路難》所提及殉道者,又遙遙呼應著《飛蛾光顧》歌詞中擷自經典影片《Nostalghia 懷鄉》「點起瘋子的燭光」。《行路難》《一步》緊扣走路的題旨,前者引用李白感歎世道艱難,而渴望借著夢境抒懷,詩人的愁緒與嚮往,又與《酒徒》所指向劉以鬯筆下主人翁感受到的矛盾,都是現實與夢想的巨大鴻溝。之後《禮物盒》描繪的「虛度時日」意象,作為碟中短暫、未有前進的中場休息。(有著一般流行曲的四分十六秒,在本專輯已儼如過場,可見此作每首歌的長度,並隨之而來的感受/思考深度)

及後突來一把女聲,劃破了一直低沉如自言的吟唱,《非洲輓歌》成為了救贖的希望,所受苦難有了祟高、純淨的目標。現實的失落,可否轉化成一種力量? 曲中男女一起合唱向同一張藍圖進發,最後女聲鏗鏘讀出如同宣言般肯定的答案。然而故事不終於此,找到可能的光源之後,還是懷疑,還是矛盾。《人皆有上帝》並不完全推翻《非洲輓歌》的共同願景,卻驚覺自身與他者的經歷遭遇之別,造成理解/代入的不可能。

這裡將Marian Anderson “Nobody knows my trouble but God” 詞意,對應莊子「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之說,說明其之所以能成為抵抗種族仇恨的象徵,除了跨越地界身份的天籟之聲,始終與其女黑人的處境分不開。《無頭的回聲》作為總結,不肯給予釋放、解決的假象,卻以一種循環、反復的姿態不斷回歸、不息不止,聲音卻愈見微弱。飛蛾繼續拍翼,出路不知何處。

豐富的文本延伸之外,黃衍仁在音樂作品注入的聲效,從人樂、器樂到電樂,都是相當強烈而獨特。《無頭的回聲》的清脆牧童笛聲、《泊泊,瘋子的鏡》的近似嗩吶聲效、《飛蛾光顧》的吶喊回音等,有些夾雜著結他鋼琴,有些夾雜著電子聲效。唱腔的演繹上像地水南音的說唱卻更乾涸,時而直讀,時而輕吟,編曲的氛圍則有環境音樂的詭異矇矓,時而清唱,時而疊音,縈迴不散,結合就是穿梭古今、中西、現實夢幻間的詩意。

《飛蛾光顧》強調節奏與氣氛營造,曲與曲之間的串連有著情感起伏,甚至曲目重複的段落都有幾重變奏去層遞變化,大概也得益於這幾年間的劇場與電影配樂經驗 (碟中收錄的《非洲輓歌》正是從劇場而來),為其創作帶來不止聽覺衝撃,還有畫面/影像的聯想。

《片尾曲》始終伴隨結他的歌聲,輕柔合拍,然而愈後愈有種走調之感,意圖脫離既有的旋律設定,跟隨Neo 逃走去; 《一步》就有既像心跳又似腳步的聲,從開段的低迥,逐漸顯現,後邊卻愈來愈多雜訊,有受到干擾的呼喊聲,甚至尖銳的刺耳聲,阻礙著去路的順暢。又見女聲和音介入去代表歌曲情緒的轉化,如《片尾曲》後段與《非洲輓歌》開首,都有著救贖或昇華的情感力量。

《酒徒》的步調亦值得一提,是配合歌詞情節而行。唱到「我知道我應該出去走走了」之時,音樂立時靜止; 在獨白著小說靈感,歌聲一直循環著「我看到一對亮晶晶的眸子」一句,等於主角看到的畫面,跟心中思想的場景還原為同步。讀畢則馬上響起「思想又在煙圈裏捉迷藏」,去以雜亂響鬧的背景去描繪主角的內心活動。

綜觀《飛蛾光顧》全碟標誌著黃衍仁更自我、更內在的一面,縱不再如前作般為社運發聲,卻延展了從前苦行而來的信念探索,飛蛾的比喻亦是《裝睡的人》之延伸想像,主題以至聲音演繹都更為完整、深入。但願黃衍仁的音樂與訊息,可廣傳到更多樂迷之間,帶到更多微弱掙扎的飛蛾耳中,然後一同覓尋心中永恆不滅的光。

《飛蛾光顧》全碟試聽及預購

楊千嬅《如果大家都擁有海》- 沒有更好,只有最好

if-sea1

早已預告《如果大家都擁有海》有回顧過去的意圖,難得的是灑脫不沉溺的態度。曲風上有昔日楊千嬅金曲的線索,都能在專輯中找到,但《如果大家都擁有海》最精彩的當然是歌詞的延續性。黃偉文在《最好的債》填補了野孩子遇上最佳損友的結局,《沒關係不是愛情》延續《她成功了他沒有》密集不重複歌詞的創作概念,卻不再是愛情悲劇,而是親情友誼的感恩。同樣地《姊妹》的哭訴祈求,過渡到《好不容易遇見愛》的千帆已過。還是新手寫楊千嬅的陳詠謙交出了《房間號碼》,沒有太多情意結牽絆,只延續《呼吸需要》的曖昧情節,一呼一吸然後繼續繼續進入進入,營造挑逗的瑕想,相同的作曲班底亦是印證。

好不好給天數數,數著何時望到彼此也蒼老。

若然《最好的債》像新藝寶時期的作品,《房間號碼》是新華星/寰亞的結晶,《高我》是金牌時女人獨立自強的宣言系列,那最懷舊最美好的華星,自就是林夕全碟填得最有心意的一份歌詞,陳奕迅作曲給楊千嬅《剛剛好》。

上一次陳奕迅出現在大碟內,並不是合唱的《其實我記得》,而是獻唱和音的《數你》,從前不太明白為何楊千嬅每次演唱會都要選這首歌,或《數你》的特別意義在哪裡? 《剛剛好》回答了這個疑問,原來楊千嬅還有將這份從無言明的感情記在心中。不論從哪個角度看,《剛剛好》都與《數你》緊密相連,其他的延續曲目都是故事的內容,但《剛剛好》與《數你》連副歌的韻腳都相通,同以「數」這個字與音為命題。「抱緊幾秒鐘擁抱」變為「各有各也會擁抱」; 「再跳幾世紀的舞」轉成「各有各要跳的舞」; 連迷上你的「一秒煎熬、一寸傾慕」,答案是「只得一點不算數」。不禁懷疑《剛剛好》的和音,會否也是陳奕迅的獻聲?

《數你》的親密關係與肉緊程度,來到《剛剛好》看似淡了輕了,但更細水長流,更天荒地老。不用得到與佔有的感情,不用經常相見與傾談,卻彼此欣賞與愛惜,互相祝福與掛念,各有各最好的生活,也就足夠了。陳奕迅與楊千嬅,在樂迷心中本就是天生一對仿似童話可愛,他們再次走在一起的《剛剛好》就是訴說他們現在的狀況,一切其實剛剛好,沒有遺憾。楊千嬅亦回歸最初出道時的演繹,當然沒有了青澀,而是看破的成熟。

畢竟大家早已成家立室,當事人亦從不需要承認,MV 並不明確呈現這份曖昧的關係,因此沒有故事性,最後的相逢畫面如只有陳奕迅與楊千嬅,然後停在那一剎,或會更有聯想,但有林夕在,就是更溫馨更舒服的一場聚舊。細節上微妙地反映了那種「友誼以上,戀人未滿」剛剛好的感覺。水杯不用裝到滿瀉,因「美滿滿了惹苦惱」; 一排燈泡的火光,是「不溫不火的牽掛」。

《剛剛好》在「只得一點不算數」時看似已到歌曲最後,卻突然又回到副歌,就像否認情感基礎後才醒覺,還有一點點的在乎,到承認「永遠有永遠枯燥」,寧願得不到,心目中的地位反而更高,以「各有各忙最初想要過的一生 已望到」作結。編曲的暫緩與《最好的債》臨尾轉拍的處理巧成一對,兩首歌都是唱出沒有宣之於口的故事與情懷。

《如果大家都擁有海》有太空,也要有風起; 有天橋,舞渡過來生; 由小我高我,進化到無我; 還有兩個最幸福最好的心境,《最好的債》與《剛剛好》。

延伸分享:
楊千嬅《如果大家都擁有海》- Le vent se leve, il faut tenter de vivre
《最好的債》當野孩子遇上最佳損友
浴火再生 不朽輓歌【火鳥】

楊千嬅《如果大家都擁有海》- Le vent se leve, il faut tenter de vivre

if-sea

既從村上春樹的書名開始,亦以 Beach Boys 滑浪歌聲為引旨; 作結有宮崎駿的動畫名字,同是堀辰雄的詩意文字。封套上的藍天、白雲、青草、碧海,是《如果大家都擁有海》的無憂世界,是人生所有理想美夢都實現的境界,《愛在旁若無人的太空》圓滿了幸福愛情,《高我》滿足了社會成就,《房間號碼》合襯了床畔戲寶,《剛剛好》《最好的債》《好不容易遇見愛》填補了往日創傷與遺憾,拾回當初的友誼。出道二十周年,既結婚又生子,當歌后又當影后,一切來得剛剛好,才成就今日的最好。

人如果可以不停相愛,愛在旁若無人的太空。

楊千嬅的專輯總是有流暢的故事性,離地上過無人太空,越過星光築起天橋,跳過一場來生之舞,再趁風起乘坐紅葉戰機。小我浮沉大氣後,就到高我登場,《Unlimited》生有限活無限的命題在此有了呼應。在聽全碟的過程之中,天橋、深海、跳舞、情債的意念一直貫穿,如《來生舞》的「橋一過便了」、《剛剛好》的「各有各要跳的舞」、《沒關係不是愛情》的「有發生過 都算是情債」、《高我》的「一身裝載像深海」與《好不容易遇見愛》的「曾踏破過深海」互相呼應。

打從《愛在旁若無人的太空》面世,一早就覺得這會是大碟的開場,帶領聽眾離開煩擾紛亂的現實世界,闖進楊千嬅的音樂盒內,放輕身心全情投入,來一趟溫柔甜蜜的太空漫遊。「漫步宇宙沒有更直接的方法,會快捷過沉睡去來夢見」,這首歌正是引領都市人入夢,血壓與重量都失蹤。楊千嬅的聲音從來沒有這樣從容舒服過,她的聲音狀態與歌詞意境的配合,幸福滿瀉。

九年前的今天,《Unlimited》還在偽裝看開,強顏歡笑,擔心世上缺乏人才去愛,如今已愛到離地,同樣是 Eric Kwok 與林夕的輕鬆曲風,到今日真正實現了當日的如果,人真的可以不停相愛。曾經希望不再理將來,如今真的不需要上進; 熔掉我的問題,能令我去放低,解答原來就是神遊太空; 「與我並肩細望白雲」的傾城之愛,已跨出星際神遊太空,眼內只有愛人沒有路人目光了。

只是不分輕重,難理紅黑,旁若無人,註定與她的聽眾距離更遠,聽不到社會的心聲了。敬禮事件正好看到今日的楊千嬅,確實與太空接了軌。《愛在旁若無人的太空》其實也可看成世界太醜惡,要抗爭的太多,也太累,偶爾都要找個避風港休息回氣。我們所愛的楊千嬅,始終也是林夕的一塊肉,這貼身貼心的歌曲寫照不是批判,而是避世的一面,亦因此有《風起了》在全碟最後作平衡對應,沉睡一場過還要懂得醒,認定冒險的必要。

《風起了》的命名實在太有意思了,既與《Unlimited》的最後一曲《郎來了》湊成一對,它又同時代表起首與謝幕; 歌曲本意是喚醒,然而這卻是動畫大師的封筆之作; 也會是楊千嬅的告別式嗎? 還有一層電影的聯想,楊千嬅所主演的《哪一天我們會飛》導演黃修平本就是宮崎駿的粉絲,這首歌經營的畫面又跟電影的最後一幕完美配合,看著滿天一雙雙紙鷂,想著差一點我們也會飛。

享受過世界,告別完故情,重修了舊好,就重新出發再歷險。如果大家都擁有海,下一句就叫大家去衝浪; 風起了之後,同樣叫我們要勇敢活下去。專輯並沒有停在盪氣迴腸如大團圓結局的《好不容易遇見愛》,更不是結束於死氣沉沉的《來生舞》,而是精神抖擻的《風起了》,就像冬天之後會回春,終結一切之後就有新開始。

Kary 吳雨霏《Across》- 尚未完成的逆轉

kary-across

去年的創作大碟《State of Mind》推出不足半年,Kary 吳雨霏又有新專輯,
預計還會在年尾再來一張壓軸,看來環球確一心要將她打造成新一代的天后,
歌曲產量可媲美從前容祖兒楊千嬅走紅時期,
亦是一反近年廣東歌壇追隨其他地方,放慢腳步的大方向。
《State of Mind》充分展示她的真誠與才華,
《Across》則回歸唱將身份,在閉關多時後的聲音狀態持續大熟大勇。

製作快速有效率,不代表專輯的完成度不足,
有了上一張大碟的經驗,大半年躲在錄音室反覆試音,
如今Kary 在灌錄CD時都能掌握自己的聲音與情感,
自由游走在溫婉與硬朗的兩種姿態,
率先派台的兩首《逆轉》及《留不低》就是兩種極端演繹的示範,
亦預示了Eric Kwok在《Across》的主導地位。

Eric Kwok 的創作近年多了重覆,亦似到了瓶頸位,
他開始嘗試 Swing 時期就想參與多一點的電音 Dubstep,
而 Kary 就成為其實驗對象之一。
相比《The Present》《就有就有》只得節奏沒有音樂的起伏,
想販賣型格反成為無聊洗腦的快歌代表,
《逆轉》在旋律設計與演繹層次上都是一次大逆轉。

香港市場似乎一直欠缺這類快歌,本身跳舞歌手也貧乏了多年,
這一種還不是傳統樂迷習慣的郭富城或鄭秀文類別,
Kary 竟然一再衝撃這道在本地樂壇算是冷門的範疇,
並一次比一次成熟,這次還有了一系列的宣傳配合,
如專輯封套的設計及MV的拍攝,都在宣示《逆轉》的主題。

這份單調的旋律與亂入感重的歌詞,也許很難一下子讓主流樂迷接受,
但兩者合成後又相當協調一致,成為了一種標誌與風格。
在密集鼓聲的編曲逼迫下,Kary的聲音一直在左右兩旁自言自語的掙扎,
在一向擅寫慢板情歌而在快歌則隨意合音塞字的陳詠謙執筆下,
這一次卻有了絕境求生的主題,與《生我的命》賦予的女性自強自由形象不謀而合,
《逆轉》進一步證明 Kary 音樂路線的可能性,
只是要討好市場,《留不低》等情歌始終是更厲害的武器。

Eric Kwok 在訪問中稱《留不低》為他最滿意的作品之一,還拿其跟《囍帖街》相提並論,
事實上這首歌的前奏跟副歌的感覺不連貫,未能預示那種揪心的無奈傷愁;
而「身份證留不低」的一段確是突出,但總予人似曾相識的感覺,
有一種將幾首大熱旋律拼合而成的印象,並不單單是讓人想起周杰倫《最長的電影》,
還有更多其他作品的影子或靈感在內。

也許 Eric Kwok 最讓樂迷擔心的不是其作曲水平,反而是監製能力。
在他指導下,常出現歌手讀歌詞而非演唱的情況,
當中以蔡卓妍最為嚴重,關楚耀的《手刃情人》亦有逐個字去宣讀之感。
來到《逆轉》,顯然有很多尾音較倔的位置,亦著重低音,讓Kary去呼喊宣言,
在如此緊密連珠炮發的歌詞設計中,讀歌也許是傳達訊息最直接有力的選擇。
到了《留不低》就是另一片天空,將 Kary 女性的脆弱與柔媚充分發揮,
自從加入環球後,她逐漸懂得放輕聲音而不在每一句都用力,
唱腔也轉變了,情感的投入亦像到了新的境界,可能都要感謝成長一路帶來的歷練。

Eric Kwok之外,另一大碟主力是 Alvin Leong,是環球的常見班底,
亦一早為Kary帶來過《我本人》《人非草木》的傳唱流行,
今次再一次企圖延續這路線的代表是《沒有花收的日子》,
這一次情懷不再濃烈,可讚是沒有純粹遵循公式去加鹽加醋,
但卻使作品少了可認記的位置,淪為順口順耳的普通情歌。
《忍》的聲音反而更有辨認度,聲音輕/重及沙/清的變化賦予歌曲的個性,
這種堅強特質但又不是《逆轉》中的強硬,是Kary從金牌時代開始就很吸引的。

《麗人行》是專輯內另一首節奏較輕快的作品,由Fabel的Jimmy Fung編曲,
早前提及過 Fabel 的歌曲使人憶起 Ping Pung (Kary 當時為主音),
如今馬上聽到他們的合作,更證實此想法,
前奏一響已有一種久違的氣勢,不像《逆轉》般偏門重節奏輕旋律,
樂器只是豐富背景而不會遮擋聲音,主題亦再度強調獨立自主,有稜角有態度。

之後一連三首《弄潮兒》到《苦苦》都是動聽悅耳的,但又不算有過多的聲音特色,
Kary 團隊在選曲上算懂得揀選易上口的旋律,就忽略了「特色」,
概念過於空泛,就流於重複,加上沿用 Eric Kwok 與 Alvin Leong 梅花間竹的監製,
新意就欠奉,沒有再拓展 Kary 聲線潛質的空間。

從前在香港樂壇要獨當一面當天后,常要求百變,不論哪一種曲風都可駕馭,
只是現在形勢不同,過份多元化反而換來失卻個人風格的批評。
Kary 面對轉型與否及如何轉型的問題已不是一朝一夕,
能殺出《逆轉》一條血路當然理想,可證明其壓台感,
但她的舞台表現,其實早在《Lady K》已備受肯定,
也許 Kary 是時候要想一想,製作曲風集中統一的大碟,
或索性以EP形式推出一快一慢,一張全實驗一張全主流,
就像2000年楊千嬅不就以此形式,同步俘虜聽情歌與另類歌的樂迷嗎?

另一最大問題,在於 Kary 在錄音室中的演繹修飾的進步,完全不能反映在現場。
《留不低》的感動只限在電腦格式的聲音中,而不是 Kary 在台前可表現的感染力,
改變唱法需要時間適應,但總有期限,
若能改善不穩定的演出,Kary 有條件讓樂迷改觀,成為帶領樂壇的一員。

周柏豪 《8》步入成熟多變的新方向

8

2012年是周柏豪的人生轉捩點,亦是其事業的新高峰,
好友的病,化為《只有一事不成全你》的後搖滾勉勵,
亦是《Get Well Soon》從碟名到曲風到詞意的靈感來源;
外婆的死,造就《無力挽回》的情感釋放,
成全了《Imperfect》專輯與音樂會的精選與總結,
轉個角度去看,Imperfect 就是 I’m perfect。

七,若然是代表完美; 八,就象徵新的突破。
上張《Imperfect》記錄了他在樂壇的成長經過,
那《8》就是再起步作新鮮的嘗試。
人紅了,歌曲受歡迎了,創作受肯定了,自然就會予樂迷期待,
在最真摯的抒發過後,周柏豪可否成為新一代男歌手的代表?
八首新曲,是周柏豪出道以來曲目最多的一次,
他的音樂在EP中有精緻的製作,但可否盛載一張大碟的重量呢?

曾經說過周柏豪的專輯風格,一向是「本体分裂」
「本」是周柏豪的心聲,「体」是面目模糊的大路抒情歌,
但似乎《Get Well Soon》已解決了風格不一致的問題,
《Get Well Soon》即使都是一半自家創作,一半假手於人,
但那樂觀希望的基調,卻可貫徹統一地融和在不同曲目中,
亦因為情歌不再是迎合市場,而是來自歌者的真情流露。
來到《8》,二者結合的企圖更顯著,
點題作《00:08:00》當中八分鐘,
就像一邊耳機播放著《黑》《斬立決》,
另一邊卻在高唱《Smiley Face》《宏願》,
不協調的節奏與訊息,在互相衝撃。

毫無疑問,大眾樂迷都愛周柏豪唱深情的歌曲,
他的聲線沒有先天條件,卻總有一種可打動人的誠意,
於是派上保守的《我的宣言》也不為過,
難得是宣示細水長流的愛情,總比從前當兵默默付出的慘情,
來得更名正言順,更有正面意義,
亦是他懂得了我歌譜我心後,更能掌握如何演繹一首歌曲的層次,
那是一種進步,在《六天》《傻小子》還在摸索模仿時未曾有的自然流暢。

《雙.對》亦是幸福美滿的延續,
依舊是淡淡然的旋律,簡單而內斂,不喧嘩起伏,那是周柏豪的簽署特色,
上承《Imperfect》的大團圓,下接《我的宣言》步入教堂結局,
作為一道橋樑,從另一種角度看事物,
所謂 put oneself into other’s shoes,那就讓他步進她的高踭鞋中,
歌曲在談男方要高攀女方,更甘願放低自己去讓她上得更高,
是《高妹》「我沒有六呎高,我卻會待你好」式的甜言蜜語,
也是在說不理旁人眼光,哪管登不登對,只要彼此相愛就好,
同樣亦帶有向高處挑戰,不害怕而向前克服的勇氣。
是以,這首簡短的歌曲作為大碟的引言,意境卻相當豐富。

銳意擴闊歌路的《8》,出現了很多第一次跟周柏豪合作的班底,
《放過自己》由 Eric Kwok 作曲,張子堅編曲,
有一點英倫流行搖滾的影子,在結他聲中運用假音及沙聲呼喊,
再次證明周柏豪的聲音很適合控訴,或呈現陰暗憂鬱的情境,
之前《雙.對》與《我的宣言》是輕緩的,重點在於舒服,
就如渡盡難關後相守的境界;
然而進入《放過自己》就有了激昂的過渡,
離開了愛情的沉醉,如同詞中所言,改變了看法,對世界洞察。
那種對人生有覺悟的自白,很切合周柏豪一路以來的形象,
而《放過自己》亦有回望之意,遙應不變的赤子情懷,
類近的曲風,有當年《最後的三分十六》的憤怒與絕望,
如今就懂得放開,懂得感恩,比前作增添了出路感。

王雙駿的《摔角》,相信是最徹底的蛻變,
因為歌者從不擅長舞蹈類型,
即使有強勁節拍的編曲,都多是青春勵志,而非舞池中大跳特跳,
但要衝破舊有限制,就要豁出去,
何況王雙駿的編曲極有嘉年華的繽紛色彩,如同狂歡的迷幻派對,
中段的密集電子樂器運用,高潮前夕的氣氛鋪墊,歡呼聲及主持介紹聲的穿插,
亦在表達摔角台前準備埋牙的期待,與及之後肢體纏綿的想像,
可惜MV中看到周柏豪與女伴不太過電,身體擺動姿勢嚴重不足,
這方面在現場表演時需要多加改善,始終是「瘋一場 癲一趟」的體現,
全場演唱會大合唱「yeah yeah」時能否投入,就看周柏豪的舞台因子了。

Big Shot Version 當然更能配合周柏豪的粗豪聲線發揮,
混音更迷離,鼓聲更沸揚,打擊樂器的節奏感更強烈,
但主音清晰突出有爆炸力,最後一段讓尖叫的背景聲音去得更盡更狂。

可惜,驚喜就到此為止了。
也許唱開K歌的,會喜歡《雙人床的空位》,
只是 Kenix Chiang 的旋律一如以往的水過鴨背,
每次都是以曲作背景,讓詞人的作品成為主角,
詞大過曲之名,在章霈迎的作品比比皆是,
《苦瓜》如此,《非凡人生》如此,無風格無血肉,卻往往可以大熱。
林夕的「強扮愛和被愛 不會變上帝」也許又能撃中樂迷的心坎吧。

《你還怕大雨嗎》是國語咬字的大倒退,
還是上趟《錯配》一手包辦歌詞,用情至深來得真誠,
幸好,馮翰銘的編曲有想法,注入了輕柔的女和音與激烈的鼓聲間奏,
又來一場本体的分裂融和。

出道第七年,周柏豪的唱與作,都漸趨成熟,
走出了去年個人生活上的陰霾,
喜見其歌曲的正能量,歌者的陽光笑容重現,
但願第九張,第十張,之後的每一張,
都可留下更多專屬的印記,減少本体分裂,商業主導的痕跡。

延伸分享:
香港樂壇這一代 – 周柏豪
是傻小子還是傑出青年? 周柏豪本体分裂的專輯風格
周柏豪 不思進取的Continue 無法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