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度港樂總結2017 – 歌手及專輯推介 (一)

2017的香港樂壇沒有大熱金曲,沒有上位新星,沒有年度大碟,但仍有精彩的音樂讓我們一再回味。尤其女歌手在容祖兒半退的狀態下競爭劇烈,從獨立到主流都有突破表現; 組合樂隊方面繼續是獨立天下,大唱片公司的墜落,造就遍地開花; 男歌手即使未算突出,依然有歌手交出自身最佳唱片水準。重溫2017過後,還看2018,港樂能否不再倚靠傳統頒獎禮來重拾公眾注目。

男歌手篇 – 林奕匡、陳柏宇、周柏豪、許廷鏗、胡鴻鈞、吳業坤、側田、夏韶聲、陳奕迅、符致逸

先從Sony孖寶講起,林奕匡可稱許為年度最多產、最勤力一位歌手,年頭一張《Songs of Love》唱不同的愛、年尾一張《My Taste of Life》唱享受人生,主題連貫卻不覺重複。他除了保持優美流暢的情歌、勵志歌旋律外,有沉重控訴的《查無此字》,也有輕鬆佻皮的《是日休息絕不工作》,展現他駕馭不同曲風的面貌。

而陳柏宇在頒獎禮上表現的豁達隨和個性,證明他是主流樂迷的最喜愛,當然實至名歸,不過音樂作品沒有早兩年的突破與豐富,值得一提是他跟林奕匡都在2017年拉埋天窗,林奕匡為自己寫了《難得一遇》《第一個早晨》,標誌著求婚的宣言與婚後的甜蜜,同時也為陳柏宇譜出《霸氣情歌》,兩者相比始終是我手寫我歌較真摰動容。

周柏豪同年亦締結美滿婚姻,也創作了《終於我們》來延續2013《我的宣言》公開示愛,並呼應了2011《天光》的歌詞。離開華納前的《One Step Closer》專輯與演唱會都是他一個階段的總結,充滿感激與回望。他決定走入公仔箱拍劇唱主題曲,意味著他未必再以音樂作品為先,然而《天網》至少證明了他原有的編監班底還在,且觀望其自主權可否改變樂迷「星夢出品,必屬罐頭」之見 (目前還不看好)。

與周柏豪命運逆轉的是許廷鏗,從大台出走華納,帶來出道至今最佳出品《神奇之旅》,展現其成長決心,風格變化最劇烈當數兩病症為主的《大雄胖虎綜合症》與《強逼症進行曲》,然而似乎未能完全擺脫昔日陰影,《根》《神奇之旅》就處於這種尷尬狀態,亦見於《藍血人》的演繹中,未能放開去盡。

星夢華納互換歌手計劃中,最大得益者竟是胡鴻鈞,不需跟於許廷鏗身後,主演劇集亦適時跑出,突然集合天時地利人和,本年度既有自選的《朋友身份》,也有電視劇點題兩首大熱,宣傳配套如錄像亦已具備,就差一張大碟應有的完整,仍然是東拼西湊。同樣超級巨聲出身的吳業坤,則始終是包裝高於音樂,合唱歌純粹取話題性,欠缺真誠,幸有自家作品《傷心到變形》當中的拿手自嘲補救。

以大碟的完整度、精彩度而言,男歌手代表非側田莫屬。《The Drug Called Music》是他出道至今的高峰,只是換不到昔日的流行與獎項。「嚐過勾結醜惡的世間 了解到何謂卑鄙」是歷練過有切身感受,才唱得出的有血有肉,而跟肥媽、DoughBoy、MOYAO的合作才見其即興隨性,是有多少年歌唱經驗都修不來的才華,像《Watch Out》的醉酒腔就不是歌唱家敢放進作品的嘗試。當然,懷舊也可以有格調,復古也可以舒服不需震音不需賣弄唱功,聽聽符致逸與Jim Lee,回到八十年代的情懷。

神檯級別又如何? 夏詔聲終於將其外星人傳說置放於音樂作品中,意外地不失對現代時勢的觀察,《2020 Arrival》有如訴說一個步向末日的故事,有神經質之處,同時有過癮的混音效果,有時想像力就是需要一點瘋狂。陳奕迅亦交出了全本土班底製作的國語大碟《C’mon in》,他早已不需要更多認同,可以不理會市場去專心所鍾愛的歌曲路線,唱的舒服,聽的亦自在。

2017年度 我的十大港樂單曲

2017年,對香港人而言,寫下了怎樣的歷史? 做騷選舉、DQ議員、政治檢控、割地兩檢、閹割立會,這一年香港社會的低氣壓,壓到人抬不起頭,彷彿呼吸著的空氣都彌漫著絕望的氣氛。還可以期待怎樣的變改? 有說香港已進入威權管治時代,我們是否已進入了1984,或是1Q84? 或許我們需要的是,更開闊的想像與創造。不要只是逆來順受,而是將負能量轉化為內在的推動力。

本年度的港樂,有多少時代曲可以打進樂迷心? 最大熱的流行曲目,繼續為香港樂壇一向最拿手的情歌,然而亦盡是有關別離的必然,逆轉的不可能。有關「再見」甚至如此起名的歌曲不少,或許要送舊才能迎新,一切崩塌到了盡頭,才有重生的可能。就在此數數十首有視野、有野心的廣東歌,都是忠於並敢於唱出自己的心聲創作。

10.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 方皓玟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仍懷著一顆謙卑 來面對不安的天氣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問道:「我也想哭 你今天知道嗎?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回答:「你有多難過 我都知」。

兩首曲目的名字、詞意、以至背後的社會意義都相互呼應,音樂錄像中出現的法院 (連同那音樂停頓時的黑幕)、郵筒、金鐘,當然還有香港的人群,將前作所述「送給守護這個家的你」中「家」與「你」賦以形象化。

《假使》是方皓玟少有的溫柔演繹,然而情緒並不氾濫,而是冷靜、堅定。製作流暢更勝從前,不像《你是你》的結局只需經歷自己,卻留下了空白,最後一段加上了「我的心中有著你」,作為完整的結束。

簡約精煉的一詞多音,與歌名的累贅剛好相對,像「請你緊記」/「風雨總有限期」/ 「當一切完全不像你預期」/ 「要做最好的你」等運用,回歸舊時粵語流行曲的處理,不將歌詞充斥每一粒音符,就顯現情感的轉折,以及每字每句唱得更清晰、鏗鏘。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 方皓玟
作曲:方皓玟
填詞:方皓玟
編曲:孔奕佳 + 許創基
監製:許創基

9. 傷心到變形 – 吳業坤

其實有時傷心都有用㗎
然後我們傷心不再害怕

音樂可以有很多的面向,有時嚴肅神聖聽古典,有時憤怒熱血聽搖滾,也需要放下偏見聽取不同聲音。只要不是倒模罐頭商品,都有值得細味的地方,《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與《傷心到變形》同樣是今年最安慰人心的廣東歌。

《傷心到變形》是吳業坤繼《陽光點的歌》之後第二首大路勵志的曲目,相當配合歌者陽光大男孩的形象,亦營造到共鳴者大合唱之景,不是團結的氣勢,而僅僅是溫暖的手牽手。

無可置疑,坤哥不是唱將,也不是創作天才,但他絕對是一個有想法的表演者,可以將故事與情感傳遞到有需要的聽眾之處。從尋問「你今天傷心嗎?」到想出各式各樣節目去娛樂「你」 (歌詞以變形作為比喻亦有趣),到「我今天傷心嗎?」,拉近唱歌與聽歌之人的情感距離,原來一起傷心,可以一起同行,變絲打巴打就是將孤獨感掃除,讓聽的人感到有人明白,然後我們一起啦啦啦,驅走負面情緒。

坤哥聰明地利用樂迷對他歌藝的批評,化身失敗者的過來人,以此為歌曲的靈感,撫慰社會上學校上家庭上一樣有挫敗或被邊緣化的朋友。現今的香港社會,既需要想像力,也需要親和力,這首歌正是歌頌創意與結伴的正能量作品。

傷心到變形 – 吳業坤
作曲:吳業坤 + Cousin Fung
填詞:陳詠謙
編曲:Edward Chan
監製:Edward Chan / Cousin Fung @emp

8. 遙不可及 – 胡鴻鈞

數十里漫長路線 盼十分鐘相見
記住了這夜 不想明天

2017年靈異片集的歌曲大放異彩,年初ToNick主唱《救殭清道夫》的《長廂廝守》,相當流行易上口,然而電影畫面與音樂並未有一加一大於二化學作用,曲詞感染力沒有得到影像與故事的烘托,不過年尾卻迎來另一曲目,因著劇中人物情境而得到昇華。

星夢出品一直受人詬病,欠缺原創性與誠意,然而《遙不可及》一起首的樂器編排已見心思,將聽眾帶進荒涼悲劇的情境,胡鴻鈞的聲線向來適合表現這種離別的愁苦之情,上回《化蝶》翻唱如是,今次更因著親自演出角色,讓他更能理解同劇主角當中的感情。

這首歌,記載著一段段故事,是親情、是友情,總之能夠相遇相知,已是一種緣份。

遙不可及 – 胡鴻鈞
作曲: 張家誠
填詞: 張美賢
編曲: 張家誠
監製: 何哲圖/韋景雲

7. Nights Without You – AGA

How Many Lonely Days Without You
一天一天將生活過好
可惜今天早餐失去味道

林海峰曾在《流行曲》道出港式單曲成功方程式,要記住repeat、再上再上、愈唱愈搶,再來三連音,當時是為了諷刺樂壇一成不變地打造空洞金曲。怎料AGA今年就來個實驗,意圖重現昔日光輝,更證明了做好歌不一定要曲高和寡。可惜電子傳媒不熱捧,只因今年已有《3am》作為代表,《Nights Without You》卻才是AGA與港樂碰撞最美麗的火花。’

《Nights Without You》以全真樂器製作,回到八十年代的懷舊氣息,來呈現現代都市人孤獨感。Ted Lo的編曲是歌曲的關鍵,讓轉調在不知不覺間,流暢而不刻意。歌者孤獨詛咒的輪迴意味見於旋律環迴升級,但單身都可以過得精彩,就盡見於樂器編排的豐富、爵士的自由隨性,讓人陶醉於音樂的氛圍之中。

當我們一邊在迷戀從前,一邊又希望埋葬過去,AGA 這種汲取昔日養分再現代更新的方向,實在值得肯定。

Nights Without You – AGA
作曲 : AGA江海迦
填詞 : 林若寧
編曲 : Ted Lo
監製 : 舒文@Zoo Music

6. 說再見了吧 – Supper Moment

告別要瀟瀟灑灑 不必常回頭吧
星空之中 你化作最閃的星懸掛
來約定 在天邊 重遇吧

熱情不再,世界變樣,是時候與過去作別吧。

《說再見了吧》曲詞演唱動人,記載了屬於樂隊本身的真誠個人情感,特別是與其經理人 Gary Chan 的回憶,同時見證Supper Moment告別昔日熱血青春的階段,要步向成熟大將天團的方向。

《說再見了吧》的影像內容豐富,一鏡到底是近年流行的拍攝構思,逆轉時間、留住時間、而時間最後要飛逝,都可以此技巧去表現。

曲風不再直接煽情,亦不宣洩憤怒,反而有種餘韻,在尾奏發酵、低迴。最深情的,最肉麻的,不需宣之於口,就在音樂中、結他聲中,縈繞不散。

說再見了吧 – Supper Moment
作曲:Supper Moment
填詞:Supper Moment
編曲:Supper Moment、Adrian Chan、王雙駿
監製:Adrian Chan、王雙駿

5. 和每天講再見 – Gin Lee 李幸倪

忙到不知幾點 你共我為何遇見
各有終點 去到終點 何曾活好今天

聽不懂這首歌的人是有福的,但願他們從來、以後都不需要投入到這首歌的處境。

然而,會被這首歌所深深觸動的聽眾,偏很可能沒有機會聽到,因為自身已經忙到時間過去都不知道,又如何去聆聽一首廣東流行曲?

即使偶然地聽到了,也可能匆忙地略過,而歌曲又如此慢熱,聽過一次半次沒能留下任何印象,就從生命中消失,莫論反思與感悟。

從六月尾單曲面世,到九月頭專輯推出,剛好是一個夏天的暑期 – 悠閒的時間。直至一個人突然墮進了不停工作不斷緊張的狀態,找不回原來的處事節奏,這首歌亦於反復細聽後,終於累積了一定的情緒,那種無奈、哀愁,剎那間襲上心頭。

Gin Lee (李幸倪) 的演繹與音樂,細膩得需要時間沉澱,才聽得見其美; 與她新碟的主題一樣,要專注細味當下,才別有一番滋味。

《和每天講再見》最後意境相當悲涼,繁忙得與最想說話的人也說不出一句,連天地也再聽不到這個人呼喊一句,生活還有意義嗎?

此曲只應香港有,獻給這樣一個喘不過氣的所謂繁華都市。

和每天講再見 – Gin Lee 李幸倪
作曲 : 馮翰銘 / Gin Lee (李幸倪)
填詞 : 林夕
編曲 : 馮翰銘
監製 : 馮翰銘

如果主流樂壇再不能帶給香港生氣,那就去找尋獨立個性,唱出這個年輕世代的焦躁與反叛。

4. Poor U – 馮穎琪 (feat. 鄧小巧, 王嘉儀)

不必再望 世界每日更好
世界每日在變暗

感謝馮穎琪,讓這首歌又再有一個得到肯定的機會。

《Poor U》首次面世已過十年了,當年由麥浚龍一人分飾兩把聲音的正邪演繹,在《Chapel of Dawn》只是個人精神分裂的體現,然而2008年《烈日當空》電影橫空出世,將歌曲意義轉為個人對體制無力的控訴。

十年又過去,《Poor U》置身的社會/世界,愈來愈灰暗,人也愈來愈絕望,我們活得更痛苦了,正義還可以得到伸張嗎? 邪惡又可以永遠得逞嗎? 一個人不論選擇什麼,最終都是在人世掙扎,無限輪迴。

到底哪個才是真實的自己? 社會上對老闆奉承恭敬的自己? 走上街頭向政權吶喊的自己? 或許, 生活的片段都可反射到每一個我們,於學校、於公司、於家庭,每一個崗位都存在著不同的自我?

公允與殘忍、悲憫與激憤,一定對等嗎? 2007 到 2017 這十年我們經歷了多少? 下一個十年又應如何面對? 《Poor U》再次的出現,像在提醒我們,愈來愈理解那個黑暗面的想法,愈來愈遠離天真,卻又不敢凶狠。這十年同時也提醒了樂迷,那個曾經尖銳挑戰內在自我的黃偉文,已經遠去。

由男變女,一把聲音分裂成三位個體,各有個性,卻融和在一個靈魂內,是正也是邪,時正又時邪,是她也是你和我。

Poor U – 馮穎琪 (feat. 鄧小巧, 王嘉儀)
作曲:馮穎琪
填詞:黃偉文
編曲:Jimmy Fung
監製:Hubert Leung Ah Bert, 馮穎琪

3. Fotan Laiki – 火炭麗琪 ft. YoungQueenz

All all her wants is that 樓同車
All all I have 係腫瘤同病 in my mind
In this city 事與願違係種自然
So it’s ok to be 自憐

本年度最破格之作,不論視聽衝撃都旨在引起你我的感官反應。

誰說香港流行曲只可得一種模式? 誰說香港城市只可得一種港男港女形象? 香港也不只得一種中環價值,或者下一站只有天后,下一站也可以是火炭。

拼貼的景象、歌詞取材,百分百本土養分,流行情歌涵蓋八十年代譚校長愛情陷阱,到千禧年代Twins眼紅紅,不過Fotan Laiki當然旨在顛覆,女孩不需講情人,不再依附男人,只需大聲高呼自己名字; 男人也不應被傳統成功定義局限,有樓有車這種不動資產才算有身份? 這個虛擬世代,就算了罷。

不需純情當乖乖仔女,一開聲就發惡,盡見其邊緣人身份卻又不志在的隨意自由。一直認為流行曲需要配套與包裝,Fotan Laiki 就從人物造型到影像拼貼,都高度一致,連同歌曲的節拍、畫面的剪接、現場的真實感與色彩的豐富,這種聲畫同步的威力,得以擴散並引誘同路人循環又循環播放。

一場由廢青主理的小小反撃,難得有了漣漪,為死氣沉沉的港樂帶來談論的生氣,哪怕是不解的批評,只要有回音,就不枉發聲。

Fotan Laiki – 火炭麗琪 ft. YoungQueenz

2. 剎那的烏托邦 – 岑寧兒

城內越覺得迷茫
沿路越愛捉迷藏
但求剎那的烏托邦

同一個地方是烏托邦,還是迷城,或只因著心境的不同。香港有繁華吵雜的一面,也可以有安穩寧靜的一面。《剎那的烏托邦》意圖以優美的旋律、歌詞、演繹去捕捉那處於作品五分鐘之內的完美境界,是洗滌心靈的天籟之音。

那輕緩的節奏、那溫婉的聲音、那舒暢的意象,像在徐徐引領我們,去找尋一個光之出口,然而不用明說,只需閉眼去感受、去想像,去到遠方的國度,離開繁囂。

只有鋼琴的編曲,只有岑寧兒的女聲,孤清卻溫暖。

一聲聲的歸來,是回家的呼喚,也是未來的期盼。

剎那的烏托邦 – 岑寧兒
作曲:馮穎琪
填詞:周耀輝
編曲:蘇道哲
監製:謝國維、蘇道哲、馮穎琪

1. 美麗新世界 – 王嘉儀

虛構飛鳥不會太假
精緻的臉不會太假
可惜我瘋了我靈魂在喊

烏托邦或永遠只是一個虛擬概念,不可能在現世實現。不過我們的目光逐漸從醜惡的真實轉向繽紛的網絡,我們是否將要迎來理想的「美麗新世界」?

王嘉儀的音樂創作,帶來的反思是,假象逐漸取代真相,螢幕投射蓋過了生活,就如她的人聲與編曲混音的交雜,電子鍵盤的干擾聲中,又有疊聲回音,樂器與歌聲的人工化,還可成就藝術,於是這個世界還看/聽得見實相嗎?

以真誠靈魂抵抗人工建制,在禁忌審查、仇恨言論、詞義亂搬的所謂後真相年代,終於有一首回應當下時局之金曲。

美麗新世界 – 王嘉儀
作曲:王嘉儀
填詞:王樂儀
編曲:黃少雍
監製:王嘉儀

許廷鏗《藍血人》- 蛻變前夕的痛苦掙扎

是從哪時開始發現許廷鏗的聲音有驚喜、有進化的潛力? 第一次是他以超級巨聲參賽者的身份,選擇演唱方大同的《夠不夠》,有別於一般歌唱比賽去突出唱功,卻強調節奏韻律的掌握,青澀不成熟卻顯現個性,之後歌唱實力愈多練習愈多表演自然增強,選曲與演繹方式卻跟著評審的意見慢慢磨平稜角。第二次是離開比賽舞台,首次推出單曲《出走》,一開聲就相當響亮搶耳,之後卻太多重複的曲式,以其唱片公司的公式製作,再悅耳的旋律,經過工廠倒模都會讓人聽得麻木。於是現在離開TVB老家外闖,就帶來第三次的突破 -《藍血人》。

王雙駿在2017年與不少單位第一次合作,都見為歌者度身訂造的火花,包括為Supper Moment首次擔綱編曲的《說再見了吧》,令其樂隊作品脫離從前獨立的氣息,更大器亦更有天團風範; 亦有為方皓玟的《Let’s Say》注入爵士味道,豐富了從前其創作少見的樂器與混音; 在《小碎步》則重新將鍾舒漫還原到她出道時主打的西洋型格,可算為港樂這一年的編曲添上最多亮點的一人。許廷鏗最新單曲選擇與其合作,當然亦希望得到改造,撞撃出新的形象,以配合轉會後一新樂迷耳目的需要。不過這同時意味著王雙駿只是主流樂壇中走另類路線的一個保守選擇,所謂新鮮的配搭當然就不及他兩位巨聲好姊妹 – 鄧小巧與王嘉儀,有自己班底與方向,偏鋒得更徹底無後顧。

《藍血人》想宣示豁出去的訊息,但編曲卻明顯有所滯後,去得不夠盡,縱有從主歌到副歌的一下突變,亦當然有慣常例牌的層層遞進,反而欠缺明顯要歇斯底里的爆發位置 (畢竟王雙駿真的不是 CY Kong),亦沒有密集歌詞的轟炸。許廷鏗的演繹亦是想釋放卻不全然,像是預備跑到懸崖卻仍有道繩索勒住自己。這種情況正好在華納前一哥發生過,周柏豪的《摔角》就正是想找王雙駿來超越自我,然而最終效果是尷尷尬尬,想跳入舞池卻又不夠動感,尤其歌者聲音過於硬實就不性感。周柏豪《摔角》的聲音不配合是先天的技巧與聲音局限,許廷鏗於《藍血人》卻不應駕馭不來,那就是後天的心態因素影響。

來自TVB星夢的包袱,就是支持者的預期。情歌與勵志歌是一向吸納樂迷的類型,一下子轉到暗黑色彩較重的曲風,就是完全顛覆之前成功的路向,這種放手一搏實在太冒險,倒不如逐步引導聽眾去適應其轉型 – 從《青春頌》到《魂遊太虛》過渡到現在《藍血人》。許廷鏗一向擅長營造主題概念,《出走三部曲》到《成長》都有鮮明題材去引起共鳴,及後的《阿樂》《你在我在》等亦有自己怎樣宣傳歌曲的定位,對於他自身的音樂品牌有著相當的自覺。是次轉會就先推出《根》去感謝舊公司的體驗,跟著順著故事發展就有《藍血人》跑出安全區的意象 – 音樂錄像大膽拍攝性小眾的調戲前奏,可與歌者模糊性向的現實相合,亦能緊扣社會題材作聯想,別具話題性,足見許廷鏗定位的聰明。

不過《藍血人》歌詞的字裡行間是否真的肯定只有前進,沒有退後的決心? 似乎陳詠謙寫下許廷鏗心聲,也跟編曲與演繹的猶疑狀態一致。歌曲一開首先講到主角的心情,不想停留於溫室 (大台對於他與巨聲幫來講,是一座家長式管治的學校吧),不想追隨主流人群 (交代自身不想拍劇換取知名度,寧願少一點群眾也只要一心做音樂),然而隨即有疑惑,這是否做錯決定? 自己也不清楚,但選擇了就一定要繼續向前行。

之後全首歌其實都是「後已無退路,前路怎樣走」的掙扎,副歌的堅定並非自信的表現,而是克服迷失方向的自我安慰。塌陷無路、深不可測、區區雙手、欠缺經緯度、跌入迷惘等都是負面想法的堆疊,可見得要走是逼不得已,而不是有野心有計劃的打算。因此,光此一刻還未有,鬥快打開缺口,亦即缺口尚未打開。《藍血人》不是加盟新公司萬丈雄心、大展鴻圖、步向勝利的宣言,反是無力、失落、自卑的低潮寫照,並竭力將其逃出絕境的力量注入歌曲中。

於是歌詞、曲風、演繹三者的情緒其實是一致的,還未逃得出去,但至少意識到自己正被囚困。視覺畫面中他一直的跑,卻未跑到出口; 愛人們在挑逗撫摸,卻都是前戲,未到戲肉,衣服已脫,道具已齊,就差埋牙一撃。《藍血人》只是一個起步點,在進化的過程之中掙扎,在曖昧的摸索之中游移,就為等待在前面未完成的蛻變 – 然而捕捉得到高潮爆發的前夕,其實也是一種難能可貴。音樂作品中能見這份自省,並體現歌者的焦慮投射,再化為正面的動力,包裝成另一種勵志打氣的路線,從意念到執行已具高度完整性。

延伸分享:
超級巨聲的突破與困境 – 許廷鏗
廣東流行曲式示範 – 許廷鏗《出走》

周柏豪2017十周年演唱會 – One Step Closer

Everyone is one step closer to your dreams.  Keep Going.

這是周柏豪2017年專輯《One Step Closer》的一句標語,呼應了三年前演唱會時期推出的大碟名字《Keep Going》,如今《One Step Closer》再回歸紅館,亦趁著出道第十年,有著回顧的意味 – 不止是其努力過後的成果,也是一路走來真誠分享個人生活的集合見證,演唱會亦是一次感謝祭,對象從台下的歌迷,數到台上的音樂與舞蹈團隊,還有最重要的愛人與家人。

夢想與純真

從《Keep Going》到《One Step Closer》,對周柏豪而言已不僅僅是向前邁進一步,事業與愛情都已登上高峰,應已達成他某種生命階段的夢想。周柏豪圓夢之外,也將這份追夢的衝勁分享給樂迷。以《同天空》開始,從他出道的起點開始唱,就只有一把結他,一把沙聲,盼望將這聲音傳揚更遠;到最後《金》道出對烏托邦的追求,有一群同道伙伴的支持,聲勢澎湃,能量結集,金光佈滿舞台,再化成粉末式的碎花散落全地,如同將曲中黃金絲帶的美夢成真。

因著這份單純的心靈,因著回到初衷,將《宏願》與《最好不過》轉為童趣的表演就相當討好自然,甚至覺得《宏願》本就應該如此歡樂而非悲慘,畢竟微小願望去入戲院去抱回這份暖,就是一種孩提的天真,在周柏豪的口琴吹奏下的《宏願》比本來的編曲更簡單,因著真誠的熱心,還原本身這首歌應有的宏大,實現了「將光陰扭轉」的美好。小小的夏威夷撥弦樂器 Ukelele 與讚揚媽媽的《最好不過》同樣相襯,讓熱鬧樂聲 (尤其過場一段仿喇叭吹奏) 帶領全場回到童年時。

記著與感激

周柏豪的歌曲向來都有一種「記念」的訊息,如2010年的《Remembrance》專輯命名,演唱會上他多次強調要記得這個晚上,要記著這十年的音樂旅程,所以全晚最後一曲正是《還記得》,提醒我們不要忘記曾經與他的歌曲同行,生活上的熱情與激情。要記著今天,才有日後寫下歷史的傳奇,人人都追隨《莫失莫忘》的原則,才會成就全民打氣的《後援》團隊。

周柏豪藉著演唱會歌頌自己的《後援》,先鋪排第一個段落從個人出發,從開首《同天空》與《自由意志》是獨立思考、自我理想的印證, 再《起跳》高呼《I’m perfect》(自身的不完美就是完美); 然後引起他人共鳴,從《怒花》唱到《後援》,兩首歌的旋律本就有所聯繫,《怒花》最後的輕吟正是《後援》的副歌,讓《後援》的鼓聲不只是給樂迷的禮物,也同樣呼應幕後伙伴「怒花」的支持。

中間穿插著寵物的陪伴,與個人情感的點滴,《小白》與《相安無事》相連著唱,先歷經死亡,才覺悟平淡活著的美好,畫面從陰轉晴,亦見主人翁從童年成長到大人 – 一身英國國旗服飾造型上台,正好代表他少年留學時期的他方。《最好不過》的大合唱重溫小時候之後再響起《同行》也是一樣,重點就是感激眾人在他身邊支持的情意,因此他說得最多的,除了「記住」,就是「多謝」。《同行》之時,大螢幕亮起歌詞,邀請所有人一起跟著一個又一個、一次又一次「一個他」去參與「和平」「大愛」「寬恕」與「結伴同行」,感動非凡。

個人與社會

從一個人到一班人,從小朋友到大男人,周柏豪換上一身恤衫領呔西褲再登場,既是模特兒出身,縱沒有熱舞,舉手投足的姿勢已有型格,亦配合《How Do I Look》歌曲對自我形象的認同,在場的樂迷相信對歌者這 “Look” 也沒有抗拒的理由。接續的《露齒》同樣有關外表,拋下冷酷,展現笑容,周柏豪迎來火辣女伴,亦於此走近現場觀眾來炒熱氣氛。《今天應該很快樂》繼續肯定自己,高呼我的名叫大地震撼。於此可看到整個流程的方向,先是孤獨一人高呼理想,然後遇上好兄弟一起打拼,也賺得群眾,從而有信心有決心,於是「對願望負責任」。

個人有所成就,周柏豪向來擅長大合唱曲式與熱血勵志,然而他也不乏對社會有觀察有批判的作品,儘管這類創作可能也與其自身經歷有所連結 – 《斬立決》起始可能是反撃網民對「玻璃杯」言論的嘲弄,沒有了解當事人就妄下判斷,但這份控訴可以延伸到網絡欺凌與起底文化。是次舞台中央外圍架起囚籠,歌者有如監禁在內,現場觀眾一起參與公審,任由冤者吶喊; 《天下大亂》的視覺效果更厲害,於閃爍之中延續怒火,呼應副歌的「站在刑場入面」,以歌聲向天下宣戰。這種曲風將周柏豪的低音與硬橋硬馬的演繹,發揮得淋漓盡致。

錯愛與真愛

這兩種情懷自然是周柏豪音樂不可或缺的部分,他至真至純至深的分享亦在於此,「公器私用」至極,卻就是唱作人難得之處,人歌可以合一。兵歌從來只為市場而設,是次略去重複的大熱曲目,只留下一首劇集結緣的《百年不合》,由黃翠如走出虛擬屏幕,來到實境舞台,上演一幕錯過的緣份。黃翠如的現場旁白開始,到上台後一個待嫁新娘的設計,卻與歌者有著不可逾越的距離。他們伸手而觸不到,女方黯然下台,彼此從此永隔,不需一言一語,已盡見《百年不合》的意境 – 這可是周柏豪唱過最動聽的一個版本。

黃翠如當然不會是周柏豪的真命天子,接下來的三首甜蜜宣言才是戲肉 – 結他聲中演唱《天光》示意走出情緒低谷,擺脫《百年不合》的遺憾,重新點起希望,全場發出金光,呼應遍地金沙的視覺意象; 然後寂靜,漆黑間現星光,以一座琴高呼《我的宣言》,新郎新娘在舞台上你追我逐,終於拉埋天窗,相擁而吻。最後宣告結局《終於我們》,沒有結他與鋼琴,沒有花巧的設計,就只有周柏豪的歌聲,歌詞亦顯然對應《天光》,並期待未來更多的天光。這首歌跟林奕匡年初的《難得一遇》一同面世,也一同鋪排在演唱會的現場以作愛情長跑結束的公開證明,會是港樂在2017年值得紀念的兩個小片段。

遺憾與祝福

甜蜜祝福的氛圍是《One Step Closer》獨有,而追悼懷念則是過往周柏豪演唱會必經的痛楚。一連串珍貴的家人片段在前頭,已知下一首曲目的主題。《無力挽回》再次證明其持久的威力,不論何時聽或何種心情去感受,始終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單曲可以循環,但憾事不應循環,奈何現實總不容推翻。周柏豪的切身分享,是再一次的感悟,《無力挽回》並沒有特定的對象,是面對每一個親愛的人都可能有的深厚情感跌宕。

於高處唱著《無力挽回》,然後徐徐回到地上,之後的一首歌必然是《只有一事不成全你》,畢竟這首歌的影像聯想必就是高處跳下的畫面。事隔原來已有五年,大概也不再執著於那編曲循環不斷的迴圈,那份不捨已化為內在的能量吧。但是,還是要記著,不可以忘記。《無力挽回》、《只有一事不成全你》是周柏豪真正的代表作,不知將來還有沒有更高的創作高峰,但2012年必定是周柏豪目前十年間最精彩最難忘的 – 大概他也很清楚自己的極限,是故《Get Well Soon》專輯仍是他演唱會選曲最多的一張專輯,而《Imperfect Collection》那三首作品更是依然全數演唱。

檢討與反思

《One Step Closer》概念雖完勝,執行上還有沙石。說話可以簡短一點,道謝其實已多得氾濫,曲與曲之間的過渡本可以更緊湊。理解到現在《怒花》與《後援》想一首一尾組成一個獨立段落,但畢竟是兩首可以完美連接的歌曲,分開了就削弱其流暢度。《斬立決》與《天下大亂》有視聽震撼,但從鋪排到高潮都太急趕,如再加插一首《傑出青年》或《最後的三分十六》來掀動情緒就圓滿。

另外,周柏豪的快歌強調節奏變換,有別於一般港式舞曲,不易於讓現場樂迷進入狀態,《摔角》可以賣弄性感噱頭,《異能》可以緊扣夢想主題,但兩首歌放於尾段不能起壓場作用,尤其是在《無力挽回》與《只有一事不成全你》之後,情感重量太強,一時之間很難調適到高歌熱舞,最重要還是情緒時間的掌控。其實若唱《黑》會更有玩味意思,也讓最後一曲《金》有色彩的對比。最可惜的是多首合唱或和音都只有播放背景聲,像《同行》《How Do I Look》《終於我們》等都是欠缺而不完全。

於聲線與唱功的先天局限下,周柏豪仍能交出亮麗的成績單,就靠其真心與誠意,去說一個完整關於自己的故事。沒有氾濫慘情歌曲成為今趟一大亮點,換來一隊兵來encore《報告總司令》,在428一日唱428號傘兵,別有巧思。寄望下一個十年,樂壇還會記得周柏豪的名字。

延伸分享:

小黑與我 我與小白
周柏豪《同行》- War is over if you want it.
周柏豪 《8》步入成熟多變的新方向
一生一世的婚姻承諾 – 《我的宣言》
悼念. 已逝去的… – 《無力挽回》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5 男歌手 – 周柏豪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4 男歌手 – 周柏豪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3 男歌手 – 周柏豪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2 男歌手 – 周柏豪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2 – 專輯推薦 – 《Get Well Soon》
香港樂壇 年度十大 2015 – 要令我愛人微笑著 要令朋友痛快一場 – 《小白》
香港樂壇 年度十大 2012 – 從今開始 不讓憾事循環 – 《無力挽回》
香港樂壇 年度十大 2012 – 逃生那道奇門極近 永沒上鎖 – 《只有一事不成全你》
香港樂壇這一代 – 周柏豪
是傻小子還是傑出青年? 周柏豪本体分裂的專輯風格
周柏豪 不思進取的Continue 無法前進

王菀之x張敬軒 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 演唱會2017

hinsivana

王菀之與張敬軒這一對幕前拍檔,從緋聞情侶過渡到最好「姊妹」(《擁抱一個人》歌詞中的稱呼),從合唱單曲到一同開演唱會,默契與火花早已受業界與樂迷肯定,然而兩人的音樂方向卻大有不同,如同地球與「火星」(《我來自火星》中王菀之的自我定位) – 張敬軒以商業自居,稱許王菀之為藝術家,就表明兩人風格的分野。他們首個大型紅館表演的合作,要調和大路與另類,同時面向大眾娛樂,平衡高雅與凡俗,就要找到兩者的共通點。於是有了派台歌《友誼的小船》、演唱會的名字 – Magical Teeter Totter (搖搖板)、海報上的色彩、表演者的服裝與表情,在在展示他們要打造的感覺 – 歡笑、繽紛的童趣。

流行曲總有其歷史,選曲的組合自有無窮閱讀空間,兩段最熱鬧最多舞者的編排,連結到本地歌曲傳統與演變,與中日文化結合的想像,為現場觀眾帶來爆笑驚喜的娛樂效果。先投入嘉年華式的開場,重唱與食物有關的經典廣東流行曲(《叉燒包》、《牛油蛋撻》與《邊個話我傻》中的「燒鵝」),相當合家歡。然而落俗不等於低俗,三首經典提醒了樂迷,曾經流行的港式文化,從過去到今日仍然流傳。旋律如此簡單直接、歌詞的通用口語也如此響亮鏗鏘。

《叉燒包》雖不是粵語歌,叉燒包卻是廣東出品,原唱亦是本土代表徐小鳳 (現今大熱的《喜氣洋洋》也來於此),聯想到張敬軒的背景,非土生土長卻以廣東歌、香港人為傲,也有港樂不在語言與出身,而在自我身份認同的肯定。以歷史作回顧,從70年代起初香港人唱國語歌,到有了自家語言的流行 (我口唱我心),演變至80-90年代有唱作人 (林子祥、蔣志光) 的一代 (我手譜我心),來到軒之兩位現代唱作以延續傳統。難怪他們稱自己仍是新人,在這一連串組曲面前,承繼著輝煌的港樂,怎能不低頭謙卑呢?

高潮段落的壽司設計 (「壽司船」與「迴轉壽司」) 呼應了食物的題旨,然而壽司卻源自日本,所唱的《友誼的小船》題材則源由內地山東,以廣東歌與港式舞台移植中日元素,就只有香港能做到。由此想像,這一段是《北京北角》的黃偉文主理並非意外,編排《友誼的小船》緊接《Chotto 等等》(又一港日連結) 更是有心為之。

於是本土的意義又有另一延伸,除了要追溯本地的歷史與情懷,還是連結外在地方的橋樑。不過這樣的大和解是表面的和諧嗎? 畢竟歌者開心地唱著《粒糖有毒》,糖衣內裏明明是毒藥啊! 在2月18日聽到《伴我啟航》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這曲陽光又勵志,又有同坐一船航行的意味,視聽配搭是一致的,然而歌曲乃1984年《新紮師兄》劇集主題曲,既是中英聯合聲明簽訂、改變香港命運的時代,也是警察是受市民歡迎的英雄標誌,然而時空返回今日的七警案,何其諷刺。

王菀之的音樂形象向來高冷,但她在歌唱以外的演出,或訪問的性情都有可愛惹笑的另一面,還是與歡樂的歌曲相襯。《開籠雀》作為開場曲的「讓氣氛高漲」,接續張敬軒的《相對論》比《高八度》更好玩過癮,少了一份古典優雅的正派;《(巴黎沒有) 摩天輪》本是淒美幻想,也可轉成《擁抱一個人》的溫暖對唱,不再寂寞;《粒糖有毒》與《低科技之歌》換上開揚的編曲節奏,也可以與眾同樂。將王菀之從「離地」拉回地面,或會讓其死忠支持視為降低格調的妥協,然而她的音樂並沒有失去靈氣,反而是還原到歌者原來的個性。

黃偉文與林夕各自貢獻了王菀之的兩面,這一晚就有了完整的分別呈現。完全屬於林夕的部分,是《畫意》《酷愛》《水百合》《留白》的一段直落,也是王菀之唯一的個人發揮,沒有其他表演者的配合,就是其純粹的歌聲與琴音,以及馮翰銘的幕後編曲。林夕賦予了王菀之一個藝術的形象,有詩有畫,抽象難懂,驕傲得無人欣賞,寧願不開花也不妥協。

舞台上、音樂上,王菀之同樣表現了曲高和寡的無奈到不在乎的層次,然而當中她加入了一首《酷愛》的重新演譯,從而補充了情感階段的變化。《畫意》綿密不絕的旋律還是幽怨、堅定、熱情,於是《酷愛》起首時,所面對愛人的背叛是相當溫柔與悲慘的演繹,到副歌釋放過後,聲音變為冷漠與仇恨,逐漸走上「死心」的絕路。《水百合》與《留白》的瀟灑型格,就此成形。四首歌說了一個藝術家的故事,也是歌唱表演的藝術。

一般觀眾所認識的王菀之,能接觸的王菀之,更具真實生活感的王菀之,卻在黃偉文的筆下,不孤獨自傲,會有人心的觸碰,仍不失靈氣。《最好的》與《該死的快樂》有同樣偏鋒的旋律走向,然而唱著更實在的人生矛盾。《最好的》回應了先前歌曲意象中的花與畫,卻不是抽象的境界,而是在訴說不被欣賞的故事,其想法與情緒在歌詞中已全然流露,到《該死的快樂》更為直白,張敬軒亦能參與其共鳴。最好的作品註定要有壞的遺憾,最快樂註定要以不快樂作交換。之後一段以《小團圓》為首、《末日》為結的安排,更見黃偉文的歌詞能與他人的創作互動互文的可能性,是以他所詮釋的王菀之形象,更有貼地親和力; 同樣《小團圓》源自張愛玲的小說名字,延續王菀之作品的藝術聯想。

《畫意》到《留白》是音樂格調上的高境界,但只屬於王菀之; 要王菀之與張敬軒一同帶來思緒、情感的起伏則在《井》到《迷失表參道》、《小團圓》到《末日》兩個段落。《井》與《最好的》都有跌入低谷的意味,然後《該死的快樂》與《迷失表參道》則是迷路的指向,舞台形象表達上,前者是黑色的無頭死神,代表著每個快樂,都是與死神的交易,要犠牲自我來換取; 後者是紅色的妖艷,是慾望的勾引,禤天揚與王菀之的誘惑舞蹈,正是兩性的拉扯,張敬軒置身其中,是迷失於性別取向的掙扎嗎? 性愛與死亡,黑色與紅色,既快樂又墮落。

王菀之與張敬軒的歌曲對應,有如你問我答,亦透過兩人的肢體動作與眼神交流、機關的移動去表現戲劇性,如分離與相聚。先有《小團圓》的滿足於微小生活,兩人距離遙遠,兩手伸出想要得到對方; 然後《青春常駐》概嘆時月留不住,心靈被封鎖,如舞台上的燈圈把張敬軒圍困,王菀之遺在圈外,聊唱著《迷失藝術》作開解與安慰,接上《笑忘書》以遺書回應《迷失藝術》的自殺念頭,從而解開心結,走出光圈,彼此在《末日》重逢相擁,伴隨《Blessing》的祝福和音,雙雙下去,淒美動人。難得是故事情境沒有以往舞台劇式的誇張與煽情,盡以細節去暗示,不需聲淚俱下與聲嘶力竭,《青春常駐》與《Blessing》都沒有了從前的激昂,回歸簡約舒服。

張敬軒兩回獨唱部分都走回平常港式個唱的路線,卻贏得大眾的氣氛與手機燈海,就見流行樂迷的品味。當然他一向能在優美旋律中唱出感染力,題材相配的《找對的人》與《好時辰》亦是理所當然的合在一起,《櫻花樹下》顯然從內地歌唱節目的演繹移植過來,以咆哮換掌聲。選曲與表演沒有驚喜,宣佈暫別消息才是亮點。他的音樂確早到瓶頸,創作力不及環球時期的高峰,與其倒模沉悶,首首深情大路,不如休息並吸收更多外來養分,其所提及的古典方向不失為好選擇。可惜感人言論之後,竟然是情調一百八十度轉變的《羅賓》; 更可惜的《羅賓》淪為握手位,讓一首輕快有人物主題的歌曲,得不到現場翻新,只有舞台中央的器樂演奏增添了視聽趣味。安歌也是預期之中,《My Way》與《我真的受傷了》為二人出道作,亦是首本名曲,跟三年前的拉闊安排一樣。《擁抱一個人》在之前的王菀之演唱會已出現過,搞笑的改詞還是保留了,過場的對白則稍有修改,最後《手望》則作為兩位歌手首次合作的單曲,宣告是次演唱會落幕。

延伸分享:

王菀之《星空》下的矛盾人生
如果這是翻唱, 究竟應不應?
《Cinema D’Amour》電影舞台, 不是王菀之最好的音樂世界
我的年度十大 2014 – 叮噹可否不要老 伴我長高 《青春常駐》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6 – 無名英雄《羅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