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張敬軒

王菀之x張敬軒 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 演唱會2017

hinsivana

王菀之與張敬軒這一對幕前拍檔,從緋聞情侶過渡到最好「姊妹」(《擁抱一個人》歌詞中的稱呼),從合唱單曲到一同開演唱會,默契與火花早已受業界與樂迷肯定,然而兩人的音樂方向卻大有不同,如同地球與「火星」(《我來自火星》中王菀之的自我定位) – 張敬軒以商業自居,稱許王菀之為藝術家,就表明兩人風格的分野。他們首個大型紅館表演的合作,要調和大路與另類,同時面向大眾娛樂,平衡高雅與凡俗,就要找到兩者的共通點。於是有了派台歌《友誼的小船》、演唱會的名字 – Magical Teeter Totter (搖搖板)、海報上的色彩、表演者的服裝與表情,在在展示他們要打造的感覺 – 歡笑、繽紛的童趣。

流行曲總有其歷史,選曲的組合自有無窮閱讀空間,兩段最熱鬧最多舞者的編排,連結到本地歌曲傳統與演變,與中日文化結合的想像,為現場觀眾帶來爆笑驚喜的娛樂效果。先投入嘉年華式的開場,重唱與食物有關的經典廣東流行曲(《叉燒包》、《牛油蛋撻》與《邊個話我傻》中的「燒鵝」),相當合家歡。然而落俗不等於低俗,三首經典提醒了樂迷,曾經流行的港式文化,從過去到今日仍然流傳。旋律如此簡單直接、歌詞的通用口語也如此響亮鏗鏘。

《叉燒包》雖不是粵語歌,叉燒包卻是廣東出品,原唱亦是本土代表徐小鳳 (現今大熱的《喜氣洋洋》也來於此),聯想到張敬軒的背景,非土生土長卻以廣東歌、香港人為傲,也有港樂不在語言與出身,而在自我身份認同的肯定。以歷史作回顧,從70年代起初香港人唱國語歌,到有了自家語言的流行 (我口唱我心),演變至80-90年代有唱作人 (林子祥、蔣志光) 的一代 (我手譜我心),來到軒之兩位現代唱作以延續傳統。難怪他們稱自己仍是新人,在這一連串組曲面前,承繼著輝煌的港樂,怎能不低頭謙卑呢?

高潮段落的壽司設計 (「壽司船」與「迴轉壽司」) 呼應了食物的題旨,然而壽司卻源自日本,所唱的《友誼的小船》題材則源由內地山東,以廣東歌與港式舞台移植中日元素,就只有香港能做到。由此想像,這一段是《北京北角》的黃偉文主理並非意外,編排《友誼的小船》緊接《Chotto 等等》(又一港日連結) 更是有心為之。

於是本土的意義又有另一延伸,除了要追溯本地的歷史與情懷,還是連結外在地方的橋樑。不過這樣的大和解是表面的和諧嗎? 畢竟歌者開心地唱著《粒糖有毒》,糖衣內裏明明是毒藥啊! 在2月18日聽到《伴我啟航》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這曲陽光又勵志,又有同坐一船航行的意味,視聽配搭是一致的,然而歌曲乃1984年《新紮師兄》劇集主題曲,既是中英聯合聲明簽訂、改變香港命運的時代,也是警察是受市民歡迎的英雄標誌,然而時空返回今日的七警案,何其諷刺。

王菀之的音樂形象向來高冷,但她在歌唱以外的演出,或訪問的性情都有可愛惹笑的另一面,還是與歡樂的歌曲相襯。《開籠雀》作為開場曲的「讓氣氛高漲」,接續張敬軒的《相對論》比《高八度》更好玩過癮,少了一份古典優雅的正派;《(巴黎沒有) 摩天輪》本是淒美幻想,也可轉成《擁抱一個人》的溫暖對唱,不再寂寞;《粒糖有毒》與《低科技之歌》換上開揚的編曲節奏,也可以與眾同樂。將王菀之從「離地」拉回地面,或會讓其死忠支持視為降低格調的妥協,然而她的音樂並沒有失去靈氣,反而是還原到歌者原來的個性。

黃偉文與林夕各自貢獻了王菀之的兩面,這一晚就有了完整的分別呈現。完全屬於林夕的部分,是《畫意》《酷愛》《水百合》《留白》的一段直落,也是王菀之唯一的個人發揮,沒有其他表演者的配合,就是其純粹的歌聲與琴音,以及馮翰銘的幕後編曲。林夕賦予了王菀之一個藝術的形象,有詩有畫,抽象難懂,驕傲得無人欣賞,寧願不開花也不妥協。

舞台上、音樂上,王菀之同樣表現了曲高和寡的無奈到不在乎的層次,然而當中她加入了一首《酷愛》的重新演譯,從而補充了情感階段的變化。《畫意》綿密不絕的旋律還是幽怨、堅定、熱情,於是《酷愛》起首時,所面對愛人的背叛是相當溫柔與悲慘的演繹,到副歌釋放過後,聲音變為冷漠與仇恨,逐漸走上「死心」的絕路。《水百合》與《留白》的瀟灑型格,就此成形。四首歌說了一個藝術家的故事,也是歌唱表演的藝術。

一般觀眾所認識的王菀之,能接觸的王菀之,更具真實生活感的王菀之,卻在黃偉文的筆下,不孤獨自傲,會有人心的觸碰,仍不失靈氣。《最好的》與《該死的快樂》有同樣偏鋒的旋律走向,然而唱著更實在的人生矛盾。《最好的》回應了先前歌曲意象中的花與畫,卻不是抽象的境界,而是在訴說不被欣賞的故事,其想法與情緒在歌詞中已全然流露,到《該死的快樂》更為直白,張敬軒亦能參與其共鳴。最好的作品註定要有壞的遺憾,最快樂註定要以不快樂作交換。之後一段以《小團圓》為首、《末日》為結的安排,更見黃偉文的歌詞能與他人的創作互動互文的可能性,是以他所詮釋的王菀之形象,更有貼地親和力; 同樣《小團圓》源自張愛玲的小說名字,延續王菀之作品的藝術聯想。

《畫意》到《留白》是音樂格調上的高境界,但只屬於王菀之; 要王菀之與張敬軒一同帶來思緒、情感的起伏則在《井》到《迷失表參道》、《小團圓》到《末日》兩個段落。《井》與《最好的》都有跌入低谷的意味,然後《該死的快樂》與《迷失表參道》則是迷路的指向,舞台形象表達上,前者是黑色的無頭死神,代表著每個快樂,都是與死神的交易,要犠牲自我來換取; 後者是紅色的妖艷,是慾望的勾引,禤天揚與王菀之的誘惑舞蹈,正是兩性的拉扯,張敬軒置身其中,是迷失於性別取向的掙扎嗎? 性愛與死亡,黑色與紅色,既快樂又墮落。

王菀之與張敬軒的歌曲對應,有如你問我答,亦透過兩人的肢體動作與眼神交流、機關的移動去表現戲劇性,如分離與相聚。先有《小團圓》的滿足於微小生活,兩人距離遙遠,兩手伸出想要得到對方; 然後《青春常駐》概嘆時月留不住,心靈被封鎖,如舞台上的燈圈把張敬軒圍困,王菀之遺在圈外,聊唱著《迷失藝術》作開解與安慰,接上《笑忘書》以遺書回應《迷失藝術》的自殺念頭,從而解開心結,走出光圈,彼此在《末日》重逢相擁,伴隨《Blessing》的祝福和音,雙雙下去,淒美動人。難得是故事情境沒有以往舞台劇式的誇張與煽情,盡以細節去暗示,不需聲淚俱下與聲嘶力竭,《青春常駐》與《Blessing》都沒有了從前的激昂,回歸簡約舒服。

張敬軒兩回獨唱部分都走回平常港式個唱的路線,卻贏得大眾的氣氛與手機燈海,就見流行樂迷的品味。當然他一向能在優美旋律中唱出感染力,題材相配的《找對的人》與《好時辰》亦是理所當然的合在一起,《櫻花樹下》顯然從內地歌唱節目的演繹移植過來,以咆哮換掌聲。選曲與表演沒有驚喜,宣佈暫別消息才是亮點。他的音樂確早到瓶頸,創作力不及環球時期的高峰,與其倒模沉悶,首首深情大路,不如休息並吸收更多外來養分,其所提及的古典方向不失為好選擇。可惜感人言論之後,竟然是情調一百八十度轉變的《羅賓》; 更可惜的《羅賓》淪為握手位,讓一首輕快有人物主題的歌曲,得不到現場翻新,只有舞台中央的器樂演奏增添了視聽趣味。安歌也是預期之中,《My Way》與《我真的受傷了》為二人出道作,亦是首本名曲,跟三年前的拉闊安排一樣。《擁抱一個人》在之前的王菀之演唱會已出現過,搞笑的改詞還是保留了,過場的對白則稍有修改,最後《手望》則作為兩位歌手首次合作的單曲,宣告是次演唱會落幕。

延伸分享:

王菀之《星空》下的矛盾人生
如果這是翻唱, 究竟應不應?
《Cinema D’Amour》電影舞台, 不是王菀之最好的音樂世界
我的年度十大 2014 – 叮噹可否不要老 伴我長高 《青春常駐》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6 – 無名英雄《羅賓》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6 – 無名英雄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6

音樂錄像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平凡人都可以成為超級英雄,當蝙蝠俠的助理,當劉德華的影子,其實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世界上只有一個劉德華,只有一個蝙蝠俠,但每一個年輕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自己,都可以為自己心中的蝙蝠俠去奮鬥。

黎特的插畫本來只是先導宣傳,後來卻成為正式的音樂錄像,確實這片段已有豐富的設計,有漫畫式的分鏡,也見不同動作剪影的心思,將兩人拍檔的默契表現,亦同時帶出羅賓跟著蝙蝠俠腳步的悲哀,卻又有自我安慰。

我兒時已對羅賓這人物感興趣,為何他永遠只可以是配角,為何焦點一定要落在蝙蝠俠身上? 為何一定要由蝙蝠俠拯救羅賓? 張敬軒的《羅賓》以獨特的角度去代入其心理,這超越家人與情人的關係似有暗示,一如觀眾對於Captain America 與 Winter Soldier 的延伸幻想。

蝙蝠俠當慣英雄,羅賓只在一角獨憔悴; 正如劉華巨星壓場,其他模仿者只是無名氏,不值得注視。正因為華Dee 的《獨自去鳩嗚》,衍生了《普通華》。游學修拍攝這支MV的原因,正是希望這趟劉華角色扮演,是華Dee的最後一次。每一個人的名字都值得為人記住,無人應該活在他人的陰影之下。如是者,Nowhere Boys 成員,連同游學修與華Dee在片尾亮出大名時,是何其有氣勢,何其有型格。

《普通華》玩轉劉德華的眾多造型,借劉德華在《無間道》的對白作為過場,讓他在飲品廣告上現身與華Dee同場,卻將場景選在公共屋邨,以明星的光芒與貼地的市井作反差。不得不讚華Dee的表情與動作,確是維肖維妙,還有一份瀟灑自信,對照他卸下劉華衣裝的頹廢樣子。他脫下有型外衣後的沮喪,到後期不用墨鏡與皮衣都能挺起胸膛,正是歌曲的勵志之意。游學修同樣一舉手一投足已有其魅力,不論演出還是執導,都盡現其才華。

有趣的是,兩首歌都有諧音入詞,《羅賓》的所有「篇幅」、《普通華》的「留得」下嗎; 《羅賓》歌詞盡是漫畫的誇張情節,《普通華》歌詞則是港產片橋段,配上兩首熱鬧繽紛又有霸氣的樂曲,同樣有強烈電影感。

羅賓
導演 (插畫): 黎特

普通華
導演: 游學修

 

我看叱吒 2015

kwangor-903

每年的一月一日都是香港樂壇較矚目的一天,因為有商業電台的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至少在電子傳媒界別直至現在,還是最有公信力、代表性或話題性的一個頒獎禮。商台本來就以大膽作風聞名,敢於提拔後起之秀,古巨基、陳奕迅、楊千嬅等都是由這個電台力捧至天王天后的地位,近年也有方大同、謝安琪與 RubberBand 等,只是愈來愈有向大公司靠攏之勢,開始分豬肉,即根據唱片公司配額分獎,又隨著舊人淡出,新人未有能力或流行度接捧,舊樂迷對於頒獎禮的熱情漸減 (往年每一年我都參與投票我最喜愛歌手獎項,今年竟然忘記了),適逢俞琤退位,2016 續牌在即,一切一切都在造就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以下歸納了幾點觀察與所感:

一. 全晚最驚喜,亦是最驚嚇的,當然是坤哥成為大贏家,除大熱的生力軍金獎,還橫掃了歌手們夢寐以求的「我最喜愛」系列,在網上投票壓過陳奕迅、張敬軒與周柏豪得到男歌手獎,又在現場投票力壓全年傳唱度最高的《羅生門》,憑《原來她不夠愛我》奪最後歌曲大獎。對上一次有新人能奪投票獎項,應已是1990年的《相逢何必曾相識》,所以傳奇並非沒有發生過,只是為時已久,大家樂於再締造一個奇蹟而已。

坤哥奪大獎其實是有跡可尋,坊間看到的「TVB奪獎而眼鏡霧化」並非起因,而是將本來已入屋受歡迎的他再推上一層樓。我最喜愛的男歌手投票其實早在TVB頒獎前已完結,若903真的跟從「你敢投,我敢頒」的原則,那坤哥一早在網上已是最高票數。健吾、瓊姐等網上紅人幫忙拉票是一大關鍵,坤哥要多謝他們是必然,但更重要是坤哥懂得怎樣在網上推銷自己的形象,而這就是新時代的趨勢 – 不靠傳統唱片公司與傳媒宣傳,網上平台可打出另一片天。當然,坤哥還有電視台優勢,自參賽《超級巨聲2》後一直保持高度但不過份的曝光,甚至因為他不是TVB最力捧的對象,而令觀眾增加了同情。種種因素造就他突圍而上,第一年有自己的歌就可以備受最高的肯定。

坤哥本身亦有頗佳的人緣,且看歌手與幕後對他都不抗拒,甚至不介意為他推廣可知一二,他固然幸運地代表了一眾默默耕耘未得賞識的音樂人們,上台接受光環,但他自身不怕出醜,予人真誠的印象亦是致勝之道 ╴這一點,他其實有點像從前的楊千嬅,大情大性又笑又哭。楊千嬅在00年首奪叱吒女歌手金獎的哭相,是叱吒一直為人津津樂道的時刻,然而她撃敗一眾當時得令的天后 (王菲、鄭秀文、陳慧琳皆在席上) 絕對惹來大量非議,這些批評亦一直緊隨楊千嬅,如她樣貌不漂亮、唱功不濟、扮喊等,跟今時今日的坤哥一模一樣。不過00年的楊千嬅其實不只得一首金曲《少女的祈禱》,還有優秀的專輯,及之前幾張叫好叫座的概念大碟; 坤哥《原來她不夠愛我》與《陽光點的歌》都算為人熟悉,但只有一張EP,與之前在youtube頻道累積下來的口水歌,在製作好音樂的路上還很遙遠。

楊千嬅現已走過去並成為天后,很可能不再參與叱吒這些樂壇競賽,既有坤哥傳承,就看他有何造化就看他能否維持其謙遜率真的態度,不因幾個獎項就自滿,反面例子就是容祖兒,拎左獎唔知做咩好,一臉囂張,一直至今都未能重返叱吒的我最喜愛。這個獎其實一直都有鋤強扶弱的意味,大台俾我就唔俾,大台唔俾我偏要俾,《年少無知》、《撐起雨傘》都是好例子。

二. 《羅生門》全城大熱,但在主要樂壇頒獎禮暫時都一無所獲,還可說是因為細公司分不到豬肉; 來到叱吒本是吐氣揚眉的時機,卻在專業推介僅得第六位,投票亦輸給《原來她不夠愛我》,就令不少樂迷大跌眼鏡。歸根究底,《羅生門》在年中推出,年尾已滑落不少,還有麥浚龍看似對獎項不稀罕的態度,將游離票轉送給渴望得到認同的坤哥,因為他能明確地傳達給大家一個訊息,他很需要這份肯定,這就是TVB得獎所推的最後一把。

說句實話,無論麥浚龍怎樣以高品味自居,《羅生門》與《原來她不夠愛我》都是典型港式情歌,質素不能說相差很遠,所以《Addendum》奪至尊碟對他應該更有意義,這是專輯企劃概念的勝利,《羅生門》的走紅並不止歌曲本身,實是背後十年的故事,要連同《耿耿於懷》《念念不忘》來聽才有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羅生門》所販賣的是一種情意結,對舊日廣東K歌的懷念,跟《原來她不夠愛我》代表年輕人,就是另一個世代之爭。畢竟麥浚龍都已是舊人,《雌雄同體》首奪十大的激動已是十年前,他再沒有這種激昂的喜悅,就決定了《羅生門》的命運。不過專輯內沒有《耿耿於懷》,卻在台上唱這首歌是有點突兀,較理想的處理應是《耿耿於懷》與《念念不忘》合成一曲演繹,不過聽麥浚龍吃力的現場表演,還不如不聽 – 這又是另一致命傷,麥浚龍從不是實力派,在外界眼中,麥浚龍不懂唱歌,吳業坤也不太懂,為何不選一個年輕的,有潛力進步的人呢? 至少吳業坤還更有誠意在樂迷面前表演呢。這一點其實也是2015年區議會的啟示。

三. 變天的不只得坤哥,Supper Moment 也在這個晚上正式上位。首奪十大、組合金獎與我最喜愛的組合,三個大獎成為大贏家。這個肯定其實遲來了,13年的《無盡》本就應該帶領他們登頂,然而兩年過後,樂隊沒有新突破,沒有推出任何專輯,《幸福之歌》流行度甚至不復《無盡》《小伙子》的高度,對手 C Allstar 推出了一張精彩的本土大碟,加一張有創意與不同單位合作的細碟,一個演唱會,為何形勢會忽然逆轉? 在非官方的播放率統計中,C Allstar 還是第一位,與 Supper Moment 有三十多次的距離,換言之商台是刻意調位讓 Supper Moment 封金,在沒有公司與外界壓力下何以有這樣的調動?

這大概是商台銳意換血的決心使然。陳奕迅與楊千嬅的缺席,代表他們的時代已經結束,既然是晚主題是送舊迎新,就順水推舟為Supper Moment 正名。Supper Moment 亦無愧於其寵愛,《幸福之歌》現場版是全晚的亮點,是 Supper Moment 最精彩的演出之一。可惜的是 C Allstar 沒有唱歌的機會,連十大都被換走了,他們在商台的待遇其實跟 Twins 有點相像,不是樂隊所以總不是最喜歡的愛將,從前的獎項多是因為流行度高,不能不給。C Allstar 永遠是一個後補,如果 RubberBand 那年活躍,C Allstar 就要退位讓賢; 然而 C Allstar 的現場表演或專輯水平都比 Twins 出色得多,他們亦敢於嘗試不同曲風並能駕馭有餘,《生於斯》無容置疑是2015年香港樂壇一張重要的廣東專輯。《逾越生死》這樣接近十大都不得要領,不知這隊組合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四. 風光的新世代還有林欣彤的第一首十大,是除橫掃的坤哥之外,另一位巨聲幫。亦有林奕匡,繼去年《高山低谷》勇奪十大,今年再有上台演唱的機會,亦不負眾望地有出色的演出。唱作人金獎是一個好的踏腳石,讓他向樂壇更高位置進發,也可是一個滯留點,就以後在唱作區內徘徊。林奕匡有創作力,有親和力,也有好歌聲,難得 DJ 與樂迷都賞識,希望 Sony 好好栽培,好好推廣他的音樂。Dear Jane 出道十年亦奪組合銅獎,也是得來不易。加盟華納後的 Dear Jane 情歌比例多了,亦吸引了新粉絲去聽他們唱失戀心聲,要討好群眾無可厚非,不過不能忘卻初衷,2015年連續三首《咖啡因眼淚》《遠征》《七百萬種樂與怒》都有點他們昔日的影子,有熱血回歸之感,想繼續上台就要繼續像這一年般取個巧妙的平衡了。

五. 縱使舊人在逐步退位,歌曲三甲其實仍是天王天后包辦。陳奕迅缺席都有至尊歌,就請李克勤與容祖兒放棄奪至尊的念頭吧。來年叱吒是年輕人的天下,還看到這兩位在爭獎,不知他們有何感想,或是希望代表團隊得個肯定吧。楊千嬅從未得過至尊歌,《小城大事》被換走的一次是最接近,現在似乎沒有機會了,不過她也早早放開,在家享天倫樂還更好,去年的金獎可能是最後在樂壇頒獎看到她的身影吧,也算是完美落幕。繼2004年的金牌,2015年的英皇誕生了男女金獎的得主 – 張敬軒與容祖兒。剛好陳奕迅淡出,周柏豪去年封王要衛冕又未夠認受性,坤哥奪我最喜愛而沒有雙料問題,張敬軒今年的金獎其實來得相當僥倖,他的歌沒有去年《青春常駐》的矚目,派台出碟沒有2009年的勤力,幸好有人氣又有實力,沒有人會懷疑他不實至名歸的。容祖兒已有第十個女金獎座了,無需多說,含金量有多少,大家都心中有數。

六. 幕後人大獎宣佈時,圍繞的話題是網絡23條。再多的質疑都不及創作人台上一句話,黃偉文說出「政府可以告我自己改我自己既歌」,現場與聽電台的人都收到了,意思清晰明確,比不知所云、繁複難解的懶人包更有力,更一針見血。我們要保護自己的創作自由,就要多發聲,多關心,不能不了了之任由惡法通過,不能一句事不關己就置身事外。政治離我們的生活很近,當法律不能保障自身權利或人命財產時,當人身安全都開始受威脅時,一切就已太遲。

2016年1月1日見證港樂的改朝換代,且看新的一年,香港的樂壇及社會會否有新的衝撃與希望。

2015年度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 完全得獎名單

專業推介.叱吒十大
至尊歌: 無條件 – 陳奕迅
第二位: 世界真細小 – 容祖兒, 李克勤
第三位: 最好的債 – 楊千嬅
第四位: 找對的人 – 張敬軒
第五位: 所有下雨天 – 薛凱琪
第六位: 羅生門 – 麥浚龍, 謝安琪
第七位: 挾持 – RubberBand
第八位: 黃昏點唱機 – 容祖兒 (Feat. 林海峰)
第九位: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 林欣彤
第十位: 幸福之歌 – Supper Moment

叱吒樂壇生力軍
金獎: 吳業坤
銀獎: Jude
銅獎: 黃淑蔓

叱吒樂壇唱作人
金獎: 林奕匡
銀獎: 王菀之
銅獎: 周柏豪

叱吒樂壇男歌手
金獎: 張敬軒
銀獎: 陳奕迅
銅獎: 周柏豪

叱吒樂壇女歌手
金獎: 容祖兒
銀獎: 王菀之
銅獎: 謝安琪

叱吒樂壇組合
金獎: Supper Moment
銀獎: C Allstar
銅獎: Dear Jane

幕後大獎
叱吒樂壇作曲人大獎: 伍樂城
叱吒樂壇填詞人大獎: 黃偉文
叱吒樂壇編曲人大獎: 馮翰銘
叱吒樂壇監製大獎: 舒文

叱吒樂壇至尊唱片大獎: Addendum – 麥浚龍
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男歌手: 吳業坤
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 謝安琪
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組合: Supper Moment
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 原來她不夠愛我 – 吳業坤

我的年度十大 2014 – 叮噹可否不要老 伴我長高

Doraemon-HD-Wallpaper

本來已經深受這首歌打動,現在是一聽到前奏已眼泛淚光。
從前已經知道林保全的聲音,對於我成長的意義,
但未有想過來得這樣快,就在2015年剛開始,讓人措手不及。
農曆年上畫的《Stand By Me》將成為他的遺作,
偏偏故事內容正正就是講述叮噹與大雄的離別。

我們都是大雄,但叮噹只有一個。
他走了,如同過去的某一部分離開了,捨不得,放不下。
我還可以怎麼辦? 只怪尚有過這段難忘的記憶。

除了叮噹、還有其他陪同成長的童年回憶,另一個標誌是譚玉瑛。
黃偉文為張敬軒的演唱會設計了一場烏卒卒的告別式,
本覺得過份哭喊與煽情,
現在看來,卻更接近叮噹離去後的那份揪心感覺。
只有譚玉瑛具親切感的聲音,說出「你地好嘛? 咁多位小朋友」才有這種份量,
然後全場起哄的氣氛,更明白現場大家都是這樣長大的共鳴。

我很慶幸,小時候我並不生活在家長不許看電視的環境,
所以能看到叮噹,能聽到那聲音,原來是一種幸福;
還有見證從閃電傳真機到至NET小人類的階段,
知道譚玉瑛說話內的密碼 – 12隻恐龍去野餐,
一翻查才知一切已變了這麼多。
原來我還記得 Gary 哥哥,原來我曾經很喜歡看張裕東,
然而恐龍再不野餐了,他們都去拍拖買樓去,
但再聽《十二隻恐龍去上班》,想不到 Gary 哥哥竟仍是一樣沒變,
而活潑的張裕東,竟已成為了《輝耀姬物語》中的皇上。

時光啊! 你這個壞人! 為何冷酷如許? 為何決絕如許?
白石嶺公園,如今可能連最後一隻恐龍都滅絕了。

在張敬軒原來的 MV 內有這樣的台詞:

「如果有一日我走了,你還會愛我嗎?

我曾經以為一切都唔會變,但係你睇下我地身處既地方,咩野都變晒…
你選擇左留低,我選擇左離開…

無論你變成點,我對你都會好似以前一樣。」

背景看到了田生地產,就將歌曲意義由個人提升到社會層次,
不止是人的長大,還有周邊的急速發展,亦有對香港回歸後所有美好都不復再的感嘆。

2014-05

祈求 舊人萬歲 舊情萬歲 別隨便老去

青春常駐
作曲:張敬軒/Johnny Yim
填詞:黃偉文
編曲:Johnny Yim
監製:張敬軒/Johnny Yim
主唱:張敬軒

MV

演唱會

Christopher Chak X 林夕 – 小宇宙與大世界

cclam

隨著時代的變化,
港式流行曲的字數變得愈來愈多,段落的重覆愈來愈少,
篇幅愈來愈長,詩意的空間愈來愈局限,
以前詩篇式意境化的情懷,
現在已要寫成起承轉合的故事,或深遠的人生哲學道理,
從留白聯想過渡至具體描寫鉅細無遺,
本就是大勢所趨,逃不掉,亦回不去。

翻查精選碟或致敬音樂會,
上一輩(六七十年代)聽歌的人心中的黃金曲詞組合,
必然是「輝黃配」,顧嘉輝加上黃霑,
副歌的重點字詞是簡而精,「浪奔 浪流」才得以流傳至今;
千禧年代的樂迷則應該會找「夕陽配」來作代表,
陳輝陽的標記是引用古典,已有的旋律經過新的編曲,就有既定的親切感,
所以歌詞就算多了密了,仍是易於聆聽者入耳並記於心。

只是近幾年沒有了陳輝陽,
沒有了「借鑑/致敬」流行曲的雷頌德,
沒有了千篇一律的伍樂城,
三人同時減產,讓盛行一時的K歌失去了下一把交椅。
取而代之,最大路最流行的那一位,名字叫澤日生,Christopher Chak。
他的曲,總是鋼琴底,弦樂編,音符一個緊接著一個,
綿密得透不過氣,沒有喘息的空間,
好處是一氣呵成,壞處是難在一瞬找到重點。

對於歌者及詞人,如此飽滿的旋律都是一大考驗。
唱的人駕馭得到自然得到外界對唱功的肯定,反之就曝露自身弱點,
填詞亦一樣,愈多字數,就愈能見其思考的深度與闊度,但亦愈容易出現沙石及文法不通。
2006年一曲《富士山下》打響了澤日生的名堂,
除了讓好歌手知道,又有一位可以打造年度金曲的人才,
(本篇要寫的作品,就是來自目前香港樂壇最紅的四位歌手)
亦讓填詞界的三朝(1980s-2000s)元老林夕,得到在歌中暢所欲言(寫)的好機會。
因為歌詞多,所以能寫出更宏觀的主題,
林夕在 Christopher Chak 曲中所寫下的,都離不開個人微觀與社會宏觀之爭,
先有張敬軒的《披星戴月》與容祖兒的《搜神記》,
後有謝安琪的《你們的幸福》與陳奕迅的《任我行》,
如同一組系列的一脈相承,卻又相互補充與衝擊。

披星戴月 (2009)

從個人出發,當然是主角的感情生活,
從世界角度,就是新聞看到每日社會所發生的事。
理想宏大亦遙遠,身邊人微小卻親近,
何者應放於首位? 這就是歌曲的命題。

第一句已經有「世界太大,自己太小」的感慨,
接著拋出了第一個問題。
「若有天,這副賣相腐化於塵土,可有一分半秒值得我去自豪?」
單純地愛自己所愛,過好每一天的生活,是否就對得起自己?
若沒有關心外間之事,不聞不問不參與,是否就沒有值得驕傲的地方?

詞人本身有沒有答案?
大概是我們凡夫俗子根本沒能力沒時間去關心地上發生的一切,
能做到的或只有好好對待最愛的人,這已是一生最崇高的情操了,
那是珍惜眼前人的訊息,還是對自身軟弱無力的指控?

進入副歌,就不是二元對立的簡化了,
就算有選擇追求理想,關懷社會,
那又是否只為虛榮心得到讚賞?
沒有堅持到理想,只為上位,又是否對不起其初衷?
然後談到情人間的吵架,以小見大去傳達「沒有包容才有仇恨」,
兩個問題作為副歌的完結,
都似是指主角選了為世界而放棄了愛人,
質詢的是,一定要二選一嗎? 世界就比自己重要嗎?

故事第二段的發展變得明朗,
如何為社會付出,都看不到實質回報;
眼前擁有的才是具體能屬於自己的,偏卻沒有去爭取,
「問心只妄想跟你快樂牧羊,
憑這成就到老去亦安詳」
道盡心之所向,卻又後悔太遲。

一句句的問號,在張敬軒的演繹下盡是反問式的諷刺。
《披星戴月》作為林夕對於個人/世界矛盾探討的起步點,
似是選了自私的位置,
總結詞是「不枉這生需按照誰方向」,
與最後一個「才是正常?」反問句,
要達到不枉此生的境界,是每人需要自我追尋的,
不是每個人都要為世界放棄自己的偉大。

只是同一年,林夕從女性的觀點切入,卻有著相反的回應。

搜神記 (2009)

同樣是分手後的回顧,
男的 (披星戴月) 追悔反思,女的卻豁然開朗,
從前愛人是整個世界,現在可以將往日放大的縮小,才可放眼世界。

同樣在首兩句就有微觀與宏觀的對比,
情人是上帝是一切,南極快沒冰山卻從未在意。
《搜神記》以盲目信仰比喻「戀愛大過天」的價值觀,
在熱戀時只有愛情,忘卻了外面的社會,
被自己的信仰設下框框而蒙蔽了視野,
明明有更多值得關心的事物,都拋卻忘記。

將自己的價值建基於別人,到失去時就覺一無所有,
但關注社會造福人群,卻能肯定自己的價值與存在感。
基督教義中常說的,除耶和華外別無其他的神,
就是不要以個人為偶像,世界中心圍繞單一個體而轉。

「想快樂不靠神跡才懂創世紀」
當然可視為反宗教,自己站起來振作,不需他人的愛不需外來信念去倚賴,
只是填到了「神是我自己」的地步,
就不是放大別人而是放大自己了。
就此可見,《搜神記》與《披星戴月》兩首歌的訊息放在一起,才算完整。

你們的幸福 (2011)

比前作更進一步,不止尋求「快樂」之道,還希望探索「幸福」的真諦,
內容繼續談及個人生活與社會時事的矛盾,
這一次是人間瘡疤對瘦班點狗,沒有提及戰火或環境污染,
但不斷具體描述平常生活細節去質詢,這是否就是幸福?
就算生活得幸福,人卻麻木了,又意味著這個人生多麼空虛。

是次歌詞提供了兩個觀點,並客觀呈現看法的不同,
謝安琪亦唱得恰到好處,不會予人偏頗任何一方的感覺,
給聽眾最終選擇權,你可以節目延續節目,可以拒絕思索,
也可以選擇接受心痛,再細想還有什麼感想可以痛哭,
都是自由,都是自己的人生,
但林夕為主流貫輸的「正能量」思想提供了反思的空間,
就是輕輕鬆鬆很快樂,但幸福人生是否只為了自己的輕鬆快樂?

從沒遇到不安的醒來,是因為真的心安理得,還是自我欺騙的幻象?
又或是根本從來不願在美夢中甦醒過來?
砂進了眼內,都不再在意,以為是常態;
虛幻華麗的煙花圍住了恩愛王國,最後成硬殼,
就是個人困在小宇宙,損失對大世界好奇的變奏。

「填密這一生一秒 還自覺有幸繁忙是一種祝福
抵抗孤獨 不能停下甚麼都不敢去結束」
這一段很適合香港人,因為每個人的日曆上,都填滿了行程表,
工作之外還是工作,工餘時間亦總有活動,
無暇消化外間資訊,唯有將所有事項一概娛樂化,
看著偶像台劇,或是婆媽港劇,
接受低智,只因為平常已用腦太多,
然後再自以為還有飯開,繼續勞碌,就是幸福。
即使本身關心政治時事,那份熱心在年月積累的上班下班間都早已消退。
 
林夕的詞,配合謝安琪關心社會的形象,
Christopher Chak 的旋律優勢得以發揮,
愈多字數,才可寫得更具體,論述才有說服力,
期望聽眾群能接收到,能有所感悟。

任我行 (2013)

《你們的幸福》既然都以含蓄客觀的寫法,將兩個面向的衝突選擇都描繪過了,
那《任我行》還可如何對照?
林夕既然尋問過迎合主流的「幸福」方式,
現在自然也要看看,選擇了另一種道路的,自主又是否快樂幸福?

初聽《任我行》,就感覺是2003年 (剛好十年) 《猜情尋》的延續。
玩輸都可勝過別人,因為自我就有一套遊戲規則,
世界說我輸,我卻自詡贏了教訓 (是有覺好訓嗎? 林夕留了個具雙重意思的詞組)。
來到十年後回望,發現曾經的堅持,最後都遁入了主流,
與樂迷對陳奕迅歌路的想像同出一轍,
曾經反叛好玩過,如今葡萄成熟了只有保守與食老本,等於跟大隊不再創新走前。

原來沒有跟隨人家麻木地幸福,沒錯是贏了獨立,但也要付出離群的代價,
神仙魚在狹小的缸中尚可生存,游出了大海就斷了魂,
蝴蝶困於桃源還是要飛多遠,於人自身又有何干呢?
伴隨著自由是孤獨,
你若不想將恩怨情慾變娛樂,自然就要接受自己想法跟人家有落差,
若要堅持去當自己,每事問每事想,就不可預期有大眾的支持;
若不去談論不去觸碰,與人(羊)群一起柴娃娃說言不及義的話題,
雨傘內有人一起遮風擋雨,外邊只有獨自承受風吹雨打,
活在大世界當然比困在小宇宙殘酷得多,
就連詞人都坦言,頑童大了才沒那麼笨呢!

有了成長這一個時間因素,就可將從前大世界與現在小宇宙比較,
闖遍路燈變成了等遍綠燈,是被社會制度同化;
逛遍睡房變成了走入教堂,是成家立室後多了承擔的責任;
繽紛樂園變成了戲院商店,是大自然到文明約束的演變。
跟《你們的幸福》一樣,有著正反兩面的鋪展,
就讓聽眾決定前路,達致真正的「任我行」,
但走進人群還是離群獨行,最重要還是要自己為自己的抉擇負責。

林夕道出了現實,綜合四首歌的觀點,
醒覺之旅向來不是易走的,但值得一試嗎?
闖一闖去看看世界是風險大還是得著大呢?
每人都有不同遭遇及體會,這就是人生的精彩之處。

最後,選圖用上了《一絲不掛》(同是Christopher Chak X 林夕的作品)其中一幕片段,
因為海潮這個沙畫定格,
捕捉到個人對社會,小宇宙對大世界的互相牽引排斥,實為最好的影像描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