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銀髮白

2016 年度金曲之選 – 世界再壞 仍舊不怕

top10-hair

今年十首廣東單曲的名單,可能是近年來我最喜愛的,尤其是這首年度之歌。《年少無知》《無盡》《時代的顛覆者》都是因應時勢而生,但《銀髮白》是超越任何時間的美,將會成為細水長流的傳世經典。

旋律、歌詞、演唱,都是一種境界。周耀輝如詩如畫的意境,還有那道剪不斷的髮,與描繪顏色的字彙放在句末,承上接下,連綿不絕。林二汶與岑寧兒,皆是不可多得的聲音,兩把女聲的柔與和,琴音的流麗清脆,合在一起,融化心靈。是銀髮或白髮,都有一樣閃爍生輝的美態。

沒有文字可跨越歌曲的簡單動人,也想像不到怎樣的畫面才配得上《銀髮白》,大概沒有看《剎那的烏托邦》的緣份,會是另一種幸福。歌曲之中的老年人景象,是到達耳順之年的平和心態,也是後來者對先輩的美妙想像與欣慰。

誰都可以變做誰,是一種豁達。黑髮與銀髮的身份交換體驗,回春與秋分的氣溫交替,年紀無分老幼,就是烏托邦的體現。

髮是一撮歲月碰著一彎新月變的銀
髮是一寸赤地碰著雪地忽然成了白
髮是一切發生之時仍舊黒的  就算將當時無情剪去
仍舊有一些思緒最後仍舊變做 光環

髮是一次愛恨繼續一些思念變的銀
髮是一個渴望繼續渴望雖然成了白
髮是一切發生之後仍舊輕的 就算將當時無情剪去
仍舊有一些思緒 最後仍舊變做 桂花

世界再壞 仍舊不怕
只要微風 慢慢如食指勾畫
若有旱雷 遠遠從右耳刮下
願意梳一撮撮像白銀但青春的髮嗎

永遠再大  仍舊靠一旦
遇上秋色時可如金
遇上春光時可能匆匆變做紅
誰都擔心變做誰
誰都焦急變做誰
臨別贈你一束黑髮
還是贈你一撮銀髮

髮是一撮歲月變做不得不斷變的銀
髮 是一次意外變做我便忽然留了白
髮是一切發生的但仍舊輕的
願意嗎天地悠悠千歲
仍舊有一些思緒最後仍舊變做桂花(遍地白髮)

世界再壞 仍舊不怕
只要微風 慢慢如食指勾畫
若有乾雷 遠遠從右耳刮下
願意梳一撮撮像白銀但青春的髮嗎
永遠再大 仍舊靠一旦(青春很快 生命或更慢)

遇上秋色時可如金
遇上春光時可能匆匆變做紅
誰都即將變做誰
誰都即將變做誰
臨別贈你一束黑髮
臨別贈你一撮銀髮

銀髮白 – 林二汶, 岑寧兒
作曲:馮穎琪
作詞:周耀輝
編曲:蘇道哲
監製:蘇道哲 / 謝國維 / 馮穎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