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麥浚龍

麥浚龍、謝安琪《The Album》- 睡著點煙,醒來淋浴

由麥浚龍與謝安琪聲音導航的《The Album》,累積了歌迷們半年的期待,由天后復出以「人妻」綽頭打響頭炮,然後麥浚龍宣佈兩人合輯的概念,加入角色與情節,到年尾邀得古天樂客串,迎來戲劇轉折及宣傳的同步高潮,跟著專輯正式曝光,原來只是 Part One,故事來年再續。

如同影視作品拍成連續系列,《The Album: Part One》就是長篇故事的首部曲,上半段以董折 (麥浚龍) 視點訴說著他跟浦銘心從相戀到相恨的過程,歌名提示著時月的過去,每一首歌的開首都順著上一曲目尾段歌詞展開,意義卻不再一樣。編曲則從《勇悍.17》簡單的結他輕掃,逐漸升級到繁複紊亂的狀態,由浪漫演變成暴力,尤其《困獸.28》每段轉換,主歌到副歌都有情緒的遞進,呈現人物的掙扎,到《暴烈.34》就已成定局,剩下鋼琴鍵狠狠地將關係帶向死局,男聲的失控演繹也表示其不能回頭。

董折自此退場,視點正式轉到浦銘心 (謝安琪),曲風一轉,豁然開朗。Jerald 主理的《一個女人和浴室》帶點慵懶悠閒的節奏,旋律亦不再急促密集,給予一個細味享受新生的空間。然而男女大不同,代表董折的曲風坦露其心聲,浦銘心卻顯然有曲詞的矛盾,演繹的層次亦更複雜。《浴室》跟著輕快的曲調,詞意卻有著猶疑,副歌前的生活細節都是重獲自由的舒暢,然而副歌就起了問號 – 為何自傷? 為何想重頭覓對象?

Christopher Chak 的綿密旋律讓林夕可以細緻補充情節,同一創作班底的三首作品最連貫亦最有戲劇性,反襯出後來曲風的多變,正如浦銘心的一再變心。浦銘心的不安於室,則表現了謝安琪聲音的靈活性,輕巧地駕馭「做自己都有很多個」之境界。《一個女人和浴室》帶點吟唱的自在,從容帶過連續的歌詞,卻又有時在尾音處停頓或強調,節奏轉換恰到好處; 《一個男人》放輕聲音,甜蜜溫柔卻是稀薄而脆弱、《人妻的偽術》則游走於硬朗與和順之間,有時尾音處理倔強如控訴 (「避免」、「去演」、「慈善」等),唱到「人妻」、「厚待」、「並肩」等卻又裝回賢妻的收斂;《沐春風》呼吸聲間的誘惑、帶點乾澀的唱腔在渴求滋潤的性感。

藍定凌 (古天樂) 的聲音,不美妙卻溫暖,正如他跟浦銘心的關係,沒有激情卻相處和諧。黃偉文將這段浴室插曲注入生活感,包括剃刀乳霜擠在同一空間的借代,以秋葵來代表一人輕食份量,蘋果批則為兩人一起的約誓符號象徵。《(一個男人) 一個女人和浴室》幸福的表面底下卻充滿著暗湧,詞句與編曲矛盾地彼此衝撃,Ted Lo 將同一首旋律編得流行大路,正是藍定凌所代表的平凡主流,跟前度的激烈、自立後的個性背道而馳。

這段落的終章,是最早曝光的《人妻的偽術》,那段貫穿全曲的琴聲,竟跟日本電影《睡著吻別醒來抱擁》的配樂有著巧合的相似,後者帶點不安的詭異,表達片中麥與朝子的愛情危險並具破壞安穩的力量; 而前者正是站在想努力維繫表面和平假象的反面。《睡著吻別醒來抱擁》跟《The Album》主線同樣圍繞著一個女人周旋於兩男之間,一個較率性,一個較穩定; 有趣的是《睡》的率性只留在短暫一剎,穩定關係則有詳細發展,《The Album》則在率性結合後的長久年月後變質,而穩定一段維持似並不長久。這兩種抉擇教人聯想到謝安琪從前歌路形象的變化,也有著自由對平坦的兩難,像《節外生枝》高呼「捨平凡愛動盪」,又像她跟大公司的角力,只為堅持自我的音樂路線。

當謝安琪以浦銘心身份對藍定凌唱著「你是最穩的牆」,自會教人連結到《雞蛋與羔羊》的比喻,從而得見這段三角關係的命題延伸開去,就是自由對建制、雞蛋對高牆。只是麥浚龍對雞蛋們浪漫轟烈過後的未來相當悲觀,到最後演化成內部決裂,悲劇收場; 而藍定凌除了沉悶保守之外,也肯包容忍耐,似乎只是終極理想的夢幻對象,就及不上《睡》尾段揭破表面和諧的傷痕,彼此再不能信任的真實 (謝安琪在《入型入格》中惡搞過「港女」愛看的《獨家試愛》三部曲,正是這類結局的表表者)。

《The Album》還有下集,藍定凌怎樣應對妻子出軌還有待分曉,且看古天樂會否繼續獻聲以慰解一眾期待其大開金喉的樂迷。全碟以《沐春風》作結,延續著沐浴場景,亦回到《勇悍.17》的最初,只有一支結他,編曲回歸王雙駿主理,會否意味著從頭來過的可能? 然而演繹不再單純而變得成熟嫵媚,歌曲演進亦不再莽撞的向前衝,而是化作泡沫沖開去。既然不再是一個人,也不見一個男人在旁,那春風會來自誰呢? 這個碟末彩蛋,可謂留下意猶未盡的懸念尾巴,會帶來怎樣的隱藏人物或劇情? 可以肯定的是《沐春風》不是結束,而是另一階段的新開始。

香港樂壇 2018 夏季派台熱選 (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2018年的夏天,永遠記念曾經的十七歲。

先回味年少輕狂,感激相伴扶持的友好,以新歌記著對方的臉、對方的聲音。八月五日,妳離開了我們,但通過 DUO band 團隊的音樂與影像,我們可以再見,可一,更可再。從高喊愛是懷疑,到今日從容唱著愛是這樣,已成一個境界。《可一可再》本就滿載著這群朋友的溫馨情意,在這時光與大眾相遇,同時化為對故人的致敬,對樂迷的安慰。《漸漸》是另一首流行易上口的佳作,但依然反映歌者現階段的生活狀態,演繹痛楚卻不需過多呼天搶地的激情,仍是節制與平實。《漸漸》之後是《翩翩》,是內斂情懷與外放自信相對,是成熟與青春之別。《翩翩》之外有《天衣》,王嘉儀繼台北後再次與李拾壹並肩,共同譜曲、編曲、演唱,溫柔的一唱一和,展現其「天衣」無縫的默契。是次企劃為《一個人一首歌》,《天衣》寫的是裁縫師的故事,一針一線為淡淡然的人生添新裝,是微小幸福的實證。

上過天邊享受,跟著是地下世界 – 兩種貼地的呼喊,來自《破地獄》的咒罵,與《求生》的宣言。關楚耀於影視的表現欠理想,然而流行曲的視野卻一直能代表當下年輕人的心境,早在2011年梁振英上台時已有《我這一代人》贈興;《佔領》呼應其時華爾街,卻暗藏香港躁動的種子。然如今社運高峰已過,MastaMic 與關楚耀再聚首,於《求生》只剩下政治低氣壓的無奈與絕望感。較早推出的《死亡之吻》《飢餓遊戲》作為情歌自然比《求生》更受主流歡迎,但若將其視作雨傘後遺,失落理想角度去閱讀,更顯得主題與《求生》環環相扣。故此相當期待關楚耀的新專輯,會怎樣繼續刻劃我這一代人。MastaMic 第二張大碟《MASTAPIECE》則直接得多,沒太多心理包袱,連向政權抗爭也不怎強調,轉為批判社會人心,當中《破地獄》具創意地借用道教超渡儀式,來咒詛唱假話之人必下地獄。

生死大劫在前,萌生轟烈浪漫的情愛。林夕在《勇悍. 17》再次寫出「世界將我包圍」的大無畏精神,看似理念宏大,卻在清爽的結他聲襯托著,散發著青澀的朝氣。當然,麥浚龍了無生氣的唱法,及其故事文案卻在告訴大家,這一切已成過去式,吟唱只是在懷念。同步現身的《一個女人與浴室》也似在暗示這段愛情的下場,兩首歌之間曾發生過如何轉折,浴室又是否最後結局,答案只能從麥浚龍、謝安琪年終合輯中尋找。Jerald 與謝安琪首度合作,可謂一拍即合,風格絕無違和,在如斯輕鬆慵懶的氛圍下,不自傷自憐,也不故作興奮,難得沒有自欺欺人,坦露獨立的自由與孤單,一洗早前《人妻的偽術》的保守悶氣。

Jerald 與謝安琪,對於回復單身,有其悠然自得的格調; 另邊廂 T-Ma 與 AGA 同樣獨特精彩,帶來中國風 R&B 風味的《小問題》,教人想起昔日周杰倫曲式的神采。連帶音樂錄像都找來《火炭麗琪》的導演,在色彩、構圖與剪接上都顯現個性。《小問題》與《一個女人與浴室》都在表達鮮明的情感矛盾,外在輕盈,心底沉重。表裏一致的單純,就有林欣彤的《Da Di Da》,隨心自在的舒暢 – 大概是在鄧麗欣的《青山散步》之後,久違優秀的粵語 bossa nova 作品。放下舊情後,就要重新上路,來自同屆歌唱比賽的吳業坤,也帶來其擅長類型、符合形象的《精裝追女仔》,可作為消暑輕鬆小品之選,只是演繹起來太繃緊,旋律亦太易教樂迷想起《失憶諒解備忘錄》。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6 – 專輯推薦 (一)

樂壇已進入了單曲循環的年代,一張完整有概念的大碟不再是市場的必需,剩下來還有心思、有故事、有訊息的,尚有多少? 就在此推薦三張以單字曲作重點推介的專輯。

album-evil1

只計錄音室內的成品,麥浚龍的製作一向是港樂的龍頭。麥浚龍向來愛好暗黑,更愛以文字密密麻麻地填滿他的音樂世界,《問世》也不例外,講了一個關於劊子手與妓女的故事,流暢交替男女角度,與去年主打流行的《Addendum》形成反差。周耀輝的抽象意識流,跟黃偉文的直白說故事成對照。只是編曲繁複蓋過旋律起伏,文字優美詩意勝過演繹情感,幸好還有《清靜》回到馮穎琪的清脆聲音主導,《你前來我過去》港式流行曲簡簡單單更直率動人,到最後結合薛凱琪的藝術結晶,讓《問世》開創麥浚龍與不同女聲合作的又一高峰。

問世 Evil Is A Point of View – 麥浚龍


album-people-like-us

林二汶在《People Like Us》一把靚聲走天涯,卻可形象變化萬千,隨著音樂風格轉換而化作不同的聲音幻想對象,既可溫柔,如同床邊的深情細訴,也如同相隔兩地以網絡上的鍵盤文字來傳達情意; 也可性感,如同餐桌上喝著酒來調情挑逗。慵懶又即興、嫵媚又自信、熱情又體貼,哪一種迷人的女性姿態,都可在林二汶中找到,都可在《People Like Us》中聽見。

People Like Us – 林二汶


album-little-louder

小塵埃在平原習作時期已一鳴驚人,首張專輯《Be Little》走可愛小清新路線,在大世界放輕自己,有遁世的美好感覺,這一次則貼近地氣,嘗試勇敢為不平發聲,是為《A Little Louder》,不過只是多了一點點的社會元素,並非強烈的控訴。最大的悲鳴來自《嗚》,聲音依然得意,節奏卻急快地催促,所抒發的無奈卻何其沉重。小塵埃的音樂還是給予大家希望,嗚嗚痛哭過自會《化險為夷》,唱過《萬物之靈》後回歸《飛吧! 獨角仙》的童話幻想,與《Be Little》又重新接軌。

A Little Louder – 小塵埃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 2015 – 男歌手篇

ms-pakho

周柏豪

他的歌曲總有電影感,讓人聯想到情節與畫面,有鮮明的主題概念,在天平對立的極端,黑暗到盡處會有救贖嗎? 年頭的《White》誠懇真摯的個人記載,對寵物的懷念,對友情的感慨,對世界的期許; 年尾的《Roundabout》則是矛盾的選擇,兩種思想與行為可以並存嗎?

從他出道開始到現在,每年總有一首歌深得我心,《同天空》與《傑出青年》的理想宣言,《最後的三分十六》的陰暗與《陳某》的樂觀; 到2010年更精彩,《黑》與《天光》的對決,《只有一事不成全你》與《無力挽回》的真誠,《同行》與《自由意志》以大愛與獨行作為一對,到今年有《相安無事》的平淡是福,對比《天下大亂》打破粉飾太平的假象,正是香港人的當下寫照。

既想安於和平現狀,不想放棄現有的穩定,當沉默的大多數; 然而自己愈忍讓,對方愈過份,打壓愈來愈誇張,沒有亂局就沒有改變的希望。是宣戰還是停戰,就看一念之間。《磨牙》看似是回應《露齒》,但細聽卻覺這首才是《天下大亂》的相反,明知有裂痕都啞忍,擔當無聲的受害者。周柏豪給樂迷的新年願望,是大家都相安無事; 其實香港人都一樣,只求平安,而不是「被平安」。

ms-juno

麥浚龍

走進時光隧道一趟,回到舊時是十年前,一切卻已隨風成追憶。總是想添加更多,總差一點點才圓滿,然而遺憾才成全了更深的思念。《耿耿於懷》換來了《念念不忘》; 而有了《念念不忘》,才通往《羅生門》的結局。麥浚龍近年的偏鋒,已不再主流,但這次久違了的風格卻帶來迴響,也許音樂性與傳唱度之間,不需要一定犠牲彼此。

如今雖是影像先行的導演與創作人,在音樂路上反想回歸簡約樸素,只是專輯中完整流暢的概念,還要有力的現場表演在舞台上。走暗黑系,低調躲在影子中,都不能逃避自己作為歌手的身份,我還是認同 Juno 的歌唱事業多於其他。

ms-phil1

林奕匡

從低谷重上高山,從無人認識到慢慢成名,期待他的另一個音樂高峰,亦希望他不忘初衷,還記得《雨落大地》《傷仲永》時的音樂稜角,不要被短暫的成功或勝利磨平。初生之犢不畏虎,代表閱世不深的青年人敢說敢幹,無所畏懼,林奕匡就是給樂迷這樣的印象,是陽光大男孩,是單純率直而樂觀感恩的 Goodman,是屬於林奕匡的朝氣與力量。

傳揚恩典的頌讚聖詩,與正直勵志的童話故事,都是正面堅定的人生觀。唱什麼類型的情歌,都能有惜歌之人的共鳴和應。在荒謬世代,是非黑白不分,聽到正氣的歌聲,特別有鼓舞作用 – 曾經尋問會否得到蒼天憐憫,到最後有肯定的答案而堅信,忠於安徒生,時勢再亂,品流再俗,仍要忠貞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