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周國賢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6 – 歌手推介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6

歌手篇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組合/樂隊 – Supper Moment

suppermoment

《風箏》的拉扯情感,正是Supper Moment最擅長所言說的傷心故事,用來描繪冬盾之戀也無半點違和。Supper Moment 亦在2016年帶來了不一樣的演出,以編曲將勵志帶到全新境界。《沙燕之歌》的獻聲成就了運動電影的最大亮點,最後以團結一致的會眾大歌《同一》達成了溫柔革命的搖滾音樂會,為全年由頭帶到尾的超班表現,作一次溫暖圓滿的總結。

女歌手 – 方皓玟

chermaine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Believe in Live》、《終於好天氣》、《還要去過生活》都是做人態度的反映,不盲目向上,但也不自憐沉溺,取個平衡,作為情緒上的調劑。單曲成就傳奇,方小明的故事,教曉我們,一直唱好音樂,始終會得到回報。唱腔咬字的特色與型格,還有與社會大氣候所結合的獨立方向,是時候有個肯定。

男歌手 – 周國賢

endy

音樂路上強勢回歸,領悟到簡單的音符與訊息更有感染力,體會到要將香港音樂帶到更遠更廣闊,從而有徹底的蛻變。

周國賢不再是從前的周國賢嗎? 但他其實仍有過去的純真姿態,像那首孩子之歌; 他還有粗糙原始的演繹,如不回家宣言的不加修飾; 他保留往日好玩的趣味,並注入社會現實的觀察,如那給大人的學習指引,就像長大後的十萬個為什麼; 他更有批判的力度與創作的狠勁,將中港的矛盾對立寫成身體的消化不良。《風起》是集大成的創作顛峰,比New Age時期的周國賢還精彩多變,還平易近人。

一支結他走天涯,正是爸爸目前創作之見證。

我的年度十大 2016 – 這個亂世 如何上路

top10-endy-freeze-illusion

你能聽懂這首歌的弦外之音嗎? 畫面的閃爍,編曲的力量,表達了歌者的不滿現狀。中段從凌厲激昂轉向模糊迷幻,然後再上副歌高潮,配合醒覺要宣戰的歌詞,可會有所聯想? 眾多符號象徵的視覺衝擊,都及不上從耳朵感受這段控訴旅程。周國賢式搖滾,一直都有熱血的精神,卻從未這樣共鳴過,是前所未見的精彩。

歌曲總有其命數,從2007年創作最初對樂隊的感情,演化到現在對香港的感情。這是又一愛情故事包裝外衣,底蘊卻是對社會咆哮的作品。「消化不良」為何是香港的病症? 因為本來文明的制度,受到外來的挑戰,兩制被一國不斷蠶蝕。消化不來的,還有文化、語言、教育與人口,如同被殖民一般強行灌輸進香港的身體,有所反應是必然預期; 怎料為了壓抑正常的抵抗,香港的社會竟然被強行灌苦藥,企圖加速同化,不理會香港能否承受得來。

歌詞問及兩個問題,「最後飲恨是我嗎?」慨嘆原來居住的卻無法繼續生存於此,被逼離開,但這應否是答案? 就此認輸投降會甘心嗎? 「這樣歹毒是你嗎?」港人或曾經抱有虛假的希望,但經歷過承諾的背棄,會否終認清對手的真面目?

《消化不良》也有多次疊詞以作強調,從「倒數」開始暗示香港大限,因為原地風景逐漸被改變,距離完全失去原來樣貌,只是假以時日; 到「過早」去提醒現在還為時未晚,目前還未敗訴; 最後得出「也好」的結論,就一於留下,抗爭到底到天荒地老。整個故事如同《十年》的寓言/預言,都在勉勵有心港人重燃鬥志。

這個病態 繁殖憤怒
感冒 如不足決定命數
何妨留下 天荒鬥地老
也好 也好 也好 也好

消化不良 – 周國賢
作曲:周國賢
作詞:林寶
編曲:Edward Chiu
監製:周國賢、Goro Wong、Edward Chiu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6 – 專輯推薦 (二)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6

專輯推薦

album-blaster-kmf

要 Keep Moving Forward一往無前,就要放開過去。毋忘初衷,都要離開既定的舒適區,2001年陳奕迅太空漫遊過一趟,Blaster 繼承其音樂精神,又再神遊出走 – 只是在睡床再幻想,都會被不休鬧鐘打斷,然後又復在社會權力遊戲內打轉。不過總要打破框架,才有想像,貨車司機可以聽爵士樂,麻甩也可以感性。

Keep Moving Forward – Blaster

星期一太空漫遊

album-windrises

自從去年回歸後,每一首歌都似有弦外之音,意義深長,音樂卻更簡單,更鮮明,更豐富。過癮趣怪的《大人的科學》、深情絕望的《今生不回家》、返璞歸真的《Children Song》、激烈控訴的《消化不良》、末世情懷的《愛比死更冷》,使《風起》有周國賢出道以來的多種面向,只要是其樂迷必會找到心頭好。更重要是其一致的政治諷喻,所謂高深哲學,就是暗罵指鹿為馬的豺狼管治; 不回家的宣言,是留下還是離開最愛城市的抒發; 消化不良是殖民城市的惡症,需要抗爭作為藥引。

風起 – 周國賢

大人的科學

album-strength-weakness

Frenzi Music 將是樂迷應當注意的唱片公司,去年推出唱作文青黎曉陽後,今年輪到巨聲幫中最具歌唱實力的鄧小巧。兩位新晉歌手各有特色專長,選材卻有異曲同工之妙,一樣選取對立的詞彙命名歌曲,黎曉陽有快與慢、遠與近等之比,鄧小巧則嘗試在演繹中的強與弱、曲風中的雅與俗之間穿梭,樂器編製不聲張但亦不簡約,亦是荒與唐之間的平衡。不見煩擾吵雜的樂音,同時也不盡是安寧的撫慰療癒。

The Strength of Weakness – 鄧小巧

荒唐

黃偉文的雙關詞

Lee_Tung

隨著市建局與發展商將昔日的「囍帖街」拆下,
香港市民早已註定要學會瀟灑,忘掉有過的家。
只是近日因為重建項目的命名,
「囍歡里」企圖玩食字,承繼昔日的主題作商業行銷,
就又勾起昔日的集體回憶,又再一次婉惜,
明明拆毀了,卻又要讓人聯想到往日的美好,裝作沒有事發生過,
繼續虛偽的粉飾太平。

曾經為利東街的集體回憶譜詞一曲《囍帖街》的黃偉文,
對於改名有一記精彩的回應:「囍歡里」讓我下沉,「囍歡里」讓我哭。
活用了雙關修辭,將本來《痛愛》中病態愛情觀的態度以外,又有了另一重意義的解讀。
原詞意思是喜歡受到情人虧待,現在副歌中竟有了更貼切的應用,
須知道讓我下沉,讓我哭之後的下一步,是持續獲得糟蹋並滿足於此,
以後在卡拉OK再點唱起這首歌,就有了新的對號入座的目標。

網友引用的歌詞,則來自黃偉文另一名作《垃圾》:
被世界遺棄不可怕,「囍歡里」有時還可怕。
歌名已有諷刺意義,副歌這一句更命中目前利東街的處境,
拆卸了,本已被遺棄,都算了,
現在還要再將傷口挖出來,讓已死去的陰魂不散無法瞑目,
明明想食住以前條水,又偏不肯沿用原名而另玩食字,
比拆卸之時的舉動更不濟得可怕。

喜歡你 與 囍歡里 其實就是一組音義雙關的詞,取其諧音構成雙重含義,
黃偉文意外地為《痛愛》帶來了本來沒有的雙關意思,
其實他不少經典名作都有沿用這種表達手法,
有時還出神入化到連聽眾也不為意,現列出幾個著名例子:

音義雙關: 《有人喜歡藍》「藍是」/「男士」

表面上在形容色彩,暗地來在示意性別。
藍色是那憂鬱朦朧的情調,但詞中形容的也可作為男性的描繪,
「我不清楚根本天生喜歡那樣那樣藍」猶如同性愛戀的宣言,
歌詞在談愛情的轉瞬即逝,
但若從同性角度就像在說「愛著你」,被你吸引但不知是否因其性取向之故。

另外近年最流行的《陀飛輪》亦將手錶品牌與本來字義共通放在詞中,
「勞力是」無止境,人所需付出的勞力與該錶所代表的物質,同樣沒有止境。

詞義雙關: 《目黑》東京都特別區 / 黑色眼睛

目黑是邂逅的地方,是月下同遊的浪漫地,
不過這只是遊歷過未必再經,旅行就是散心暫居,
意味著必然會告別,必然沒有永恆。

但目同樣解作眼睛,
在一起時曾經過的每一個定格,每一幀風景,都映入眼簾,印入腦海,
即使是短暫的花火,也許連對方名字也不曾認識,但就記著了那當時的感覺。

之前提到的《陀飛輪》同樣有這個技巧,
「就算搏到伯爵那地位,和蕭邦的雋永」,
伯爵既可指手錶品牌,亦可指那社會階級的名份;
蕭邦亦是手錶品牌,亦是著名的鋼琴家,
一詞兩用,正好呼應前詞所述 – 不以高薪高職高級品搏尊敬。

句義雙關: 《單車》對父親的感激/控訴

樂迷多年來都以為這一首歌,是在說父親的偉大,想起父愛的溫馨與感激,
大抵我們都被陳奕迅的演繹說服了,甚至在父親節中傳唱歌頌,
只是,歌詞的內容其實大部分為反詰,
騎單車是唯一有過緊密接觸的一次,是在那一次感受到父親的愛有多好,
還是在表達平常無法感受到父親的愛那份無奈?
「任世間怨我壞,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如果是直述句,當然是正面的,
但若是反問,就是我只得你一個,為何你也不懂體諒?
縱觀全首歌一句又一句的問題,就知道《單車》從來不是只有單純向父親表達心意的歌。

最後當然要提到《囍帖街》。
表達愛情結束的無奈及必須放下,同時流露對失去整條街道一切痕跡的婉惜與感慨,
也有聯想延伸到對整個香港社會在殖民地時代的價值觀都逐步流失而作的回應,
因為「溫馨的光景不過借出,到期拿回嗎?」這一句與利東街被拆的情況不符,
香港有什麼是曾被借出而到期要收回?
社會輿論一直在說回歸之後,有殖民地特色的文化建築被逐步取締,包括囍帖街的拆卸在內。
另外,「小餐枱、梳化、雪櫃及兩份紅茶」都是來自西方或是英國引入的生活方式,
因此《囍帖街》並不單指一個愛情故事,一條街道的回憶,而可能是一個城市的歷史情感。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2 – 專輯推薦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2

年度推介專輯

EP

Get Well Soon – 周柏豪

getwellsoonpakho

告別了黑暗, 不是一片空白, 而是日出, 一天都光晒的心靈出口
通過黑暗與光明的平衡對比
寫出主流大眾受落的情歌, 同時勾勒出最敏感最不為人觸碰的痛苦, 然後注入積極的正能量
更難得的是, 這種正面, 不是推祟純粹盲目的樂觀,
而是經歷過低谷後, 在暗黑處墮落過再「起跳」的重生
《天光》振奮的鼓聲, 《起跳》逐步轉入不同樂器的豐富編曲,
盡顯詞意所表達的多元與繽紛, 充滿節拍動感
《只有一事不成全你》反覆不絕的旋律是活力展現的希望
弦樂的澎湃, 是生命氣息的流動
《金》是一個期待, 也是一個承諾
願應許的天國漸近, May the world get well soon…

Rising – 王梓軒

jonathanrising

黎明昇起的革命, 要身體力行, 從最微小的生活去改變
翻新過去的回顧, 跨越之前的突破
不再固守於自我創作的空間,
反而開展更獨特濃烈的風格

香港人的聲音, 香港人的價值觀
屬於他演唱會的第一次
也屬於每一個營營役役的我們, 那一首主題曲
在橫過車來車往的十字路口, 我們願意停下起舞嗎?
不再埋怨交通的一時堵塞, 單單注視舞蹈中的活力, 可以嗎?
This is our song, our album.

Unity – Kolor

kolor_unity_pocket_layout_v2_op

覺醒的教義
不怕禁忌, 剛柔並濟
堅守理想, 心向亮光

Unity, 團結, 縱是遙遠的烏托邦
在日漸分化兩極的政治生態中,
寧要堅定追求真相真理的價值, 都不可屈膝和諧於口號式的假合一
沒有原則, 沒有獨立思想,
當個倒模的機械人, 建立一個只得外殼的工廠社會
只有經濟, 沒有自由, 合一又有何用?
正氣的歌, 為人民之聲

————————–

大碟

火鳥 – 楊千嬅

miriamyeung

為這張專輯, 為這位歌手, 寫過一篇又一篇的文字
是情意結使然, 也是告別過去, 走進新的人生旅程, 再一次的祝福, 又一次的見證
有一種感動, 需要沉浸年月裏
楊千嬅已經將她以往情傷少女的一切情懷提昇到新的境界, 那感知非以前的她可掌握到
聲音狀態前所未有的穩定, 音色清晰而瞭亮, 不再呼喊的嗓音, 變成豁達看破的平和寧靜
如像苦難已遠離, 現在可以感恩, 事過境遷般的總結一場場人生教訓了
瀟灑細訴《知更》的預定命數,
感激答謝《孔雀》的傷過痛過,
重新奠定《深息》的小經典地位,
《火鳥》猶如楊千嬅人生觀的一次重整

今天開始 – 馮允謙

cover-final2

一鳴驚人, 首首不同演繹不同風格卻同樣創新
在低調宣傳下反而更讓本身清純形象不被商業品牌玷污
掌握節奏有度, 樂器編排有層次, 也許是恭碩良與馮允謙實在太合拍
不論是七十年代的鄉郊民謠, 八十年代的懷舊舞曲,
九十年代的流行抒情, 千禧年代的 Hip Hop, 全數融匯一碟中
主題全都帶出一種輕鬆的氛圍, 自由隨心的性格
當同年新人有天后獻聲合唱時, 他與師姐的舞曲其實更有火花更有看頭
從碟名主打曲目名字已可看到他在走李治廷的路線,
只是他的結他彈得更自信, 現場唱得更放更得心應手
目前需要的是, 多一些現場演出經驗, 練習如何更自然的即興, 如何與聽眾有更親近的接觸
希望他不會在其唱片公司無聲無息的被吞噬, 要保留這親和樸實誠懇的本來面貌呢

你安安靜靜地躲起來 – 盧凱彤

ellenquiethide

一支結他, 唱遍大小不同的舞台
不再青澀, 迎來多變的型格與知性的印象
《你根本不是我的誰》是男與女不對等的從屬關係
也從寵物與主人的地位不平衡, 唱出現今社會的光怪陸離現象
要衝破舊有框架, 就要勇於尋覓方向
《活該活該》打開了負心人的花花世界
最後唱出了自我, 活出了自我,
不再計較身邊是誰, 不再在意他人眼中的自己是誰

Live a Life – 周國賢

livealife

我手譜我曲, 我聲唱我心
要得到人認同, 先要重新審視自己
生命力與創作力, 需要時月的歷練
每一個音符, 演繹出的深度都是曾經存活過的證明
原始粗野的自然, 不加人工的修飾
內在的功力, 不是技工巧藝所能替代

Xposed – G.E.M

GEM_Xposed_CD

What would Jesus do?
耶穌還在世界上的時候, 祂會選擇哪一邊?
是被壓逼欺凌的弱小社群, 還是專權獨裁的建制?
是被斥責離群的無禮後輩, 還是利益至上的企業?
不會為 G.E.M 平反, 因從來沒有這個需要
也許她是年少無知, 也許她是身份不合
但她句句為肺腑之言, 絕無虛假
不再蓋藏, 勇敢流露, 正是 Xposed 之意, 坦誠的態度
衝破從前沒有的限制, 邁向重生起步的自由

每一個字, 每一個音, 是心底話, 是對世界對社會對自己的承擔
情歌, 不只是洗滌傷痕, 更可是自我肯定

——————————————————–

最後沒有點評, 但值得提名的一些, 受人冷落的, 2012年度香港歌手推出的外語專輯

Atmosphere – 王菀之
Playback is a bitch – 恭碩良
Bittersweet – Killerso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