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火鳥

在古典與流行之間 – 《少女的祈禱 – 陳輝陽 x 女聲合唱 作品音樂會》

prayer-maid

自從四年前黃偉文的紅館作品展引起全城話題後,作曲人紛紛模仿其概念,一浪又一浪的回顧展有雷頌德、伍樂城與Eric Kwok等,於是樂迷就樂於走進一次又一次的時光隧道,也順勢重溫自身過去的情感回憶。然而黃偉文是填詞人,於是每首歌的歌詞都逐字在大熒幕下大字標示,好讓樂迷欣賞其創作也是自然不過,但作曲人也照辦煮碗,就讓歌詞喧賓奪主,進一步突出其歷來作品正是口水K歌模式,讓台下台上一同大合唱。而且黃偉文的作品不止於歌詞,還有其時裝配搭,所以舞台效果更理想,也更適合紅館模式,讓後來者全都比下去。

曾經創作過多少首膾炙人口的金曲,曾經打動過多少樂迷的心,都彷彿在一夜間閃現眼前。只是這種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有一種呈現形式吧,陳輝陽就有他自己的方式,讓焦點回歸音樂本身。首先他主理的不是演唱會,而是音樂會。選用曲目與列序事先張揚,都在展示音樂會的規格; 歌曲之間不設拍掌位,更是再一次提醒入場聽眾,這並非流行演唱會,亦非一般的作品回顧展。場地不是坐擁過萬人的紅館,而是小小的大會堂,聽演唱會慣常遲到者,就註定錯過開場,於是在《日與夜》演唱時,驚見群眾才蜂擁而至。

表演者沒有天王天后,只有未曾聽過的女聲合唱; 沒有熱鬧的舞台,牆上只有歌唱者的影子; 沒有華麗的衣服,只有黑色與白色; 沒有豐富的編曲,只有琴聲與人聲; 沒有鋪天蓋地的宣傳,沒有加場再加場,只有一個寧靜晚上的演出。這完全不像流行歌曲的表演,但滿載香港流行樂壇的記憶,而這樣看似單調的編排,才更突顯其創作的旋律; 沒有花巧的視覺刺激與市場宣傳,就更見作者對自己音樂的信心。一首首流行曲是以上下半場的組曲形式,上半場以「快樂的輕盈」為題,下半場以「靈魂的黑暗」作對照,歌曲與歌曲之間的過渡,是以音樂作第一考量,亦在訴說一個故事,一種心情跌宕,一個人的成長階段。

陳輝陽是次表演概念,如他所言是來自其父親。父親對合唱音樂的熱愛,讓他決定要有二十八位女聲一同和唱其作品; 但更重要的啟發,是父親給他留下的磁帶,為他帶來了昔日創作靈感,這亦是為何「古典演繹」於陳輝陽是合身的,因為他的流行曲本就融合古典在內,如陳奕迅《2001太空漫遊》的開首一如同名電影的開頭,是《查拉圖斯拉特如是說序曲》; 楊千嬅《新世紀福音戰士》開首與副歌照搬巴哈的《Air》; 鄭希怡的《舞吧舞吧》開場小提琴彈奏與副歌設計出自聖桑的《The Swan》。要找的例子還有很多,是次選唱的《少女的祈禱》與《火鳥》歌名已表明其參照經典之源。陳輝陽絕對是香港樂壇之中引用古典音樂的表表者,不知這些旋律是否都在他口中所說,他父親收藏的磁帶當中?

儘管這是拋棄流行性的嘗試,陳輝陽始終仍是娛樂圈中人,開場無聊的玩笑設計與場內認真嚴肅的氣氛格格不入; 在昇華的古典合唱演繹下,《怯》的格調還是沒有提高,K房唱歌的感覺還是揮之不去; 最大問題是音響,合唱團通常不會使用無線咪去演出,不過這次既有意讓古典高雅與流行通俗共冶一爐,就有了這嘗試,然而咪高峰太貼近人聲造成滋擾,破壞了音樂會從《天使的禮物》開始,想介紹28位女聲仿似天使獻唱的聲音,《交換溫柔》的清唱本想達到神聖的境界,就因為雜聲而墮回凡間。而眾多金曲的原唱者都是陳奕迅,而翻唱他的歌曲,情感演繹上無法可與其相比,致使開場歌曲失卻原來的感染力。

不過歌曲的編排與鋼琴的彈奏可以將作品昇華,《人來人往》原版並未有過份絕望的悲愴,但是次放在《三千年前》的永別場景之後,就份外痛心,之後再來澎湃激烈的《孤獨探戈》,表現曲中優雅地搏鬥的境界。場刊所說《人來人往》的淚崩預備,與《孤獨探戈》的介紹承諾,只以鋼琴與合唱就能達致原版管弦樂合奏的震撼,在現場是達致有餘,尤其《孤獨探戈》那琴聲跟原來版本可算是百分百的重現。完場前選唱的《失戀太少》不在組曲之列,亦在合唱下有了新的意境,陳輝陽親自指揮,並去一一道謝路上相伴的人,使最後一句的感激更溫暖,就算留下遺憾也是值得的感覺,正就是這次音樂會的總結。

是晚鋼琴部分由黃家正與林希晴負責,黃家正就是2009年張經緯導演《音樂人生》紀錄片的男主角,他的音樂才華在影片中得到充分肯定,但在演奏圈子外的樂迷應要等到這個機會,才會在現場接觸到他琴音的美妙。他與林希晴輪流更替位置,最精彩的除了《孤獨探戈》,就數到《日與夜》,這首歌本來就有一種高貴氣派,流暢而華麗。還有一趟四手聯彈表演,是為電影《華麗上班族》的其中一節配樂 (陳輝陽與羅大佑憑本片奪得第三十五屆金像獎最佳原創音樂),這是一首華爾茲舞曲,可見陳輝陽最精彩的音樂作品,多是圍繞著舞蹈 – 《孤獨探戈》的探戈,《日與夜》其實也像雙人圓舞曲,還有《明日有明天》的法式三拍舞曲。在女孩們合唱和音下的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不再有強烈女性自主的氣勢,卻更有跳脫活力,延續著《飲酒思源》“I will follow” 的溫柔感恩。

至於陳輝陽最愛自己創作的歌曲,是余力機構的《哀悼乳房》,應是全晚最任性最冷門的一個選擇,但這也喚起了某段回憶,就是商業電台那時播放歌曲還不如此「商業」之時,DJ還有優良的自家音樂品味之時,獨立作品也可得到熱播重視之時。現場有多少人聽過《哀悼乳房》或余力機構呢? 又有多少人知道陳輝陽正是余力機構的一員呢? 是情意結使然,余力機構所唱的《哀悼乳房》已成傳奇,他人的演繹無法超越代替。

另一個陳輝陽不為大眾熟悉的企劃是2007年的《十二金釵眾生花》,亦是其創作生涯到目前最後一個高峰,《三千年前》是這張合輯中算最廣為人知的一首,亦是最刺痛人心的一首,李香琴的獨白相當具電影感,跟余力機構的粗糙感相反,《三千年前》不屬於現代,只有歷盡滄桑,在音樂襯托下份外淒美。巧合地今年關淑怡演唱會也選唱了,但黃耀明的旁白就較難投入。今次女聲也太年輕,沒有三千年的負擔重量,只是音樂本身的過渡,及編排在《垃圾》與《暗湧》之後,已積累了墮落深淵的力量,就只為之後《人來人往》的心情低谷所預備。十二金釵亦是十二把不同女聲組成,這次迎來二十八個女孩的合唱組合,也見陳輝陽對音樂表現的個人喜好。

歌曲來講,陳輝陽最愛《哀悼乳房》; 那歌手演繹上,陳輝陽大抵最愛楊千嬅。《少女的祈禱》既作為音樂會的主題,亦是下半段開始心路黑暗歷程的第一首。在場刊中他介紹《少女的祈禱》說道: 「沒有覺得她演繹的任何一個字不夠好。」大概是對一個歌手最好的讚美了。音樂會的高潮最後三首歌都是楊千嬅主唱作品,與上半部開頭連續三首陳奕迅歌曲巧成對應,亦是《孤獨探戈》過後振作的三部曲。接續《孤獨探戈》的肯定要是《火鳥》,探戈獨舞後跳著浴火重生的芭蕾,那段《Firebird》古典旋律的起伏,完美地演繹靈魂起跌不斷後,站起來看新風景的意味。於是下一首是《抬起我的頭來》,「抬起我低過的頭來」。最後一首是《最後的歌》,「最後想講毋忘我」。毋忘陳輝陽帶來的金曲,毋忘自己過去的成長,以琴聲靜下喻意故事休止,但人生還是要繼續。

Rundown

上半場 快樂的輕盈 (happy lightness)
天使的禮物
黑夜不再來
Shall We Talk
日與夜
交換溫柔
飲酒思源
明日有明天

哀悼乳房
終身美麗

中場 – 最後的華爾茲 (華麗上班族)

下半場 靈魂的黑暗 (profound darkness)
少女的祈禱
垃圾
暗湧
三千年前
人來人往
孤獨探戈
火鳥
抬起我的頭來
最後的歌

完場曲 – 失戀太少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2 – 專輯推薦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2

年度推介專輯

EP

Get Well Soon – 周柏豪

getwellsoonpakho

告別了黑暗, 不是一片空白, 而是日出, 一天都光晒的心靈出口
通過黑暗與光明的平衡對比
寫出主流大眾受落的情歌, 同時勾勒出最敏感最不為人觸碰的痛苦, 然後注入積極的正能量
更難得的是, 這種正面, 不是推祟純粹盲目的樂觀,
而是經歷過低谷後, 在暗黑處墮落過再「起跳」的重生
《天光》振奮的鼓聲, 《起跳》逐步轉入不同樂器的豐富編曲,
盡顯詞意所表達的多元與繽紛, 充滿節拍動感
《只有一事不成全你》反覆不絕的旋律是活力展現的希望
弦樂的澎湃, 是生命氣息的流動
《金》是一個期待, 也是一個承諾
願應許的天國漸近, May the world get well soon…

Rising – 王梓軒

jonathanrising

黎明昇起的革命, 要身體力行, 從最微小的生活去改變
翻新過去的回顧, 跨越之前的突破
不再固守於自我創作的空間,
反而開展更獨特濃烈的風格

香港人的聲音, 香港人的價值觀
屬於他演唱會的第一次
也屬於每一個營營役役的我們, 那一首主題曲
在橫過車來車往的十字路口, 我們願意停下起舞嗎?
不再埋怨交通的一時堵塞, 單單注視舞蹈中的活力, 可以嗎?
This is our song, our album.

Unity – Kolor

kolor_unity_pocket_layout_v2_op

覺醒的教義
不怕禁忌, 剛柔並濟
堅守理想, 心向亮光

Unity, 團結, 縱是遙遠的烏托邦
在日漸分化兩極的政治生態中,
寧要堅定追求真相真理的價值, 都不可屈膝和諧於口號式的假合一
沒有原則, 沒有獨立思想,
當個倒模的機械人, 建立一個只得外殼的工廠社會
只有經濟, 沒有自由, 合一又有何用?
正氣的歌, 為人民之聲

————————–

大碟

火鳥 – 楊千嬅

miriamyeung

為這張專輯, 為這位歌手, 寫過一篇又一篇的文字
是情意結使然, 也是告別過去, 走進新的人生旅程, 再一次的祝福, 又一次的見證
有一種感動, 需要沉浸年月裏
楊千嬅已經將她以往情傷少女的一切情懷提昇到新的境界, 那感知非以前的她可掌握到
聲音狀態前所未有的穩定, 音色清晰而瞭亮, 不再呼喊的嗓音, 變成豁達看破的平和寧靜
如像苦難已遠離, 現在可以感恩, 事過境遷般的總結一場場人生教訓了
瀟灑細訴《知更》的預定命數,
感激答謝《孔雀》的傷過痛過,
重新奠定《深息》的小經典地位,
《火鳥》猶如楊千嬅人生觀的一次重整

今天開始 – 馮允謙

cover-final2

一鳴驚人, 首首不同演繹不同風格卻同樣創新
在低調宣傳下反而更讓本身清純形象不被商業品牌玷污
掌握節奏有度, 樂器編排有層次, 也許是恭碩良與馮允謙實在太合拍
不論是七十年代的鄉郊民謠, 八十年代的懷舊舞曲,
九十年代的流行抒情, 千禧年代的 Hip Hop, 全數融匯一碟中
主題全都帶出一種輕鬆的氛圍, 自由隨心的性格
當同年新人有天后獻聲合唱時, 他與師姐的舞曲其實更有火花更有看頭
從碟名主打曲目名字已可看到他在走李治廷的路線,
只是他的結他彈得更自信, 現場唱得更放更得心應手
目前需要的是, 多一些現場演出經驗, 練習如何更自然的即興, 如何與聽眾有更親近的接觸
希望他不會在其唱片公司無聲無息的被吞噬, 要保留這親和樸實誠懇的本來面貌呢

你安安靜靜地躲起來 – 盧凱彤

ellenquiethide

一支結他, 唱遍大小不同的舞台
不再青澀, 迎來多變的型格與知性的印象
《你根本不是我的誰》是男與女不對等的從屬關係
也從寵物與主人的地位不平衡, 唱出現今社會的光怪陸離現象
要衝破舊有框架, 就要勇於尋覓方向
《活該活該》打開了負心人的花花世界
最後唱出了自我, 活出了自我,
不再計較身邊是誰, 不再在意他人眼中的自己是誰

Live a Life – 周國賢

livealife

我手譜我曲, 我聲唱我心
要得到人認同, 先要重新審視自己
生命力與創作力, 需要時月的歷練
每一個音符, 演繹出的深度都是曾經存活過的證明
原始粗野的自然, 不加人工的修飾
內在的功力, 不是技工巧藝所能替代

Xposed – G.E.M

GEM_Xposed_CD

What would Jesus do?
耶穌還在世界上的時候, 祂會選擇哪一邊?
是被壓逼欺凌的弱小社群, 還是專權獨裁的建制?
是被斥責離群的無禮後輩, 還是利益至上的企業?
不會為 G.E.M 平反, 因從來沒有這個需要
也許她是年少無知, 也許她是身份不合
但她句句為肺腑之言, 絕無虛假
不再蓋藏, 勇敢流露, 正是 Xposed 之意, 坦誠的態度
衝破從前沒有的限制, 邁向重生起步的自由

每一個字, 每一個音, 是心底話, 是對世界對社會對自己的承擔
情歌, 不只是洗滌傷痕, 更可是自我肯定

——————————————————–

最後沒有點評, 但值得提名的一些, 受人冷落的, 2012年度香港歌手推出的外語專輯

Atmosphere – 王菀之
Playback is a bitch – 恭碩良
Bittersweet – Killersoap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2 – 唱片企劃

香港樂壇 年度總結 2012

年度唱片設計企劃

推介本年度在唱片市場策劃, 專輯宣傳製作方面取得傑出成就的單位

論影像製作
論宣傳行銷
論派台策略
論錄音品質
論市場定位
論內頁設計
論封套包裝
論曲目編排
論主題概念
以下為2012年值得點名提及的五張誠意專輯

黃偉文作品展 – 群星

不管是周國賢首次在紅館與萬人大合唱目黑
或是許志安喚起早已灰飛煙滅的輝煌時期
又有陳奕迅冒病的每場唱起他人成名的熟悉一曲
當然最後那一幕擁抱, 紫色鮮花與嬰兒車, 盡在不言中
屬於填詞人的作品展, 流行時裝, 經典金曲, 真誠分享
嘉賓驚喜不停, 台詞感動不完
也許有閃耀過的巨星, 或者有驚鴻一瞥, 又可能是曇花一現
二月的那四個晚上, 見證港樂的歷史

在現場紀錄中, 讓我們再度重溫, 集體回憶的感動
喚起了很多受到遺忘的名字, 竟再次叫樂迷記起最好的他們

於我心中, 世紀大合唱, 是溫柔詭秘的漩渦
聲音的合和, 猶如墮進情感的現場, 沒有自拔的餘地

火鳥 – 楊千嬅

既是百鳥歸巢, 又是鳳凰展翅
每一曲目都以雀作點題, 有了新家, 更有了回首告別過去的自己, 然後飛躍到人生另一階段的意義
到了新的境界, 是進化歷程的必然階段

封套沒有了楊千嬅, 只有火鳥二字烙印在簡約的純色背景
不再是當年的少女偶像, 洗脫鉛華, 返璞歸真
重唱最愛的小經典, 代表一份對逝去情懷的感念
一張灑脫的專輯,
真正實現「讓記憶有時去追, 有時後退, 有時昂然面對」的精神

..3mm – 陳奕迅

承接 Life Continues … 未完要延續的省略號再開新一章
3 married men, 三個丈夫的玩味結晶
復古即創新, 潮流是懷舊
天王的致敬, 惡搞的表演
曲風要回到過去, 題材卻緊貼時勢

談信任, 諷禮貌, 講人情, 說習慣, 笑品味
金錢買不到, 音樂作得到, 現場玩得到
Remix 更瘋狂更顛覆
大大公司的又一招牌示範, 完成Swing 的告別作

Live a Life – 周國賢

漢城沉沒地底街下七年, 終於等到了新的一張個人大碟
唱出宏闊的人生版圖, 遠眺永恆宇宙的脈搏奔流
從一個小島的內心自省, 到時光機器的愛情旅行
回歸紮根於在退化的地球, 抑或離魂雪國再見
是領悟的提升, 還是尋覓的過程?
銀河三部曲的終結, 是新紀元時空的開始
十一首歌, 各自有背後誕生起源, 源自同一個中心信念

學愛 – 許志安

文字與音樂, 四個故事, 四段旋律, 通感的詩意美學
香港都市的變故, 繁華匆忙, 總忘卻了細膩的情感關係
音樂豐富情懷, 文本補充情節
心如鐵石, 愛像火山; 說不出的, 留待歌聲中, 寄居小說內
人生每一場學習, 對於愛, 對於情, 總是窮一生也學不完, 或學不會
地道的共鳴, 主角的經歷, 淡淡的, 靜靜的, 心照不宣

浴火再生 不朽輓歌【火鳥】

 

讓記憶有時去追, 有時後退, 有時昂然面對…

得到一切後, 還有什麼想要?
也許人生命中的華麗, 從來不在舞台上站在最高峰目空一切的驕傲
五光十色的射燈, 七彩繽紛的裝束, 狂呼驚叫的觀眾
地上的捕風虛空, 要留住也是徒勞

原來過得很快樂, 由心而發的感激, 率性而為的個性
年月會見證, 經得起時代的重量, 倒下後重生的火鳳凰, 更熱熾, 更明亮

這就是楊千嬅的《火鳥》
以生命經歷烙出的一場展翅之旅, 洗盡鉛華, 樸實無華
一字一句鏗鏘有聲, 都是以血以淚走過的心聲
故事內容的豐富, 哲思悟性的深度, 非一朝一夕未經歲月洗禮能感其所感, 歌其所歌

視野擴闊了, 心境淡靜了, 見於演繹的層次, 沒有從前的吶喊, 卻有一份懷念, 或是感恩
不再激情澎湃的尋夢少女, 而是渡盡千帆的過來人, 回望, 淚角中有微笑與安慰

一句蕩氣迴腸的無間斷長句, 墮崖飛躍然後亮麗重生的宣言, 開始了《火鳥》的序曲
陳輝陽的鋼琴音符帶來熟悉的慘情歌路, 但早成曾經, 無數曾經的旋律, 組成了現在
《火鳥》只是回顧, 《白天鵝》才見證轉變, 脫下烈火的外殼, 長出幼嫩的新羽毛
淡然優雅, 平和輕柔, 舒適得像過去所有痛苦, 原來就為當下美妙的感受而預備
倔強的用聲轉化成圓潤的尾音, 這就是真正的華麗, 以年月以勇敢闖蕩不怕受傷的態度換來的

又是說起以前破碎童話的時候, 又到告誡後來者當時受傷的教訓之時
命中註定, 無法趕, 不能避, 錯過一個, 後悔一個, 多少個必經的歷練
路如此的安排, 只有接受, 這個世界的定律, 本來如此, 人人自以為勝過偏躲不過

又是風采依然展現魅力的時候, 又是琴聲瞭亮, 音色高昂, 花枝招展之時
要綻放得最燦爛, 要負傷去爭妍鬥麗, 虛假的華麗, 終從艷羨走到了厭倦
后冠名份, 其實自我太渺小, 終究要順從命運的呼喚, 隨風飄揚安頓新家

既再不在乎名聲, 就來個天馬行空的童話幻想吧
當公主, 當金絲, 當富婆, 當闊太, 但歸根究底只屬美夢一場
虛幻的思潮一夜就睡過, 悅耳鳥鳴聲跳脫無牽掛, 還須要奔向自由無拘無束的廣闊天地

《深息》重新再想起在人生逝去的, 情份, 諾言, 謊言, 一切一切
緩緩的沉思, 哀怨的悼念, 重複的字句, 反復的思緒
鋼琴的編曲沉澱出更成熟的情感, 千愁萬苦縈繞在心頭, 徘徊不散
這一次的結束, 不再是突然, 而是漫長的延續, 曲終不是句點, 而是無窮無盡的省略號…
了解到記憶碎片將永留心間, 期待著前路不管心碎還是滿足的空白

綿密的琴音中是低迴的音色, 然後慢慢慢慢順著風向, 順著副歌的狀態, 拾級起步
逐字逐段的吐出鋪墊爆發力, 跟著漸漸漸漸迎向風勢, 振振翅膀昂昂然, 天空遨翔
《翅膀下的風》譜出了人山人海伸出的雙臂, 為烈女開創天際的長路, 直送到雲端殿堂上去
最後, 《裊裊》歌如其名的留下再三回味的餘音風韻, 不捨的依依, 卻又從容的完結
五字又五字如同美麗的詩篇, 如同看所有神話書的最後, 如同所有音樂盒打開時的叮叮聲響
為精彩落幕而唏噓, 卻為主角成功脫離繁囂的豁然寬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