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以《主旋律》反撃「家是香港」《同舟之情》

eason_live

主旋律,意即 Main Theme。
流行音樂一般會以主旋律為副歌骨幹,將最重要的歌詞訊息填滿在主旋律上的音符,
比如《獅子山下》的那段經典主旋律,就接合了在《同舟之情》成為了過渡高潮的 bridge,
《獅子山下》作為現今「家是香港」一家人同舟共濟的橋樑,多麼的政治正確!
但《主旋律》的主旋律是純粹用作背景編曲,那就是在唱盡一節後才出現的激昂弦樂,
位置就放在「動人樂譜 為求定好 相愛的新去路」後,「讓旋律沉澱了再洗腦」後,
相當貼切的形容,因為能稱得上主旋律,
必要條件就是動人,能統領整首歌曲的感覺,因此通常易記入腦,
而這份「主旋律」不斷的重覆,就達到鮮明的形象,並能營造洗腦的效果。

陳奕迅已不是第一次演唱這種處理手法的曲式,
《Stranger Under My Skin》就借用了西班牙一曲古典樂《Romance d’Amour》作主旋律
這種曲風證實了,一樣的主旋律,都可以輔以不同的和旋配合,
不一定要整篇樂章跟著主旋律走,如同聽眾慣常接收的流行作品般,千篇一律。
CY Kong 嘗試將古典樂的形式,不按常規的引進此曲,希望藉此擴闊樂迷賞析歌曲的深度,
而他與姜麗文合譜的這一首歌,亦有很多偏鋒的音色轉換(提琴的電子化),
在前奏時而有出現連綿低音中不尋常的高音位,
記得2010年陳輝陽《飲酒思源》被指走音嗎?
只有少許刺耳就容易讓聽慣「和諧」音調的人會不習慣。
然後「動人樂譜 為求定好 相愛的新去路」又在「譜」與「好」中突然有四度的音符跳躍,
在傳統主流的順耳曲式中該算是「離譜」吧,但恰巧詞人在此寫上動人與好,相當諷刺。

Eric Kwok與陳詠謙的《同舟之情》本應就是「和諧」的代表作,
從編曲的萬人合唱聲勢及樂器運用上已見其大歌風範,
不過類《獅子山下》的前奏過後,
Eric Kwok 隨即拋下了相當灰沉悲傷的音調作入題,
尤其是首句,從高音到低音,跟副歌的勵志,《獅子山下》的盪氣迥腸,形成莫名反差;
陳詠謙亦填寫了一句看似是對聯式對偶句,實則暗藏對比的「騰躍於鬧市海港 愛在舊城窄巷」,
肉身處於鬧市海港,但內心歸屬於舊城窄巷,
既抒發對故去的城市風貌懷念,亦疑似描繪當下表面歌舞昇平但實在情懷已逝的情境,
在政治宣傳曲中唱「愛在舊城窄巷」,與其拆卸舊區重建商廈的政府方針顯然處於對立面,
真不知二人是有心或無意。

不論如何,政治宣傳就開展了,
《同舟之情》讓兩代歌神的完美相互和音,表現了遷就包容的精神,
很完美,很理想吧?
那小克所填的《主旋律》,同樣給了陳奕迅去代言,就是對其內容的假惺惺作一記反撃。
「誰於五線譜雕刻上承諾」、「誰於拍子機複製出假快樂」,
就是《同舟之情》與整個「家是香港」運動的企圖,以廣告去宣揚一個虛假的「家」,
甚至這兩句就可延伸解讀成「河蟹」本意,
軟性慢性滲透一種眾聲拍和的假象。

接著兩段主歌,詳細勾劃舊日與現在「你」與「我」的位置與關係,
舊日,有兩種解法,一是殖民地時代,
那時政府人民真的可達成共識,認同該段歌詞的理念,
當時真的會互相讓步,真的可同心譜好歌去掩藏不滿,因為有盼望,
那個時候,是「獅子山下」精神盛行之時。

另一種是「我」的痴心妄想,舊日曾經抱持這天真想法,現在無知不再,已然醒覺。
「愛若是藍圖 永不用設起圈套」是有力對「家是運動」的反駁,
回歸以後,政府到底設下過多少個圈套?
23條、領匯、高鐵、替補機制、反二次創作、國教… 數之不盡
「你每個逗號 我每個問號 旋律此刻仔細誘導」
又叫人想起現任特首說過多少似是而非的虛偽謊言?
每個民眾的提問,都以逗號敷衍了事,
意指從來沒有結論,只是不斷拖延,
單看梁振英如何向傳媒應對史諾登一事可知,全都是不予置評。
但舊日我們還是真心相信並忍耐,只是到了現在的地步,不再同步同行。

現在,有兩段描述,可以解讀成兩邊立場已不同,更形成對立。
舊日是「你有你道路 我有我道路」,
現在加上了「昨日,明日」,強化了分道揚鑣的去向,
當權者擺出的姿態,就是舊日都相互讓步,為何今日要諸多爭辯?
希望找到再合譜的契機,不希望流螢亂舞,
這像不像建制派的說法,像不像問責官員的口吻?

下一段的現在,就是社會目前的現況,人們心中的真正想法。
讓步那一句,實則是「現在 你賜予任務 然後 我受命如奴」,
這一筆,也像是小克為醫神唱政治歌的呼冤之聲?
而合譜的真義,不是只得一種聲音,一段旋律,
和弦如何和應,是該有不同的樂器,不同的起伏,
所以,「各有各自」奏,「各有各自」唱,
不消聲,不劃一,才能讓言詞不吞吐。

美中不足是陳奕迅中段唱錯了「度」字,讓小克所填的押韻中斷了,
但誰又可說陳奕迅的讀法有問題?
小克的原意是,旋律不能以尺去度,不能去逐粒音作盤算,
陳奕迅所唱的,就成了怎能憑一曲旋律去得出或決定一個人的「量度」?
就是歌好聽,不代表背後的意義純正,
這樣接駁到下一句「人生 總有陰險磊落」就更恰當了。
有時句句一韻到底都只是藝術考量而非通律,
意思不同卻仍解得通,同一個名詞可容得下兩種演繹,
這其實也是「和而不同」的核心訊息。

同舟之情

主旋律

延伸分享:
陳奕迅 《Stranger Under My Skin》大時代的世界觀
小克《主旋律》(陳奕迅唱)

[註: 感謝網友對於音樂名詞及概念的提醒及指正,現已作修改,也許還未圓滿,懇請見諒。]
[另註: 原來小克在陳奕迅錄音時也在場,亦在微博澄清了「度」字的讀音問題:
陳奕迅是唱量「鐸」,沒有唱錯,只不過他拖長來唱,後半音收嘴­時聽起來便像「道」。
正如緊接下句的「磊落」,拖長了的後半音聽­來也像磊「路」,錯覺罷了。]
[另另註: 不過聽了數十次聽起來,還是覺得陳奕迅是唱量「道」,哈哈。]

2 thoughts on “陳奕迅以《主旋律》反撃「家是香港」《同舟之情》

  1. Pingback: 流行曲中的語帶雙關 | 音樂. 人生

  2. Pingback: 「真誠」而「莊重」地鼓勵人類滅絕的《停止繁殖》 | 音樂. 人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