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久違了的十年情懷

rashomon

香港樂壇有多久沒有這樣熱鬧過? 網上點撃熱哄哄,討論區爭相談意見,連紙上或電子傳媒都迅速加入宣傳,娛樂版八卦是必然,但連財經足球俱有引用,可見新歌《羅生門》的傳播熱度及速度。歌紅受歡迎,當然是因為多人感共鳴,由此誇大其辭的稱讚排山倒海,逐段逐句分析隨之而來,亦又引來反對者撰文批評一番,從故事意念到歌迷反應,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羅生門》。

回到港樂流行的問題,其實這種程度的哄動話題性,並不像大眾想像那樣稀有,只是若關心社會/政治發展的圈子,近年還算有不少具代表性的作品,最近就可數到謝安琪的《Kontinue》,特別是去年七一前夕推出的《雞蛋與羔羊》,在首數天的Youtube點撃率走勢跟《羅生門》不相伯仲,只是《雞蛋與羔羊》有明確的政治主題,得不到主流廣泛報導自是必然,加上並非談及個人情感因素,不及《羅生門》容易觸動歌迷思緒去分享再分享。至於轟動一時的國教、港視事件,都各有《年少無知》《無盡》代表,不過因應社運主題而流行自有其局限,就是不會達到樂迷聽眾都相當執著要街外人都聽過才算爆紅大熱的標準 (雖然《年少無知》有劇集效應而街知巷聞,然而《天與地》低收視或許反映某層面的受眾不認同)。對上一次,真的是全城年度金曲的橫掃之勢,自是2008年的《囍帖街》,保衛集體回憶的當年,正好是撒下本土抗爭種子的開端。

這就是近年的香港樂壇。少了人聽廣東歌嗎? 也許是的。少了人以廣東歌作手機鈴聲或商場背景嗎? 或許都是的。但以上所提及的歌曲都有一定程度的凝聚力,而且不屬平常走紅的模式,不再是倒模給大家唱卡拉OK的那一種商業歌。事實上在四大唱片公司退出最大K場 (Neway) 的這幾年,還有多少人會去唱K,就算去還會唱新歌?

《耿耿於懷》與《羅生門》相隔的十年,大概正是伍樂城這類曲式不再大行其道的時期,聽廣東歌的朋友們,從獨沽一味慘情到死的狹窄思維,慢慢過渡到習慣並喜愛非情歌或「社會歌」,沒有過渡的就早已選擇離棄。《羅生門》帶回來的,似乎偏偏是這十年缺席了的廣東歌迷,記憶還是活在千禧年早期英皇盛世或 Paco 時代,K歌大行其道的日子。剛看過《Inside Out》(玩轉腦朋友) 就會知道洗了腦的旋律是抹不走的,太易記太上口的歌會縈迴不散,在記憶區裏長久活躍,時不時冷不防就回到大腦中樞日播夜播 – 《羅生門》正是這種產物,愈播愈上癮,只因這種副歌設計,就是曾經每日在收音機旁聽過的,還是伍樂城從前常譜給 Twins 的一類,瓊姐所說的類比不是沒有道理的:「同學愛新鮮 戀愛大過天」與「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實是容易湊成一對的聯想,但聽者不自覺,卻會自然對《羅生門》感到親切,而這亦是今次《羅生門》概念的成功之處,不止歌詞內容上連結,是旋律上都令人想到十年前的「美好」時光。當然,美好與否又是另一個羅生門,有人愛K歌,亦總有人生厭,於是樂評人少有認同《羅生門》出色,反而覺得麥浚龍上一首合唱作品《瑕疵》更有創作誠意。

十年前是2005年,為何是這一年作為港樂分水嶺? 因為陳奕迅加盟新唱片公司的復出? 在其後陳奕迅多了人生大道理要說,減輕了愛情成分,都算是事實,他確是帶領樂壇的頭號人物; 然而更重要的或是出道的新人。我懷疑在2005年之後出道的新晉歌手,根本除了忠實聽眾外,無人能記得他們的名字,認出他們的樣貌,或聽過他們的歌聲。周柏豪? 相信大部分香港人對其認知僅在於廣告代言 (最新還有M巾),潮文再熱鬧都不見得有年輕人以外的關注。C Allstar 算是最入屋,還有一眾電視台歌唱比賽出身的歌手,說到底又是一台獨大之禍吧,《超級巨聲》《星夢傳奇》 主導了香港樂壇新方向,社會歌盛行以外,就只有TVB主題曲。連 G.E.M. 之所以在香港有大量粉絲,好像都是在林欣彤翻唱《A.I.N.Y》後開始,後期上大陸再上太空,就已不關香港人的事了。

2005年最矚目的新星湧現了許多,側田、衛蘭、方大同、王菀之 … 紅過又浮沉過,躍升得最高又最穩的自是謝安琪。她跟周博賢的團隊,一手開創了新的流行風潮,也來到了「我都有十年喇」的關口。周博賢創作過譽為社運大碟的《Kontinue》後,又監製了工運流行專輯《野火》,謝安琪反而在第十年重返主流情歌懷抱,「很感激 喜歡我十年仍不休」就像是屬於謝安琪的十年宣言。黃偉文塑造給《羅生門》女主角的身份形象,近乎是為她度身訂造; 身為B餐人妻的溫柔魅力,不可抗拒又不易親近; 又有哪個女歌手可高呼不再少女不愛哈囉吉蒂,代表不跟風不膚淺的型格? 唱過《最好的時刻》與《你們的幸福》,就更見「狄更斯是漫畫嗎?」話中有話的諷刺 (沉迷個人情感不關懷社會公義)。

謝安琪在《羅生門》的精彩演繹再一次證明她駕馭情歌的能力,起首的氣聲斷句,後段的溫婉不捨,融和了女主角的決絕與撫慰,亦再次印證了「物以罕為貴」的真理。久久未有一首廣東歌去唱情歌故事,才顯得《羅生門》重要,尤其是沒有高調十年紀念的活動,廣東新專輯又還有悠長等待的製作期,《羅生門》單是謝安琪再唱情歌的因素,就能在樂迷間轟動了。當然,謝安琪的支持者也許更期待她唱《中女羅生門》的版本,更符合她「入型入格」一類抵死好玩的形象!

還未數到主導這系列的重心 – 麥浚龍。他也是「物以罕為貴」,相隔近十年沒有再主唱這類作品,轉型暗黑風格或禪學理論,自己開創專屬的音樂路線,已是一個品牌保證,上篇 談《念念不忘》時已提及過,在此不贅。兩位「非情歌」代表合唱大路情歌,還要是草根天后遇上富二代藝術家,十年不聽廣東歌的回流,十年間聽著非情歌的亦關注,話題火花怎能不絕?

人氣真的要累積十年,同樣好感新鮮感也會在十年間揮霍淨盡,麥浚龍與謝安琪是正面例子,那邊廂同期好像也有個《刻不容緩》續集,聲勢卻遠遠不及,都是來自2004年,《刻不容緩》甚至比《耿耿於懷》還要流行吧。但觀乎李克勤這兩年的表現 – 《北京北角》《富士山下》都同樣有話題卻是負評,容祖兒則情歌泛濫得多一首與少一首無分別,就見《羅生門》與《世界真細小》的分野了。

延伸分享:
羅生門角度看麥浚龍「羅生門」

2 thoughts on “《羅生門》久違了的十年情懷

  1. Pingback: 歌詞解讀《羅生門》兼談《中女羅生門》 | 音樂. 人生

  2. Pingback: 我的年度十大 2015 – 很感激 喜歡我十年仍不休 | 音樂. 人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