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度金曲之選 – 世界再壞 仍舊不怕

top10-hair

今年十首廣東單曲的名單,可能是近年來我最喜愛的,尤其是這首年度之歌。《年少無知》《無盡》《時代的顛覆者》都是因應時勢而生,但《銀髮白》是超越任何時間的美,將會成為細水長流的傳世經典。

旋律、歌詞、演唱,都是一種境界。周耀輝如詩如畫的意境,還有那道剪不斷的髮,與描繪顏色的字彙放在句末,承上接下,連綿不絕。林二汶與岑寧兒,皆是不可多得的聲音,兩把女聲的柔與和,琴音的流麗清脆,合在一起,融化心靈。是銀髮或白髮,都有一樣閃爍生輝的美態。

沒有文字可跨越歌曲的簡單動人,也想像不到怎樣的畫面才配得上《銀髮白》,大概沒有看《剎那的烏托邦》的緣份,會是另一種幸福。歌曲之中的老年人景象,是到達耳順之年的平和心態,也是後來者對先輩的美妙想像與欣慰。

誰都可以變做誰,是一種豁達。黑髮與銀髮的身份交換體驗,回春與秋分的氣溫交替,年紀無分老幼,就是烏托邦的體現。

髮是一撮歲月碰著一彎新月變的銀
髮是一寸赤地碰著雪地忽然成了白
髮是一切發生之時仍舊黒的  就算將當時無情剪去
仍舊有一些思緒最後仍舊變做 光環

髮是一次愛恨繼續一些思念變的銀
髮是一個渴望繼續渴望雖然成了白
髮是一切發生之後仍舊輕的 就算將當時無情剪去
仍舊有一些思緒 最後仍舊變做 桂花

世界再壞 仍舊不怕
只要微風 慢慢如食指勾畫
若有旱雷 遠遠從右耳刮下
願意梳一撮撮像白銀但青春的髮嗎

永遠再大  仍舊靠一旦
遇上秋色時可如金
遇上春光時可能匆匆變做紅
誰都擔心變做誰
誰都焦急變做誰
臨別贈你一束黑髮
還是贈你一撮銀髮

髮是一撮歲月變做不得不斷變的銀
髮 是一次意外變做我便忽然留了白
髮是一切發生的但仍舊輕的
願意嗎天地悠悠千歲
仍舊有一些思緒最後仍舊變做桂花(遍地白髮)

世界再壞 仍舊不怕
只要微風 慢慢如食指勾畫
若有乾雷 遠遠從右耳刮下
願意梳一撮撮像白銀但青春的髮嗎
永遠再大 仍舊靠一旦(青春很快 生命或更慢)

遇上秋色時可如金
遇上春光時可能匆匆變做紅
誰都即將變做誰
誰都即將變做誰
臨別贈你一束黑髮
臨別贈你一撮銀髮

銀髮白 – 林二汶, 岑寧兒
作曲:馮穎琪
作詞:周耀輝
編曲:蘇道哲
監製:蘇道哲 / 謝國維 / 馮穎琪

我的年度十大 2016 – 連存在都吃力 別再遺傳下去

top10-stopreproduction

本年度港樂最有社會代表性一曲,是被禁聲消音的一群,政治不正確的反擊之言。句句歌詞皆擲地有聲,由剛迎接新生命的陳詠謙作詞更見諷刺。林奕匡走出溫暖人心的心靈雞湯型創作,重拾《高山低谷》的絕望,為未見恩典的人們哀號。

繁衍下一代的任務太神聖太偉大,同時太沉重太疲累。每天看著水洩不通的馬路、行人路與鐵路車廂,到處聽著吵鬧不停的小孩哭喊,與父母不要亂走的狂呼亂喊,總會思考到更多新生命的存在,會否只是劫難的來臨。然後打開報章,或瀏覽網絡的言論,看著每日在沉淪的香港,人們的存在總是受苦,那又何苦?

從《停止繁殖》想起游蕙禎的「扑野論」,再延伸到被取消議員資格的風波,青年新政從希望到絕望,竟只是一轉眼的光景。為何言詞要有禁忌? 為何講出人人不敢道出的真相,就要被鋪天蓋地的針對? 既然如此,將秩序破壞又有何懼? 停止繁殖,正是焦土之論,當你們將某類人打為萬劫不復,那他們再無生存空間,就做什麼、說什麼都不再怕,因為早已到了最後的境況。

音域跑出了歌者的安全區,少有的聲嘶力竭,第一句已難以駕馭,一路到最後的失控狀態。林奕匡現場唱得吃力,我也嘗試跟著呼喊也一樣無力。但《停止繁殖》不會是主流受歡迎的類型,人們還在忙於頌讚與共鳴,卻不見其大膽嘗試,只看光明處而不聽黑暗面。這也是我們的社會現實。

停止繁殖 – 林奕匡
作曲:林奕匡, 林家謙
填詞:陳詠謙
編曲:Edward Chan
監製:Edward Chan

我的年度十大 2016 – 你可以不一樣 不一樣 不一樣

top10-supper-moment

《無盡》的夢想難關、《世界變了樣》的唏噓慨嘆,走到今年的溫柔革命,題材共鳴之外,血液翻滾的曲風更征服人心。熱血到不行,正是這樂隊的標記。香港人總愛跟風,只得一套價值觀,但每一個人都該有不一樣的堅持與信念。

開場已經展現從未如此精彩過的節奏與編排,離開舒適的區域去冒險,是《一樣不一樣》在曲詞編同步體現的主題。你可以不一樣,Supper Moment 也可以更不一樣。勵志的節拍也可以不一樣,甚至在同一首歌的前後都可以展現不同。

現場演繹更淋漓盡致,編曲推進的氣勢是流行曲的標竿,讓所有人置身其中,渾然忘我。啦啦啦全場大合唱的招牌動作,不斷推進的精神力量,準確捕捉到從半場落後到最後一段副歌的直落反撃,就如日式動漫般的大逆轉,往往先有不可能的環境,才有最後勝利的振奮。還有反復強調的不一樣,與世界變了樣的低迥剛好相反,是吶喊到底要與眾不同的宣言。

既是被時代選中的細路,香港的少年人自然值得有屬於他們的主題曲,如同《數碼暴龍》《足球小將》的主角們,都有可以不一樣的理由,不怕戰敗,只怕放棄。香港的未來屬於年輕人,而這刻最有年輕衝勁的港樂代表,正是Supper Moment.

挫敗那時 記住嗎
再站再來 也未怕
縱戰敗至半場 重拾理由戰鬥好嗎

一樣不一樣 – Supper Moment
作曲:Supper Moment
填詞:Supper Moment
編曲:Supper Moment
監製:王雙駿 / Supper Moment

我的年度十大 2016 – 我掛念兒時那陣時,能快樂寄住的都市

top10-wu-lilash

急促的節奏、可愛的聲線、沉重的悲鳴,成就了這首既是簡單直率表達的情感,卻有很複雜的情緒與想法在內的《嗚》,我也跟歌曲的主唱Pollie一樣,在《A Little Louder》專輯中最愛的第一名,正是《嗚》。

《嗚》一開首的結他伴奏就已代表了香港人平日的步伐,一連串的歌詞跟著音樂走,連休息的位置都相當短暫,形象地描繪了《嗚》的戰場。但歌曲原來不是生活態度的思考,快速的推進原來是在螢光幕上看到過多的不平,而急不及待想去表達,又不知從何說起的無奈。

既然言語不得已,情緒交集難以梳理,就不如痛哭一場,副歌只有嗚嗚的聲音,讓抑壓得以發洩,才可平靜心靈,才可清醒腦筋,再上路去堅持。而沿路若有知音人,若有誰能理解我此刻的煩惱,我將會很高興,然而這刻依舊有太多的悲劇在發生,我無法安定下來,又唯有再去哭喊一趟,再與你共同奮鬥下去。

《嗚》仍然保有小塵埃的清新有趣,像「衰樣」、「悲劇集劇情」等字眼的運用與演繹,也跟其他小塵埃的音樂一樣,有放鬆舒緩的作用,然而其生活化的題材擴展到對社會矛盾的感慨,將無法輕易溝通的萬語千言化作一個單字,以音樂去抒發,能聽得明的,自會代入處境,並有所啟發。

有自由是意識終於可覺醒
有自由是革新思想中暢泳
若你聽得明,認可及肯定,是多麼的高興
但始終心情,在這時艱難平靜

嗚 – 小塵埃
作曲:Lil’ Ashes
填詞:阿凡
編曲:李一丁@emp
監製:Edward Chan / 李一丁 @emp

我的年度十大 2016 – 誰不嚮往自由 誰不一身污垢

top10-pokemongo

從音樂一響起已覺得非同凡響,是電玩遊戲闖關的提醒,還是逃離監獄的警號? 《困獸都市》生於Pokemon Go 大熱登場的一年,人人在大都會下捉怪獸,但歌曲當然不旨在捕捉這大熱現象 (派台時間還早於遊戲到港),而是描繪讓人透不過氣的香港。

電子編曲與《消化不良》相輝映,都有不能抗拒的過場間奏,《困獸都市》也是在尋問,也是為社會發聲,但其描述的世界更為絕望,因著抗爭過後的自由,竟是另一場殺戮。於是《困獸都市》少了硬淨的決心,有了反思的深度。游走於 Al Rocco 的說唱與清脆的女聲之間,是逃不出的困局,委屈求全與拼死抵抗,可能是殊途同歸。

《困獸都市》有多重的意思,既特指香港的密集擠逼,如同囚困於難以逃離的空間,歌曲中囚室以外還有囚室的現象,暗示一層又一層的壓逼,亦充分在音樂的循環中反映,如同永遠都活在同一個詛咒。不論是Lyric video 的到處游走都是一個又一個的高柱,或正式MV 的一格格畫面,如同被全天候監視般,都在強化鐵幕包圍的氛圍。

為何到處都是人與人之間的爭鬥? 極權固然可怕,但原來自己人都會腐化,自己最終也會成為原來憎恨的怪物。”You say I’m a monster cause you is a monster”, “A friend turned an enemy we grew up brothers” 等觀察,原來是自我反省,曾經同路人會變敵人,互相傷害與圍困的程度可以更劇烈。逃出一種獨裁,怎料戰友化身另一種獨裁來批鬥自己,才是歌曲點出的都市可怖之處。

要怎麼走 要怎麼走
我已經掙脫頸圈手銬

要怎麼走 至死方休
我只想衝出鐵幕以後

困獸都市 – Fabel Feat. AL Rocco
作曲:Jimmy Fung
作詞:鍾銘熙(中文), Al Rocco (English Lyrics)
編曲:Jimmy Fung
監製:Alvin Le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